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空軍上校的邪魅寵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秦沐雨and郭曉亮番外 愛有千千結 11 文 / 兔兔紅顏繞

    在木木回來的第二日,秦沐雨便將郭曉亮母子帶回了自己的別墅。

    這也就代表,他和郭曉亮之間的協議真正開始了。

    初來到別墅時,郭曉亮她還需要自己收拾房間,沒有想到的是,秦沐雨早在她們來之間,把一切都準備好了,細到連衛生棉都準備好了。

    「媽咪,他……真的是我爹地嗎?」木木扯了扯郭曉亮的大拇指。

    郭曉亮蹲下^身,輕輕^握住木木的小手,「對啊,以後我們就要和爹地在一起住了。木木你會不會很開心?」

    木木看了郭曉亮良久,才緩緩開口,「媽咪沒有騙我?」

    「嗯?」郭曉亮有短瞬的錯愕。

    「木木,你在和媽咪講什麼?」正在這時,秦沐雨走了過來,來到他們身邊,很自然的將木木抱了起來,便順手將郭曉亮拉了起來。

    木木面無表情的看著秦沐雨,向微斂下眉,「為什麼爹地到現在才來接我和媽咪回來?」

    小孩子的聲音不大不小,但卻讓兩個人的心同時震了震。

    「木木…,…」郭曉亮欲言又止。

    「因為爹地之前和媽咪發生了小矛盾,你^媽咪為了懲罰我,便偷偷的將你帶走了。木木,爹地很想你。」說著,秦沐雨將自己的額頭與木木的額頭緊緊的貼上。

    木木黑亮的眸子緊緊盯著秦沐雨,他雖然只有五歲,但什麼都知道的,休想騙他。

    「木木,有沒有想爹地?」秦沐雨的唇邊揚起笑意。

    郭曉亮看著他們父子在一起的模樣,心下雖然酸澀,但是能看到秦沐雨一副慈父的樣子,她便又覺得自己的決定沒有錯。

    「不想,以前沒有見過,所以不會想。」木木一張小^臉上,仍舊是難看也笑模樣。

    「木木,不可以和爹地這樣講話。」郭曉亮走上前,捏了捏木木的臉蛋,「以前都是媽咪的錯,媽咪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和爹地離開了,好不好?」她輕輕抿起唇,眼中淚光閃爍。

    木木看了看郭曉亮,又看著秦沐雨,「如果媽咪沒有騙我,那爹地是不是可以吻媽咪?」

    啥米!

    郭曉亮一怔,這個臭小子,在亂講什麼。

    秦沐雨聞言迅速的吻在了郭曉亮的唇角,郭曉亮瞬時瞪大了眼睛。溫熱的感覺,轉瞬即逝。

    「好了。木木這下應該相信爹地的話了吧。」秦沐雨說罷,便又在木木的臉蛋上親了一下。

    「嗯嗯,相信。」木木隨即笑彎了眉眼,「爹地,我以後也有爹地了,好棒誒!」木木的語氣中帶著幾分說不出的興奮。

    小孩子終究是小孩子,即使他的比同齡的小朋友成熟一些,可以對秦沐雨表現出一副酷酷的樣子,但是一下子有了一個爹地,想著以後自己也是有爹地媽咪的人,頓時便高興了起來。

    「於媽。」

    「秦先生。」一個大概五十歲左右的婦人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畢恭畢敬的站在秦沐雨面前。

    「以後,夫人與小少爺就住在這裡了。你現在先帶小少爺去洗個澡,一會兒吃飯。」秦沐雨又在木木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這才放下他。

