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惡妃,乖乖讓爺寵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惡妃,乖乖讓爺寵》戰火柔情,終相守! 番外 之明月 文 / 紫涵璇雪

    「那邊掛高一點,這邊也要,動作快點!」又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好日子,永寧王府上上下下都一片喜氣洋洋的,房梁屋窗上都帖著大紅花或者掛著大紅燈籠,管家聶衡也是一臉的笑意,一邊指揮著下人們佈置院落,一邊和跟在身旁的芙玉說道:「芙玉,龍霄苑可有什麼短缺的東西?今年是王爺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在家過新年,可不要缺東少西的,到時候,王爺怪罪下來,我們可都擔待不起。」

    「聶管家就放心吧!有王妃在,王爺不會有心思管其他的。」芙玉笑呵呵的說著,眼裡閃過一抹調皮的色彩,誰不知道王爺現在最關心的就是王妃了,連小王爺和小公主都顧不上,只要王妃滿意了,王爺是絕對不會說什麼的?說不定還會給他們獎賞。

    「行了,就你鬼精靈,趕緊回去伺候著吧!」聶衡的神情很是慈愛,就好像看著自己的女兒一般,假意的斥責了一下,就叫她回去了,心裡對她的話,卻也是很贊同,自從王妃生下小王爺和小公主後,王爺更加的寵愛王妃了,有些時候,竟然還會和六個月大的孩子吃醋,讓他們看著都覺得好笑,這那還是那個冷酷無情的戰神王爺啊,簡直就是一個大醋缸,不過這樣更好,這個王府終於像是一個家了。

    「姨母,過完年,你真的要回去嗎?明月那丫頭,你就放的下心?」龍霄苑內,醉兒舒服的窩在溫暖的屋子裡,斜斜的靠在聶龍霄專門為她弄來的軟榻上,身上還蓋著一張厚厚的羊毛毯子,生產過後的臉龐更加的紅潤飽滿起來,看上去更添一種成熟的風韻,看著坐在對面的流月,醉兒接過春曉遞上來的茶水,輕呷了一口,開口問道。

    「月兒跟在你身邊,姨母放心的很,姨母再怎麼說,還是藍剎國的大祭司,早晚都得回去,在那裡呆了十幾年,想放也放不下了。」流月感覺好像一下子老了不少一樣,話語裡有一種歷經滄桑的感覺,不過,依然不影響她的風韻,身上少了一份魅惑,多了一份淡然。

    「嗯,說實話,這明月最近是怎麼回事?老是看不見人,今天到現在還沒見過她,春曉,你知道她在幹嘛嗎?」放下手裡的茶碗,醉兒才想起來,明月最近的行徑實在是怪異的可以,早出晚歸的,隔三差五的還見不著人,這眼看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這要是有什麼事,他們這個年也過不安身啊?

    「奴婢不知呢!每日明月都早早的起床就不見了人影,到晚上很晚了才回屋,王妃,奴婢擔心明月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春曉和明月雖然沒有住一間屋子,但是卻住在一個院子裡,每天的動靜也是很清楚,聽到醉兒的話,春曉皺著眉頭說著。

    「這丫頭到底在幹什麼?」流月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醉兒生下孩子之後,她把多半的精力都放到幫忙照顧孩子去了,沒有怎麼顧得上明月,現在想想,還真是有些失職,聽到春曉的話,也有些擔心起來。

    「姨母不用擔心,估計是在躲什麼人,你們沒發現,最近不正常的,可不止她一人。」醉兒嘴角掛上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這一說,她倒是想起來了,這最近被不正常的何止明月一人,咱們的蕭護衛不也是天天找不見人嗎?

    「王妃的意思是?」經醉兒這麼一說,春曉也發現了,以往來這龍霄苑,都會看到林護衛和蕭護衛守在院外,而最近,自己卻經常在她們住的院落看到蕭護衛,難道…。

    「姨母,看來你要有女婿了。」醉兒眼裡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俏皮的對著流月說完,就陷入了自己的遐想之中,記得之前就想著把他們幾人湊成對,還在煩惱著誰和誰,現在看來,倒是不用煩這個了。

    「哦?誰要有女婿了?」聶龍霄剛剛進門,就聽見醉兒的話,走到她身邊,將她略比之前豐盈的身子攬進懷裡,笑著問道,抱著醉兒的手不禁又收緊了幾分,心裡不禁滿足的喟歎了一聲,完全不在意面前還有其他人在,如果不是皇上非得叫他進宮商議事情,他是怎麼也不願意離開懷裡的佳人兒一步的。

    「當然是姨母啊!明月動春心了。」醉兒也理所當然的靠進他的懷裡,挪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笑意盈盈的看著流月說道。

    「是嗎?誰家的公子?」聶龍霄拿過旁邊的一塊糕點,掰下一塊放到醉兒的嘴裡,低著頭擦了擦她根本沒有任何東西的嘴角,不在意的問著。

    「霄,把你的蕭護衛借我用用好不好?」醉兒還不等流月回答,就轉身兩眼灼灼的看著身後的聶龍霄,那眼神,讓聶龍霄忍不住一頭黑線。

    「醉兒借他幹什麼?」聶龍霄腦袋後面掛著一大滴的汗,這醉兒生完孩子之後,比之前更加的淘氣了,有時候簡直讓人哭笑不得,不過,這也讓他更加的愛她了。

    「當然是有事啦!放心,我不會把他怎麼樣的,你借不借啦?」醉兒信誓旦旦的說著,然後又可憐兮兮的撒起嬌來,看的旁邊的流月和春曉一陣的無語,都在心裡不約而同的說道:「王爺又要投降了,哎,可憐的王爺,被王妃,公主吃的死死的了。」

    「借,醉兒要的,怎麼能說不,不過,你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事?」聶龍霄根本就不擔心蕭寒會對醉兒如何?他反而擔心這個愛玩的小妻子把他的得力手下給怎麼了?

