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最強反恐精英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火炮!火炮! 文 / 灰燼散落

    烈陽手套(左)的設計圖!?

    本來以葉雲與前進組的合作關係,幫她這個忙也不叫個事兒,但葉雲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疑惑:「你剛才說『草薙手套』了吧?也就是說實際上你沒見過烈陽手套(左)的設計圖?而且我也沒從溫妮莎那裡聽說還有左手手套出現在系統商城中。」

    櫻花舞有些急切的道:「不管是什麼手套,我承認現在的我沒辦法,但幫我解決了這個麻煩,我一定會盡力幫你弄到的!」

    老戴嬉笑道:「美女,空手套白狼這不太好吧?」

    「我們去。」

    其實這事根本不需要琢磨,前進組畢竟是日本頂尖的大組織,即便目前沒有左手手套設計圖的線索,他們也未必不能獲得。

    更何況雙方本也是盟友,前進組為葉雲提供躲避黑殺軍的辦法,葉雲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

    幫了櫻花舞這個忙的話還有個好處,萬一前進組真的弄到了左手手套的消息或者直接到手設計圖,即便是盟友,他們也必定會要求葉雲為他們做些什麼,畢竟盟友之間利益才是紐帶,而如果這次幫了櫻花舞,那麼對方真的獲得了設計圖櫻花舞必然會履行諾言,而葉雲也省了很多事……幫助葉雲這個盟友強大的事說白了本就是符合前進組的利益,前進組是否會在這個利益上加點什麼限制條件還取決於葉雲對自己盟友的『誠意』。

    「好吧……」

    既然葉雲答應了下來,老戴自然也沒什麼話可說……這兩人的關係很奇怪,既非從屬也非發小,但僅僅相處過一次事件,兩人卻愈發的信任彼此,也堅定了在一起歷經磨難的決心。

    坐著櫻花舞的跑車,東京的夜與燈火在窗外風馳電掣的劃過。

    「既然那小丫頭有問題,出手劫走她的人肯定更有問題!」

    車上。櫻花舞面色鐵青的道:「我的人還在銜尾追殺那個劫走她的人,不過大概堅持不了多久,一會兒炎雲你出手盡量不要太重,最好紅頭罩你來動手,我們要活的。」

    戴自強奇道:「為什麼?直接弄死不就完了嗎?」

    葉雲懶洋洋的看著窗外:「不能殺啊,看這位大姐頭的樣子,想必那間pub應該是沒有賣~毒~品的,但她的手下卻違背她這麼做了,哼哼,恐怕她手下的小隊已出了問題。」

    「沒錯。」櫻花舞冷聲道:「松本和龍一兩個人比我還先一步進入遊戲,但他們兩個只是成為了精英組員,我卻成了高級幹部並且還統領小組,這讓他們對我非常不滿。這一次松本必然有問題的,前進組不提,我們的總部住吉會向來反對買賣毒~品,松本敢這麼做其實已經觸及了我們社團的根本,抓住那個劫走小丫頭的人,我就能從她嘴裡套出參與者除了松本還有誰!」

    「然後盡快補救?」葉雲打了個哈欠。今天他從下午放學後開始在初級訓練場裡面足足五個小時,已經很是疲勞:「你這小組想必在前進組裡很有價值吧?否則你也不會不等總部支援直接叫我們。」

    「之前就說過,八大組織之間各有內線,既然pub都被松本用來販~毒。別人混進來也未必不行,萬一真的有人把這事上報給其他組織,一旦那人被其它組織抓走,哪怕是我們的盟友吉野營。也會樂於見到我的小組被八大組織聯手抹去的,到時候連我們的首腦都救不了我。」

    戴自強撓撓頭:「我就不明白了,黑~社~會這麼有拉轟的職業。幹嘛不讓賣毒品呢?來錢多快啊,你們老大怎麼這麼想不開?」

    他自然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在他看來,全日本都吸毒才是最好的、死了的日本人才是好日本人。

    櫻花舞哼道:「日本三大黑道組織,排名第一的山口組自然是什麼賺錢幹什麼怎麼擴展快怎麼來,正是因為他們的無所顧忌才讓他們成為第一;至於我們住吉會,雖然不像稻川會那樣為國為民甚至哪有地震海嘯等災害還主動幫助民眾,但我們至少還有做人的底線,毒品害人這種事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我們混黑的本來已經是作惡多端了,反正來錢已經很快,又何必非要因為暴利而失去自己的人性呢?」

