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惡女狂妃,強娶邪魅鬼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目錄 第500章 大結局(終章 ) 文 / 君飛月

    第500章:大結局(終章)

    秦日照睜大眼睛,怎麼會這樣?文武百官更是滿臉的暗色。暗處,暗衛和韓家的人廝殺著。

    本來還在極力的阻止身穿紅色嫁衣的雪玲瓏將玉邪臉上的人皮面具給撕裂下來。只是在雪玲瓏將玉邪臉上的人皮面具撕裂下來的時候,韓家這才知道大勢已去。他們萬沒有想到赫連鏡月竟然有這等能耐。不過,隨後,他們明白了。不是赫連鏡月有這等能耐。而是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赫連鏡月。

    雪玲瓏隨即在眾人的面前撕下自己的人皮面具。當自己那一張傾城絕色的容顏展現在眾人的跟前的時候,眾人震驚的望著上首的女子。在場的文武百官,誰不知道眼前這個女子是誰?這分明就是已經去世四年的雪皇后-雪玲瓏是也。

    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本應該是死了四年的雪皇后,竟然還活著,他們眼前的邪帝竟然是玉邪易容而成的。秦日照當即凝著臉道:「既然這是玉邪假扮的,那真正的邪帝呢?」

    雪玲瓏的眸光望向一側的風千塵,在眾目睽睽之下,身側的黑衣蒙面的風千塵,在眾人面前將臉上的黑巾取下來。當他的容顏展現在眾人的眼前的時候,那一雙猶如萬年寒冰一般鋒銳寒冷的黑眸一瞪,讓他們都感覺到被凍住了。不比較不知道,這一比較,他們這才深深的發現,玉邪所扮演的邪帝缺少這一種奪魂奪魄的震撼的感覺。崇政殿外廝殺成片,崇政殿內,百官們滿臉的震驚。當風千塵將事實告知百官的時候,文武百官全都汗顏了。

    整整經過了一日的廝殺,皇宮裡佈滿了血腥味。血雨腥風的宮廷在南詔,西陵,上官世家,而後的武將們的參與下,終究是撥開雲霧見月明了。只是皇宮這一邊剛落幕。宮外傳來消息。

    哆來咪發所在的別院起火了。風千塵和雪玲瓏收到消息,火速的趕到上官雲傾安排的別院的時候,火是被撲滅了,其中一處燒的不堪入目。當雲上老人和玉池老人看到雪玲瓏的時候,咚的跪在雪玲瓏的跟前:「小主子,是屬下失職。請小主子懲罰。」

    雪玲瓏內心裡升騰起一種不安來。這一場火,一定和韓家有關。陡然的雪玲瓏焦灼的問道:「哆來咪發他們四人呢?」

    「在屋中休息呢。」雲上老人和玉池老人恭敬道。

    雪玲瓏和風千塵直接就奔著哆來咪發休息的房間奔去。看著雪玲瓏和風千塵兩人直接朝哆來咪發所在的房間而去的時候,雲上老人和玉池老人內心裡也是升騰起一種不安來。難道說,方纔那一場大火其實就是調虎離山之計?

    雲上老人和玉池老人兩人的眼中也有著一絲惱怒。如若事實真的是如此的話?那……

    當雪玲瓏和風千塵,便看到躺在地上的幾個暗衛的屍體。而房間裡只有發發一個人,面色煞白一片。當看到雪玲瓏和風千塵出現的時候,發發撲進了娘親的懷中哭泣。

    「嗚嗚……娘親……我們在捉迷藏,我躲在*底下。壞人沒有找到我,哆哆,來來,冪冪都被壞人抓走了。娘親……」

    雪玲瓏一聽到哆哆,來來,發發三個孩子被人抓走了。不由得整個人差點就要暈過去。好在風千塵在雪玲瓏的身後,扶住了雪玲瓏。風千塵看著眼前躺在地上的暗衛。整個人此刻好似從地獄爬出來的魔鬼一般,滿眼的陰驁,面色猙獰恐怖。手握成拳,咯吱作響,這一刻有一種毀天滅地的感覺。

