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當炮灰遇上反派boss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目錄 第105章 文 / 天涯無居客

    執念太深會成魔障。

    南宮未然這個名字用了六百年的時間成為了司徒蒼心中很難過不可磨滅的魔障。

    重回過去,司徒蒼只以為那是上蒼對自己的憐憫。上一世死在了天劫之下,自己捧在手心疼愛的小師妹居然因為一個男子對自己下了黑手,雖然司徒蒼恨,但是並不是看不透,畢竟修真界如果揭開那層光鮮的外衣,和妖魔界沒有什麼區別,弱肉強食罷了。

    司徒蒼唯一看不透的便是這個世界,自己居然存在於一本書之中,這個世界居然是一本書,他只是所謂主角稱霸修真界的一個墊腳石。

    真是太可笑了,這完全顛覆了司徒蒼的認知,所以,他入魔了。

    「逆天修仙,至死無悔,黃粱一夢,方知天意弄人。天意如刀。逆之?嗚呼,悲哉,惑矣!」寫下這行字,司徒蒼茫然,無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做,繼續追求他的大道嗎?可是如果這個世界都不是真實的,他修道又有何用?

    「蒼兒你還未看破?」

    「師尊,我已分不清身邊的的一切是真實還是虛幻。」面前焦急的師尊,但是司徒蒼感覺不真實,「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堅定道心,蒼兒。」

    「道心?」

    何為道心?司徒蒼已經看不清了,自己的道心何在?司徒蒼茫然。

    「我的人生我做主。」稚嫩的字跡,寫在了自己隨手放飛的紙鶴之上,那是一個凡界孩子的話,卻讓司徒蒼精神一震,修仙本是逆天而行,豈可認命?人定勝天這樣的道理連一個凡人孩子都明白,更何況修道的自己?

    原來他魔障了了。

    「我欠你一份因果。你我是否有緣,就由上天來決定。」

    一份最簡單的心法,給他們結下了不可割斷的緣分,南宮未然這個名字第一次進入了他的心。

    第一次相識,司徒蒼只看到了南宮未然的蜃影,而南宮未然只看到了司徒蒼的字跡。那一年,司徒蒼剛剛重回過去,而南宮未然只是一個小小孩童,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世界還有修真者存在。

    「如果發現自己的一生如同提線木偶,完全被人操縱在手中,你會如何?」

    「扯斷提線。我的人生只有我自己能掌控。」

    「你幾歲了?」

    「八歲。」

    「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南宮未然。」

    「為何會在這裡?」

    「晚輩想去升仙大會看一下熱鬧。」

    「升仙大會?你我真是有緣。」

    第二次見面是在仙緣城外的破廟中,曾經小小的孩童已經成為一個小小的少年,南宮未然這個名字第一次被清晰的告知,司徒蒼模糊的知道他們之間的因果可能注定還不清了。

    「你可知道升仙大會的真正目的?」

    「仙人招收弟子。」

    「本君乃虛靈宗凌天峰元嬰真君,司徒蒼。你可願拜入凌天峰,成為本君的師弟?」

    還不清也罷,司徒蒼突然有種衝動,也許自己可以用一個乖巧明理的小師弟替代小師妹,如果這樣命運還會走上原來的軌道嗎?

    「五年後的今天,我會親自來升仙大會接你進入宗門。」這樣決定,司徒蒼覺得自己的心魔也輕了許多、

    只是沒想到,南宮未然卻邀請自己去了另一個地方。

    「五日之後是星雲山莊的世交東方世家的家主五十歲大壽,我的父親也將會前去祝壽,我也想去湊個熱鬧。」

    東方?十分熟悉的姓氏,東方傲天哪怕自己重生了也不會忘記的名字,那個讓小師妹甘願背叛自己,和其他女子共事一夫的所謂主角。

    只是,真正見到那個宿敵,司徒蒼卻茫然了。

    「那是,東方傲天?」

    一個沒有靈根的廢物,怎麼會是那個即使私德被人詬病,但是修煉一途堪稱天才的東方傲天?

