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豪門厚愛,顧少寵妻成癮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160 貝貝被「程心愛」接走了! 文 / 鑫鑫麻

    「程心愛還有個雙胞胎姐姐叫琳達,說起她這個姐姐,那可比她還要牛。聽說五年前她就曾派人刺殺過老國王,想要奪王位。不過計劃失敗,被全國通緝。後來聽說全世界各地逃亡,最後是在四年前被程心愛找到,抓回去處了極刑。」

    「之前老四曾說過小愛的姐姐,幾年前因為刺殺r國的老國王,被全國通緝,只能逃亡。我想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她找到了唐菱,本來是要殺了唐菱用她的身份重新回到r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唐菱逃掉了。

    不過那並沒有影響她的計劃,她還是用小愛的身份回到了r國。至於她現在突然出現,我想應該與她的心臟病有關。r國只是一個小王國,那裡的醫療設備根本無法與z國相比,而她雖然是r國的公主,但比起諾亞的財力勢力,又完全是小巫見大巫。我想她是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幫她找到合適的心臟。」

    穆昊焱終於把整件事想明白,原本他等了五年,一直在他的心裡的那個人,那個初戀,那個他最愛的女人,都是唐菱。

    一個人不管容貌如何改變,即使失去了以往的記憶,可內心的那份感覺不會變。

    只要是真正愛上了,即使是變成一個完全陌生的人再次出現在你的生命中,你終究還是會愛上。

    「三哥,那照你這麼說,現在在醫院的那個女人就是唐菱的姐姐,琳達。這個女人的心機也太深了吧,而且太狠毒了,居然對自己的親妹妹也下得了手。」陸溫彥打了個寒顫抖,果然,女人狠起來有時候比男人還恐怖。

    突然一個更恐怖的想法從陸溫彥的腦中閃過,他急忙叫住正拿出手機的穆昊焱。

    「三哥,你說過現在在醫院的那個程心愛,在半月內必須再次進行心臟移植手術是吧。她的血型又是非常稀缺的熊貓血型,要想找到合適的心臟非常不容易,而唐菱和她是同卵雙胞胎,也是熊貓血型。我想應該沒有誰的心臟會比唐菱的心臟再適合她,這個琳達回到你身邊應該不只是看中了你背後的勢力,說不定她真正想要的是唐菱的心臟。」

    穆昊焱覺得背脊一涼,他剛拿起手機也是想讓白祺睿幫他看住這個假的程心愛,連一向只知道宅在實驗室化驗室的老五都能想到的事,他又何嘗想不到。

    只是,他痛恨的是自己為什麼到現在才想到,之前明明是有過一絲絲的懷疑,可在看到程心愛的那張臉後,卻又把那一點點的懷疑都甩開。

    穆昊焱沒有多說什麼,繼續撥打他原本就要打的那個號碼,現在已接近凌晨兩點,不過白祺睿還是很快的接起電話。

    「二哥,你現在在醫院嗎?如果不在,就找人幫我看著程心愛,我現在馬上去醫院。」

    「出了什麼事?」白祺睿原本在自己的休息室裡休息,接電話時也還有些睡眼惺忪,一聽穆昊焱的語氣不太對勁,立刻坐了起來。「我在醫院的,現在馬上去。」

    今晚本不是白祺睿oncall,不過因為白若素在醫院,他不放心她的情況,所以便留在了醫院。

    「醫院的程心愛並不是真的小愛,這件事說來話長,等我到醫院再給你細說,你先幫我看住她,絕對不能讓她離開。」

    白祺睿一邊與穆昊焱通話,一邊已經走出休息室,往程心愛的病房走去。因為她住的是vip病室,病房外二十四小時都有護士守著。

    可是當白祺睿走到1103病房外,卻看到趴在桌上一動不動的值班護士。

    他走上前去搖了搖值班護士,發現她已經昏了,在頸後還發現了一道紅色的印跡,應該是被人用手刀從後頸打暈的。

    白祺睿急忙走進病房,病*上只有凌亂的薄毯,哪裡還有程心愛的蹤影。

    「老三,程心愛不見了,病房裡沒有人。」

    聞言,穆昊焱急著往外奔的步子停下,「你說程心愛不見了!」

    「對!外面的值班護士也被打暈了。」

    穆昊焱心裡暗道不好,一定是他去醫院拿走她的頭髮樣本時,被她發現了。程心愛現在肯定已經知道他在懷疑她,在他這裡已經無法再得到她想要的合適的心臟,那現在……

    唐菱有危險!