    不用細究,這絕對是韓家的人將自家幾個小寶貝帶走了。風千塵週遭滿身的煞氣。雲上老人和玉池老人趕來,看到眼前的狀況的時候,兩人跪在地上,請罪。

    雪玲瓏滿心的焦灼,但是她知道敵人有心,現在也不是責怪誰的時候,揮手道:「你們起來吧,眼下還是找孩子要緊。」

    雲上老人和玉池老人兩人暗暗發誓,一定要將功補過。

    雪玲瓏內心裡焦灼啊,因為這哆哆,來來,冪冪是落在韓家人的手中,韓家是有多麼的嫉恨凰族和花族,現在他們剛又將韓家想要出世佈置的棋局給破壞了。他們內心裡怎麼可能不恨他們。

    她就怕孩子們落在他們的手上,恐怕凶多吉少了……一想到這樣,雪玲瓏又是差點要昏厥過去。只要想到孩子們很可能凶多吉少,她整個人就好似熱鍋上的螞蟻。

    風千塵這一邊對著自己帶來的屬下吩咐道:「雲上,你帶著人馬一起從城東地毯式搜查,玉池,你帶著人馬從城南,地毯式搜查,秦日照,你帶著人馬從城西地毯式搜查。玉簫,你帶著人馬從城北,地毯式搜查。」

    「是。」眾人恭敬的下去。風千塵隨即又撥了一些人,去城外搜查。現在他們必須盡快找到孩子們,一刻不能夠容緩啊。

    風千塵佈置人馬出去尋找,眼下再是焦急也沒有用。風千塵隨即安慰雪玲瓏守護在發發的身側,和孩子一起休息。

    「玲瓏,放心,孩子們絕對不會有事的。相信依照他們的機靈。你現在還是先休息一下。等你一覺醒來,孩子們說不定就回來了。」風千塵安慰道。

    「千塵,我哪裡能夠睡得下。不行,我也要出去找。」雪玲瓏坐立難安,內心裡火急火燎一般。她真的生怕韓家對自己這幾個孩子做出些什麼來。要是三個孩子有什麼三長兩短,讓她的心裡如何安寧?

    這一找,足足是十日,終於在雪玲瓏要崩潰的時候,有好消息傳來了。

    「啟稟主子,哆哆和來來回來了。」雪玲瓏一聽哆哆和來來回來了。內心裡那叫一個激動。

    「回來?」雪玲瓏還是覺得不可置信,因為找了十日,她甚至已經能夠預料到不好的結果了。正當雪玲瓏不可置信的時候,哆哆和來來跑了進來。

    哆哆和來來撲進娘親的懷中,雪玲瓏看到哆哆和來來兩人平安的回來,心中這才有一絲寬慰,再仔細的檢查哆哆和來來的身上,絲毫沒有受傷的跡象。()這才讓雪玲瓏鬆了一口氣。不過雪玲瓏隨後想起冪冪,這落下的心再度的揪緊起來。

    「哆哆,來來,你們怎麼回來的?還有,冪冪呢?冪冪怎麼沒有跟你們一起回來?」雪玲瓏最最擔憂的就是冪冪。對於這個女兒,她有些無限的愧疚。遺傳了風千塵那樣的怪病。

    哆哆和來來在聽到冪冪沒有回來的時候,他們的小臉也是耷拉下來了道:「娘親,我們……我們也不知道。是……是他們送我們回來的。」

    哆哆和來來也迷糊了,不知道該叫他們什麼。但是他們都說是她們的親人。

    哆哆和來來,小手一指,從門外進來幾道身影。首先進來的是鶴髮童顏的玉絕塵和和錦娘。他們的臉上也沒有了往昔的那一種頑童的打鬧。緊繃著臉,在他們身後進來一個黑衣蒙面的男子,雪玲瓏的視線落在進來的女子身上的時候,雪玲瓏睜大眼睛。