    「奪舍,原來是奪舍。一個異世界的奪舍者。」

    「你為何引我到這裡?」

    「司徒蒼,南宮未然這個名字,也許,你有印象。」

    「被東方傲天搶了未婚妻,並在升仙大會中被殺死的紈褲子弟?」

    「很可笑吧,我以為自己只是投胎轉世,只是忘了喝孟婆湯,擁有前世記憶罷了。誰知道三歲時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是在一本小說了,還是裡面的一個小人物,襯托東方傲天英勇強大的小心物。自己的一生命運居然是被安排好的。」

    「我的邀請依舊有效,五年之後,升仙大會,我就接你入宗門。」

    原來,這個世界自己並不是孤獨的,也有同類。

    一切開始理所當然起來,五年後升仙大會,司徒蒼接南宮未然進入了修真界,進入了虛靈宗,成為了自己的小師弟,親手教導南宮未然修煉。

    青嵐大陸,血煉秘境的歷練讓司徒蒼感到自己對南宮未然的重視,也許已經遠遠超過了那個小師妹,夢中夢更是讓自己和南宮未然貼得更緊,他的一切在自己勉強i安毫無保留,看著南宮未然從一個小小少年變成一個獨當一面的合格劍修,司徒蒼心中有驕傲也有自豪。

    吾家有子初長成。

    也許就是這種感覺吧。

    宗門任務,南宮未然可能要用十年完成,對於修者來說,十年也許只是哦閉一次關而已,但是當南宮未然離開後,司徒蒼卻發現自己連靜心修煉也做不到。

    「蒼兒,順應你的心吧。」辭別師尊,師尊給了自己這樣一句話。

    順應自己的心嗎?

    司徒蒼若有所思,凡世相伴,在南宮未然身邊,司徒蒼前所未有的安定,也發現自己願意為這個師弟做很多以前自己不屑為之的事情,比如洗手作羹湯。

    不管是燕子樓所見還是後來遇到的那個燕五和燕明之間得而糾葛,都讓司徒蒼若有所思,看著日漸俊美甚至帶著一絲魅惑的師弟,司徒蒼開始思考,自己真的只是單純把南宮未然當師弟嗎?

    其實,這也並不是很難弄明白,當南宮未然微笑著把他咬了一口的糖葫蘆再次遞到自己面前時,司徒蒼下定了決心,

    「師弟。」

    「嗯?」

    「和我雙修吧。」

    也許雙修只是修煉中的一種,但是司徒蒼清楚自己這是一種承諾,雖然現在只是有些喜歡,並不是愛戀,但是他承諾只要師弟回應,他願意與師弟結成雙修伴侶,此生此世絕不背離。

    成功殺死了前世的宿敵,師弟結嬰時也成功剔除了媚骨,雙修之盟,鸞鳳相交。司徒蒼以為自己和師弟就會這般攜手共探大道,卻沒有想到只是會水藍界瞭解自己過去的因果就因為在血煉秘境沒有斬草除根導致自己和師弟分離。

    「你們之間的緣分在此界已經結束,在這個修真界將再無見面的可能。不過你無須痛苦,你們命中注定相伴相隨,努力修煉早日飛昇,仙界才是你們將會再次相遇的地方。」

    錐心的疼痛因為師叔的話得到緩解,司徒蒼依然閉關,不再茫然尋找南宮未然。

    十年之後,玉虛子、玉靈子同日飛昇。

    三十年後,司徒蒼渡劫。

    在度最後的心魔劫,司徒蒼再次看到了自己思念的人,心神的動搖讓她差一點隕落在天劫之下,原來即使自己強迫自己不要再想師弟,師弟已經在深深扎根,司徒蒼一個准仙人在修真界尋找了四十年,最終依舊毫無線索,最終只能他只能妥協,司徒蒼飛昇。

    仙界是個所有修者嚮往的地方,但是仙界的生存競爭也更加的激烈,因為能夠飛昇仙界的修者都是修真界的天才。

    來到仙界的第一百年,司徒蒼在仙界虛靈宗的仙界門派虛靈仙宗潛修,身為新人,司徒蒼有一百年的門派保護期。

    「師兄,妾身希望以你雙修以此來加快修煉。」仙宗之中,貌美的女修直接亮明瞭自己的需求,「不需要與師兄結成道侶,只是露水情緣而已。」

    一百年雖長,但是在仙人看來十分短,因此一些在下界以天才自傲的修者也會著急,找一些捷徑,加快修煉速度。

    「我有伴侶。」司徒蒼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他不可能因為貪圖一時的捷徑,而忘卻自己對師弟的承諾。

