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梅花七仙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68章 吃過了晚飯 文 / 蘇門小七

    吃過了晚飯,今日月亮還未出來,易千乾脆看起了下午挑選的心法,將它們通通記了一遍在腦海裡,開始慢慢解析起來。首先看的便是金光決,金光決是一種至陽至剛的法術,它的穿透力極強,速度極快,且有著金色的光芒,所以對幽靈一系列的魔物有著極高的克制,幾乎在道家佛門裡這套法術是不可或缺的。金光決有著5層階段,這門法術的優點是極易學會,且初學第一?層對於初學者來說便有著不小的威力,但缺點也在這,金光決學會很快,要精通卻是不易,很少有人學到第三層。並且,學到第二層的時候,金光決並不會比第一層強。這樣的法術著實是冷門,弟子們除了易千,是連看都沒有任何一個人看的,所以剛才管理員才會有那樣訝異的表情。

    易千對此一無所知,只是將書本從頭到尾的細看了一遍,他決定一本一本的來,先從那金光決開始練,第一步是教怎麼由陽剛精氣凝聚出真氣,又怎麼釋放而出。易千學了一會,但卻怎麼也凝聚不出想要的真氣,這本書對其他的弟子來說,學很容易,對他來說卻是困難,因為他才開始吸納日月精華,並不能足夠的提煉精氣,更不能操控好空氣中的精華來凝聚。他自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唯有將第一節的發決熟記住,開始加強吸納日月精華。

    清晨,濃霧飄進了窗台。易千睜開眼睛,外面已是一片清明只是天色仍有青色,深吸口氣。神清氣爽,身體裡有著難以言喻的舒爽,他轉過身,八尾那傢伙躺在床上,打著呼嚕毫無睡相的囈語著,我要吃魚,給我吃,說完,爪子還在被子上狠抓幾下。易千隻覺好笑,給他蓋好被子,拿好了換洗的衣服去了澡堂,洗好後,急匆匆的去了學堂,他現在要抓緊時間快點修煉。

    一連幾天,易千都這麼匆忙的過著,池彩兒也並未找過他,他記得池彩兒說過是為了教他禮儀才讓他搬過來,現在卻沒任何人提過這事,他也樂得清閒,幾天下來他的吸納已經越來越熟念,甚至有時候走路也能感覺到有精氣在自動融入體內,而他也試著繼續練習金光決,終於在一個下午的練習中,凝聚出了一道手指粗細霧一般顏色的真氣,將地面劃了一道淺淺的痕跡。易千好不欣喜,更是練的勤奮了。

    入夜,易千又開始了吸納,八尾也在一旁吸納。突然,耳垂一陣顫動。易千緩緩睜開了眼睛,撫摸著耳垂上的藍色寶石,低語道:「奇怪了,怎麼一直在抖?」耳環並未停止,震的越來越厲害,易千蹙起了眉頭,看了看窗外四周,並未有何異象,一切安靜沉穩,「易千,有東西在靠近。」八尾突然立起了身子,凝重的說道,一雙翠綠的貓眼如寶石一般在夜裡顯的格外明亮。易千也在猜測著,只是他感知不到任何氣息,終究是自己修為太低了。「我們先去床上裝睡看看他是誰,來做什麼的。」思索間易千鎮靜的說道,然後快速的和八尾跑到了床上裝做睡覺。他倒要看看是誰半夜居然敢來坊主的地方。房間裡很安靜,安靜的只能聽見他的呼吸和心跳聲,易千閉著眼睛將感知全面釋放。只聽「噌」的一聲,有人跳落地面的聲音,這聲音極輕,如若不是他早有發現,刻意留心根本不會聽見。那人除了跳落地面的聲音,便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響。但易千的感知能感覺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在逐漸靠向自己。他緊緊的抱著八尾,身子緊繃,做著隨時反攻的準備,這時耳垂上的耳環已經沒有了震動。

    那影子在床邊站立了一會,一隻手慢慢的伸了出來,易千感知到他的手指端在慢慢的變長變細,甚至變多。那長長的東西又尖又細,直刺向他的胸口。易千霎時睜開了眼睛朝一邊滾了過去,大喝道:「你是誰?想幹什麼?」

    影子沒有出聲,對他的醒來也沒有絲毫反應,只見那些長長的東西像麻繩一樣彎彎扭扭的又向他刺了過來,「飛刃」八尾此時已睜開了雙眸,全身毛髮豎立,利爪范著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撲了過去。易千隻見眼前幾處幻影閃過,接著便傳來卡擦卡擦東西斷掉的聲音,竟是那些下一秒便會刺到自己的尖刺皆數被八尾切斷掉了,那影子倒退了開去,形如飄動。八尾回到了易千的身邊。

