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肥妞種田記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算賬(三) 文 / 逯途

    李老太太點了點頭,小石頭自是最重要。「快把孩子抱屋裡去,這外面這麼亂,別嚇到了。」

    大郎媳婦難為的看了韓氏一眼,就抱著小石頭進屋裡去了。

    看似是難為,可是大郎媳婦分明是做給李老太太看的。

    果然李老太太見狀就沉思起來。

    今兒個這事她也算是弄明白了,分明是韓氏和李杏算計李芳不成,還帶上了人家田家的兒子。可是韓氏怎麼說也是小石頭的奶奶,小石頭可是李家的根,她盼著多久才盼來的。

    而李紅秀雖是她閨女,卻是最不得她臉的一個。尤其還是淨身出戶了。李芳之於她更不重要了。這麼一對比,李老太太自然是選擇了韓氏。

    當然此刻她也不能往李紅秀身上推了。她算是看出來了,那陳家春花是什麼都說了,韓氏和李杏是在這硬撐呢。

    李老太太臉上硬擠出來笑,「田家的,秀兒啊。杏兒丫頭不懂事,小孩子心性。也是跟著幾個孩子鬧著玩的。哪裡是啥算計的。是我這個老婆子管教不嚴,看在我老婆子的份上,就原諒這個小丫頭吧。我讓她好好給你們道歉。你們也是做長輩的,杏兒丫頭也及笄了。你們看」

    李老太太這是把李紅秀和田嬸子放在了一起,李芳有些擔心的看了李紅秀一眼。

    果然李紅秀身子一晃,李芳忙扶住李紅秀的胳膊。若是往常,李紅秀哪裡會這麼脆弱。可是說那話的人是她親娘啊。身子一軟,全身的重量就都放到了李芳身上。

    「姥娘。這話說的也太讓人傷心了。我娘就不是您閨女嗎?」李芳小胖臉上滿是惱怒。

    李老太太被李芳這麼一惱,臉上的笑是徹底僵硬了。又見李紅秀一副傷心的樣子。宋遠的眼神也清冷的很。李老太太的脾氣是徹底上來了。

    回手就給了李芳一個嘴巴子。

    清脆的聲音,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你一個丫崽子總要我個老婆子的強。啊,你家現在日子好了,我老婆子就這不好那不好了。你們一家子在我這吃喝的時候。怎麼就不說了呢?一次又一次算計這個算計那個的,我呸,你香的啊,都算計你。我看就你是個惹事的,攪家精。」

    李老太太罵完,韓氏也不哭了。藉著李杏的勁就站了起來。李杏臉上閃過一抹得意。

    韓氏柔柔的說道,「娘說的可不就是。我杏兒在村子裡多少年的好名聲,誰見了不誇。怎麼就粘到李芳的邊就成了如今這樣。我看啊,根本就沒人算計你,反而是你算計的我們杏兒。我們一家子哪裡有銀裸子。可不就是你給了那陳春花,然後倒打我們一耙。你小小年紀怎麼這麼惡毒。把我們杏兒名聲弄壞了,你有啥好處?」

    李芳的皮膚本就白嫩,李老太太又是用了全勁,此刻這說話的功夫,整個左臉已經紅腫的不像樣子。

    李紅秀的手不住的顫抖,相碰又怕弄疼李芳,轉過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李老太太。

    「娘。你做什麼打我小芳。她還是一個孩子。」

    李老太太冷哼一聲,卻是李杏開了口,「我奶做個長輩的怎麼就打不得了。也不看看你家那李芳什麼樣。又胖又醜的,嫉妒我,就拖累我的名聲啊」李杏話沒說完,就被李紅秀打了一個大巴掌,李紅秀可比李老太太的勁大多了。一個巴掌下去,李杏的臉立馬就紅腫起來。

    「你憑什麼打人。我跟你拼了。」韓氏說著就朝李紅秀撲來。田嬸子就在跟前,直接就攔住了韓氏。手一伸就給推了回去。

    「我憑什麼打人?杏兒不是說了,做長輩的怎麼就打不得了。杏兒名聲好。名聲好怎麼跟我這個長輩的說話呢?自己做的事,不敢承認,就往別人身上推。大嫂可教的真好啊。」轉過頭又對李老太太說道,

    「娘,我小芳怎麼就要你的強了。怎麼就攪家精了。二嫂想給三郎娶媳婦,就結扁擔親,不給自己的閨女,非得推給小芳。這事就是小芳錯了?大姐收了人家何府的銀子和房子,就讓我五郎入贅給癡傻還腳坡的何大小姐。這事就也是我小芳的錯了?大姐二姐想要我家的鋪子,就算計這算計那的,也是我小芳的錯了?呵呵,很多事我心裡都有數,不提就是因為顧忌李家的臉面,想著總有情意在的。可如今呢,算計來算計去的,都成我家小芳的錯了。怎麼杏兒就一身乾淨了?是誰央了我讓我說杏兒是去我家了?大嫂都忘了嗎?還有大嫂啊,你說你沒有銀裸子,那銀裸子是我們給了陳家春花的,行啊,咱別在這爭論了,咱找人一問不就知道了。村子裡分不清,咱就去衙門,怎麼的也得把事情弄清楚了。」