    師尊在自己飛昇入仙界後把師祖賜下的一件獻寶給了司徒蒼,小小的一面鏡子,能夠讓司徒蒼看到自己心中最渴望的人,終於事隔百年,司徒蒼終於再次見到了師弟,南宮未然。

    夜夜相對,南宮未然不知道仙界之中有一個人一直默默地關注著他,司徒蒼也無法告訴師弟,自己一直期待著與他再次重逢。

    看著師弟在陌生的修真界孤獨修煉,司徒蒼心疼。

    看著師弟結交新朋友,司徒蒼欣慰而又,擔心,欣慰於師弟不再孤單,卻又擔心師弟忘卻自己,畢竟他和師弟相處的時間不足百年。

    看著師弟陷入妖魔和修真界的戰爭,司徒蒼雖然憂心,卻也期盼師弟的成長,不經歷風雲怎麼能夠成為真正的修者?

    只是當看到師弟與一個女修相交莫逆,司徒蒼才知道原來自己原來也會嫉妒。

    「仙人,雖然已經成仙,但是依舊是人。」師尊玉虛子倒是十分滿意自家徒弟的表現,畢竟他還擔心自家徒弟走了無情道。

    司徒蒼漠然,只是在宗門的對決之中把自己的對手打成了重傷,司徒蒼之名在仙宗之內初顯,被高層關注。

    「只要你與四長老的親傳弟子竭誠道侶,便可得到四長老的庇護。」

    「弟子已有道侶。」

    「一個還未飛昇之人,司徒蒼你何必為他放棄這難得的機會?萬一他渡劫失敗,隕落?」

    司徒蒼眼中寒光一閃,再次拒絕了,「我的道侶只有那個人。」

    來人失望離開,司徒蒼擦拭自己的飲血劍,如有所思。

    一年之後,那個人隕落在外出歷練之中。

    南宮未然收了一個小徒弟,仙界司徒蒼特意為了那個自己從未正式見面的弟子專門走了一趟珍寶閣。

    南宮未然帶著弟子回到虛靈宗,司徒蒼惱怒的挑戰了玉靈師叔,這就是他說的在修真界無法見面?如果他一直停留在修真界是不是此時已經可以見到是低了?

    「你認為南宮未然願意你為他蹉跎三百年嗎?」玉靈子微笑道,「如果是那樣,他就不會這麼多年已經被你放在心上了。他可是一直牽掛著你。」

    一直自認淡漠的司徒蒼連不由紅了,惱羞成怒的給了師叔一劍,然後轉身離開。

    南宮未然封印了伊川的記憶把他送進了明陽門,一直關注他的司徒蒼再次找了玉靈子,明白那個沒有緣分的弟子的命運後,司徒蒼有些黯然的把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收了起來。

    十年之後,南宮未然渡劫,司徒蒼整整一天盯著鏡子,眼睛都不敢眨動一下,唯恐錯過一絲。他的面前放著他用一件大功勞向門派換取的一件逆天法寶,能夠讓他在師弟危險的那一刻發動法寶打破壁障,救下遠在修真界的師弟。

    還好,師弟渡劫成功。司徒蒼輕舒一口氣,這才發現身為修者本該寒暑不侵的自己居然出了一身的汗。

    南宮未然封印修為留在修真界看護弟子,司徒蒼用了十年找到了改變那個孩子命運的辦法,通過入夢之術傳給了師弟。

    那一夜醒來,南宮未然淚流滿面,而司徒蒼因為使用秘術導致修為下降了一個境界。

    一百年後,南宮未然就下了弟子的靈魂,用禁術把弟子的靈魂送入時間逆流,修為反噬,閉關休養。

    仙界,替南宮未然承受了大半反噬的司徒蒼同樣受創,只是在南宮未然送走伊川之時,同樣送去了一個靈魂,給他們定下契約,以此來了斷師弟和伊川之間的因果,讓師弟以後修煉不會再因此遇到屏障。

    兩百年後,恢復境界的南宮未然飛昇仙界。

    司徒蒼在飛昇仙池外等了兩個月,眼睛一順不順的看著仙池,知道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其中。

    司徒蒼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也會如此的緊張,呆呆的看著那個人走出飛昇池看向了自己,微笑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師兄。」南宮未然笑了,眼睛中有著深深地思念,「我來了。」

    把那個人攬入懷中,司徒蒼空虛了六百年的心這才安定下來。

    知念太深會成魔障,六百年,懷中這個人已經成為了他的魔障,但是司徒蒼甘之若飴。

    他是自己的道侶,生生世世也不會改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