    「嘿嘿,你們只要知道是好事就行了。」醉兒眼裡閃著異樣的光芒,看的周圍的三人背脊皆是一涼,只能在心裡為蕭寒祈禱,千萬不要被整的太慘。

    「你啊!別玩過頭就行!」聶龍霄寵溺的刮了一下懷裡人兒的俏鼻,象徵性的說了一句,其實他心裡也很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放心,不會的,再說,我這可不是在玩,我這是在辦大事。」醉兒眼珠一轉,對著聶龍霄說完之後,然後轉頭看著春曉說道:「春曉,你去找找,看看明月在哪?叫她來見我。」

    「是,王妃!」春曉心裡大概能猜出來是什麼事情?但是卻不知道王妃要怎麼做?不過,她是很明白了,只要王妃要對付的人不是自己,其他的人,她只能在心裡為他們祈禱了,聽到醉兒的話,春曉應了一聲,微微的福了福身,便走出了房間。

    「姨母,你是不是很想抱孫子?」等春曉出去之後,醉兒看著坐在對面的流月,笑嘻嘻的問著,眼裡閃著精光,讓人忍不住就想逃。

    「想是想,可是…。」說道這個,流月的眼神不禁暗淡下去,看著公主那一對可愛至極的娃娃,她心裡很不是滋味,如果哪日自己也能抱著自己的親孫子,那該多好,可是明月的身體…

    「這點姨母就不用擔心了,只要姨母想抱孫子就行。」醉兒知道她在想什麼?自己記得師傅在離開的時候,跟自己說,明月的身子不是絕對不能受孕,而是還有一線希望,只要有可能,那麼就不是絕對的,俗話說的好,只要有恆心,鐵杵磨成繡花針,只要有人勤勞的播種,總會有收穫的時候。

    流月聽完醉兒自信滿滿的話,抬頭看了一眼聶龍霄,沒有說什麼?心裡對於自己的女兒有些抱歉,雖然知道公主要算計的人是你,可為了你的幸福,月兒,原諒娘親不管不問,只希望老天爺會眷顧你,給你一個好的結果。

    「芙玉,看到明月了嗎?」春曉出了龍霄苑之後,便一路找到了後花園,看著迎面走來的芙玉,春曉出聲問道。

    「明月姐姐?好像沒看到,春曉姐姐找明月姐姐有事啊?」芙玉的性子也比較開朗,而且年紀也相比起其他幾人來,要小一點,所以在幾人面前,就不自覺的撒起了嬌,儼然就是一個惹人疼愛的小妹妹,而春曉幾人也都很照顧她,也當她是自家妹子一般的在照顧著。

    「這丫頭,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春曉沒有回答芙玉的話,而是探著頭四處打量著,嘴裡也嘀咕著,眉頭都皺到一起了。

    「春曉姐姐,我幫你找吧!明月姐姐應該就在府裡的某一個地方的。」芙玉一手放在額前做瞭望狀,邊說著邊找了起來,見周圍都沒人,便拉過春曉的手說道:「春曉姐姐,我們去那邊找找看。」說完便拉著她往懿香園那邊走去。

    「這麼躲下去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在馨香園後面的桃林裡,明月雙手抱膝坐在已經掉光了樹葉,光禿禿的樹林裡面,一臉愁容的看著看著滿地的落葉,嘴裡嘀嘀咕咕的說著。

    「明月,原來你在這啊!回去吧,王妃找你呢!」春曉和芙玉一路找到這邊,就看見明月精神不濟的坐在桃園之中,春曉走上前,拉過明月的手,有些擔心的對她說道。

    「嗯?公主找我幹什麼啊?」明月聽到春曉的話,心裡咯登一下,可還是疑惑的問著,這公主最近不是都忙著照顧小王爺和小公主嘛,怎麼又想起自己來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要是讓王妃等急了,我們都要倒霉了。」春曉說著便拉起明月的手往回走,她可不想被王妃算計。

    「呃…。也是,那我不等你們了,先走一步。」明月聽到春曉的話,背脊不禁一涼,對著春曉和芙玉揮了揮手,很不厚道的駕起輕功,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了春曉她們面前。

    「明…。明月姐姐真不厚道。」芙玉伸手抓了個空氣,看著明月消失的方向,撅著嘴抱怨著。

    「算了,芙玉,你去看看小王爺和小公主醒了沒有,我去廚房看看。」春曉抬手扶了一下額,對於明月的性子,她也是完全沒轍,反正王妃只是叫明月去見她,又沒有叫我們也必須回去,那麼她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好了,明月啊明月,跑這麼快,到時候被算計了,可別說我沒有幫你。

    「春曉姐姐,我們不回去沒關係嗎?」芙玉看著自顧自的往廚房走去的春曉,有些躊蹉不前,看了看龍霄苑的方向,不確定的問著春曉。

    「沒關係,王妃只是叫明月去見她而已。」春曉說完,便不再說什麼,往廚房走去,心裡在想著,今天要給王妃做點什麼吃的?

