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純愛耽美 > 帶著空間去修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兩百七十七章 他回來了! 文 / 公子Z

    林子一聽便覺得好笑:「說你二你還不承認,我家要是有大人在,你需要在這裡按半天門鈴都沒人答應你,直到我開門嗎?

    「咳咳」高曉風顯然意識到了自己的無知,當下便有些尷尬的顧左右而言他,半晌才發現自己面對的不過是一個半大的小姑娘,做什麼這麼灰頭土臉的當下便趾高氣揚的道:「那也快些讓我進去,本少爺便費些心神在這邊屈尊降貴等等你父母便是。」

    「呵,那可真是委屈您了,要不您也別屈尊降貴,我也不勞您大駕,您就請回吧,咱家廟小容不得您這樣的大神。」

    「小丫頭騙子,你還挺囂張,你知不知道你趕小爺走是什麼後果?你知不知道小爺我一旦離開你家這破房子你爸媽會損失多少?」高曉風被林子這種不冷不熱請瘟神的口吻氣的快要跳腳。

    要知道只從他有錢開始他身邊的任何人不都拿神一般供著他就差趴下學狗叫了,怎麼到了這種小地方會被一個半大的小孩看不起。

    「哦你且說說你若走了,我家到底會虧多少?」林子裝作差異的開口。

    高曉風一聽林子有興趣當下便提高了音量道:「哼!也不知道你家是哪裡修來的福氣,居然有人看上了你家食味居裡頭賣的茶水,準備花大價錢來買你家的破茶水。怎麼有沒有嚇到,是不是開心的不行?準備好吧,你家要發財了。」

    高曉風洋洋得意正想看林子目瞪口呆的表情,卻見林子的神色冷了冷道:「你且說那人要買的到底是我家的茶還是我家的水?」

    高曉風摸不清頭腦,只覺腦子一蒙便不明所以的道:「有什麼差別,茶水茶水的就一起買了便是。」

    「呵!這可不一樣。」林子冷笑道:「你最好弄清楚你身後的那個人到底要買的是茶還是水。」

    看來是有人發現了食味居裡茶水的不同,打算來打劫來了?這般稀釋的幾乎若不可聞的靈泉水居然還是被發現了,莫非是有修真者屈尊降貴去過食味居?

    林子疑惑。最後卻也釋然了,若是實力強大的修士定是看不上這點微末靈氣的,若是看的上眼的,怕是修為也高不到哪裡去。

    自己如今的修為說好不好說差在地球境內的修真者裡卻也算不得差想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並不需要太過擔心。更何況對方還可笑的找了這麼一個二世祖過來,美其名曰談生意,想來也是摸不清食味居的勢力,不過是試探試探而已。

    雖然林子並不懼怕這些人,不過想著為了林爸林媽的安全到底還是盡快找出幕後之人好些,不知道為什麼從前幾日開始林子就有種莫名其妙的不安感,感覺自己馬上就會離開。離開這個自己土生土長的地方,可這種預感是毫無由來的,連林子自己都搞不清楚是為什麼。

    這種感覺在今天越發的強烈了。讓林子莫名的煩躁當下又遇見這種齷心事便也不客氣的冷笑道:「你不是想進來嗎?那便進來在等吧。」

    說罷林子冷著眸子將自己的院門全然打開,並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目送著一臉洋洋得意喜不自勝的高曉風進了別墅。

    這時候滿臉盛氣凌人自以為林子是聽到大生意妥協的高曉風並不知道,他這一踏入的房子根本不是一個他想像中的普通富戶的別墅,而是一個可以讓他神不如死的地域。

    待高曉風進入屋內。林子關了自家別墅的大門,順便也關上了防禦的陣法,這次徹底的冷下了臉對著還一臉無知的高曉風道:「現在開始我問你答,你若是答的不對或者敢給我多說廢話,那你的下場便如同這個茶几一般。」