    「二哥,如果你看到程心愛回來的話,絕對不能讓她再離開。唐菱現在有危險,我必須馬上去找她。」

    「唐菱?」白祺睿突然想起白天見到唐菱的情景,當時他以為她是來看若若,現在想來也許她是剛看完程心愛,「白天我見過唐菱,她和程心愛應該見過面。」

    「我知道了,具體的情況等我回來再告訴你們。你也上去給老大說一聲,假的程心愛已經知道嫂子的身份,我怕她狗急跳牆會傷害嫂子。」

    當穆昊焱知道這個假的程心愛就是小愛的姐姐琳達時,他便明白這個女人是個狠角色,絕對是那種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你就放心的去找唐菱,若若這裡有我和老大保護,不會有事。」白祺睿一邊說著一邊按下電梯,往白若素的病房趕去。

    穆昊焱掛斷電話後,並沒有馬上離開,又折了回去,「老五,我現在必須馬上趕去滬鎮,我擔心唐菱會有危險。你通知老四,讓他不管用什麼方法,必須給我查到唐菱現在的具體位置。還有,找幾個人暗中保護貝貝和老頭子。」

    現在知道程心愛是假冒的人並不多,如果這個時候她要對付貝貝相當容易,因為貝貝和他家老頭子一定不會對她有所防範。

    「好,我知道怎麼做。」陸溫彥雖然平時是宅了一點單純了一點,但腦子還是非

    常好用的,否則也不可能研究出那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穆昊焱還是有點不放心,於是給穆老爺子打了個電話,想要提醒他提防程心愛。

    電話響了很久才接起,「喂,你小子大半夜找電話來做什麼。」從電話裡就能聽出穆老爺子睡得正香,被手機吵醒還有點不愉快。

    「爸,貝貝呢?」

    「貝貝?!不是你叫小愛把貝貝接回去了嗎?」穆老爺子愣了一下,到底是誰睡糊塗了呀。

    聞言,穆昊焱心裡一驚,「什麼時候接走的?」他突然後悔,因為怕老爺子擔心,就沒有告訴他程心愛再次入院的消息。

    「九點多鐘,怎麼了?小愛和貝貝還沒回家嗎?」穆南皓一聽兒子的話,睡意全消。

    晚上九點多鐘,他和貝貝吃過晚餐,他正陪貝貝看狗血的連續劇,程心愛就來接貝貝回家了。

    那小愛是貝貝的親生媽媽,他這個做爺爺的總不能說不准吧。不過這都過幾個小時了呀,不可能還沒回家吧。

    「爸,你先別急,我一定會把貝貝帶回來。你自己一個人在別墅也小心一點,那個程心愛根本就不是當年的小愛,所以如果你再看到她,一定要防著。現在我不和你多說,等我回來再給你解釋吧。」

    穆昊焱匆匆的掛斷了電話,「老五,貝貝被琳達帶走了。派人全程搜索,必須把他們找出來。唐菱的位置如果找到了,讓老四立刻發信息給我。」

    「知道。」陸溫彥急忙給裴寒軒打電話,找人什麼的當然還是裴老四最厲害。

    穆昊焱沒有再停留,直奔車庫在導航中輸入滬鎮的位置。

    唐菱,你一定要等我!這次我不會再把你弄丟了!——

    清晨七點剛過,春日的暖陽正透過白色絲質窗簾照在被子上,唐菱緩緩的睜開眼睛,伸了伸懶腰。

    打算換個姿勢再賴*幾分鐘,誰知一轉卻發現*上居然還有一個人。

    差一點便尖叫出聲,她記得昨晚她跟著在車上認識的段巧曼來到了她公公婆婆家,可是這……這……明明她有鎖門,怎麼會有人爬上她的*。好在看到她的一頭長髮,和紗質的睡衣,確定她是個女人,她才沒有大叫。