    「哦!」芙玉看著頭也不回的便離開了的春曉,抬手抓了抓頭髮,便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哪裡雖然和龍霄苑是同一個方向,但是卻不是龍霄苑,而是兩個小傢伙的院子。

    「公主,我是明月!」明月來到龍霄苑邊上,確定那個人不在之後,才小心翼翼的進了院子,來到門口敲了敲門,對著裡面說道。

    「進來吧!」明月的話音剛落,醉兒的聲音便傳了出來,明月推門進去,就看見自己的娘親和王爺都在,於是上前請安:「王爺,娘親。」

    「哦,來了,怎麼這麼慢,幹什麼去了?」醉兒假裝無意的問著,雖然低著頭在擺弄腿上蜷縮成一團的雪球,眼睛卻緊緊的鎖著明月的神情。

    「月兒,幹什麼去了?怎麼能讓公主等你這麼久?」流月的話語雖然有些責怪的樣子,但是卻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看著有些站立不安的女兒,說完之後,便起身對醉兒他們說道:「公主,王爺,我去看看小王爺和小公主。」

    「嗯,幸苦姨母了。」醉兒抬頭展顏一笑,對著流月說完之後,然後又轉過頭來看著還站在一旁的明月說道:「別站著了,又不是外人,坐下吧,我怎麼感覺好久沒見過你了一樣,不知道我的明月表妹都在忙什麼呢?」

    「公主,人家哪有忙什麼?再說,昨天不是還見過嘛!」明月現在是心驚肉跳的,不知道她們這位公主大人又要幹什麼了?聽到她的話,背脊上竄過一絲冷意,眼角也隱隱有些抽搐,心裡是無限的怨念,她有感覺,自己這次會很慘,娘親,你怎麼也不留下來幫幫女兒?這麼想著,明月磨磨唧唧的走到原本流月所坐的位置,小聲的辯解著。

    「霄,你說我是不是太縱容她們了,現在都學會頂嘴了。」醉兒看著明月小心翼翼的樣子,舒舒服服的窩在聶龍霄的懷裡,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詢問著身後的聶龍霄,那神情那語氣,聽的明月的心裡又是一顫。

    「嗯,看來該好好的管管了。」聶龍霄看著噤若寒蟬的明月,心下好笑,看來醉兒的興致很是高昂,既然這樣,他這個愛妻如命的人,當然要幫她更加的盡興,於是便笑著附和道。

    「公主,王爺,明月才沒有頂嘴,明月說的是實話。」明月聽到他們夫妻的對話,雖然知道是在說笑,可還是很緊張,要知道,公主的管管絕對會很『精彩』,出聲辯解著,可越說到後面,聲音就越小,到最近簡直可以說是比蚊蟲的聲音還小,看著醉兒閃閃發亮的眼睛,明月心裡想死的衝動都有了,自己現在這不就是在頂嘴嘛?真是笨死了,那麼明顯的坑,還往裡面跳,細如蚊聲的說完之後,趕緊的岔開話題,問道:「公主,你喚明月來有什麼事啊?」

    「沒什麼事,就是這幾天總見不到你的身影,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明月,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千萬不不要客氣,我們是一家人,知道嗎?」醉兒雖然是想讓她自己說出來,可這番話確實是出自真心,她希望自己幸福的同時,身邊的人也都是幸福的。

    「我,我沒有什麼需要公主幫忙的事情啊!公主,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明月就先退下了。」明月聽到她的話,心裡蕩著一股暖意,她知道他們都關心她,可這件事情,誰也幫不了,起身對著聶龍霄和醉兒說完,也不等他們回話,轉身就走了出去,她怕自己再待下去,恐怕就會忍不住什麼都說出來了,到時候,可就完蛋了。

    「哎呀!跑了,人家都還沒有說完呢!」看著出了房門的明月,醉兒一臉遺憾的說著,然後眼珠一轉,轉身摟過自家相公的脖子,笑嘻嘻的看著他說道:「霄,皇上是不是要我們明晚進宮參加宮宴?」

    「我的醉兒就是聰明,說吧!你又要幹什麼?」聶龍霄低頭吻了一下懷裡人兒的粉唇,無可奈何的問著,他可不相信,這丫頭有那麼好的興致去參加宮宴,她這麼問,一定又是想做什麼了?

    「霄真是瞭解我,那無聊死人的宮宴我才不想去參加,可是,你也看到了,明月那丫頭嘴上說沒事,可那神情可不像沒事的樣子,再說,明月會這樣,其中也有我的關係,如今我們這麼幸福,看著她強顏歡笑的樣子,我怎麼也安心不了。」醉兒將腦袋靠進聶龍霄的頸窩,有些內疚的說著,當初是她叫明月去查事情,才會被人打傷,下毒,落下今日的這副身軀,她的責任是不可推卸的,就算明月不怪她,她自己也不能原諒自己。

    「醉兒,不是說過了嗎?那不能怪你。」聶龍霄一直都知道,她在心裡責怪著自己,如果她這麼說,那麼自己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在心裡歎了一口氣,看來,不把那丫頭的事情解決了,醉兒的心裡便一直會存著內疚,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寶貝心存內疚的過一輩子,於是開口問道:「醉兒,不要自責了,我們想辦法彌補吧!你告訴我,我該做什麼?只要能消除你心裡的內疚感,要我做什麼都行。」

