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太極修真世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33章 魔蟲母獸 文 / 夏蟲語

    黑暗的門戶內出現嘶嘶之聲,彷彿充滿著怒意,然後突然竄出一頭渾身發白足有大象大小的魔獸來,這魔獸與羅東曾經在虛空幻陣的「死路」中見過的截然不同,頭上生著兩隻短角,渾身上下都呈現一種枯萎的灰白色,像是肌肉萎縮一般,看得人說不出的難受。()

    兩個人迅速與那魔獸戰在一起,此時不跑,更待何時?羅東趕緊趁機往上層攀去,豈料那魔獸不知為何,竟突然朝羅東撲了過來。

    更令他吐血的是,那兩個傢伙一閃身鑽進了那道門戶中,獨留羅東自生自滅。

    一股令他乏力的死靈之氣撲面而來,羅東急忙拿出他的殺手鑭——修羅珠打到魔獸身上,豈料修羅珠只在它皺褶灰白的皮膚上留下淺淺的灼痕而已。

    磐雲弓出現,幾道箭只虛影對準魔獸的頭和眼睛射去,魔獸微微一頓,不知是不是受痛了,咆哮著,更為瘋狂地撲向羅東。

    同時,墓室裡符文閃現,一個大骷髏頭對著魔獸撲了過去,黑色的符文化作道道鐵鏈,將其牢牢捆住。

    羅東總算險險地避過去,他趕緊趁機催動自己的全部靈力,用磐雲弓對它的脆弱部位發出攻擊。

    羅東發現自己所有的手段都對其不痛不癢。就只有磐雲弓還算是能夠讓它癢一下。他相信,如果自己的修為足夠高,這磐雲弓想必能夠用來對付它。

    魔獸大概被磐雲弓打痛了,憤怒地直立了起來,幾聲咆哮,黑色符文鎖鏈突然崩裂,那些符文竟一下子散落在地,而且還冒著青煙,像是要消融掉一般。

    羅東大驚,大頭的符文從來都是生命力很強的樣子,不會像現在這般散落在地,要死不活。

    然而他沒時間去關注這個,魔獸再次欺身而上,一跳之下,直接將羅東撲倒在地。

    羅東感覺它就像一座山壓向自己,無路可逃,沒時間逃,且沒有任何生存空間。

    魔獸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羅東的上半身含進了嘴裡。

    在那一瞬間,羅東發現,此魔獸只有一顆牙。而且,是一顆金牙。

    那顆金牙直直地對著自己的心臟插下來,羅東頓時感到渾身發麻,當真是發麻,而不是被嚇的。

    像是這顆牙有某種磁場一般,將他禁錮在此,羅東眼睜睜等著它刺進自己的心臟。

    毫無懸念,如果被其刺中,他此生就算結束了。

    紅琅的驚叫聲出現在腦際,如果在外面,她倒可以用她超強的靈力結成結界阻他一阻,不過結成結界的前提是要有結界符。在這墓室中,所有的靈符都失效了,紅琅也無計可施。

    胸口劇痛,已經被它刺破了,眼看瞬間就要刺破心臟,但羅東無法動彈。

    羅東經歷過不少磨難,鍛煉出了極強的意志力,加之有些時候,人求生的本能所爆發的能量實在難以估計。

    在最後的一刻,他不知哪裡來的能量,狗項圈——高階靈武出現在手裡,猛地揮手擊向這顆已經刺破自己胸膛的牙。

    「哇嗚!」

    魔獸發出狂烈而狂怒的叫聲,羅東發現,那顆牙和自己,都被它給噴了出去。

    犬神印真是個好東西,羅東甚至有一瞬間有點懷念小白那只壞狗。

    羅東翻滾了幾個跟頭,停下來後發現那顆大金牙就躺在自己旁邊,尖的一頭沾著自己的血跡,牙齦部位沾著灰白色的液體,那是魔獸的體液,呵呵。

    此刻再無麻木感,羅東在《周天大觀》中看到過,魔獸身上多有煉器的好材料,便順手將大金牙拿在手裡,很有成就感地說:「哈哈,畜生,你唯一的一顆牙都被老子拔掉了,再想吃了我,你也咬不動了!」

    魔獸眼中發出憤怒的光芒,不知為何,或許是因為被狗項圈傷著了的緣故,魔獸竟然不再攻擊過來,而是跟憋著尿一般抖了兩下,從它身體周圍滲出一層透明的東西來。

    那東西正是只有羅東可見的魔蟲卵,羅東這才知道,原來那些噁心又恐怖的蟲子,都是這傢伙製造的,難怪它叫做「魔蟲母獸」。

    透明魔氣一半飄至出口處,一半朝羅東飄來。

    看起來它還挺聰明,一方面封住了羅東的退路,一方面用魔蟲來進攻。

    羅東沒有那對狗男女的本事可以消滅魔蟲卵,好在魔蟲卵飄蕩的速度很慢,他一溜煙就躲過了,以靈力牽引狗項圈,擊向魔獸。

    不過羅東的修為太低,進入修真界不過半年而已,即便狗項圈是高階靈武,所發揮出來的殺傷力也極為有限。

    狗項圈擊中魔獸的頭,不過魔獸身體周圍的那些透明魔蟲對它似乎有保護作用,被擊中的地方,透明魔蟲消失了,魔獸卻安然無恙。

    他再次揮出狗項圈,不斷擊打他的同一個部位,每次擊中了,就有新的魔蟲補充上去,總也無法擊中它的本體。

    擊了幾下,覺得身體有些虛脫,這是靈力消耗過度的緣故。羅東罵了一聲娘,不得不停了下來,掏出一粒靈虛丹來吞下,感覺靈台中的靈源多了一點,不過相對於使用狗項圈所消耗的,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