    於媽聽到他的話,顯然有些愣神了。她定定的看了看木木,又看了看安靜站在一旁的郭曉亮。眼中寫滿了疑惑。

    「於媽,你好。」郭曉亮對她微微一笑。

    「夫人好,夫人好。」於媽見郭曉亮如此客氣,不由得慌亂了幾分。

    「於奶奶好。」木木也學著郭曉亮的模樣,甜甜的叫著人。

    於媽這一聽,一對眼睛都笑彎了。

    「先生,小少爺長得好可愛。」於媽走上前,抱起木木,「於奶奶帶你去洗澡,好嗎?」

    木木伸出小胳膊環住於媽的脖子,小腦袋在她的頭上輕輕碰了下,「好。」

    於媽頓時眉開眼笑起來,「先生,夫人,我先帶小少爺去洗澡。」

    「嗯。」秦沐雨應了聲。

    待於媽走後,郭曉亮仍舊站在原地,似是因為房子太大,她反而有些受拘束。

    「我……」她正欲開口,秦沐雨的話卻搶了先,「我帶你去樓上看看。」

    「哦,好。」郭曉亮也沒有在執著什麼,既然已經來到他的家,她如果再遲疑什麼,也不過就是矯情了,「謝謝。」

    剛走了兩步,秦沐雨頓住腳步,郭曉亮也隨即停下來,抬起頭看向他。

    深沉的眼眸,不知道裡面藏了什麼感情,秦沐雨看著郭曉亮,面上卻沒有過多的表情。

    「怎麼了?」郭曉亮見他如此,便先開了口。

    「郭曉亮,以後你就是這裡的女主人。」說著,他沒等郭曉亮再說什麼,轉身便走。

    郭曉亮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他的背影。

    這裡的女主人?她沒有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

    「這是木木的房間。」秦沐雨推開門,郭曉雨一進門便看到了,貼滿牆的各色汽車貼紙。

    「你怎麼知道木木喜歡這些?」郭曉亮的語氣中充滿了驚喜,她瞪大了眼睛,臉上滿是高興的表情。

    臥室如此之大,超過了她的想像。她本應沒有什麼驚訝的,因為她以前也是過的這樣的生活。也許是苦日子過慣了,再次來到這種富人居住的地方,讓她心中微幾天有些不適。

    「感覺還可以嗎?」秦沐雨不知何時已經來到她的身後,輕聲問道。

    「嗯?」郭曉亮轉身,「喔……」

    她沒有料到他靠的自己這樣近,只是轉身,便讓她的頭撞進了他的胸膛。

    郭曉亮微幾天咬著唇,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抬起手扶著自己的額頭。

    「怎麼這麼笨?」秦沐雨斂下臉上的表情,語氣中滿是教訓的味道。

    「我……你撞得我很疼。」這個男人,要不要太過分,明明現在她的腦袋很痛。

    郭曉亮嘟著唇,紅了眼睛,真是撞疼了。

    五年之後再見,她居然還會有這麼小女人的模樣。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郭曉亮也會撒嬌。

    「誰讓你那麼笨?」秦沐雨依然沉著臉,只是心中早就產生了興趣。

    「你……」郭曉亮心中氣憤的緊,見他仍舊到自己一副冷冰冰的模樣,心下更是鬱悶了。她沒有再說話,而是直接越過他,便向門外走。

    「郭曉亮,你去哪裡?」

    胳膊上突然一緊,郭曉亮腳下沒站穩一下子栽進了秦沐雨的懷裡。

    「原來你是欲擒故縱。」秦沐雨單手緊緊按著她的腰身,一隻手捏起她的下巴讓她與自己直視。

    當郭曉亮看到他挑唇衝自己笑時,她突然有種掉進狼窩的感覺。

    「我沒……」

    「好吧,你的計謀成功了。」秦沐雨抿起唇角,低下頭,便噙^住了她的唇^瓣。

    郭曉亮驀地瞪大了眼睛,「嗚嗚……」

    他居然對自己這樣,如果一會兒被木木看到怎麼辦?郭曉亮心中急得厲害,她用力的掙扎著,可是對於秦沐雨來說,他想困著她,簡直易於反掌。

    「嗚嗚……」她一不小心,便讓他趁虛而入,緊緊含^住了自己的舌尖。

    她蹙起月眉,他是要做什麼,簡直就是要把自己吞進他的口中。

    唇上傳來陣陣酥^酥^麻麻的感覺,秦沐雨表現的過於熱烈,頓時讓郭曉亮有些難以招架。

    她掙扎著空出一隻手,心下使了狠勁,一下子捏在了他的腰間。

    「嗯!」秦沐雨低沉應了一聲,隨即鬆開了她。

    而郭曉亮則趁機推開了他。

    她這樣的動作顯然讓他有些不高興了。

    秦沐雨沉下臉,她的膽子倒是愈發的大了,居然敢擰他,還用那麼大的力氣。

    「過來!」

    郭曉亮一愣,她有些無辜的看著他。她不要過去,肯定不能過去,天知道,接下來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郭曉亮,過來!」秦沐雨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郭曉亮偷偷嚥了咽口氣,甭想嚇唬她,她做人是有原則的……

    可是心裡是那樣想的,她的腳已經不自覺的向他走過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先欺負我的。」她沒那個膽子再看他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所以只好低著頭盯著自己的鞋尖。

    「郭曉亮!」

    「嗯?」

    砰!