    「霄,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嘿嘿,也不要你做什麼?就是明天宮宴的時候,把蕭寒借我用用就行了。」聽完聶龍霄的話,醉兒抬起頭,一臉的燦爛笑容,哪裡有一點內疚憂鬱的樣子,抬頭在聶龍霄的臉上印下一吻,站起身對他說道:「霄,我們去看看兩個小傢伙醒了沒有。」

    「不去,他們醒了,自然有奶娘照顧,醉兒,你好久沒有好好的陪陪我了。」聶龍霄一聽到她提那兩個小傢伙,就恨得牙癢癢,如果他們不是自己的骨肉,他真心掐死他們,這麼小竟然就敢跟他搶醉兒,每次他想做點什麼的時候,那兩個小傢伙一准哇哇大哭,可一到醉兒的懷裡,就乖的跟個小貓似的,所以,為了他的『性』福,他要將他們隔離開來。

    「呵呵!沒見過你這樣的,竟然跟自己的孩子爭風吃醋,跟個小孩子似的。」醉兒聽到他的話,簡直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個堂堂的戰神王爺,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大將軍,竟然跟自己三個月大的兩個孩子爭風吃醋。

    「看來為夫很久沒有好好『疼愛』娘子了,才會讓娘子以為為夫是小孩子,既然這樣,那為夫現在就讓娘子體會體會,為夫是不是小孩子。」聶龍霄聽到醉兒的話,一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嘴邊囁著一抹壞笑,在她耳邊意有所指的說著,然後一把將她抱起來,往身後的大床走去。

    「啊!霄,我開玩笑的,真的,你先放開我,這大白天的,唔!」還不等醉兒說完,餘下的話便被聶龍霄吞進了嘴裡,剩下的便是一室的綺麗,撩人心弦的情人交響曲。

    「明日便是除夕,王爺和王妃吩咐下來,要想回家與家人團聚的,每人發下十兩紋銀,給你們三天的時間回家與家人團聚,如若不想回家的,便留在王府,現在誰要回家的,到我這裡來報道一下。」前院大廳,聶衡看著召集起來的王府上上下下的僕人們,神情嚴肅的對他們說道。

    「聶管家,我們真的能回家和家人團聚嗎?」其中有人還是不太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他們其中有些人在這王府也不是一兩個年頭了,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難道我還能假傳王爺和王妃的話不成,你們都要記住,在這王府之中,每個人是如何做事的,王爺和王妃心裡都跟個明鏡似的,清楚著呢!以後大家做事都細心著點,行了,要回家的,來我這裡領了銀兩,就趕緊的回家,記得按時回來。」聶衡說完之後,便走到一旁準備好的桌案旁坐下,看著上前來領銀子的下人。

    「多謝聶管家!」

    「謝謝聶管家!」急著回家的人,拿了銀子,跟聶衡到過謝之後,便回屋收拾東西,高高興興的拿著銀子回家去了,頓時整個王府變得清淨了不少,原本的一百來口人,現在還剩下不到一半,不過,還是每個人都盡心的負責著自己的工作。

    翌日傍晚!

    「王爺,王妃,都準備好了,是現在就出發嗎?」第二天傍晚,聶衡準備好了進宮的一切事物,然後來到在前廳內逗弄兩個小傢伙的醉兒他們說道。

    「走吧!春曉,凝香,你們兩個抱著寶貝跟我們進宮,明月和芙玉,你們在家陪姨母,不准亂跑,知道嗎?」醉兒懷裡抱著女兒非煙,看著跟在身後的四個丫頭,將懷裡已經睡著的女兒交給旁邊的奶娘,對她們說完之後,又抱過兒子非涵,然後和聶龍霄一起走出大門,上了門外的轎子。

    「涵兒好可愛,以後我家涵兒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哦,這樣就能保護娘親了,是不是?」坐在轎子之中,醉兒低頭看著懷裡的兒子,看著他睜著滴溜溜的大眼睛看著自己咯咯直笑,醉兒就忍不住湊上去親了幾口他滑嫩的小臉,看著他笑得更加開懷的樣子,低聲對他說著。

    「醉兒,到了,下來吧!」不多時,轎子停了下來,一路騎馬前行的聶龍霄來到轎子邊上,對著還坐在轎內的醉兒說道,而春曉已經抱著非煙在外面等著了。

    「嗯,知道了。」醉兒小心的抱著兒子下了轎子,就看見前面的庭院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不禁皺了下眉頭,難道這除夕夜這些個大臣都不和家人吃團圓飯的嗎?都在這皇宮瞎參合什麼?