    本來就淺眠的聶靈梅察覺到身旁有動靜,於是也睜開了眼,「菱菱,你醒了。」

    「梅阿姨!!!!!」唐菱瞳孔吃驚得睜得很大,她沒想到自己一覺醒來,睡在她身邊的人居然是梅阿姨。

    這次讓她回滬鎮,最大的原因就是聶靈梅。

    她記得媽媽去世之前,讓她如果哪天想要找回失去的記憶時,就回到滬鎮找當年她住院時,照顧她的梅阿姨。

    因為媽媽去世後,她忙著躲繼父,忙著工作照顧貝貝,根本沒時間回滬鎮。最重要的是,那個時候她並不覺得以前的記憶對她有什麼作用,她當下活得很好,很開心。

    以前的記憶對她來說根本不重要。

    可是現在……她想在死之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失去的那些記憶又是什麼。

    昨天回到滬鎮後,發現變化好大,她多怕以前的醫院沒了,沒辦法找到聶靈梅。可沒想到,只不過是睡了一覺,睜開眼就看到她要找的人。

    唐菱揉了揉眼睛,以為自己在做夢。

    「菱菱,你還記得梅阿姨啊,我真開心。」聶靈梅坐了起來,背靠在*頭。

    「梅阿姨,你怎麼會在這裡?」

    聶靈梅輕笑道:「這是我家,我當然在這裡。」

    「這不是段巧曼家嗎?」唐菱剛起*,可能由於昨晚的惡夢打擾,並沒有睡太好,腦子一時之間有點短路。

    「是啊,是段巧曼的家,也是我家。段巧曼是我媳婦!」這只能說程菱和她很有緣份,不然怎麼會和她的媳婦坐同一輛車,還住進了她家。

    唐菱這麼淡定的人也為這奇妙的巧合,張大了嘴,覺得不可思議。

    「梅阿姨,一回來就找到了你,我實在是太開心了。還以為要找很久呢,我的時間有限,明天或者最遲後天就又要回s市。」唐菱激動得撲到聶靈梅的懷裡。

    聶靈梅摸了摸她的頭,從她的眼神中她能看得出來,這個孩子這幾年過得並不是太好,並不像當初剛從昏迷醒來時那麼純淨。

    「你媽媽呢,我們也五年沒見了,怎麼都不回來找我這個老朋友。」

    提起媽媽,唐菱的頭微微垂下,在媽媽的有生之前,在她的記憶中,她活得一直不是很開心。她這個做女兒的,為她做的太少了,唐菱一直為此很自責。

    因為繼父的強勢,媽媽幾乎沒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媽媽,去年生病,去世了。」

    「啊,哎,真是世事難料,你媽媽還不到五十,居然就走了。」聶靈梅沒想到好友這麼年輕就離開了人世,五年前的一別,就是一世。

    媽媽的死已是事實,反正過不了幾天她就會去陪她。她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她失去的記憶,「梅阿姨,媽媽去世前給我說,如果我想找回以前的記憶,就讓我來找你。梅阿姨,你能告訴我,我失去的那段記憶到底是什麼嗎?」

    「你還沒有恢復記憶嗎?那你記不記得你昨晚做了惡夢,還嚇得蹲在門後全身發抖。」看到她昨晚的情景,她還以為她的記憶已經恢復了。

    唐菱的雙手

    呈彎曲狀,輕輕的按著太陽穴,「有點印象。我好像夢到有人在追殺我,可是看不清楚那人的長相。」

    「你夢裡一直在喊著姐姐不要殺我,我是你妹妹,這樣的話。你真的完全想不起來嗎?你有一個雙胞胎姐姐。」既然是程菱自己想要知道以前的事,那她就希望能幫忙她自己回想起當初發生的事。

    其實在程菱母女離開滬鎮前,程菱的媽媽就來找過她。

    她說如果有一天她發生了什麼事,而她女兒又想要找回她失去的記憶,希望她能幫助程菱。

    唐菱搖搖頭,雖然隱約記得自己昨夜做了惡夢,但具體的情節還是不太清楚。而且,那不是只是一個夢嗎?難道……

    「梅阿姨,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昨晚做的惡夢並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夢,而是我失憶前的事實經歷?」如果夢裡的事是真實發生的事,那她更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從來沒有聽媽媽提起過,她還有一個姐姐。

    「你失憶前的事我知道的也並不多,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些我知道而你不記得的事。」

    聶靈梅坐直了一些,攬著唐菱的肩,她知道自己即將要講的,並不是一件那麼愉快的經歷。她希望自己在身邊,能給她一些力量。

    「那一天的情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你和你媽媽是在五年前,那天我和林醫生到鄰鎮去義診。回來的路上,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天已經完全黑了,突然有一個人衝到路上擋住了我們的車,那個人就是你媽媽。」