    說著林子的掌心輕輕的拍落在客廳的茶几上,在高曉風還沒反應過來之際。那茶几便無聲無息的斷裂成了兩半,然後四半、八半知道完全碎裂到根本看不清是什麼。

    高曉風目瞪口呆,他不是恐懼茶几被損壞。也不是恐懼茶几會斷裂成這般模樣,令他恐懼到心底的是,這一切都是無聲無息的,沒有半點聲響,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若不是他親眼所見,高曉風一定會覺得是有人將茶几偷偷搬走又拿了一堆碎片過來的劣質魔術而已。

    可還沒等他有所回音之際卻又聽到林子冰冷的聲音徐徐傳來:「我給你三秒鐘時間回過神來。我可沒有太多的耐心,要是你的答應不夠令我滿意,那麼你便消失吧。」

    高曉風本就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平日裡拿著錢壯壯膽倒是常有的。可骨子裡到底是懦弱的性子扶不起的阿斗當下三下五除二的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了個一清二楚,就差把他爹他媽的祖宗十八代給挖出來了。

    林子聽著蹙眉隨意施了一個安神咒便讓一邊膽戰心驚地跌不休的高曉風栓劑失去了知覺,又嫌棄他倒在客廳裡礙眼便用了一個置物術將他與那對茶几碎片一同如同垃圾一般送進了後院的垃圾處理站內這才撥通了藍羽的電話。

    將從高曉風地方所得來的情況與藍羽一講,藍羽便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承諾當天便從帝都趕回z市調查那幕後之人。

    其實憑著高曉風的講述和這幾日週遭人的動靜,林子與藍羽多少都有些猜到是誰的人在操控。這般一來,藍羽回到z市後的調查也不算是一頭霧水很快便切入了主題,不過第二天便給了林子答覆。

    那幕後之人竟然是婁家的餘孽和高家的某一支合謀一起操作的,原來婁家的餘孽之中被發現了一個身具靈根天賦的子弟,且那子弟頗有一番本事竟然騙的了高家某一支人脈裡的某個有些權勢的長老的千金大小姐。

    毀滅婁家的時候,雖然高家也是參與在其中的,可到底最後是藍家佔了大便宜,且現在眼看著顧家越來越默默無聞越來越不管事,而藍家卻一方獨大,幾乎要將原本佔據第一的高家壓下去。

    高家的人哪裡能不急。這時便又發現了那長老的女兒與婁家子弟有關係的事情。原本高家是想順便將婁家的餘孽都一併除去算了,可卻不想那子弟竟然是身具靈根的。當時高家的人便改變了主意。

    誰都知道四大家族裡,顧、婁、藍、三家都是有可能出現具有靈根的修真體質,唯獨他們這個曾經的一方霸主高家卻是完全沒有辦法出靈根資質。

    但就憑著這點高家便永遠輸藍家一頭,誰叫藍家如今有了兩個具有靈根資質的年輕子弟,現在修為還不高,便也算了,等以後修為高了,那高家可還有立足之地。

    當下高家人便盤算起了那有靈根資質的婁家弟子來。婁家現在沒落了雖然出了一個有靈根的弟子,可到底沒了家底沒了背景。連送那弟子入仙門的可能性都沒有。

    一聽高家願意接受剩餘的婁家人與他們成為永久的盟友共同對付藍家,且傾盡全力幫助那婁家弟子脫胎換骨成為仙人,只要那弟子娶了被她勾搭的那高家姑娘成為高家的女婿就行。

    這簡直是一本萬利的事情。婁家人如今已經落魄的不能再落魄了,高家的話便猶如拋給了他們一根救命稻草,當下婁家人便喜不自勝與高家占成了一隊。

    高家人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將所有事情都交給了那一支人脈去處理,主家去完全不攙和。為的就是不和藍家徹底撕破臉皮,萬一與婁家的事情敗露便將全部始末都怪到那一支人脈上,與主家無關。反正高家最多的就是人脈子嗣,少一支根本不傷根本。

    要說這次的事情被林子和藍家抓包也是那高家與婁家的人倒霉。且說殘留在z市的高家子弟在某日裡吃了食味居最好的茶水,他們不過是習古武之人自然不清楚裡頭的奧秘,但到底因為身體構造已經與普通凡人有所差距。還是感覺到了這其中的好處。

