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桃花不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八十章 惡戰九龍 文 / 酒品芝麻鍋

    這是白喜喜第三次,認認真真地問饕餮:當真不後悔?

    饕餮懶得理睬她,直接背過身子去。

    一顆小小丹藥而已,他堂堂龍神饕餮會後悔,母豬都能上樹!

    「你自己留著吧,興許會有用處的。」他低聲說道,「如果一萬年後,如果我後悔了,再把它交給我,至少現在我不需要這個。」

    連饕餮自己都沒有想到,他隨口而出的一句話,會在很多年以後一語中的,而那顆保存了一萬的歸虛丹,成為了他轉生的契機。

    冥冥之中,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穿針引線,將看似無關的人、事、物,用血凝的絲線串聯起來。

    「好吧。」白喜喜同意地點了點頭,其實她也不樂意吃用了各種奇葩材料做出來的歸虛丹,女媧的鱗片、倏忽的頭髮、龍神的指甲……那是人吃的玩意嗎?!

    幸好它沒有像避水丹那樣加入海牛怪的糞便,不然她……嘔……

    饕餮忽然警覺起來:「遭了。」他說,起身將白喜喜拉到一邊。

    「什麼遭了?」白喜喜注視著饕餮已經龍化的手掌,護緊了懷中的歸虛丹,小石頭也躥到石桌下躲了起來,儘管壁爐內柴火熊熊燃燒,但是氣氛卻彷彿在一瞬間跌入了冰谷。

    水簾洞外傳來震耳欲聾的龍吟聲!湍急的瀑流被無形的刀刃切開,同時被一切為二的,還有那瀑布下的山石!

    一隻巨大的龍眼。透過山石的裂縫朝水簾洞中窺探,琥珀的晶仁佈滿了猩紅得可怕的血絲,磅礡雄渾的聲音響起,洪大的音量震得白喜喜雙耳嗡嗡作響:「把歸虛丹交出來。」

    上古龍神此刻以真身龍形的姿態出現,語氣裡透露著狂躁與焦急,蛇一般的豎瞳驟然收縮成一道細線:「饕餮——」

    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狂氣正在向水簾洞逼近,是重明的氣味。

    饕餮仰頭看向上古神那碩大的龍瞳:「他已經厲害到把你逼迫到這種地步了麼?」

    「小饕——」跌跌撞撞從洞外跑進一條血紅的人影,負屭滿身是血,氣息微弱。「快逃。你父神他收回了其它八子的靈元,再不逃的話……連你也……」

    「什麼?」白喜喜吃了一驚,敢情被分裂出來的九子,還可以再回收過去?

    饕餮冷哼一聲。自從他看透那個男人的本質起。他就料到遲早會有這一天的:「負屭你死得快剩一口氣了。離遠點歇歇吧!重明可不管你是白是紅,他已經瘋了。」說著,他對上古神嘲諷道:「老傢伙你也瘋了。」

    「臭小子。想活命就把那丫頭手裡的歸虛丹搶過來,證明你的忠心——」

    白喜喜慌忙抱緊了木盒,想要歸虛丹,做夢去吧!

    「不許過來。」她對靠近的負屭發出了警告,「你要是過來,我現在就把這兩顆全吃掉!」

    「放心,我已經沒有力氣和你搶了,」負屭哭笑不得,「你聽我說,歸虛丹千萬不能交給我大哥……」

    唉?白喜喜愣住,這是要窩裡反了嗎?

    「負屭!!」上古神憤怒的拍山,水簾洞內再次下起了石頭雨,石桌石凳倒了一地,「你敢背叛我,不可饒恕——」

    「大哥,停手吧。」負屭動容道,「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龍神的時代已經結束了,過去的將會成為歷史,為什麼一定要改變過去,而不是坦然面對未來呢?」

    過去的將會成為歷史,要學會坦然面對未來嗎……白喜喜眨了眨眼睛,負屭他,是擁有大智慧的人呢……

    「謬論!你想要我龍族千年基業毀於一人之手!」重明的狂氣越來越近,上古神暴躁地攻擊著山石,水簾洞在一次比一次劇烈的震盪中幾近坍塌。

    負屭對饕餮說:「趁著八子的靈元還未完全被吸收,你快去打它的下肋,讓它把靈元給吐出來!動作一定要快,時間拖久了你鬥不過它的。」

    「不勞提醒。」饕餮漠然道,飛身至半空中現出原形。

    那是白喜喜第一次看見饕餮的真身——高如山丘的惡狼,尖利的牙齒足以咬碎世間最堅硬的護甲,足下四朵幽藍的火焰燃燒如彼岸之花,如此的凶神惡煞,難怪人們給他扣了一個「凶神」的綽號。

    或許饕餮說的對,她一點也不瞭解真正的他。

    「小姑娘,來。」負屭沖白喜喜招招手,「你坐下。」

    「?」雖然不解其意,但是白喜喜還是乖乖照做了,負屭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她就像饕餮信任囚牛一樣,信任一下負屭吧!