    「下官見過王爺,王妃!」很快,就有人看見了聶龍霄一行,都紛紛上前來請安行禮。

    「各位大人不必客套,都起吧!」醉兒見聶龍霄一副不想理人的樣子,只好笑著開口,心裡嘀咕著:「怎麼這霄的性子還是沒變?」

    「小嬸嬸,漓兒好想你啊!你怎麼才來。」還不等那些大人起身,舞漓就如同一隻粉蝶一般翩然而至,奔到醉兒身邊,拉著她的衣袖就是一陣撒嬌,而現在他們都知道了,面前這個公主就是他們以前的小嬸嬸,所以都很開心。

    「哇!弟弟好可愛,小嬸嬸,給我抱抱好不好?」舞漓看著小嬸嬸手裡抱著的小娃娃,頓時雙眼珵亮,一雙眼睛盯著他不願意離開,抬頭看著淺笑的醉兒,臉上帶著點點希翼,話語有些祈求的說道。

    「要小心點哦。」醉兒看著她希翼的樣子,沒有拒絕,將懷裡的非涵輕輕的放到她懷裡,輕聲的叮囑著,而非涵一點也沒有怕生的表現,反而睜著一雙黑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此刻抱著他的人兒。

    「看來涵兒很喜歡你這姐姐哦,漓兒。」看著在舞漓懷裡好奇打量著的兒子,醉兒眼裡的笑意更甚,看來這小傢伙只是不喜歡呆在霄懷裡而已,每次只要霄一抱他,准哭。

    「當然啦!我這麼可愛,弟弟當然喜歡我了,小嬸嬸,我抱他去玩會兒。」舞漓說完之後,便一臉開心的抱著非涵離開了宴會場地,也不管醉兒答不答應。

    「這丫頭…,霄,他們都不用和家人團聚的嗎?」看著抱著自己兒子離開的舞漓,醉兒搖了搖頭,這丫頭還是那麼個性子,說風就是雨的,扭頭看著在宴會場地裡面三五成群的交談著的朝廷大臣們,醉兒靠在聶龍霄的懷裡,皺著眉頭問他。

    「有誰會錯過和皇家拉進關係的機會,正好皇上要選妃了,這些個大臣們,誰也不想錯過這種機會。」聶龍霄的話語裡有著一絲嘲諷,攀附權貴,這是自古以來就改變不了的,現在皇上準備選妃,宮裡還有幾位公主也該到了婚嫁的年紀,這些個大臣誰也不想落人之後。

    「真無聊,霄,我事先跟你說好啊,以後咱們兒女的婚事,由他們自己做主,你可別給我來這一套。」醉兒皺著小鼻子,忽然想到這件事,便轉身看著他說道。

    「一切醉兒說了算,走吧!去看看冰兒。」聶龍霄看著醉兒皺著眉頭的樣子,抬手輕輕的幫她撫平,摟過她的腰身,看著挺著大肚子和軒轅卿墨一起和別人在說話的舞冰,低聲對她說道。

    「皇叔,小嬸嬸,你們來啦!冰兒身子不便,就不給你們行禮了,對了,漓兒呢?剛才她不是說要去門口等你們的?」舞冰扶著八個月大的肚子,看著走進的聶龍霄和醉兒,笑著點了點頭,左右看了看,並沒有發現自己妹妹的身影,於是說道。

    「漓兒抱著涵兒去玩了,來冰兒,我們去那邊坐,你這樣站著應該很累的。」醉兒拉過舞冰的手,對著她說完,便扶著她走到了旁邊的一處石凳上坐下,將聶龍霄和軒轅卿墨扔到了一邊。

    「蕭寒,跟著王妃。」聶龍霄沒有阻攔,但是還是吩咐了跟在身後的蕭寒,這皇宮之中雖然沒有什麼危險,但還是要以防萬一。

    「是!」蕭寒應了一聲,便走到了醉兒那邊,警惕了起來,可他的心思卻早已經飛到了心愛之人身上,抬頭看著天邊的殘陽,眼裡揉進了一抹溫柔,月兒,我不管你如何躲我,等過完這個年,我便想流月前輩求親,求她讓你嫁給我。

    「小嬸嬸,你在看什麼?」舞冰原本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肚子,一抬頭就見身邊的小嬸嬸若有所思的看著站在一旁的蕭寒,疑惑的看了一眼和往常沒什麼區別的蕭護衛,出聲問道。

    「對了,冰兒,你覺得蕭護衛這個人如何?」醉兒的觀察是何其的仔細,她自然沒有錯過蕭寒望著夕陽的那一抹溫柔笑意,大概也能猜得到他在想著誰,不過,這兩個人也還真夠彆扭的,看來自己不出馬,他們不知道還要磨嘰到什麼時候,才能成就好事。

    「蕭護衛,人不錯啊!小嬸嬸,你想幹什麼?」舞冰是何其聰明的一個人,醉兒無緣無故的這麼問她,怎能讓她不懷疑,看著醉兒嘴邊囁著的那抹壞笑,舞冰馬上就聞出了陰謀的味道,也很是感興趣,自從懷有身孕以來,墨都把她看得很緊,走哪裡都跟著,讓她想惡作劇一下都不行,現在有這麼個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了。

    「不幹什麼,就是想嘗嘗當紅娘的滋味。」醉兒眼裡閃過一道精光,抬頭正好看見一個大臣帶著他的兒子走進宴會場地,腦中靈機一動,心裡已經有了主意,於是換來蕭寒:「蕭護衛,我和七公主要去御花園轉轉,你陪我們去。」