    這女子,你倒是誰?原來是當年病重的花流舞。

    「玲瓏。莫要擔憂冪冪,她此生是為化解韓家和花族,凰族的恩怨而生。這是她的命數。」花流舞看著眼前的雪玲瓏。

    「娘親?玲瓏不明白。」雪玲瓏不可置信道。

    因了花流舞和玉絕塵,錦娘的要求。風千塵帶著三個小傢伙退身出去。

    花流舞知道雪玲瓏的疑惑,隨即緩緩道來。當一切真-相大白的時候,雪玲瓏震驚的望向花流舞。

    雪玲瓏看著手中的「佛國金蓮」圖,雪玲瓏才知道,原來自己因這「佛國金蓮」穿越而來,並非偶然,而是花族的玄學長老透過這「佛國金蓮」將自己召來這個時代。而現在就差最後一步。那就是用她的血開啟凰族和花族的命數。讓凰族和花族再度延續皇朝的命數。

    而她……從哪裡來,再回哪裡去……

    雪玲瓏真他娘的想要揍人,這些人實在是太可惡了。當年,她不願意穿越而來,偏生用這「佛國金蓮」將自己召見來此,而現在又想要用自己的鮮血開啟凰族和花族皇朝的命數。難道她雪玲瓏就合該為了花族和凰族而來。什麼這是她的命。

    呸……

    這一刻,臨到最後竟然還被這一幅「佛國金蓮」擺了一道。還被花族的人擺了一道。自己的兒女們,他們竟然也安排好了命數。

    哆哆被送往東勝神州島成為島主。來來成為花族的新任族長。至於冪冪卻是要和韓家家主糾纏一起。發發則是成為風千塵的接班人。

    擦。憑什麼?他們一家的命運要被別人安排?

    至於屋內的一切,屋外的風千塵全都聽入了耳中。當得知真-相的時候,氣惱的又何止是雪玲瓏一人,還有風千塵。陡然的風千塵衝進來,奪走了「佛國金蓮」。

    他寧可毀了,寧可不要凰族的命數延續,因為凰族和花族皇朝延續的時候,就是自家小東西離開自己的時候。他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家小東西的魂魄是被「佛國金蓮」從未來的時空召來。

    只是當風千塵想要讓人將玉絕塵,錦娘,花流舞攆走的時候,玉絕塵和花流舞對風千塵和雪玲瓏道:「你方才搶走的那只是『佛國金蓮』的贗品而已。」

    「什麼?只是贗品?那真正的佛國金蓮呢?」風千塵雙眸殺氣騰騰……逼問花流舞。該死的,他的妻子,他的女人,憑什麼他們說將她帶到自己的身側就帶來,說要弄走就弄走。還有自己的兒女們,憑什麼?

    只是這一邊,風千塵殺氣騰騰的,哆哆也早已經在這十天裡被*住了。他窩進玉絕塵的懷中道:「那個爹爹,娘親,我想要隨祖父和祖母去島上。」

    哆哆是真心的喜歡玉絕塵和錦娘。來來也是真心的窩進花流舞的懷中。因為她也是被花姨婆所將的花族給吸引住了。他好想去哦。

    在雙方的最後較量之下,以及哆哆和來來的堅持下,這才商定,每年允許哆哆和來來去東勝神州島和花族聖地呆上三個月。這是雪玲瓏的極限。這也是花流舞和風千塵商談下的,絕對不拿雪玲瓏的血開啟佛國金蓮。不續花族和凰族的命。除非等雪玲瓏和他百年之後……

    雪山之巔,一個白影,面色如這雪山上的冰雪還要冰冷。視線往下,在這個男子的腿上,有一道小身影,雙腳緊緊的勾住這個白衣男子的小腿,雙手抱住這個男人的大腿,好似一隻雪地白狐掛在這個男子的腿上。掛在他的大腿上行走。