    「呦,想不到你們……嗯嗯,想不到你們黑社會還有人性,我真是大開眼界啊!」戴自強嘲諷道。

    櫻花舞冷哼一聲,對這廝不再理睬。

    紅色的跑車在繁華的東京不斷穿行,哪怕車流量極大的街道,以櫻花舞的反應能力也能夠毫不減速的控制者汽車不斷鑽空子。

    很快,櫻花舞似是注意到什麼,猛打方向盤轉上高架橋。

    沒開幾分鐘,連葉雲兩人也注意到了什麼,身體微不可見的緊繃起來。

    在高架橋的一處中間段上,一處空地赫然在目,空地的兩端都有數輛汽車冒著濃煙和火焰堆積在一起。

    空地之中,僅僅只有一輛黑色汽車停頓,地上幾具死屍倒地,同時有一名體型碩大的傢伙正趴在車頭不知做些什麼。

    前方的嚴重交通事故把車輛堵的死死的,還有一部分人剛剛從撞成一條直線的車上鑽出來然後飛快的往來時的方向跑。

    櫻花舞無奈的停下了車,眼見隔著這一端的撞車點還有一段距離,立刻跳上一輛汽車,並踩著一整排汽車的頂棚跑了過去。

    「咻~~好大的陣仗,我以為只有國內的交通不好呢。」老戴吹了個不屑的口哨。

    葉雲白了他一眼,跳上汽車也跟著櫻花舞奔了過去。

    這點距離很快到達,葉雲與老戴凌空一躍便越過了堆得七八米高的轎車殘害落地,然後兩

    人同時愣住。

    倒不為別的,櫻花舞不知為何就站在他們落腳處前方及米處,不知怎麼了竟然呆呆的站在那裡。

    老戴怪笑著走過去,在櫻花舞豐滿的屁股上大力揉捏一把,客串流~氓道:「妞~你可以大叫的,不過你叫破喉嚨……咦?」

    他一呆。對葉雲招了招手。

    葉雲瞥了眼還在那輛黑色汽車前車蓋趴著不知幹什麼的男人,走到跟前看向櫻花舞。

    他詫異的看到這女人居然如同中了點穴一樣定身在那裡,一動不動不說,眼睛也連眨都不眨。

    不過從她的眸子中,葉雲注意到那深邃的化不開的驚恐。

    「怎麼回事?」

    葉雲在她肩上輕輕一拍。

    「火……炮!」

    「啥!?」

    戴自強也是一驚,幾乎是下意識的後退半步。

    葉雲注意到,這個熱血白癡此刻居然臉上也開始不斷滑落冷汗,嘴唇也發白到連看到tank2型時都達不到的程度。

    「火炮?那是誰?」

    葉雲把目光轉向趴在車上的那個男人,此人正撅著褲子裡塞滿岩石一樣高高隆起的堅硬大腚做著什麼,而且屁股還很有節奏的扭動著。

    最關鍵的是。雙方距離不過十米左右,自己說話聲已經很大,他卻絲毫沒有畏懼的意思,反而是彷彿沒聽見一般。

    (知道有人來追殺都毫不在意嗎?他的實力……)

    葉雲沉吟一下,但還是堅定的踏前一步喝道:「火炮!」

    「該死!」

    「不要!」

    話剛喊出來,櫻花舞和戴自強就彷彿觸電一樣齊齊的摀住了葉雲的嘴巴想把他往遠處拉。

    不過這時,這個男人已經起身看向這邊。

    葉雲和他正好打了個對眼。

    冷汗,瞬間浸濕後背!葉雲只覺得自己看到了一頭來自洪荒的蠻獸!

    這是一個身高兩米出頭的雄壯男人!

    這是一個如喜馬拉山般不可逾越難以征服的男人!

    這個男人僅僅是入目就讓葉雲產生了一種眼睛被針刺傷的感覺,瞳孔中時隱時現的難以忍受的疼痛甚至把眼淚都擠出來!

    他不但身材高大。而且無比強壯,上半身穿著的綠色彈力背心根本擋不住若磐石般崢嶸虯結的肌肉隆隆鼓起,再加上黝黑肌膚的渲染,那肌肉分明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黑鋼即視感!而下半身綠色帆布軍褲中。同樣有猙獰的肌肉凸起把肥大的褲子都撐得鼓鼓,兩條腿若老樹的粗根牢牢地紮在地面上,看起來便是坦克和裝甲車也無法將之撼動半步!

    儘管葉雲不斷地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擁有草薙京的戰鬥之心,要學會自信和熱愛戰鬥。但,他依舊膽怯了!

    這種膽怯……即便是在不詳狼、滄形、tank2型和變身數十米高的ogrman的九鬼時都沒有出現過!