    「是!王妃。」蕭寒不疑有他的應著,然後便跟著醉兒他們往御花園走去,一路上神情警惕的注意著四周。

    「冰兒,前幾日,戶曹的林大人托人來王府提親,你說我該不該應下?」醉兒看著跟在身後的蕭寒,假裝閒聊一般的對著身旁的舞冰說道,聲音不大不小的正好讓身後的蕭寒聽到。

    「咦?提親?小嬸嬸,跟誰提親啊?」舞冰雖然不明白醉兒的意圖,但是知道她一定不會平白無故的這麼說,於是也就心領神會的附和著。

    「還有誰啊!當然是我那明月表妹了,也不知道林大人是從何處知道明月是我表妹的,說是想與我們聯姻,這幾日,我都在考慮,要不要應下這門親事,聽說林大人的公子文武雙全,一表人才,陪我們明月倒是不錯。」醉兒慢悠悠的說著,似乎很苦惱,眼睛的餘光卻在觀察著跟在身後,明顯聽到自己話後臉色變了的蕭寒,偷偷的對著舞冰眨了眨眼睛。

    「嗯,是不錯,小嬸嬸,我看你乾脆應下得了,這林公子冰兒也見過一兩次,是個人才,明月跟了他,定不會吃苦的。」舞冰俏皮的說完,還不忘吐了吐舌頭,其實,她那裡見過什麼林公子,自從嫁入丞相府之後,她就很少出門,就算出去也是跟著墨,那裡有那個閒心去見什麼戶曹的公子。

    「嗯,我看也不錯,蕭護衛,你覺得呢?」醉兒見臉色越來越難看的蕭寒,突然停下來,轉身一臉笑意的詢問著他的意見,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

    「屬下不知!這種事情,還是詢問她本人來的好點吧!」蕭寒聽到王妃的話,心裡一沉,先不說這事是不是真的,就他對明月的瞭解,如果真有其事,只要王妃開口,她一定會遵從,不,他不能讓她嫁給別人,她只能是自己的妻子,想到這裡,蕭寒突然單膝跪了下去,抬頭一臉堅決的看著醉兒說道:「屬下有一事求王妃,還望王妃能答應。」

    「蕭護衛,你這是幹什麼?有什麼請求直說無妨,不必如此。」醉兒被他的動作弄的一愣,這是唱的哪出?不過,希望他可以開竅。

    「王妃,屬下斗膽,請求王妃將明月小姐許配於屬下,屬下雖然身份低微,但能保證好好的待她,決計不讓她受半分委屈。」蕭寒眼神堅定,只要求得王妃的首肯,那麼其他的便迎刃而解。

    「是嗎?你可知道,明月此身有可能不能為你誕下子氏,這樣也無妨嗎?」醉兒對他的話很滿意,這也是她想要的結果,明月那丫頭因為這個事情,一直都在逃避著對蕭寒的感情,只要確定他們心裡都裝著對方,那麼事情就好辦多了,於是嚴肅的問著蕭寒。

    「屬下喜歡的是她的人,並沒有想其他的,有沒有孩子對屬下來說,都一樣。」這是蕭寒早就想好了的,身為孤兒的他,雖然很希望有自己的孩子,可如果上天注定他得不到,那麼他也不會強求。

    「很好,起來吧!你現在就照著我的話去做,我保你抱得佳人歸。」醉兒笑著叫起蕭寒,走到他耳邊說了幾句,然後笑著對他說道。

    「可是王妃適才不是說…。」蕭寒聽到醉兒在他耳邊低聲說的那幾句話,心裡很是開心,可轉念一想,剛才王妃不是還說有誰來提親嗎?那她現在又幫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有些不明白了。

    「如果我不那麼說,你會下定決心把你的想法說出來嗎?真是不明白了,你和明月兩個人,明明都喜歡對方,還玩這種東躲西藏的遊戲,你們不累,我們旁邊的人看著都累,行了,回去吧,按我說的做,說不定過幾天就該為你們準備婚禮了。」醉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對著蕭寒說完,便催著他回去。

    「王,王妃,那麼做,真的好嗎?」蕭寒想都剛才王妃在他耳邊說的那幾句話,縱使是一個大男人,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真的要他那麼做嗎?

    「如果你不想娶她,那麼就不要照我說的做,反正我也沒什麼損失,走冰兒,我們回去了,免得呆會兒霄他們出來找人。」醉兒聽完蕭寒的話,忍不住丟了一個白眼給他,對著他說完之後,便扶著舞冰往回走,不搭理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蕭寒,真是個榆木疙瘩,明月那麼彆扭的一個人,不出點殺手鑭,怎麼讓她乖乖就範啊?

    「小嬸嬸,你跟蕭護衛說了什麼啊?我好像看到他臉紅了。」舞冰回頭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蕭寒,扭頭看著身邊笑得一臉開心的小嬸嬸,好奇的問道。

    「這個是秘密,我們就等著喝喜酒就行了,嘿嘿!」醉兒嘴角囁著笑意,一臉的神秘,扶著舞冰走回宴會大殿的時候,剛好皇帝太后到來,宴會開始,舞冰也就沒有再問。

    「醉兒,蕭寒人呢?」席間,聶龍霄看著心情一直很好的醉兒,笑著問道,估計這丫頭是做了什麼高興的事情,不然如此無聊的宴會,她早就吵著要回府了,怎麼可能還如此興致高昂的呆著。

