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絕密案宗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十章 初顯神威 文 / 青公子

    到了第七天,也就是整整一周的時間,葉連方已經把太極拳打得爐火純青,雖然還沒有像唐道長那樣剛柔相濟,但也是行雲流水。

    至於符菉嘛,用張道長的話來說,葉連方完全無愧於小天師之名,一點就會。在小天師到來之前,林風是符菉天才,在小天師來了之後,林風這樣的天才都要黯淡無光。

    壓腿方面則是勉勉強強剛好把腳尖抵到額頭上,但是堅持不住太久,還需要勤加練習。

    抗擊打能力則練習的很好,已經能夠長時間用自身的營衛二氣抵禦住外界的攻擊。

    格鬥水平已經幾乎能和散打四段的高手打成平手,更是和葉連圓平分秋色。

    但是暗器方面葉連方還差得很遠,扔出去十把飛刀只能中靶四五把。哦,對了,林風總共給他帶來了二十把飛刀,現在僅剩下十八把,還有兩把飛刀一直沒有找到,葉連方不知道是那兩把飛刀被自己扔到什麼隱蔽的地方去了還是被哪個烏龜王八蛋拿走了?遠處的程少鵬和一旁的矮個男生同時打了一個噴嚏,暗叫一聲奇怪,這麼好的天氣都會感冒,真是倒霉。

    修行方面進展的還不錯,葉連方沒有沾染酒色財氣這些陋習,外加修行也很認真,現在已經能坐得住一個小時了,築基的階段也只差一步就可以完成了。

    這一周的階段性修煉讓葉連方基本已經掌握了修行的步驟,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努力了。這兩位老道長的看家本領也全部傳授給了葉連方,而葉連方學習的恐怖速度也讓大家為之咋舌,大家都是修行多年的人,見過的天才也不少,但是像葉連方這樣的奇才倒確實沒見過。

    第八天清晨,葉連方還是一如往常的打著太極拳,心無旁騖,飄逸自如。打著打著,雙手之間的勁道彷彿不聽自己的使喚一般,雙手一陰一陽上下翻飛。拳是越打越流暢,勁是越發越痛快,身體也彷彿鷙鳥一般靈活翻轉。

    漸漸地,圍繞在葉連方的身邊出現了一陣淡淡的旋風,旋風越轉越強烈,慢慢變成了一股強大的龍捲風,把周圍的樹葉都拉扯了過來。旋風之中,交叉著拳影掌印,像是一股股的衝擊波一般向外發射。一道,兩道,三道,無數道衝擊波打在了天靜閣的牆體和柱子,天靜閣開始劇烈搖晃起來,慢慢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

    葉連圓不知發生了何事,慌忙出來看看。卻發現這動靜卻是自己哥哥搞出來的,便不作言語,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附近幾座閣樓的老師傅也出來探頭觀望,隱士林從來沒有過如此的異動,他們也很是好奇;遠處的程少鵬等人由於距離太遠,看不清發生了什麼,一時之間也是議論紛紛,猜測不已。

    轟——!

    終於,天靜閣終於經不住葉連方的攻擊,閣樓整體轟然坍塌!而房體的小碎塊又都被葉連方身邊的勁風吸引了過去,一時間狂風捲卷,甚為壯觀。

    又過了一會兒,葉連方慢慢收了拳勁兒,風捲殘雲的氣勢也漸漸消停了下來,待到一切回歸平靜,天靜閣已經蕩然無存,僅剩下一片殘垣斷瓦。

    拳勢雖停,但是意境猶在,葉連方還沉浸在那種奇妙的感覺當中,不能自拔。葉連圓也沒有跟哥哥說話,她知道此時葉連方正在領悟大道,不能受到驚擾。

    此時隱士林內一片沉寂,直到林風前來送飯的時候才打破了這個場景。林風看到了眼前的碎石破瓦,先是愣了愣,然後才回過神道:「在隱士林中能拆了房子的恐怕也就你葉連方一個人了。」說罷,便似乎是無奈的長歎了一口氣,接著道:「我還得跟老頭子反映一下,給你們另找個閣樓吧。」

    葉連圓替哥哥道:「沒事,不用麻煩松主任,讓他自己再建造一個就好,磨練磨練他,也算是修行的一種方式了。」

    葉連方這個時候也醒了過來,雙手背在身後道:「不過建一套閣樓而已,那有何難?」說罷,一股氣場迸發出來,與之前的自己判若兩人。

    「不愧是小天師,居然進步如斯!我唐老道恭祝小天師修為精進!」林風還沒等說話,早就從一旁隔壁閣樓出來的唐明全道長便是一抱拳道:「才一周的時間就把太極拳領悟到這麼高深的境界,而且從普通人的境界直接跨到了築基大成,絕對是修道的奇才,假以時日必成大器啊!」

    唐明全說的沒錯,正常的人無論如何想要築基,最快也要百日,慢的都要幾年。而葉連方竟僅僅用了七天時間,直接越過了築基初階和築基中階,這除了奇才之外,還有什麼能夠解釋清楚在葉連方身上發生的一切嗎?況且葉連方現在還沒到二十歲又有了如此的鋒芒,若是再過幾年,可能葉連方都會與大長老平起平坐!