    十丈外,幾道黑影看著他們的主子。韓家落敗的這般慘烈。一個個的眸光如冰,如鋒銳的刀子,恨不得將主子褲管上的小傢伙給滅了。然而將她的屍體掛到東起都城城門口。

    白衣冷面的男子,絕冷著臉,俯身,伸出大掌,抓住掛在他褲管上的冪冪。使勁的一拽,冪冪當即整個人懸在空中,揮舞著雙手和雙腳。

    「嗚嗚嗚嗚……大俠……不要……」無限憋屈的小臉,白衣冷面的男子,隨即狠狠的將冪冪朝著遠處一拋。

    「嗷嗚……」冪冪被丟在雪地裡。吃了滿嘴的血。擦,太可惡了。她冪冪也是有脾氣的,這個男人捉了自己來。現在不管她的死活。她的肚子很餓也,只是想要吃的。

    分明身上的衣料很單薄。小身子也在不斷的顫抖,但是這麼小的身影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迅速。竟然又是迅速的來到白衣冷面的男子跟前,整個人又是像章魚一般掛在白衣冷面的男子身上。

    「大俠……我肚子餓了,給我吃的,給我吃的……我要吃的……」不是她冪冪是吃貨啊。實在是她被這個男人餓了三天了也。她現在只是想要吃的。

    冷面男子冰冷著臉,再度的俯身又是要將冪冪給抓起來,如拋物線一般的丟出去。這一次,冪冪被白衣冷面的男子從背部抓起來的時候,這一次冪冪拽住了這個男人束縛的腰帶。在他一拽的時候,冪冪,拽開了這個男人的束帶,一扯,她扯落了這個男人的褲子。

    十丈外的屬下看著自家的主子竟然被一個小傢伙給扒了褲子。白衣冷面的男子本來冰冷的臉佈滿猙獰陰驁之色。眼中升騰起殺氣。

    「你,找死。」冰冷嗜血的三個字,讓冪冪的小身影,不能夠自己的顫抖了啊。嗚嗚,她不是故意要將這個男人外面的褲子給扒了的。

    冪冪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穿著紅褲衩。狠狠的顫抖了幾下小身子。睜著一雙小鹿斑比般的大眼睛,十分無辜道:「大俠,那個,我扒了你的褲子。這樣吧,你的下半身,我負責吧。」

    冪冪的聲音落入白衣冷面男子身後的那些背轉過去的屬下們的耳中,這些屬下,紅唇狠狠抽搐。這個小東西在說什麼?他負責他們主子的後半身?

    ……

    畫面切換。

    法華寺。

    一道小身影在法華寺裡尋找,隨即來到主持的禪房外。推門進來。小身影直接的撲上白衣冷面的男子的身上。對著主持道:「大師,他不剃度,不出嫁。是我扒了他的褲子,抱了他。他的下半身,我負責。你要是敢給他剃度,我就將法華寺的人全都給毒死。」

    這小身影無疑就是冪冪……

    主持看著眼前這個畫面,雙手合掌:「南無阿彌陀佛。」

    冷面男子滿臉黑線,誰說他要剃度,誰說他要出家當和尚了?

    ……

    親們,故事還在繼續,但是玲瓏和風千塵的故事到此結束了。這冷面男子乃是韓家現任的家主。

    謝謝親們一路以來的支持。親們或許會說,文裡有些人還沒有交代清楚,這就留給親們一個想像的空間。

    例如。上官雲傾,這個人物本來我想著依讀者的請求,給上官雲傾配上一個女子。可以說,在文中,上官雲傾是我最最喜歡的男子。賠了任何一個女子,都破壞了上官雲傾這一份美。破壞了他心中執念的愛意。所以,索性就讓他這麼一直愛著玲瓏吧,用他的方式愛著。你們覺得這是悲念。但是人生就是這樣,有幸福,也有缺憾。至於現在的上官雲傾,他覺得能夠看著雪玲瓏幸福,這就是他最大的幸福,反倒是強行的給他一段婚姻的話,對他不公平,對身為他妻子的女子也不公平。

    讓美停留在美的時候。

    接下去,請親們移駕到飛月的新文,《腹黑傻王,絕*王牌棄妃》,這是個男主腹黑,撲倒女主和女主反撲倒男主的故事,集狗血,復仇,江湖,宅鬥,宮鬥,天下於一身的故事,男主真的將女主*的天上有地上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