    「我派他出去辦事去了,霄,你說,她們就不怕臉上的粉掉到飯菜裡,吃了傷胃嗎?」醉兒心情很好,她期待著明日驗收的成果,抬頭看著那些塗脂抹粉的官家夫人,那臉上厚厚的一層粉,讓她很是為她們擔心,也不知道這古代的胭脂水粉有沒有什麼添加劑,吃下肚子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呵呵,這個為夫怎麼會知道,好了,如果實在無聊,我們就先行告退吧!兩個小傢伙也該睡覺了,皇上和太后會理解的。」聶龍霄好笑的搖了搖頭,醉兒這腦袋中盡想一些讓人捉摸不透的問題,看來她是太過無聊了,看著在偏殿的春曉一行人,聶龍霄小聲的對著醉兒說道。

    「好呀!我們回去吧!」聽完聶龍霄的話,醉兒打了個哈欠應著,確實有些無聊了,還是早些回去看看,蕭寒有沒有按照自己的吩咐做好了。

    「皇上,太后,微臣先行告退了,醉兒的身子還沒有完全恢復,兩個孩子也該休息了。」聶龍霄站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對著在高台上坐著的聶飛歌和劉欣說道。

    「既然如此,你們就先回去吧!來人,將朕準備的新年禮物拿上來。」聶飛歌對著身邊的人吩咐完,便起身走下高台,來到聶龍霄和醉兒身邊,對他們說道:「皇叔,這是朕為你們準備的新年禮物,皇嬸身體不適,朕就不多留了。」

    「謝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聶龍霄接過德全遞上來的一個精緻的盒子,同醉兒一起謝恩之後,便相攜走出了大殿,回了王府。

    「啊!你,我,我們…。」翌日一大早,明月的房內便傳來一陣高昂的叫聲,引得府裡其他人都是一陣的好奇,這今兒個可是大年初一,這明月怎麼叫的如此的驚慌,所以便都紛紛的聚到了她的房門口,想一探究竟,而屋裡的明月,確實雙頰緋紅的看著與自己未著寸屢的同榻而眠的蕭寒,結結巴巴的說著,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想不起來?她怎麼會和蕭寒躺在一起的?

    「明月,你怎麼了?啊?你們這是…。」春曉就住在隔壁,聽到明月的叫聲,立刻便趕了過來,以為她出了什麼事情,因為她還從來沒有聽到過明月如此驚慌的聲音,也顧不及敲門,直接就推門走了進去,可在看清屋內的情形時,趕緊的轉身將門關上,阻止了後面想跟著進來的人,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問著明月。

    「春,春曉,我,我也不知道,蕭,蕭大哥,你,我,我們怎麼會,怎麼會…」被春曉這麼一問,明月更加的慌神了,這要是被娘親和公主知道了,那她可怎麼活啊?雖然她不知道他們究竟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可就現在這副樣子,她都已經沒臉見人了,於是說著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月兒,你別哭,都是我不好,我昨晚不該喝酒的,對不起,月兒,我會對你負責的,你嫁給我好不好?」看著明月的眼淚,蕭寒是無比的心疼,可他並不後悔自己的所做,起身摟著明月的肩膀,一臉誠懇的對她的說道。

    「怎麼回事?你們都聚在這裡幹什麼?」醉兒難得的起了一次早,梳洗好之後,便等著驗收成果,在聽到明月那聲高亢的叫聲之後,便急忙的趕了過來,看著在明月房門外張望的下人們,醉兒假裝嚴肅的詢問著他們,可她的眼裡卻是掩飾不住的興奮,嘿嘿,這下,我看你還躲,小丫頭,乖乖的就範吧!

    「公主,怎麼回事?月兒怎麼了?」流月也是聽到自己女兒的叫聲趕過來的,見醉兒站在院中,於是上前問道。

    「姨母,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好了,你們都下去吧!」醉兒其實很想這麼多人都看著,可又怕適得其反,要是明月這丫頭心一橫跑了,那她不是白費心思了嘛,於是對著其他的下人吩咐道。

    「是,王妃!」其他人心裡縱使再怎麼好奇,也只好乖乖的應著離開。

    「春曉,到底怎麼回事?」醉兒看著開門而出的春曉,盡量壓下心裡的興奮泡泡,上前假裝不解的問道。

    「王妃,那個…。那個…。明,明月她,她…。」春曉看著面前神情詭異,緊緊盯著自己的王妃,結結巴巴的說著,她怎麼覺得王妃好像很興奮的樣子?

    「月兒,月兒她到底怎麼了?哎呀,我自己去看。」流月原本就很擔心,這下聽到春曉欲言又止的樣子,就更著急了,說著不等春曉再說什麼,直接就闖了進去,進門卻見自己女兒一臉緋紅的坐在床邊,而她身邊站著蕭護衛,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於是上前問道:「月兒,怎麼回事?蕭護衛為何一大早便在這裡?」

    「前輩,月兒已經是晚輩的人了,求您將她嫁與晚輩為妻,晚輩定當好好的照顧她,不會讓她受半分委屈。」蕭寒也不含糊,立刻便跪在了流月面前,不等明月開口說些什麼?就一臉誠懇的請求著流月,將對醉兒保證的那一番話,對著她說道。

    「你,你是說,你們,你們已經有了夫妻之實?」流月心裡已經猜想到是怎麼回事?原本她對蕭寒這個女婿也很是滿意,對於此事她是樂見其成,可是看著低頭不語的女兒,流月嚴肅的問道:「你可知道月兒的身體狀況?」