    葉連圓也看了出來哥哥從太極拳中有所領悟,現在葉連方的綜合實力已經大有提升,隱隱有築基巔峰的跡象。林風也是慧眼如炬,他此時也就比葉連方高出一個境界,當下也對葉連方祝賀道:「能在隱士林中拆掉房子的你是第一個,修行速度能這麼快你絕對也是第一個。這才幾天,你就從普通常人的境界提升到了築基的境界啊!」

    葉連方苦笑道:「你試試像我這樣高強度的訓練和修行,你的境界也會飛速提升的。」說著,便看向了一旁正抿嘴笑的葉連圓。

    林風忙擺手道:「我可不行,我還是更喜歡逍遙自在一點,你那一套不適合我。」說罷,怕怕的看了葉連圓一眼,把飯盒遞給了她便轉身疾步離去了。

    葉連方自己知道,儘管境界的確有了提升,但是金丹還沒有凝成,這就代表著築基階段還沒有徹底完成,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啊!

    由於天靜閣已經不復存在,所以只能在外邊吃飯。吃完了早飯之後,葉連方並沒有向前幾日那樣壓腿,而是從閣樓的廢墟裡找出一把斧頭出去尋找好的木材建閣樓,葉連圓說的很有道理,伐木也是修行,一砍一伐都是證道。不要小看過去的修行人劈柴挑擔,那種修道已經不是常人所能理解與企及的,正是大道無常,復歸平淡。

    吃完了早飯之後,葉連方漫無目的的尋找著建築閣樓的木材,他並不怎麼懂得木料的好壞,但是他用手敲一敲便能敲出木頭的硬度。在敲了無數個樹木之後,葉連方依舊沒有找到理想的木材,便坐在一棵樹下休息,而不遠處,以程少鵬為首的四個男生看著葉連方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話說葉連方正坐在樹下休息,還未等他起身,突然從大樹旁閃出來四個人攔住了葉連方的去路,為首的正是程少鵬。看樣子他們是跟蹤葉連方有一段時間了,只是葉連方經驗不足沒有發現而已。

    葉連方站起了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土,皺了皺眉頭問道:「你們有事嗎?為什麼要攔住我?」

    程少鵬斜著眼睛瞥著葉連方,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裡,不可一世的說道:「哼哼,自覺離開你的女朋友,再給我們磕三個響頭,我會考慮放過你的。」程少鵬是想要把之前在蕭遙和林風那裡吃癟的恥辱以及那把飛刀的賬連本帶利地討回來。

    「女朋友?」葉連方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從小到大都沒有女朋友啊,怎麼到格魯姆學院突然就多出來了一個女朋友?

    葉連方仔細打量眼前的幾位男生,總覺得有些面熟,再細細一瞧才想起來,自己在剛剛進入格魯姆學院蕭遙給自己帶路的時候見過這幾位男生,那幾位男生看向自己妹妹的眼神是滿滿的不懷好意,想來八成他們是把妹妹當成自己的女朋友了吧。

    「呵呵。」葉連方想通了這之間的關係,氣極反笑,有那麼一瞬間他都不想解釋什麼了。但想到自己畢竟剛剛進入學院,和別人發生衝突不太好。最終強忍住心中怒火道:「那是我妹妹,不是女朋友!」

    「哈哈哈,你以為我們是三歲小孩子會相信你的話?你還真把我們當傻瓜了,兄弟們咱們上!」程少鵬十分囂張,一揮手,後邊的三位男生便向葉連方走去。

    葉連方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幾個人的修為境界:為首的程少鵬是築基中階修為,其他三人則是築基初階修為,自己的境界雖然比他們高一點兒,但是對方勝在人多,鹿死誰手還不好斷定。

    程少鵬那邊的幾個人絲毫沒有緊張感,由於葉連方的境界比他們高,所以他們自然看不出來葉連方的修為。但是在他們的腦海裡,看不出修為那代表的僅僅是眼前之人是一個普通人,他們絲毫想不到眼前的新生境界居然會在他們之上。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其中的一位頭盤髮髻的男生和另外一位身披長髮的男生一齊衝到了葉連方的身前,不過好在大家根本就沒重視他,後邊的程少鵬和矮個男生也沒有參戰。此時的葉連方手裡恰好拿著斧頭,但他也不敢真的砍向對方,只是用斧背向頭盤髮髻的男生拍去。那位男生見板斧來勢洶洶,便避其鋒芒輕飄飄的閃到了一旁,而另一位長髮男生已經趁這個機會撲了上來。

    儘管葉連方的境界比他們高上一點,但是畢竟修煉的時間太短,作戰經驗也並不豐富,竟然就這樣一下子被長髮男生鎖住了胳膊。對方的下手十分狠辣,一隻手扣住了葉連方的肘關節,另一隻手成爪狀便向葉連方的小臂拍去,這一下若是拍實了,葉連方的胳膊也就脫臼了。