    「挺好……」負屭點了點頭,艱難地挪動著傷痕纍纍的身體,心滿意足地躺在了白喜喜的大腿上,還不忘嘖舌感慨,「有美麗的小姑娘陪在身邊就是好啊!」

    「……」在心中默念三遍他是傷患他是傷患他是傷患,白喜喜強忍住敲負屭腦殼的衝動。

    饕餮飛身出洞,上古神哪裡容得他近身,龍爪呼之而下。

    巨龍全身被剛硬如鐵的鱗甲包裹,龐大的身軀甚至超出了山谷的長度,相比之下,饕餮在上古神的面前顯得異常渺小,他身形一動,身影消失在空氣中。

    速度、利齒、尖牙,他曾靠這些天賦,在一瞬間消滅了一座大山,也就是一瞬的功夫,勝負立分,極快的一道紅光閃過,他被擊落在陡峭的崖壁上,兇惡的面目開始收縮,惡狼又變回了眉目俊秀的削瘦少年。

    「咳。」饕餮啐了一口血水,實力太過懸殊了,憑他一己之力,連龍神的指甲也碰不到……

    「饕餮吾兒,既然你還是執迷不悟。就來陪你的兄弟們吧。」上古神說道。

    「什……」一陣無力感支配了身體,饕餮眼睜睜的看著無數白色的光點從自己體內湧出,卻無法阻止,他能清晰地感覺到靈元正在從身體裡剝離出來,叫囂著回到原來的地方去……

    白喜喜猛地站起身來,神色焦急:「那是什麼鬼把戲!」

    負屭的腦袋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他迷迷糊糊地擠了擠眼睛,似乎看見遠方有位手捧湯碗的老太婆在向他招手……負屭努力地凝神,向白光發散的源頭看去,驚喝道:「是歸元!不好!」

    「歸元?」

    負屭語速飛快地解釋道:「饕餮和他的八個兄弟。都是我大哥從他自己的身體和元靈中分離出來的。在我趕來這裡之前,他已經回收了囚牛睚眥狴犴狻猊……」

    「停停停,說重點啊!」

    「好,重點。重點。」負屭舔了舔乾涸的嘴唇。「重點是救人啊!!」

    話音未落。白喜喜已經衝了出去。

    「淡定淡定。」負屭拍了拍臉頰,呼出一口氣後體力不支地昏死過去。

    看見嬌小的少女從山洞中跑了出來,上古神的視線稍稍從饕餮的身上抽離:「人類——」

    「龍神。」白喜喜站在平地上。仰視著高塔一般的巨龍,她攤開手掌,「歸虛丹就在我這裡,你放了饕餮。」

    「真是大膽,人類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上古神說,他明顯感覺到少女的氣場與之前有些不同,現在的她,眼神很堅定,往日的迷茫不復存在,「交出歸虛丹,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一命。」

    白喜喜冷聲道:「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了。」說著,她打開木盒,抓起兩枚歸虛丹放到嘴邊,「我只有一個要求,放了饕餮,還有其它八子!」

    「蠢豬……」饕餮掙扎著支撐起身體,因為白喜喜分散了上古神的注意,靈元湧出的速度降低了,「不需要……」

    白喜喜微微一笑,這個笑容並不溫柔,而是計謀得逞的自信一笑。

    「他來了。」她說。

    天際一道紫光俯衝而下,重明踏著獵獵陰風呼嘯而至,他背著一把巨大的寬刃大劍,身後是手執火鞭的烈女,和佇立在飛鷹背上的紙鳶。

    白喜喜拖延的這一刻功夫,就是為了等重明的到來!她知道,重明一定能贏。

    重明浮立在空中,毫不留情地諷刺著龍神:「方纔打到一半你就跑了,是趕著來和兒子交代後事麼?看饕餮半死不活的樣子,他似乎要比你早死一點。」

    「重明——」上古神咆哮著吐出熊熊火焰。

    「嚇!」烈女長鞭一揮,那火焰還未碰到重明的頭髮,便自動向散開了,「龍神,一百年前的老賬是時候該清算了!」

    上古神狂笑道:「好,那你們便一起上吧!」

    重明和烈女對視一眼,紫色的狂氣包裹著寬刃巨劍,向龍神劈去;火紅的長鞭揚起烈火,將山林化作了灰燼。

    「死!」上古神抓向重明,重明翻身從他的指縫間躍過,踩著龍爪,沿著上古神的手臂奔跑,寬刃巨劍在鱗甲上拖行,摩擦出猩紅的火花,狂氣將所過之處灼燒出一道黑色的傷痕。

    鋒利的劍刃割開了堅硬的鱗甲,重明順勢將巨劍插入那道傷口中,鮮血噴張如同火山爆發一般,龍神暴怒著擺動軀體,不出從哪裡冒出的兩頭黑色巨獸,一左一右箍住了它的動作。

    「力氣挺大,就是太醜了。」烈女皺了皺眉毛,中肯地評價。

    紙鳶低頭編著草結:「時間緊迫,能用就行。」說著他將手中的草結向空中一拋,道了聲「衍!」,草結瘋狂生長起來,一條巨蟒騰空出世,緊緊纏上龍神的身體!

    ps:久違的小劇場:

    旁白:重明揮舞著巨劍向惡龍劈去,他是新時代的屠龍勇士,他是人民心中不朽的英雄傳奇……

    重明:??什麼聲音??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