    「晚輩知道,晚輩不介意,晚輩要的,只是月兒一人而已,望前輩能成全。」蕭寒發現身邊的明月身子有瞬間的僵硬,於是站起身,將她摟進自己的懷裡,語氣堅定的說著。

    「既然如此,姨母,你就成全了他們,依我看,他們也是郎有情妹有意,不然明月這丫頭怎麼一聲不吭,不就是等著你給做主了嗎?」醉兒看著摟在一起的兩人,笑的那叫一個開心,慢悠悠的踏進房門,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笑著對流月說道。

    「好吧!月兒,你可有話要說?」流月看著窩在蕭寒懷裡不說話的女兒,心裡鬆了一口氣,明月能找到一個歸宿,那麼她也能放心的回去藍剎國,做她的大祭司了。

    「姨母,她當然沒有什麼可說的了,走吧,咱們去找霄商量商量,盡快把他們的婚禮辦了,你也可以放心了。」醉兒接過流月的話,起身拉過她的胳膊,就往外走,那樣子似乎比這一對新人還急。

    「月兒,你在生氣嗎?對不起,如果我不這麼做,你就會一直躲下去,我不想再等了,我怕再等下去,有朝一日會看著你嫁給別人,所以,你原諒我好不好,我是真的很愛你!」等所有人都離開了,蕭寒才放開懷裡的人兒,扶著她坐到床上,自己單膝跪在她面前,一臉誠懇的對她說道。

    「我,我才沒有躲,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而已!現在好了,再也不用兩難了。」明月彆扭的不去看面前的蕭寒,心裡因為他的話猶如小鹿亂撞般,話語裡雖然有著一絲無奈,卻也有著釋然,看著面前神情認真的蕭寒,明月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希望上天可以眷顧自己,讓自己抓住那一點點的機會。

    「月兒,雖然我身份不高貴,也不能給你多富貴的生活,可我向你保證,只要有我蕭寒一口水喝,就絕對不會讓你沒飯吃。」蕭寒也不是會說甜言蜜語的人,現在所說的話,也是出自肺腑,只要他還在這世上,不,就算他以後不在這個世上了,他也絕對不會讓自己所愛的人受苦餓肚子。

    「我相信你!」明月是真的很感動,她還以為自己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幸福就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

    兩日後!

    「快點,都掛好了,那邊的喜字貼歪了,真是的,什麼事情都要我親自看著才能完成,快點,吉時就快到了。」大年初三,整個京城都還籠罩在新春的喜氣裡面,永寧王府的喜氣更加的濃郁,高高掛著的紅燈籠上多了大紅的喜字,王府上下也被紅綢裝點一新,窗欞上也都帖著喜慶的大紅喜字,前廳的正堂內,一個大大的喜字貼在正中,四處都是一片喜氣洋洋的,聶衡滿頭大汗的指揮著下人,一臉的焦急,這王妃也真是的,幹嘛要這麼著急?這兩天的時間,如何準備一個簡單又不失華麗的婚禮?這王府這幾天正缺人手,他都覺得自己像是一個陀螺了,這兩天就沒停過。

    「聶管家,吉時快到了!新人該出來了,都好了嗎?」春曉這兩天也挺忙的,雖然說不宴請外面的人,可這府裡的人也不少,再加上要準備一些婚禮必備的東西,她們這幾天也沒停過,氣喘吁吁的從後院跑到前院,看著站在大廳中的聶衡,出聲問道。

    「好了好了,王爺和王妃可出來了?」聶衡抬手擦了擦汗,看著下人將最後一盆花放好,心裡總算是舒了一口氣,轉身看著春曉,問道。

    「來了,快準備吧!」

    「都準備好了嗎?」春曉的話剛剛說完,醉兒便挽著流月和聶龍霄的手來到了大廳,打量了一眼周圍的佈置,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問道。

    「回稟王爺王妃,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聶衡恭敬的行了一禮,應道。

    「姨母,來,坐這裡。」醉兒笑呵呵的拉著流月坐到了主位上。

    「不行,公主,我怎麼能坐這裡,你和王爺坐在這裡,我坐這就行了。」流月說完,將醉兒按到了主位上,而她自己則坐到了旁邊的一個位置上面。

    「吉時到,請新郎新娘拜天地。」醉兒正想反駁,卻被司儀的話打斷,也就算了,開心的坐在上位等著新人出來,說實話,雖然自己經歷了兩次拜堂,也見過冰兒成親時候的樣子,到現在也還深刻的覺得,古代的婚禮,果然很麻煩。

    「新人拜天地,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隨著司儀的話音落地,一對新人也拜完了天地,正式結成了連理,接下來自然是少不了一番的鬧騰,和蕭寒一起的兄弟們都接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和蕭寒大喝了一番,直到大家都已經差不多了,才放新郎回洞房。

    「醉兒現在可放心了?」龍霄苑內,聶龍霄摟著站在院中涼亭內的醉兒,溫柔的在她耳邊問著。

    「嗯!霄,謝謝你!」醉兒看著天上圓圓的明月,眼裡都是笑容,真好,如果上天再給他們一份禮物,就會更加的完美了。

    或許是老天爺聽到了所有人的心聲,當年三月,明月偶感不適,經大夫診治,發現其已經懷孕一月有餘,八個月後,明月平安的誕下一女,取名念恩,意為感念恩情。

    ------題外話------

    現在把關很嚴,其中的一些東西,相信寶貝們都懂的,我就不多做描寫了,嘿嘿!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