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絕代飛仙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177.第177章 地脈靈乳 文 / 餘風

    作為天涯海閣弟子,因為一些原因,雖然徐媛的身份不高,但也還是有一點點小小特權的。

    因此,她帶著陳帆直接進了這巨大的蛋形建築。

    「這裡布下了玄級下品陣法『金光烈焰陣』,更有我們天涯海閣的徐超徐真人坐鎮,就算等閒來三四個金丹真人,也不敢在這裡隨便亂動。」

    將陳帆從側門帶進這巨大的蛋型建築內,徐媛低聲一笑,對陳帆開口解釋道。

    「也只有這樣的手段和防備,才有可能保證那些被拍賣的寶物不被一些歹人所覬覦;當然,我們天涯海閣雖然一直與人為善,但只要我們不主動惹事,也沒有幾個人敢惹到我們天涯海閣的頭上來。」

    「儘管這兒只是天涯海閣一處極小的鋪子。」

    徐媛這話中隱隱帶著幾分自傲,這是身為天涯海閣弟子的驕傲。

    天涯海閣是這無盡海域中最頂尖的大勢力之一,有兩名元神真一坐鎮,就算同樣底蘊深厚、有兩名元神真一坐鎮的滄海明月宮也隱隱有所不如。

    身為天涯海閣的弟子,徐媛有這個自傲的本錢。

    聽著徐媛的介紹,陳帆面色十分平靜,輕輕點著頭:

    「天涯海閣的威名我早就有所耳聞,聽說當年貴派的首席大供奉,天下散修第七的段飛鴻段真一,就因為有人暗中劫掠了天涯海閣的東西,從而以一手火絕法術生生將一個有元嬰真君坐鎮的宗門抹除。」

    陳帆的話雖然是稱讚,但語氣卻很是淡然。

    元神真一當然可敬可怖,天涯海閣也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但此處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坊市,連最強者也只是一名金丹真人,那種強大的壓力無疑就小了許多。

    更何況陳帆也有自己的底氣。

    不說心臟處那神秘無比的金珠,也不說她母親留下來的《太虛蓮華通玄御法經》傳承,就說萬載前雲中子的陣道傳承,也足夠讓他有了直面如天涯海閣這等強橫勢力中那些核心弟子的底氣。

    聽到陳帆看似敬畏實則淡然的話語,徐媛眼中露出幾分奇怪之色,然後目光微動,將手一指:

    「好了,我們到了,這兒。」

    「這是我們拍賣會場的封閉包廂,我們天涯海閣會將所有信息保密,不過這也只是一個小小的黃級包廂,也是我勉強為陳道友你爭取而來的。」

    「哦?!」陳帆眉頭一揚,對著徐媛拱了拱手:「徐道友有心了。」

    徐媛笑了笑,然後伸手一推,便帶著陳帆進入了這包廂中。

    包廂不大,但坐下兩個人倒是綽綽有餘,內部裝飾頗為簡單,只有四把椅子,一個小桌子,桌子上埋著茶具,而在正前方,則是一塊琉璃。

    「這是特意煉製出來的琉璃窗戶,不僅有著隔絕神識的功效,而且從外面看不到裡面,從裡面卻可以將外面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聽到徐媛的介紹,陳帆心中生出了幾分性質,上前一步,隔著這件琉璃窗戶張目看了去。

    這是一個巨大的場地,正中央是一個高台,而在高台下方,則是呈階梯狀的椅子,一眼看過去,起碼有數千個位置。

    而在這些階梯狀椅子的更上,則零零落落閃爍著微微朦朧光芒。

    這是其他的包廂。

    零零落落的朦朧靈光越來越多,不到片刻,這一片朦朧光芒就要連了起來,似乎在中央高台上方形成了一個光圈。

    「那都是拍賣場的貴賓包廂,拍賣場的貴賓包廂分為四個天地玄黃四個階層。」

    「天字包廂是留金丹真人以上修為大修士的,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打開,地級包廂則是金丹真人專用,也只有金丹真人才能動用,至於玄級包廂,那就接待只有一些小宗門的宗主長老級別的人物,至於黃級包廂…。」