    她一抬頭,正好用腦袋撞到了他的下巴。

    只聽秦沐雨悶^哼一聲,一把按住她的腦袋,「笨得不可救藥。」說完,他便氣呼呼的走出了臥室,「跟過來。」

    郭曉亮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輕聲嘟囔了聲,「撞到下巴居然也會生氣。」

    「這是我的房間。」這時,秦沐雨帶郭曉亮來到了同樓層的另一間屋子裡。

    郭曉亮打量著屋內的裝飾,全部都是黑色系,倒是很符合他的風格。

    「你的房間很漂亮,」她象徵性的表示誇獎,「我的房間在哪裡?」

    秦沐雨站在床邊,脫下自己的外套,「你都說這裡漂亮了,那就住這間好了。」他說話不緊不慢,就像說中午我們吃米飯一樣簡單。

    「嗯?你在說什麼?」郭曉亮卻愣住了,她早就把這房間觀察了一遍。臥室很大,但就只有一張床。

    秦沐雨緩緩轉過身,慢悠悠的說道,「我們現在是夫妻。」

    咯登!

    郭曉亮被他這種語氣嚇到了,我們現在是夫妻。

    不能亂,一定不能亂。

    「你明明知道,我們只是協議的而已,沒有做到那麼逼真。」郭曉亮忽略掉他的眼神,正色道。

    「既然選擇做了,我們為什麼不做的真一些。木木是個很聰明的小孩子,你不會不知道吧。」秦沐雨懶散的靠在床邊,挑起眉看著郭曉亮。

    「你……」郭曉亮語滯。他的話很對,如果他們做得不夠真,木木即便是個小孩子,他也能夠看出來,「好,一切都聽你的。」她沒有再說什麼話,而是靜靜的站在門口。

    「過來。」又是這句。

    而這一次,郭曉亮沒有再更多的遲疑,逕直的來到了他的面前。

    秦沐雨的臉上隱現出滿意的表情,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輕輕來回摩挲著。

    從未被他如此溫柔的對待過,郭曉亮有些不自然的想向後退縮,但秦沐雨似是早就預見她的想法,直接伸出環住了她的腰。

    「郭曉亮,」他輕聲開口,「你累不累?你帶著木木在外面生活五年,累不累?」

    心,莫名的被撞擊到。郭曉亮緊緊^咬著唇,眼睛泛紅,她不懂他話中的意思。

    他握住她的手,「你離開好久了,曾經有沒有想過回來?嗯?」他抬起頭看著她。

    眼淚,不期然的落下,滴在他的手背上。

    郭曉亮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緊忙恢復自己的表情,抬起手胡亂的抹著眼淚。

    「你不用想太多,我過得很好。現在你不是把我們接回來了嗎?過去的事情沒有必要再提起了。謝謝你能讓木木回來,謝謝你能夠原諒我。」郭曉亮忍著鼻中的酸澀。

    她不敢再多加強求,只要木木跟著他能夠生活的好就可以了。

    聽著她的一席話,秦沐雨緩緩鬆開了自己的手。

    「那就好好在這裡住著。」說罷,他站起身,「木木應該洗完澡了,我們下樓去。」

    「好。」

    **

    正如秦沐雨所說的,郭曉亮依著他的話,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每天早上跟著於媽一起做早飯,等到司機送木木上學之後,就又開始收拾秦沐雨與木木的衣服。