    田氏笑了兩聲,「嬸子啊,韓氏啊,這事沒弄清楚我怎麼能來?別強了。都是正經過日子的人家,誰有那麼多花花心思,再強咱就找人斷斷案,沒得冤枉了你家杏兒。」

    韓氏臉色一僵,她原本以為李老太太能震懾住李紅秀,然後她這往李芳身上一扯,大家都說不清道不明的,這事也就過去了。哪裡知道李紅秀和田嬸子都提到要斷案。

    李杏更是急了,臉上就掩藏不住的滿是焦急。「娘」

    李老太太此刻有有點急了,剛才她若軟言一些,這事不就這麼過去了。畢竟田氏剛才來的時候態度可沒現在這麼冷硬。

    掃了眼李紅秀,李老太太心裡也不好受。李紅秀今兒個說出這些話,大有情意全無的意思。

    「秀兒啊」

    李紅秀小心的護著李芳的小胖臉,看都沒看李老太太一眼。每個人都有逆鱗,李紅秀可以原諒以往李家眾人的所作所為,卻不能原諒李老太太無辜打李芳一個巴掌。也不能原諒李家把錯處推到李芳身上。她的孩子,被算計,憑什麼就要替別人的孩子背這些髒水呢。

    正在這時,李老爺子和田二叔、李守從上房屋裡走了出來。除了田二叔,面色都不是很好。李守更是從上房出來,直奔李杏而去,一腳就揣在了李杏腰上。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爹」

    李守狠狠的瞪了李杏一眼,直接就進了自己的屋子。

    李老爺子吧嗒吧嗒的抽了兩口煙袋,「田家的放心就好,以後絕對不會扯上你們家。我們老倆口會拘束好她的。」

    田嬸子看了田二叔一眼,見田二叔點了點頭。這才應聲,「行啊,我就信李叔的。」

    田家的一走,李紅秀和宋遠就拉著李芳也跟了出去。

    李老爺子,忙叫了一聲,「秀兒啊,等會在走,爹跟你說點事。」

    李紅秀身子頓了頓,不在停留,就和宋遠李芳往家裡去了。

    李老爺子面色一僵,回頭狠狠的瞪了李老太太一眼,「糊塗的。啥事都讓你攪和了。你當秀兒一家子還是以前任你拿捏的嗎?」

    李老爺子又看向韓氏和李杏,「都給我消停的,一個個的,不好好過日子,成天竟往歪道上走。以後你們娘倆別給我出院子,省得丟人。」李老爺子這話是間接的禁了韓氏和李杏的足。

    直到眾人都回了屋子,馮氏才面帶笑意的拉著李蘭和李花進了屋子。

    大房這次是徹底惹怒了李老爺子。那好處不就是她們二房的了?

    宋遠心疼李芳,在院子裡顧忌那些是李紅秀的長輩和親人。撓了撓頭,宋遠覺得自己窩囊的可以。

    蹲下了身子,「小芳上爹背上來,爹背你回家。」

    李芳也不客氣,直接就趴了上去。

    宋遠的背很寬厚,李芳趴在上面眼眶就是一熱。剛才被打的時候她都沒哭,可是此刻卻心裡酸酸的。不是因為自己委屈,而是因為宋遠這個爹。

    因著入贅的身份,宋遠在李家一直都辛苦的活著。在李家從來都沒有他說話的地方。李芳被打,他心裡揪著的疼。可是又能如何,打人的是李紅秀的親娘。他能怎麼做?

    「爹,您別多想。今天要是和外人,您肯定早就給我出氣了。我理解的。」

    李芳趴在宋遠的背上,低聲說著,李紅秀在一邊掉眼淚,根本就沒聽見李芳說什麼。

    宋遠身子一僵,眼裡一時模糊起來。

    到了家,李紅秀忙煮了雞蛋,剝了皮,小心的在紅腫的臉上滾著。

    「娘,小芳」李卓進屋就看見李紅秀拿著雞蛋在李芳臉上滾來滾去的。又見李芳臉上紅腫的狠,當下心裡一跳,「這是怎麼了?」

    李卓報了童生試,就和先生說了,回家一趟。去了鋪子,李紅秀不在。李卓就往家裡來。哪曉得,一進屋就看見自己妹妹臉頰紅腫的。

    李紅秀知道瞞不得李卓,就把事情說了一遍。

    李卓當下就急了,「我找她們去,自己做錯事,憑什麼往我妹妹身上推,還打人。」

    李芳忙下地拉住李卓的胳膊。

    「哥,別衝動啊,衝動是魔鬼。」

    ps:下章李紅秀崛起~妥妥的~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