    唐菱的頭靠在聶靈梅的肩上,她也大概能感覺到,她失去的那部分記憶,並不是什麼開心的回憶。否則媽媽也不會一直不告訴她,而梅阿姨也不會這麼嚴肅的表情看著她。

    「婆婆,你們都醒了呀!在聊什麼?」段巧曼早上也睡不著,很早就醒了,打算過來看看唐菱怎麼樣了。

    走過來發現門並沒有鎖,於是推門而入,沒想到自己一進去就看到婆婆攬著唐菱。

    這麼親密的動作,連她這個婆婆視為女兒的媳婦都沒享受過這待遇,段巧曼更加確信唐菱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小姑。

    聶靈梅看到兒媳婦那打量的眼神,就知道那丫頭又在胡思亂想,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曼曼,別胡思亂想,你婆婆我只有你老公一個兒子。菱菱不是我在外面的私生女。」

    被拆穿心思的段巧曼怯怯的一笑,「婆婆,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我想什麼你一眼就看出來了。不過你怎麼會認識唐菱的啊?」

    聶靈梅看了一眼唐菱,用眼神在徵求她的意見,畢竟這件事是唐菱的**,如果她不想讓別人知道的話,那她會叫曼曼先出去。

    唐菱也明白聶靈梅那眼神的意思,笑了笑道:「沒關係,梅阿姨你說吧。」

    「小八卦,坐吧。」聶靈梅以前就很想要個女兒,可是生了兒子後身體太弱,一直沒有再懷上。所以後來在醫院把程菱完全當成是她自己的女兒,後來兒子娶了媳婦,她也是真心把媳婦當閨女一樣的疼。

    把唐菱往裡面擠了擠,自己也往裡面移了移,讓出了一個位置給段巧曼。然後才繼續道:「你媽媽攔車時,她的衣服上全是血,手上也是血,一衝出來就暈倒在地,大晚上的差點被她嚇死。」

    「然後呢?」

    「當然就停了車,下去看嘍。林醫生是個非常仁心的醫生,一看到你媽媽全身是血,他不是怕,而是停好車下去幫你媽媽檢查傷口。可經過我們的檢查發現你媽媽只是受了驚嚇,身上的血並不是來自於她。」

    「那是誰的?」段巧曼聽得很認真,時不時的接話道。

    唐菱見聶靈梅沒有繼續說,於是猜道:「是我,對嗎?因為媽媽對我說過,我曾經受過一次很嚴重的傷,所以才會失憶。」

    「沒錯,我們順著血跡找了一下,在一旁的玉米地裡找到你。當時你已經奄奄一息,如果你們母女沒有遇到我們去義診,那你估計在五年前就已經沒命了。當時讓我們嚇一跳的不光是傷勢很重,最重要的是……你頭部中的是槍傷。並不是一般的車禍或者是什麼刀傷。」

    段巧曼吃驚的看著唐菱,她隨便從車站撿回來的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啊,居然曾經還中過槍傷。雖然內心無比激動,不過她表面上還是非常的淡定,因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淡定一點,就無法聽到後面更精彩的故事。

    唐菱也同樣的吃驚,自己以前居然中過槍傷!難道這與她做的惡夢有關?那一槍是她那個雙胞胎姐姐開的?

    她現在整腦子的疑問,「梅阿姨,你繼續。」

    「我和林醫生就打算把你和你媽媽都一起帶回了醫院,你媽媽在去醫院的半途中就醒了,她央求我們千萬不能報警,也不能讓別人知道你中的是槍傷。她說有人追殺你們,如果讓人知道你受的是槍傷,一定會驚動警方,然後那些人就會找到你們,你就又會有危險。」

    「那後來呢?」

    「還能怎麼辦,救都救了,難道還能把你們丟回去嗎?所以我和林醫生就連夜把你們帶到醫院,說是車禍的傷者,進入手術室後,只有我一個副手。也多虧林醫生以前做過無國界醫生,也當過戰地醫生,對於取子彈這事完全是熟得不能再熟。」

    聶靈梅講話的同時,她的思緒也跟著好像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個晚上。

    「後來,可能是因為你頭部中槍,失氧多時,雖然取出了子彈,可你卻一直昏迷不醒。手術之後三天你都沒有醒,林醫生就給你做了一個全身檢查,結果發現你居然已經懷孕三周了。」——

    評論區第一個獎勵2156樓已經產生,恭喜夏景柒的認領者小玥愛小莎,第二個2200樓應該也快要產生,禮物我週末比較有空才能去寄哦,麼麼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