    這種日子過得極為簡單,可是讓她卻感到了滿足。

    她一開始還以為和秦沐雨在一起,會感到尷尬,可是已經在這裡住了將近半年。每天在一起吃飯,在一起睡覺,雖然他們沒有邁出那一步,但卻讓她有種老夫老妻的感覺。

    「夫人,夫人!」

    「嗯?」郭曉亮放下手中的衣服,站起身,「於媽,怎麼了?」

    於媽一臉的笑容,「夫人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嘴上還掛著笑哩。」

    呃……郭曉亮面上一熱,什麼老夫老妻啊,她真是太愛想了。

    「沒……沒有啦,於媽有什麼事情嗎?」

    「哦,先生打來電話,說晚上要招待一位貴客,讓我們好好準備一下。」

    「這樣啊,那好,我先把衣服收拾好,一會兒我們再去制定一下菜單。」

    「嗯,夫人,那我先下去了。」於媽帶著笑離開。

    郭曉亮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臉上居然出現了少女時嬌羞的表情。

    招待他的貴客,想想這還不錯,突然她有一種當家主母的感覺。

    郭曉亮緊忙把手下的衣服都收拾好,像她現在這樣,在秦沐雨這裡,完全一副女主人的模樣,若是在五年前,她根本是不敢想的。現在呢,她有些捨不得離開了。

    秦沐雨每天細如流水的叮囑,每晚都要親^親木木說晚安,很平靜,很安心。

    如果日子可以這樣繼續下去,她就真的很滿足了。

    **

    「夫人,都收拾好了嗎?」於媽從廚房裡走出來,手中拿著晚上需要製作晚餐的單子。

    「嗯,都收拾好了。」

    「那夫人給先生回個電話,他剛才打過來的。」

    「哦,好。於媽那你先忙,我打完電話就和你一起弄。」郭曉亮摸了摸自己的衣兜,這才想起手機放在陽台了。她只好在客廳,打家裡的電話。

    「夫人,不著急的,您和先生有悄悄話就慢慢說吧。」說完,於媽還給她留下了一個曖昧的眼神。

    郭曉亮不好意思的輕笑了一聲,她坐在沙發上拿起電話,撥通了熟悉的號碼。

    「喂?」

    「曉亮。」電話那面傳來秦沐雨的聲音,清朗入耳。

    「嗯。」郭曉亮緊緊握著電話話筒,輕聲應著。

    「今天做了些什麼?」秦沐雨也同她一樣,溫潤入耳。

    「把你和木木的衣服整理了一下。」

    「以後這些事情交給於媽就可以,而且每天都有鐘點女工。你只管安心待著,什麼都不用做。」

    「這……」

    「聽到沒有?」他的聲音霸道中夾雜著一些說不出的情愫,「郭曉亮,你想我回去把你打一頓,你才聽話是不是?」

    聽著他的話,郭曉亮不由得撇了撇嘴,每次都這樣。只要有違背他的地方,都會用打她來威脅。真是的,一點兒新鮮感也沒有。

    「好啊,那你來打我啊。」郭曉亮不自覺的嘟起了唇,語氣中帶著幾分挑釁的味道。

    「呵呵。」頓時電話的那一面傳來一陣久違低沉的笑聲。

    郭曉亮突然面上一紅,喔,她這是怎麼了,居然會對他說那種話,真是丟臉。

    「你……你笑什麼?」她的手絞著衣角,心裡癢癢的,說不出的感覺。

    「想我了嗎?」

    「嗯?」郭曉亮微怔。

    「告訴於媽一聲,今天不用準備了。你來公司找我,晚上一起吃飯。」秦沐雨說完,又低低的笑了起來,「曉亮,想我了嗎?」

    這下,她是完全聽清了他的手,下意識,手指緊緊握住電話柄。

    半年的時候,他們在一起,已經由原來的尷尬,變成了習慣。偶爾他還會親吻她的額發,拉著的手親暱的談一些事情。慢慢的,時間長了,他們之間就表現的更加自然了。

    「晚上不是有客人嗎?怎麼不用準備了?」郭曉亮顧左右而言他,想轉移他的注意力,然而秦沐雨又是一個多麼奸詐的人。

    「曉亮,不回答我的問題?一會兒我們見面之後,再回答。」他的聲音淡淡的,但是足以聽出話中包含的笑意。

    「我……」她的舌頭又開始打結了,每每聽到他話中有話的時候,她就羞窘的不知如何回答。

    「明晚再準備,我在公司等你,」秦沐雨頓了頓,「在家裡等著,我去接你。」

    話畢,秦沐雨便將電話掛掉了。

    郭曉亮依舊傻傻的握著電話,回味著他剛才的那席話。

    等著他。

    她偷偷的笑了起來,這種感覺真不錯。

    放下電話之後,她便去了廚房,告訴於媽不用再準備。之後她便上了樓,在衣櫃裡尋找合適的衣服。

    看著一櫥的各色^女性套裝,讓她有些不方便下手。

    當她剛住進來,看到這些衣服時,吃驚的表情讓秦沐雨抿起了嘴唇。她其實想問他,是不是方便了女伴換衣服,所以才準備這麼多。誰知他竟好像看通她的心意一般,這裡面是為你準備的。