    魔獸蹲在地上,跟拉屎一般使勁,片刻之後,它周圍又產生了更多的透明魔蟲,一大團,遠遠多於之前所有魔蟲的總和。

    「就算你是魔蟲它媽!有本事你生一屋子魔蟲讓我沒有容身之地!」羅東說完就後悔了,因為發現還真有這個可能。

    魔獸在不停地製造魔蟲,羅東用狗項圈擊殺一些,但這些透明魔蟲如同煙霧一般,無處不在,只要有一粒煙塵接近了自己,就完蛋了。

    得阻止它才行,羅東飛快地轉動腦筋,眼看透明魔蟲已經瀰漫了小半個密室,羅東不斷地被逼退,以至於無意中一轉頭,又看到了那封魔圖上的半隻眼睛。

    儘管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他仍然被嚇得心臟突突了一下,想到剛剛差點被她蠱惑自殺,羅東趕緊轉過頭來,不敢多看。

    然而回頭發現,透明魔蟲全部往自己這邊用來,竟然已經封住了周圍所有的去路,無處可退了!羅東只好轉身退進了那對狗男女走進去的洞裡。

    進去後,發現裡面空間巨大,漆黑幽暗,最裡面隱約有光亮。安靜得可怕。

    身後傳來輕微的響聲,羅東警覺地回頭一看,魔獸的影子在照明符的光芒下射進了裡面。

    魔獸追上來了!

    羅東趕緊順著光亮處奔行,期望可以遇到那對狗男女,或許他們可以幫忙解決那魔獸。

    轉過四道彎以後,他發現了一張照明符。

    這裡,是個封閉的空間,可是,一個人影都沒有!

    封閉空間就意味著無路可逃,羅東急忙返回,然而他的腳步遽然停下——魔獸,已經停在他的對面了。

    魔獸看起來比剛剛更加灰白,渾身的皮膚皺褶也更多了,想必是剛才的魔蟲放得太多的緣故。

    羅東揮舞著狗項圈,毫無底氣地與它對峙著。

    然而魔獸竟仍然沒有撲過來攻擊羅東。

    羅東一手拿著狗項圈,一手一直握著它的那顆大金牙,因一直全神貫注,竟忘了將大金牙收進儲物袋。

    意識到這個,羅東突然發現,魔獸那渾濁的大眼似乎總是有意無意地瞟過自己手裡的牙。他突然醒悟過來,或許這魔蟲祖獸只生蟲子不攻擊,真正的原因在於這顆金牙?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羅東猛然作勢要將大金牙扔向魔獸,魔獸果然渾身一動,呈躲避狀。

    難道,它竟然會害怕它自己的牙?

    羅東的神識仔細掃過大金牙,發現根本看不透其中的究竟,只隱約感到其中蘊含著一種奇特的力量,雖然並不十分強烈,但卻讓羅東心房重重地顫動了一下。

    羅東剛剛虛晃一招,對面的魔獸顯然更怒了,它發出野豬般「嗷嗷」的叫聲,直接從嘴裡噴出一道半透明的口涎射向羅東。

    羅東不知道這又是什麼東西,但卻知道自己一旦被其碰到,下場不會比魔蟲寄生好到哪裡去。

    他運轉渾身靈力,將自己防護得滴水不漏,然而那口涎卻在距離羅東三尺距離的地方瞬間全部變成了氣體,化作密密麻麻的透明魔蟲,足以將這塊空間全部擠滿,一下子就全部貼到了羅東的防護層上。

    之前走過透明魔蟲的三十一個人,前面幾個人都運轉了自己的靈力防護,卻根本防不住魔蟲入體,後來那些魔蟲有了形體,十九個人的靈力合力交織,方才勉強可以阻擋。羅東自己一個人是萬萬防不住的。

    「天哪!我才不要死得那麼噁心!」羅東在魔蟲破開自己防護的一瞬間,絕望地叫道。

    就在這時,魔獸的屁股上紅光一閃,它發出吃痛的尖叫聲,回頭身去,卻又迎上了一道紅光。

    同時,羅東渾身的魔蟲消失無蹤,他看不清是誰在攻擊它,但卻清楚地看到,魔獸屁股上皮開肉爛,露出森森白骨。它流的,是灰白色的血液。

    羅東趁此機會,拿著手裡的大金牙,運轉全部的靈力於手上,將大金牙當做武器射向了魔獸。

    前面紅光不斷閃爍,魔獸窮於應付,羅東一擊之下,竟然正好擊中它的傷口處,魔獸突然發出慘烈的叫聲,像是血液中突然被注入了化骨水一般,傷口處嗤嗤冒泡,不斷融化腐爛,到最後,竟然化作了一攤灰白色的水,消失得乾乾淨淨。

    「你的牙,竟然殺了你自己!」羅東不敢置信地攝回大金牙,難怪剛剛它見牙在羅東手裡,便不敢靠近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