    「你是誰,為什麼要來殺我?」易千冷聲質問道,只覺入眼處唯有一片黑暗,那東西就像影子,在這樣月光照耀的夜裡,竟無半點顏色,那影子沒有動作,停了片刻突然開口,「聽,我的聲音,它能帶你離去,那裡是個很美麗的地方,靈魂在歌唱,夜鶯在復甦……」聲音尖銳沙啞,詭異難聽。歌聲彷彿來自九幽地獄,空洞的要侵入你的心靈。易千突然心口一痛,彷彿心臟裡有一樣東西在努力掙扎著要破體而出,八尾見狀趕緊用爪子去摀住他的耳朵,叫道:「易千,是幻覺,別聽,是幻覺,」耳邊八尾的聲音變的極小並且斷斷續續起來,「好痛啊!好痛啊!」易千無從顧忌它在說什麼。只知道心裡好痛,他從來沒有那麼痛過,哪怕被鬼魂撕咬。影子的歌聲越來越急促,淒厲起來,「它們沒有不同,它們和你一樣,你就要到來,卻莫名失去方向……」

    「易千……易千……易千……聽我說話……」八尾急的不停的呼喚著他,可易千彷彿與外界失去了聯繫一般,再也聽不見它絲毫的叫喊,只是捲縮著身子,痛苦的嚎叫著。「快停止你的詛咒。」八尾看向一邊的始作俑者大叫道,轉眼身子鼓的如同一隻老虎大小,雙尾搖曳,雙眸血紅,飛撲向了影子。影子的速度也很快在它快觸碰到前,輕鬆的躲了開,八尾越攻越急,速度越來越快,影子最終躲無可躲,眼看著就要挨它一爪子,卻在與影子一隔之前,出現了一道屏障。將八尾反彈了開去。八尾被摔的老遠,並不放棄,抖了抖身上的毛,綠眸閃爍「時空凝固」,霎時,空氣靜止了,易千的叫喊聲沒有了,但是,那影子的聲音卻沒有停止,在他的週身有著綠色的火焰盤旋,八尾被眼前的情況狠狠的打擊了,驚呼出聲,「怎麼會沒用。」?就算是強大的天神也會被禁錮,哪怕一點點時間。

    「咚」時空法術破碎的聲音,易千的叫喊的聲又開始了,「易千」八尾淚眼模糊跑回了他的身邊,對了,它還有元神出竅的法術,想也沒想,八尾頃刻間進入了易千的身體,一進去,只感覺四週一片死氣與鬼魂哭喊的聲音,八尾朝心臟飛去,心臟已是漆黑一片,周圍的血管也是,不少黑色絲網掛在上面,八尾飛到心臟旁邊,對著心臟輸入靈氣,心臟卻並不接受它的救助,一個勁的扭曲著。「你給我出來.」八尾看見一張鬼臉在心臟上慢慢顯示出來,大叫道,「我不出來,這個宿主不錯。」那鬼臉用著既哭非哭既笑非笑的聲音,慢慢的說道。「我撕碎了你。」八尾幻化出一隻紅面惡鬼的巨大頭顱喝道。

    「沒用的,他快死了,那耳朵上的法器阻止不了我,你也一樣,我的身體在漸漸的與他融合,他的心臟我就快吃完了。」鬼面陰笑著說道。說完還狠狠咬了一口心臟。

    『混賬,你們是誰?』八尾撲到心臟上,掐著那張鬼臉。這個傢伙竟然知道易千耳環的作用,也知道自己的法術。到底有何居心。

    「呵呵,地獄的惡鬼呀!」鬼臉慢慢消失在心臟上,八尾第一次覺得那麼的無力,恐慌,守在心臟旁,「請你不要傷害他,他是個好人。」它已經沒有辦法了,只有這樣卑微的請求著,它能感受到易千的身體在痛苦的顫抖著,被活生生的把心臟吃掉,怎能不疼。那鬼臉沒有再出現說過一字一句,八尾知道它吃心臟去了,只能在心臟一旁哀求著。

    突然,鬼臉又出現在心臟壁上,看見八尾那淚水迷糊的眼睛,奇怪的問道:「你怎麼還守著,他已經死了,活活疼死了。」

    聽完,八尾眼淚一下子嘩啦流個不停,大哭道:「易千,易千,我沒保護好你,我說過你是我朋友的,易千……」它知道他死掉了,因為他的身體沒有再動了,八尾哭著回了自己的身體,抱著易千的脖子痛哭,那影子還在牆角,卻沒再歌唱,只是看著他們。

    「你還不醒?試試合不合適。」影子突然尖銳的說道。八尾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抱著易千磨蹭著,它還太弱小,有太多東西打不過呀!!想著嗚嗚嗚的又哭了起來。

    「小傢伙,你哭什麼?哎喲,真涼。」八尾哭的很傷心,卻突然聽到易千的聲音傳來,而且感覺到爪子下的脖子有了動靜,一隻手掌摸上了自己的腦袋,?「易千,你,你沒死?」八尾止住了淚水抬起濕漉漉的小腦袋,驚訝的看著面前正對著自己微笑的易千問道。