    最後,她選了淺藍色襯衫,白色鉛筆褲,將長髮緩緩放下,摘掉黑色大框眼鏡,隱隱的,她竟覺得自己原來年紀還不大。

    「準備好了?」

    驀地,耳邊一熱。郭曉亮猛得轉過身,睜大了眼睛,臉上滿是錯愕。

    他的大手輕輕捏住她的尖俏的下巴,「被嚇到了?」聲音依舊淡淡的,只是帶著幾分玩味。

    郭曉亮有些不滿意的蹙起了眉,抬起手將他的大手打掉,「進來也不知道說話,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她不自然的轉過身,不想讓他看到自己失態的模樣。

    「嗯?在門口看了你一陣,但是你去在發愣。」秦沐雨湊過身子,將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溫熱的氣息頓時溫潤了她的全身。

    「我……」郭曉亮覺得自己真是羞死了,面上的熱度,讓她的心都顫抖了起來。

    「曉亮。」他的大手順勢環在了她的腰上,緊緊的將她帶進懷裡,依舊曖昧的姿勢,讓郭曉亮不自然起來。

    「你……你怎麼了?」她的身子繃的直直的,就連語氣都僵硬^起來。

    秦沐雨側過頭,唇湊在她的脖頸處,「想我了嗎?」

    淡淡暗啞的聲音,讓她的身體不由得一顫。雖然平時習慣了他偶爾的親吻,可是像今天這樣的……這樣的纏^綿,讓她有些不自然。

    「我……嗯……」

    他的唇輕輕湊在她的脖頸處,緩緩的吮^吸著。

    不自沉的輕吟,嚇得郭曉亮緊忙用手摀住了嘴。心下一百個後悔,自己居然會動情。

    「你到底怎麼了?」她的聲音啞啞的,也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帶著幾分顫抖的聲音,在他聽起來是有多麼誘人。

    「我想你了,」他轉過她的身子,輕佻著她的下巴,「讓我好好看看你。」

    郭曉亮望著他的深眸,心弦被挑動了。嘴唇動了動,她卻不知該如何開口。曾幾何時,他看自己的眼神都會充滿寵溺。

    迷茫的柔光,顫動的櫻^唇,她聽著他帶著幾分霸道且又柔情的話,一時竟怔住了。

    「你……」

    看著她羞澀的樣子,秦沐雨突然覺得心情大好,原來偶爾逗弄她一番,這感覺還真是著實的不錯。

    「想我了嗎?」唇,在她的上面輕輕的啄了啄。

    頓時,她的臉蛋如同煮熟的蝦子,身子不自覺的想要向後退,只是被他緊緊的摟著,竟動不了絲毫。

    「我……秦沐雨,你這是要做什麼?」既然逃不開,她只有垂下頭,看著他眼眸中的炙熱,心下慌亂的緊。

    「曉亮,」他俯下頭,湊到她的耳邊,輕輕^咬著她的耳^垂,「回答我,想我了嗎?」

    耳邊傳來酥^酥^麻麻的感覺,讓郭曉亮不由得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要……不要這樣。」

    「嗯?哪樣?」他的聲音依舊性^感,酥^酥的,郭曉亮的心跳都慢了半拍賣。

    他到底想要做什麼?雖然他們平時相敬如賓,但卻也沒有越雷池半步。今天的他,到底是怎麼了?

    她緊緊^咬著唇^瓣,「秦沐雨,我不喜歡這個樣子。」郭曉亮故意冷下聲音,拒絕他的再一次靠近。

    聞聲,心下一緊,聽著她的話,他竟隱隱帶著些怒氣。

    秦沐雨突然

    用了力捏起她的下巴,對上她明亮的雙眸,這一刻,他再也沒有多想什麼。

    他猛得湊上前,郭曉亮還未來得及躲閃。她的已經被他霸道的吻住,不再給她絲亮退怯的機會。炙熱的狂吻,努力吞噬著她的氣息。他要把她所有的美好都一起佔有。

    半年相處的時間,她的安靜,她偶爾的撒嬌,以及對自己和木木的照顧,讓他產生了錯覺。如果他的生活中,從此多了一個她。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

