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冷後謀權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一四六、古靈藥,火場驚魂 文 / 櫻雨花簾

    林昭音看著他憔悴的臉龐,想要抖動嘴唇問一句,為什麼?可是終究還是沒有問出來。良久之後,只是化為了一句帶著淡淡哀傷的話語如青煙飄過,終究散在了風中:「好。」

    他看著她,眼中儘是不捨。只是經過這麼多日子的風雨,他們已經學會平靜的看待所發生的生離死別。往昔歷歷在目,他們彼此明白,生死並非如此遙不可及,也並非是永遠的距離。

    他伸出手摟住她道:「我等你。」

    「十年前,你就說過這句話。」她靜靜的笑著,表情異常的安靜。

    蕭逸軒驀然想起十年前,他也曾在慕國城牆下對她說過:「天上人間,我等你。」那年的血染紅了花蕊,刀光劍影澆滅了無數幻想。如今已然洗盡曾經,可是那句話終究不曾變過。

    他吻上了她的額頭,輕聲看著她笑道:「原來你也不曾變過。」

    林昭音點了點頭笑道:「難道你變了很多?」

    夜色低垂,夜幕向晚。林昭音看著蕭逸軒獨自一人倚在床邊看著兵書與絕天閣的一些密卷,她輕歎了一聲道:「你這又是在幹什麼、」

    「打江山。」他望著她笑道:「當初送給別人的,如今朕要拿回來。」

    「你這又是何苦……」林昭音的聲音低了下去,她望了他一眼道;「我知道這個江山對你來說是沒有用的……」

    「怎麼會沒有用?」他抬眸打斷了她的話到:「至少,至少我離開後,你能有一個依靠的地方,哪怕只是空虛的名位。」

    「別這樣,逸軒。我可以的。」林昭音開口說道。

    蕭逸軒放下書卷看著林昭音道:「知道你可以,但是不放心。」

    林昭音看著他憔悴的神情,心疼的伸手,卻被他一把推開,轉眼間,床沿上已經帶了幾點鮮紅……

    林昭音低下頭去,不忍再看。她知道,初一那日他的毒將會發作的更厲害,所以他在努力爭取著時間為她打下這片屬於他們之間的江山。

    近幾日來,蕭逸軒常常召集絕天閣的人一起議事攻打京城,只有晚上林昭音才會進去陪他,看著他越來越蒼白的臉龐,只好心下暗歎了幾聲。

    終於,林昭音一日從蕭逸軒的口中聽到了消息,說是決定了與匈奴可汗一起發兵奪回京城。林昭音看著他拚命的樣子,只好低頭說道;「你盡力就好,別弄壞了自己的身子。」

    他看著她合上手中的書頁笑道:「你可曾看見過你夫君想做的事情是做不成的?」

    林昭音抬頭正對上他的目光,相視而笑,感覺到了久違的溫暖與快樂。

    突然,門被轟然打開,林昭音轉頭看了看,只見是青雲推門而入,青雲走了進來看了眼蕭逸軒道:「陛下,已經屯兵關外,整裝待發,後日就可以出發了!」

    蕭逸軒點了點頭,揮了揮手,讓青雲退了下去。接著,他神色一變,血跡順著唇角緩緩流了下來。

    「怎麼了?」林昭音驚恐的問道,等到問完了之後才意識到今天是初一,他定是毒發了。

    林昭音按住他,看著他臉上痛苦的神情,安慰著他道:「你忍忍,我這就去找青雲過來。」

    說著,林昭音飛一樣的奔出了房中,四處找尋青雲,突然發現有人向蕭逸軒的房間偷偷摸摸的潛伏過去,林昭音心一緊,看見那個人正要從窗子裡鑽入,一把衝上前去道:「助手!」

    那個黑衣人一看被林昭音發現了,連忙轉身就逃跑,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夜色的空中。林昭音起身去追,翻過了幾座高山,那名黑衣人終於被她抓住了。

    「說,你潛入他的房間裡究竟想幹什麼?」林昭音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說道。

    那個黑衣人轉過頭去,不回答她的話,林昭音抽出佩劍架在他脖子上問道:「你說!」

    黑衣人冷笑一聲道:「估計他早就被人殺了。」

    「什麼?」林昭音一下子打了一個激靈,自己又再次中了調虎離山計!上次在匈奴的那次也一樣被紫雲長老騙了。這回,真的還是母后的人?

    林昭音看著他冷笑一聲道:「你是母后的人?」

    那個人不回答她,林昭音鬆開了緊拉住他的手道:「你回去告訴我母后,請她不要再這麼做了。別挑戰我的底線。」

    說完,林昭音飛躍起在夜空中,紫紗飄揚起了長長的紫霧。

    幾年後,林昭音回想起這一個夜晚,都覺得自己是如此的好笑。因為自己心裡那一分不捨得的親情最後一次傷害了無辜的蕭逸軒。

    天色黯沉,林昭音從很遠的地方就已經聞到有東西燒焦的味道。心下一驚,抬頭看見了從遠方冒出的滾滾濃煙。難不成,他們放火了?