    便有個機靈將這茶水的好處寫了報告送到了帝都高家那一支的長老手裡,那長老原也沒多想只想著若是對自家弟子有好處那便找人將那食味居買下來,能弄得裡頭茶水的配方材料就是好的。

    卻不想他那心得的得意女婿為了在老丈人面前表現一把便自告奮勇的請命來了z市。

    那婁家小子本就是狡猾之人。這一來便發覺了食味居的特殊之處,他雖然還沒有實力可以看透食味居上方層層的禁止陣法,可憑藉著身有靈根資質的修真者天生的本能他便感知到裡面似乎有些與凡間的氣氛不太一樣的地方。當下便親自進了去,叫一杯最好的茶水,這一喝便讓他發現裡頭所蘊含的微不足道卻又萬分精純的靈氣來。

    婁家小子本就是狡詐陰險之人。之前依附高家也是萬份不得已的情況並不是真正愛上了那高家姑娘想一心在高家落根。

    明白了此中好處的婁家小子便打算為自己為婁家謀劃,想將這食味居的秘密自己私藏起來不讓高家之人知曉。當下便痛下殺手一併將z市周圍地區所有的高家子弟統統絞殺了。

    其中包括高曉風的父母,而獨獨留了這麼一個也不知道算不算高家人的私生子打算掩人耳目與食味居談判。

    那婁家小子到底是個聰明之人他眼看著食味居裡外都是凡人一時間也摸不清楚這食味居的背後到底是有修士還是只是普通凡人運氣好得到了一口靈氣,這才叫高曉風前來打探。

    若是普通人便好辦,趁著他們不瞭解靈泉水的秘密自己只要花大價錢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靈泉全部買下來。

    若是對方是修真者且實力足夠的話,那他便乾脆親自上門拜師,若是能被仙師看中且收入門下的話,他也算不枉此行了。

    姓婁的打得如意算盤極好卻偏偏倒霉挑中了一個二貨,外加碰上了林子和藍家之人插手此事,這便也徹底打碎了他的修仙美夢,不過是一個身具靈根資質卻半點修行還沒開始的人根本是不值一提的東西,饒是藍羽的實力也足夠將他輕易的捏死。

    剩下的事情林子並沒有插手,她相信以藍羽的手段定是能處理的乾淨利落的。若是藍家之人狠厲點怕是以後還有沒有高家都是另說了。

    這日林子在空間裡收靈谷卻突然感覺到一陣意動,感覺整個空間都晃動了一下,像地震了一般,不過到底只是一下,轉眼又恢復了平靜。

    林子不明所以便打算去查看一二,剛巧便聽到了小藍的心神聯繫當下便匆匆趕回小院裡。

    只見小樓後院的靈藥園子內那一枚幾年裡都沒有過動靜的黑褐色小細牙竟然在一息之間長出了一寸有餘的枝幹,枝幹依舊是空空如以只有一枚綠葉在枝幹的頂端搖曳,只是原先的黑褐色的枝幹表皮逐漸褪去,隱約可見裡頭的青綠之色。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林子不解的問小藍,卻見小藍也是搖頭全然不知道這東西的用途。

    「罷了罷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等來日它若是能長成了且在看看便是,不過這玩樣生長的動靜可真大,天翻地覆的,我差點以為你又要進階了呢.」

    「哼!本尊進階何等神聖之事,豈是它一介草木可比的?」小藍搖著尾巴泛著白眼不屑道。

    它一貫的便是這種德性作的要死,林子也懶得理會它只是又從新去親點了庫存內的東西。

    這幾日來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林子不自覺的提高了警惕,更奇怪的是,這些空間裡她平日用不到的寶貝,她忽然覺得馬上就要重見天日一般。這種感覺讓林子不好受。

    可是每當她想起柳書雲那種看上去雲淡風輕的臉便覺得越發的不安,他真的是太像一個人了,可是像誰呢?

    林子靜下心細細的思慮卻忽然見到一個身形瘦長勻稱的青衣男子逐漸映入眼簾。只見他長衫而立,一雙黑的深不見底的眸子,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朝著你看來。

    竟然是他!顧易之!

    ps:

    從四月寫到十一月低結束~(*^__^*)全文完結~最後感謝『cyz1031』的粉紅票子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