    「沒死哦,你很希望我死嗎?小傢伙你的毛髮都濕掉了,真能哭呀!」他揉著它的脖子,嘴角掛著溫和的微笑,慢慢的坐了起來。

    怎麼回事?難道我做了一場夢?八尾心裡想著,但它仍覺得不對勁,轉身看了看,那影子還在原處,再看向易千,那笑容,還有話語,「我叫什麼?」它突然問道。

    「小傢伙,你竟然問我你的名字,這太可笑了。」易千聳了聳肩,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只是那笑容看著缺乏一些氣息,八尾一眨不眨的盯著他,他胸口處有著血跡,對啊!血跡,它親眼看見他心臟被吃掉了,他不是易千,易千不會叫自己小傢伙,更不會這麼的輕浮,沒有人氣。八尾搖了搖頭,身子躬了起來,臉上的憤怒顯然可見,「你不是易千,你是吃掉易千的惡魔。」

    ###第24章池彩兒的莫名昏迷

    「咦,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嗎?不好玩啊!我可是竭力裝了呢。小傢伙,不過我勸你不要胡來,你打不過我們的。」上了易千身的惡魔,突然邪氣森森的笑道,隨口提醒道。將八尾放在了一邊,站起身轉了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瑪莎,這個身體不錯,她沒有騙我們。」

    「殺了它。」喚作瑪莎的影子道。

    「噢,不,不,不,它很可愛,我很喜歡。當做寵物不好嗎?它不會對我們有威脅的。」假易千搖了搖頭拒絕道。

    「殺了它,不要留下痕跡。」影子堅持的道。

    「這……」假易千露出難為的神情,但似乎又不敢違背影子,猶豫再三,終是伸出了魔爪,「小傢伙,過來。」

    「我不會怕你們的。」八尾立刻擺出一副隨時面臨戰鬥的姿態,大眼怒睜,毫無懼色。

    「呵呵」假易千陰森森的笑著,一團黑氣慢慢從身上溢出,它們飄飄渺渺的朝八尾襲去,八尾渾身顫抖起來,因為這些黑氣它能感知到裡面有很多的怨氣,如果碰到自己,不知道會是什麼下場。它靈巧的閃躲開,黑氣鍥而不捨的追在後面。

    八尾靠著感知不停的變換方位,總是能在怨氣的包圍裡躲避開,那黑氣追不到它,便停了下來。八尾不敢大意,一動不動的盯著黑氣。「不要玩躲貓貓了。」假易千雙手環胸,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說完,黑氣竟然奇跡的消失不見了。八尾感知著各個方向,「找不到嗎?在這裡哈哈哈。」假易千又開口大笑著說道,但八尾仍就沒有感知到,突然,空氣被劃破的聲音響起,它第一時間想跳躍開,但卻被東西拽住了腳,狠狠的摔到了地板上。接著便看見那些黑氣憑空出現,慢慢的將自己覆蓋。「啊、」八尾大叫一聲便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因為黑氣將它圍的水洩不通。

    「哈哈哈哈……咳咳……咳。」假易千哈哈哈大笑起來,他最喜歡這樣的遊戲了,只不過卻突然覺得喉嚨被什麼無形的東西掐住了,「咳咳……咳咳。」那力道越來越緊,他不得不雙手按著脖子。

    「你怎麼了?是不是不小心把氣管破壞了。」發現了他的異樣,瑪莎有些疑惑的問道。

    「咳咳咳,有……咳咳……東西。」假易千,已經是滿臉通紅,艱難的從喉嚨擠出幾個字,咳個不停。

    「什麼東西,不對勁,你快出來。」瑪莎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焦急的催促道。

    「不行,咳咳咳咳……」假易千,擺了擺手,臉色越來越難看。

    瑪莎閃移到了他的身邊,按住他的頭頂,「這具身體還有意識,現在必須離開。」說完想強行將它的真身抽離,假易千,不停的搖著頭,痛苦的咳著。瑪莎嘴裡低語著,片刻過去了,假易千卻仍舊還在咳著並未被她抽去真身,「我無法抽去你的魂魄,發生什麼事了。」她意識到了有麻煩的事將要發生,並不是他不想出來而是有東西在阻攔著他出來。

    突然,只見假易千的雙眼頃刻間變的白皙如玉,瞳孔冒出兩道實質亮光,射向不遠處被黑氣侵蝕的八尾,黑氣碰到亮光尖叫不已,片刻便消失不見,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八尾,假易千沒有再咳嗽,推開了瑪莎站起身向八尾走去。

    他這一奇怪的舉動讓瑪莎感到驚慌,但仍舊鎮定的問道:「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噢,你是問那個想摧毀我靈魂的傢伙怎麼了。」易千將八尾抱起,轉過身面對她緩緩說道。

    「你,你沒死,這怎麼可能。」瑪莎楞了一會突然明白發生了什麼,尖叫了起來,聲音開始顫抖。他居然沒死,一個凡人沒有了心臟居然能活下來,他是誰?瑪莎心裡開始感到害怕,因為她面對的不再是她所調查到的人,而是一個未知數。

    「為什麼不可能,你認為他把我心臟吃掉了?不好意思,我的心臟裡有著一樣神秘的東西。它能夠讓我的心臟復原。」易千漫不經心的說著,彷彿剛才的事並不是發生在他的身上。

    「這怎麼可能,你在編胡話騙我,別逗我,凱撒。」瑪莎不肯相信這是事實,她寧可相信是她的同伴在和她開玩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