    心下一沉,本來以為他們最多衝進去和蕭逸軒打起來,蕭逸軒雖然現在毒發,但是應該還是可以應對的,可是他們居然使出了這麼卑鄙的手段,放火??

    林昭音起身翻閱夜空,看見火光沖天的房屋中,熱浪滾滾朝著她襲來,火焰跳躍著,房屋被火燃燒著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林昭音看著周圍焦急的潑水的人,著急的問著青雲道:「逸軒還在裡面嗎?」

    青雲點了點頭,林昭音急著直跺腳道;「不好了!」

    青雲疑惑的說道;「怎麼了?」

    「他正在毒發,若聞到那樣的煙味,蠱毒會更加活躍!我估計他現

    現在連床都下不了了。怎麼能逃得出來?」

    果然是她林昭音的好母后呵。林昭音冷笑一聲,選了這麼好的時間。

    看著蔓延的火勢,林昭音著急的想要衝進火海,卻被青雲一把拉住道:「等等。」

    「幹什麼?」林昭音著急的回頭問道。

    青雲沉聲看著林昭音道;「你不能去,你的命比閣主的命更重要。」

    林昭音欲哭無淚的甩開了他,直衝向火場道:「這時候還說什麼廢話!!」

    說著,林昭音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衝入了一片明光的火場中。青雲茫然站在原地,輕歎一聲。

    火場之間,濃煙滾滾,林昭音側身躲過從房樑上掉落下來的樑柱,走到了蕭逸軒的床前,林昭音一把抱起他打算離開,迷濛中他睜開眼看著她道:「你怎麼來了?」說著他咳嗽了幾聲。

    「額……蕭逸軒,你這個問題問的太沒有水平了。我不來讓你死在這裡麼?」林昭音戲謔的笑道。

    蕭逸軒睜開眼睛吃力的看著她道:「你總是……是我對不起了……」說完他就昏了過去,林昭音看著他,不禁撲哧一聲的笑出來了。有必要這麼想麼?

    衝出了火場,林昭音一把將懷中的蕭逸軒遞給了青雲道:「看看你們閣主如何?」

    「閣主貌似……被人下了毒……所以才會動彈不得。」青雲蹙眉說道。

    林昭音抬頭看了眼青雲道;「你確定?」

    青雲點了點頭道:「我確定。」

    林昭音愣了一愣到,知道這是誰的手段,不由的站在原地更加為難了。青雲帶著蕭逸軒去療傷了。林昭音看著滿地的風吹來了火場中飄來的殘絮,黑漆漆的猶如一場黑色的花雨。熱浪層層撲面而來,讓人感到溫暖又寒冷,風呼嘯著而來,天色陰冷。

    終於,火勢漸漸小了下去,風拂去了最後一點火星。林昭音坐在了地上,仍由清風吹起了她的髮絲。

    第二天清晨,林昭音看著身後走來的蕭逸軒歎氣一聲道;「你知道昨天是誰給你下毒了嗎?」

    「不知道。」蕭逸軒搖了搖頭答道。

    林昭音轉頭之間注意到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心虛,立馬就明白了。他是知道的,不過是不願意讓自己為難吧。

    更難過了,低下頭來,看著銅鏡中容顏已經老去的自己,不如心下一寒。

    蕭逸軒彷彿知道她在想寫什麼,抱住她笑道:「沒事,你在我心裡永遠是最美的。」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去不復返。當年的年少輕狂已然煙消雲散。可是唯獨不變的,就是他對她的愛和那份守護和責任。

    這樣的日子,許是也沒有多少了吧?十年已經過去了她也從一個十六歲的懵懂女孩走到了今天,怕是回不了頭了吧?

    「逸軒。我突然覺得我走的好遠好遠,再也會不來了……」林昭音的心彷彿沉入了萬丈深淵。

    蕭逸軒看著她道:「無論你走多遠,記得停下來的時候,總能看到我的身影。」

    不變的守護,是我的承諾。

    林昭音看著他,終歸是欣慰一笑。

    戰場上,馬蹄聲狂亂,金戈鐵馬染紅了一片血腥。

    風聲鶴唳蕭蕭,林昭音站在城牆上凝望著蕭逸軒一身戎裝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

    初秋了,風吹起了幾片落葉,映襯著滿地的殘紅格外顯眼。本來林昭音也打算與蕭逸軒一起出征的,可是蕭逸軒讓她等會再跟上自己。林昭音不知道他是何意,但也算是應允了。

    戰鼓轟鳴,蕭逸軒一身戎裝,轉頭看了一眼城閣上的林昭音,颯爽一笑,策馬狂奔……

    他要先去慕國尋求上古的靈藥,來壓制林昭音體內因為讓東珠破印而出的虛弱,他深深的清除者,如果自己找不到那上古的靈藥,恐怕林昭音也命不久矣,他還不想。讓她陪他一起離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