    「剛才誰你嗎喊老子了?」

    這個男人很英俊,儘管他臉上有如黑色荊棘般的絡腮鬍子。儘管他的身材已經無法用『兄貴』這個詞形容,但這依舊掩蓋不住他的英俊,便如休傑克曼扮演的金剛狼,強大且帥氣。

    只是這一開口,卻立刻暴露出了流氓的本質。

    而且他說的是中。

    葉雲不知道這個男人身上究竟是什麼讓自己產生的畏懼,可能是他面容中迸發出來的兇徒之色,也可能是那隱隱盤踞在他身上若狂龍般的氣勢,但葉雲知道,如果自己連與其正常對話都不敢,如果自己單只是見了他一面就因恐懼而退縮,那麼以後自己面對任何危機的時候恐怕都再也無法堅定信心進行戰鬥!

    一次退,次次退!

    所以葉雲推開身旁的兩人,站直身體向前緩緩地走了幾步道:「你叫火炮?你是中國人?」

    「咦?居然這麼走背字讓老子碰到了一個自己國家的小b崽子?」

    火炮無奈的揮揮手:「滾蛋吧,老子不太喜歡對自己國家的人動手。」

    對方不打算動手,葉雲真的鬆了口氣,不過有些話還是要問:「你好,我代號……宇智波趙四,也來自中國。我想問……」

    「哇哈哈!宇智波趙四!居然還有這麼蠢比的名字!真是笑死爹了!」

    火炮狂笑數聲,擦著眼淚道:「這麼說你這小崽子也是東北那嘎達的?口音不像啊。」

    葉雲苦笑一下:「我是想問,你和這個女孩兒什麼關係?」

    「她?」

    火炮愣了愣,雄壯的身軀突然爆發出無比強悍的氣勢,那明明肉眼無法看到、突然爆發起來卻如同一艘航空母艦從空中遠遠砸下的感覺幾乎讓葉雲三人窒息:「這麼說『溪水』身體裡的毒是你們放進去的!?」

    「我草!小爺受不了了!」

    葉雲還未答話,聲旁的老戴已經跳腳咆哮起來:「你他嗎的吊個p啊!你以為是火炮就牛b了不成?想嚇唬小爺啊!?小爺不怕你!」

    他捏緊拳頭對準火炮,食指慢慢屈伸出來:「有本事與小爺一戰!」

    「你也是中國

    國人?」

    見他說得是中,火炮臉上的猙獰退散一些,卻又馬上補回來:「老子本來他嗎的沒打算在外國對本國人下手,但是你們的做法實在太狗卵子了,這麼個小女孩兒都不放過,老子他嗎的……」

    「等一下!」葉雲注意到他的措辭,在這緊張的氣氛中突然吼起來:「這女孩兒身體裡的東西不是我們放進去的!事實上我們也在追查做這件事的人!」

    「追查?所謂的追查就是準備把『溪水』帶到什麼隱秘的地方埋了!?」火炮冷笑道:「你他嗎當老子傻嗎?」

    「草!就是當你傻怎麼樣?你他媽還想因為一個日本小娘們兒跟自己同胞動手,說你是傻b都是侮辱了b!」戴自強倆眼赤紅,顯然這廝梗勁又上來了。

    「你他嗎再說一遍!」火炮大怒。

    「傻b傻b傻b!」老戴連勝吼起來:「你以為是人都怕你?小爺今天就要會一會你!」

    「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葉雲也懵b了。

    他清楚地看到老戴褲子下的雙腿在打顫,身上僅著的一件白襯衫後背也已濕漉漉的,顯然老戴清楚的知道對面火炮的恐怖。

    但不知為何,明明一句話就解釋清楚的事,老戴此刻卻如同瘋了一般非要在這裡挑釁,取死之道已臻大成。

    不過仔細想想倒也有些瞭然,因為葉雲想到自己似乎在哪聽過,恐懼到了極致就是憤怒,已老戴此刻由恐懼轉化成的憤怒配合他二愣子一根筋的頭腦,會在這裡挑釁倒符合這個說法。只是……

    老戴這樣的人真的是容易恐懼到那種程度的人麼?

    葉雲輕歎一聲,拳上火焰已經爆發出來。

    沒辦法,老戴此刻這樣子,這架不打是不行了,只能在戰鬥中藉機對火炮解釋清楚,想必這廝之前說過不願傷國人的話,應該是個講道理的人。

    如果……沒有在戰鬥中直接被秒的話。

    看到葉雲這邊火焰燃起,火炮豪邁的大笑幾聲,嘎崩嘎崩的捏著拳頭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絲毫沒有把葉雲和老戴當回事。

    不,確切點說,那雙若雄鷹般銳利的雙目此刻正在俯瞰的,根本只是兩隻無力反抗的老鼠。

    「等一下!」

    就在葉雲心沉到谷底之時,櫻花舞突然一個肩部來到老戴身後,單掌飛快卻又輕柔的按在老戴後腦,輕喝一聲:「……」(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