    葉連方大驚之下也顧不得太多,手中的板斧直接朝著長髮男生的腦袋砍去。

    長髮男生見到葉連方正持著斧頭朝著自己的頭部砍來,知道就算是卸掉葉連方的胳膊自己也討不了好處,當機立斷便鬆開了扣住葉連方肘部的手,接著腳尖輕點,向後一躍,險險地躲過了這一斧頭。

    就在這時,剛才那位頭盤髮髻的男生瞅準機會飛起一腳直接踹中了葉連方的胸口,好在葉連方在妹妹的訓練下已經會使用營衛二氣來抵禦攻擊,所以這一腳並未使葉連方受傷。但是這對方的這一腳的勁道實在太大,葉連方雙腳站立不穩,連連後退,顯得狼狽不已。

    為首男生程少鵬見狀大笑道:「哈哈!就這點兒本事還想和我程少鵬叫板,住在隱士林又能怎麼樣。你們看看,我就說他就是一個窩囊廢!」

    葉連方氣的肺都快氣炸了,從小到大他從未受過如此欺辱,但是他還是強行壓制住了心中的怒火,雙眼通紅的看著為首男生程少鵬道:「你說我什麼?」

    程少鵬彷彿在看一個乞丐般蔑視的瞅了一眼葉連方,毫不在意地笑道:「你沒聽清楚?我說你是窩-囊-廢——!哈哈哈」

    葉連方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意,火焰在他的心頭熊熊燃起,儘管如此,可這並沒有蒙蔽他的理智,他決定用自己最強的絕招——太極拳來給眼前的這幾個人一個教訓。

    心裡這般想著的時候,左腳向後劃出了一道圓弧,把斧頭向地上一扔,雙手一疊護在胸前,用低沉的聲音道:「你叫程少鵬是吧,我記住了。」

    程少鵬見狀更是大笑道:「哈哈,記住你爺爺的名字也好,以後見到爺爺滾的遠遠兒的,哈哈!」

    這幾日程少鵬等人離得天靜閣比較遠,沒有看清楚打太極的葉連方,在他們的思維中,天靜閣的坍塌應該是是唐道長所為,和眼前的這個窩囊廢沒有半點關係,而且說不好還是唐道長教訓這個小子呢。所以並沒有在意眼前的少年,如果他們知道破壞了天靜閣的人正是葉連方的話,估計也不會傻到前來找麻煩。

    說來也奇怪,本來葉連方浮躁的心情在太極起手之後突然變得平靜了,雙手一抬,一股宗師氣質油然而生,兩臂左右一張,虛空中顯現出一個淡淡的雙魚圖。這,就是太極。

    程少鵬這時候就算是再傻再囂張也察覺出了不對勁兒,畢竟葉連方的這個氣勢搞得有點大了,當下毫不猶豫的對一旁的幾個男生道:「杜森、任偉,你們去牽制住他。」又轉身對矮個子男生道:「韓志成,還愣著幹什麼啊?趕快,你也去!」

    聽到了程少鵬的話,矮個子的男生韓志成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跟著前邊的杜森和任偉向葉連方衝去。

    葉連方根本沒有去看衝上前來的三位男生,而是依舊自顧自的打著太極拳。杜森和任偉兩人一人一拳向葉連方的腦袋招呼過來,葉連方的雙手渾如天成的向內一合,一招單鞭順勢打出,雙手向二人的拳頭擋去。

    彭!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巨響,杜森、任偉二人只覺一股大力襲來,隨後胳膊便是一陣強烈的酸痛之感。他們驚疑地望向了葉連方,不知道眼前的窩囊廢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厲害。

    而他們又怎麼會知道,葉連方的太極拳溝通了天地,調動了自然的力量,並非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借用天地的力量來攻擊人,人怎麼能抵抗得了呢?人力豈會匹敵天地?

    然而杜森、任偉二人忍著劇痛抱住了葉連方的拳頭,成功的牽制住了他的雙手。後邊的韓志成見勢大喜,向葉連方疾步奔來,想要乘機攻擊此時正中門大開的葉連方。

    葉連方不慌不忙,心如明鏡。雙手招數一變,杜森、任偉二人只感覺足下一空,二人竟然生生被葉連方提了起來!隨後,葉連方雙手用力一合,杜森和任偉猝不及防,剎那之間撞在了一起。而葉連方的拳頭如同水蛇一般從二人的手中滑了出來,輕飄飄的一躍,退到了一旁。

    那正在暗自高興的韓志成還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只覺得眼前一花,葉連方的身前竟然出現了兩個擋箭牌。韓志成一時之間剎不住閘,直接撞上了眼冒金星的杜森、任偉二人,三人頓時亂作一團,撞在了一起。

    這一連串發生的事情僅僅在瞬間發生,後邊還想要看好戲的程少鵬都沒看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見到衝上前的三個人莫名其妙的倒在一塊兒,氣得他直跳腳,大罵三人道:「真是一群廢物,看我的!」接著自己便衝向了葉連方。

    葉連方左腳向後清移,步伐展開,雙手交叉呈十字疊手格在了胸口處,平靜的看著程少鵬。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