    那雙大手是有多不安分,不就是件粉色單薄的文胸,就讓他控制不住了。炙熱的,順著脖頸,緩緩的佔有她的溫柔。

    「放手~」郭曉亮手上的力氣越來越小。對他這種先是霸道攻擊,再是溫柔佔有的方式,讓她有些不知所措,因為越到最後,越讓她束手無策。

    「曉亮,想我嗎?」還是那句話,他一改先前的冷清與邪魅,似乎非要在她的口中得到些什麼一樣。執著,卻又幼稚。

    「喔,想…我很想你。」郭曉亮的雙手不自覺的環上他的脖子,將腦袋湊在他的懷中。她緊緊閉上眼睛,「我很想,很想你!」

    「嗯,這才乖。」他像哄小孩子一樣,抬頭扶著她的頭,「曉亮,你要一直想下

    去。」

    郭曉亮如水的眸子,微微顫動著。她仰著頭,緊緊追隨著他的目光。

    她再一次沉溺了,沉溺在他的霸道與溫柔之中。

    「秦沐雨……」

    「叫我老大。」

    她輕輕^咬著唇,眼中蓄滿的淚水不期然的滑了下來。

    他俯下頭,用唇輕輕吻去她的淚水。

    「曉亮。」

    原來,他們還能回到從前。

    「老大……」

    「嗚!」

    聽到她呼出的聲音,秦沐雨像發了瘋一般,重重的吻在她的唇上。郭曉亮,該死的郭曉亮,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有多久!輾轉反側,進進出出,纏^綿交疊,一碰到她,他便不是他自己了。

    感受到他的激烈,她青澀的回應著他。一雙小手,穿過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上輕輕摩挲著。現在的他,不真實,讓她不敢再多看,擔心他會突然消失掉。

    不知到了什麼地步,秦沐雨低沉悶^哼一聲,直接將她打橫抱了起來。

    「嗯,要去哪裡?」郭曉亮驚慌的緊緊拉扯著他的衣衿。

    看著她如同受驚小獸的模樣,秦沐雨再一次笑出聲來。

    「曉亮,你知不知道現在的你是有多迷人?」

    「嗯?」聽出他話中的戲謔,郭曉亮立馬覺得被調戲了,她低聲一吟,便將頭藏在了他的懷中,「你怎麼這麼壞?」

    「壞?曉亮,還有更壞的?」

    啥米?她瞪大了眸子,猶如驚弓之鳥。怯怯的大眼睛,此時看起來讓這以勾引人。

    「嗯?」郭曉亮突然探出頭,疑惑的看著他,可是還未等她開口,突然他的手一鬆,「啊!」

    身體沒有想像到受到什麼傷害,只是直接躺在了床^上,隨即某人的身體便壓了上來。

    「嗚……」郭曉亮低呼一聲,「你好重,壓痛我了。」該死,把她當成肉墊子了嗎?

    聽到她的痛呼,秦沐雨緊忙撐起身子,「真的很痛?」一臉的焦急。

    郭曉亮撇過唇,白了他一眼,「要不你也讓我壓,感受一下?」這句話她是回得多麼驕傲,可是當看到他唇邊泛起的笑意,她才知道自己說了一句多麼愚蠢的話。

    「矮油……」郭曉亮連忙抬起雙手摀住了眼睛,趁他不注意,像團肉^球一樣打了個滾。

    「哈哈。」看到她如此可愛的動作,秦沐雨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

    眼睛從手指中偷偷看他,他笑得很開心,從未見過的開心。但是很明顯,他是在笑話自己的。

    「有什麼好笑的?你又不是沒有說錯過話。」郭曉亮心下氣不過,她怎麼每次和他說話都佔下風?她伸出手,一拳輕輕打在了他的肩膀處。

    他順手握住她的小手,「嗯,是說錯話了,那我就順著曉亮的話好了。」

    「什麼?啊!秦沐雨!」

    拜託,他的力氣是有多大,他只是抓著她的肩膀,便將她一個翻身,直接讓她趴在了自己的身上。

    「呼……」郭曉亮的心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你的動作不要這樣大,嚇了我一跳。」她輕輕拍著自己的胸口。

    他拉下她的手,握在手心中,「你以前也是有些身手的,為什麼只是這樣的動作,就害怕?」

    「因為……沒有什麼啦,之前都是過的很安分的日子,沒有這樣激烈過。」郭曉亮順勢趴在他的胸前,有些事情她不想再提了。因為生產之前的雨夜,再到生木木留下了嚴重的月子病。她的身體已經不大如從前,即使是這樣的夏天,她都穿不得裙子。