    徐媛輕輕一笑,用手指了指兩人身後的那張桌子,然後低聲道。

    「只要是有些浮財、然後有些名聲的修士都可以接到黃級包廂的請柬。」

    「至於外面的那些座位,則是留給一些沒有什麼名氣或者不想表明身份修士們。」

    琉璃窗戶外那一圈光帶逐漸亮了起來,在下方的那數千個座位上,也已經零零散散開始坐著了一些身影。

    看著這些個狀況,陳帆目光微動,然後轉頭對徐媛點了點頭:

    「徐道友,坐下吧,看樣子這拍賣會馬上要開始了。」

    徐媛點了點頭,然後兩人便相對而坐,等著拍賣會開始。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陳帆面容平靜,運轉元力,手中火焰流轉,熱氣蒸騰,桌子上的茶具中放出絲絲清香來。

    「這茶看上去不錯,雖然還未入品,但也蘊含著了些許元氣,天涯海閣果然財大氣粗。」

    手中火焰隱約跳動著,如同一條靈蛇,在桌上那個瓷壺下方吞吐不定,卻又沒有絲毫力量遺漏出來,讓一旁的徐媛看得眼中閃過絲絲驚色。

    「圓融無比、不漏不洩,陳道友這一手控火之術幾乎已臻化境啊。」

    陳帆低聲一笑,將手一握,那在瓷壺下方吞吐不定的火焰頓時消失不見,然後給面前的徐媛倒上一杯茶,笑聲道:

    「徐道友難道忘了我是一名煉器師了嗎?這御火之術可是煉器師安身立命

    的本錢,怎麼能太差,更何況,我這也只是隨手凝聚出來的凡火,才會如此得心應手,最隨便一個什麼其他的火焰,那情況可就不同了。」

    說著陳帆給自己也到了一杯茶,然後將手一伸,對徐媛道:「請。」

    「陳道友請。」這壺茶清香四溢,徐媛也不矯情,直接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然後嘻嘻品飲了起來。

    正當兩人仔細品嚐這一壺清茶之時,突然間兩人耳邊同時傳來了一個蒼勁有力的聲音。

    「老夫明鏡子,諸位應該對老夫不陌生,今日就由老夫來為大家主持這一次的拍賣會,希望大家能夠滿意。」

    拍賣要開始了。

    陳帆和徐媛同時抬起頭來,然後隔著那面琉璃窗戶向下方看了過去。

    下方那數千個座位上幾乎已經坐滿了人,在人群頂上的那些包廂中,靈光也都朦朧發散開來,真正形成了一個光圈;而在下方正中央的高台上,則出現了一名老者。

    這老者面帶微笑,向四周拱著手,而剛才那段話就是他說出來的。

    看著這名老者,陳帆目光微微閃了閃,雖然沒使出《靈眼術》,但也一眼就看出了這名老者的修士層次。

    這老者修為只有煉氣六重。

    「煉氣六重的修為,在面對數千人的時候竟然沒有絲毫膽怯,這老者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徐媛點了點,然後轉頭對陳帆低聲道:

    「原來是明鏡子,竟然讓他親自出來主持這一次的拍賣會,看來這一次的拍賣會果然不簡單啊。」

    聽到徐媛這話,陳帆頓時來了幾分興趣,不由問道:「哦,這明鏡子有什麼獨特之處嗎?」

    徐媛看了琉璃窗外台上那老者一眼,低聲一笑:「沒錯,這明鏡子可是我們天涯海閣在這墨魚坊市拍賣會上的寶貝呢。」

    這明鏡子原本只是一名散修,雖然天賦不高,但在鑒定寶物方面有著獨特的天賦,時常能夠撿漏,所以修煉進境雖然不快,倒也還順風順水。

    但他的天賦還是被天涯海閣注意到,直接上門招攬,這明鏡子知道自己獨自一人修煉恐怕這輩子也不可能晉陞築基期,於是也就答應了天涯海閣的招攬,成了天涯海閣的一個小供奉。

    在加入天涯海閣後,這明鏡子翻閱了許許多多的資料開拓了眼界,更進一步地挖掘出了他的天賦。

    而後他便沉迷到了鑒定寶物的事情中去,修為提升得反而不明顯。

    可也因此,他在各種稀奇古怪寶物的鑒定方面都有獨到的一套,大部分品級在玄級一下的寶物,無論是法器、靈丹、還是符菉、或者其他種種材料和靈珍,他都能看出一二三點,說出個子丑寅卯來。

    於是乎,他的名氣越來越大,不止是在煉氣期修士中流傳,而且築基修士也時不時找上門來請他鑒定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就連天涯海閣坐鎮墨魚坊市的徐超徐真人也知道這他的存在。

    所以,修為只有煉氣六重的明鏡子就成了這天涯海閣墨魚坊市拍賣場中的寶貝,地位甚至比拍賣場中一般的築基修士都要高上一些。

    而經他鑒定過的寶貝,也更容易被墨魚坊市中那些個修士所接受。

    現在他出來主持這一次的拍賣會,說明這一次的拍賣絕不簡單。

    在聽完徐媛e解釋之後,陳帆眼中露出幾分若有所思之色,然後輕輕點了點頭,就向琉璃窗外看了去。

    拍賣會開始了。

    明鏡子站在高台上,立於眾人灼灼目光之下,神色從容,沒有絲毫膽怯,直接就拿出了一個玉瓶來。

    「好了,老夫也不多說了,這一次的拍賣會正式開始,希望大家準備好手中的靈銖幣。」

    說著他朗聲一笑,將手一揮,台上就出現了一個小桌子,桌子上則擺著一個小玉瓶:「先預個熱,『築基丹』一枚,底價百枚靈銖幣,諸位隨意加價吧。」

    這話一出,頓時就引爆了台下的氣氛。

    這可是「築基丹」。

    「哈哈哈,天涯海閣果然是天涯海閣,即便只是這小小的墨魚坊市中,開場就拿出了一顆『築基丹』來,這枚『築基丹』陳某要了。」

    「嘶,竟然是『築基丹』,出場就是『築基丹』,看來我這一次是來對了啊。」

    「『築基丹』啊『築基丹』,底價就是一百枚靈銖幣,我身上總共就只有一百二十枚靈銖幣,看來這枚『築基丹』是與我無緣了啊。」

    ……

    台下那些人紛紛議論著,但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壓制,這些聲音放出來都壓低了許多。

    對於築基修士來說,「築基丹」基本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但台下那數千個座位上絕大部分都是煉氣修士,而對於絕大部分煉氣修士來說,一枚「築基丹」絕對是夢寐以求的東西之一。

    有了這「築基丹」,便多了一分成就築基的可能。

    因為這些原因,所以「築基丹」一向都是有價無市,雖然是煉氣期修士使用的丹藥,但價格要比煉氣期使用的其他丹藥貴得多。

    要貴上數十倍乃至數百倍。

    甚至比一些築基期修士使用的丹藥都要貴上一些。

    因此,這一

    一枚「築基丹」拿出來,這台下數千個座位中絕大部分都沒有那個財力來爭奪。

    看著琉璃窗外下方高台桌子上擺著的那個小玉瓶,廂房中的陳帆眼中也放出了道道精光來。

    他現在的修為雖只有煉氣四重,但實力進展極快,已經要開始考慮築基的事情。

    現在有這一顆「築基丹」在這兒,而他手中又有一些靈銖幣,自然就起了一些心思。

    看著陳帆此時的模樣,徐媛也是心中一動:「怎麼,陳道友想要這一顆『築基丹』?」

    還未等陳帆回答,她便擺了擺手:

    「道友,你暫且先看著,先別出手,這是拍賣會的第一場,拍的又是大部分煉氣修士都想要的『築基丹』,所以價格必定會虛高。」

    「若道友真的想要『築基丹』,我們天涯海閣的丹鋪中其實也有的,那個價格雖然也不低,但肯定要比這拍賣會上拍出來的價格要高,等今日過後,道友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再領你過去。」

    陳帆目光微動,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向下望了過去。

    台下的拍賣早已經開始,面對這一顆「築基丹」,那些自問有實力爭奪的煉氣修士俱都此起彼伏的叫價起來。

    很快,這顆「築基丹」的價格已經飆升到了三百五十八枚靈珠幣。

    三百五十八枚靈珠幣,幾乎可以買下百枚「煉元丹」,也可以買下兩件三道法禁的一般黃級下品法器。

    可現在這卻只是一枚「築基丹」的價格。

    而且這個價格還在往上繼續飆升著。

    陳帆眉頭輕輕一動,他現在手中有兩千五百枚靈銖幣,就算這「築基丹」也買不了七八枚。

    價格很快就到了四百一十四枚靈銖幣,只是這個時候價格提升的速度也緩慢了起來。

    只有三四個修士互相出著加,可也都要猶豫許久,最後終於被台下那數千座位上的一個虯髯大汗出價四百三十六枚靈銖幣給買了下來。

    「四百三十六枚靈銖幣,這價格果然是虛高了些。」

    看到這一幕,陳帆點了點頭,然後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對一旁的徐媛笑道:「徐道友,你不是天涯海閣的人嘛,怎麼不讓我參加這一場拍賣。」

    徐媛有些語塞,不由瞥了陳帆一眼,想起了自己叔父說過的話,臉上出現了一絲微紅。

    「我們天涯海閣之所以能夠壯大,很多時候就是因為知道取捨進退,更何況我也沒有阻止道友購買『築基丹』啊,相反,我還推薦道友去我們天涯海閣在墨魚坊市的煉器鋪子去購買呢,嘻嘻。」

    聽著這有些強詞奪理的話,陳帆啞然失笑,擺了擺手:「好了,看下一場拍賣吧。」

    墨魚坊市沒一個月都有一次小型拍賣會,每半年就由一次中型拍賣會,而每五年才有一次大型拍賣會。

    小型拍賣會面對的主要群體主要是煉氣修士,偶爾有築基修士前來。

    而中型拍賣會面對的主要群體則主要是築基修士,當然,某些有些有背景有錢財的煉氣修士也是潛在的群體之一。

    至於大型拍賣會,就能吸引墨魚坊市方圓萬里之內的大部分金丹修士來參加,一些築基修士也會參與,而那些個煉氣修士,也都可以進入,但大部分都只能開拓開拓眼界、增加增加見識罷了。

    這一次雖然只是一次中型拍賣會,但因為發現鮫人蹤跡的原因,所以這一場拍賣會的規格已經超出中型拍賣會許多了,而拍賣會上的那些個拍賣品自然也都會十分珍貴。

    第一件拍賣品是幾乎每個煉氣修士都需要的「築基丹」。

    而這第二件拍賣品則是一瓶百年「地脈靈乳」。

    當高台上的明鏡子手中拿著一個玉瓶,然後口中高聲說著這玉瓶中裝著一份百年地脈靈乳的時候,整個會場幾乎再次沸騰了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地脈靈乳』嗎?,能夠在瞬間恢復體內全部元力的『地脈靈乳』?!」

    「雖然這『地脈靈乳』只是百年份的,但也同樣入了品級,只能瞬間補充一般煉氣修士的全部元力,但對築基修士也有絕對的用處,煉丹、修煉都有著極大的用處。」

    「百年份的『地脈靈乳』,恐怕那些築基修士都會出價了呢。」

    ……

    事實上,不僅高台下方的那些煉氣修士在翻騰,就連在包廂中的的陳帆心中也開始騷動了起來。

    這可是「地脈靈乳」,一滴百年份的「地脈靈乳」就可以瞬間恢復修士的全部元力。

    對於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這幾乎都代表這第二條性命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