    現在就這樣,就這樣。他們兩個人的心都貼得如此緊密,就可以了。

    她其實每次都想狠起心來,不要再對秦沐雨報有任何的留戀。可是,當看到他的時候,心無論怎麼努力都硬不起來。

    「在想什麼?」秦沐雨輕輕點了點她的腦袋。

    郭曉亮,抬起頭,雙手推在他的胸前,她看他,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我在想你啊,老大。」

    兩個人之間越來越親密,郭曉亮在他面前也越來越放得開。

    「怎麼想?」秦沐雨雙手搭在腦後,瞇起眼睛看著她。

    「這……」她學著他的模樣,微微瞇起眼睛,「這樣呢?」她伏過身子,湊到他的唇邊,眉眼間滿是笑意,輕輕的吻了下,她嗖的一下子退了回來,可是某人卻不讓她如願。

    秦沐雨單手摟住她的脖子,將她壓向自己。

    「嗚……壞蛋……」她反手也同樣抱住他,甜蜜的聲音全部淹沒在兩個人的親暱中。

    秦沐雨輕輕緩緩用著動作,湊在她的耳邊,說著久違的情話。看著她嬌羞外加小野蠻的模樣,心中某處滿滿的,五年前那個大大咧咧的郭曉亮。

    「曉亮,我可以嗎?」此時,他們已經換了身位,正常的女^下^男^上,他的手輕輕撫摸著她滑^潤的肌膚。

    郭曉亮笑得彎了眉眼,她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將頭埋在了他的懷裡。

    「嗯……」她緊緊^咬著唇,任由身體一點點一為他綻放。

    緊致,溫暖,讓他差一點兒興奮的喊出聲音。原來她的這裡,一直都是屬於他的。

    不知道他們進行了多久,郭曉亮只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碎了,已經很久沒有再接觸到這種感覺,讓她有種想要尖叫的感覺。可是忽然又想起他壞壞地聲音,「曉亮,於媽還在樓下。」

    這個壞傢伙,她只能將唇緊緊的抿住,只是偶爾溢出幾聲動聽的輕吟。

    他們終於跨出了那一天,再沒有強迫,也沒有反抗,只是真心的接納對方。

    **

    當郭曉亮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嗯……」她只是輕輕動了動身體,身下便傳來一陣酸痛。

    突然又想起秦沐雨充滿**的眼神,再想起兩個人在白天就這麼激烈,她不由得拉起被子,將臉埋在其中。

    「醒了嗎?」

    她在被子露出半個頭,偷瞄著門口,只見秦沐雨斜身靠在那裡,含笑看著她。

    被他看得越發不自在了,「醒了。」她拉著被子,一個翻身,便背對著他。

    「哦,那就下樓該吃飯了。木木在等著。」他的聲音再次回復到原來的輕輕淡淡。

    「嗯,好。」一聽到木木在等自己,郭曉亮沒來得及多想,便猛得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可是當聽到一陣笑聲,她方才意識到,自己壓根就沒有穿衣服。

    「啊!」她尖叫了一聲,又鑽回被子裡~!

    「秦沐雨你關上門!」真是要丟臉死了,她怎麼可以這麼二。

    聞聲,門關了。

    郭曉亮長吁一口氣,雖然兩個人已經做過最親密的事情了,可是這麼透透的出現在他的面前,還讓她有些抹不開。

    意識到他已經走了,她才掀開被子下床。

    她光著腳丫,在櫃子裡翻著東西。

    「你在找衣服?」突然的一個聲音。

    「啊!·」離曉亮一時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跌坐在上,而且身上沒有任何的阻擋物。她一臉受驚的看著那個滿面笑意的男人,外加他手上抱著的東西。

    「地板上涼。」看著她愣愣的坐在地板上,他把衣服放在床^上,直接來到她的身邊,將她抱了起來,「你的身體這樣會著涼。」聽這語氣,他是有些生氣了。

    「我……對不起,我忘記了。」郭曉亮一副狗腿模樣認著錯,她就是這樣,早已經被這個男人吃得死死的了。

    他把她塞回被子裡,「毛毛躁躁。」

    郭曉亮將整個身子都藏在被子中,只是雙手偷偷捏著被子,看著他凶人的模樣。

    「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光腳下地,我就讓你下不來床。」某男的臉上還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只聽某女「嗷」的一聲,便將身子藏在了被子裡,真是好過分,把她當作小孩子一樣教訓,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郭曉亮速度給我爬出來穿衣服。」秦沐雨此時此刻,唇邊已經揚起了笑意,只是因為她簡單又傻傻的動作。

    「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她的聲音悶悶的從被子中傳出來。

    「那你是想我親自動手嘍?」

    「你敢!你如果敢動手,我就……我就……」哎,不管了,反正他就是不能動手!

    「啊!喂,喂!大色^狼,你摸哪裡~!」郭曉亮還在被子裡耍著脾氣,可是身體卻被他直接撈了起來,而且他的大手直接摸在她身體最柔軟的部位。

    「你不自己穿衣服,那我就幫你。」說著,他直接坐在床^上,不由得將她抱在自己的腿上,拿出她的貼身衣服,往她的身上穿。

    郭曉亮低嚎一聲,要不要這樣,佔便宜也太明顯了。

    「郭曉亮,你就是這麼粘人?」他沉下了聲音,但是仍舊為她穿著衣服。

    看著她將胳膊掛在自己身上,閉著眼睛一副安詳模樣,他的身下便覺得一陣火熱。

    「秦小沐,你在耍賴嗎?是你非要給我穿衣服的。」郭曉亮仍舊不退縮,雙手勾著他的脖子,一副挑釁的模樣。

    「秦小沐?」秦沐雨瞇起危險的眸子,這個女人是越來越膽大了。

    「喔……你不覺得很好聽嗎?我是曉亮,你是小沐,還有我們家的寶貝木木。」如果論耍賴,就沒有比郭曉亮再賴的人,簡直就是給點兒陽光就燦爛的主。

    秦沐雨皺了皺眉,心中本想說,不行,可是看到她一副小癩子的模樣,心下竟軟了。

    「秦小沐……嗯,這樣你整個人都年輕了好多。」郭曉亮好心情的,用小手捏著他的臉蛋。

    「郭曉亮!」

    生氣了,嗯,是生氣了,滿眼都冒火星子了。郭曉亮怯怯的收回手,對著他嘿嘿的笑了笑。天知道,他如果發了脾氣會怎麼樣。怎麼會這樣小心眼,她不過就是學著他的模樣,將他調戲一把而已。

    「郭曉亮,你要負責滅火!」

    吼!禽獸!這一天要幾次,不行不行,她的身子骨抗不住~!

    「秦小沐,不不不,秦大^爺,你放過我吧。」郭曉亮想掙開他,可是她這弱小的身子,怎麼可能是大野狼的對象。

    「嗚……」

    嗚呼哀哉,不過就是幾下子而已,才暖暖昧昧穿上的貼身衣物,就這麼被扯壞了。吼~雙眼冒綠光的大尾巴狼,著實危險啊/。

    「我……我錯了還不……」行嘛!秦大^爺不會再給她機會了,剛才為她穿衣,他就是在忍耐了,沒想到她還學會了**。

    「嗯~」某女好不容易透口氣,嘴唇有些痛了,真是野蠻。

    「喂!秦小沐,你是不是……」

    「說!」某男眸底已經呈現出駭人的顏色。

    咕嘟。郭曉亮重重的嚥了嚥口水,不要被美色迷惑。

    「秦小沐,說實話,於媽是不是給你燉了什麼補品吃?」

    「什麼?」

    「就……就是為什麼持久力這麼長~!」嚎……好丟人。

    「郭曉亮!」

    「有!」

    「我們晚飯,以及明天的早中晚飯都不用吃了~!」某男已經等不及了!

    納尼!

    「我……不要!」郭曉亮第一反應就是要逃,可惜現在反應過來已經為時晚矣,乖乖束手就擒吧。

    大野狼把小綿羊放在身邊這麼久,才準備開葷腥,可以想像某人的腎功能,是灰常好滴~

    吃吃吃~

    ------題外話------

    各位親愛滴們,重病之後的偶,終於又回來鳥~《盛寵刁妃》大家速度跳進去吧,馬上開動小馬達,開始了喲。

    還有內個小思思和小小晴的番外,有超過十個以上的菇涼想看。偶再更起~原諒內個偶吧~人家愛你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