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紫羽殤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終見紫兒,天人之境 文 / 殘羽搖

    陸羽出關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重返冥宮殺了若風君。這一次,陸羽沒有堅持讓若冰瑤呆在幻靈閣,而是只帶了若冰瑤奔赴冥宮。

    冥宮的土雞瓦狗在兩個先天高手面前,就是豆腐渣。陸羽直接帶著若冰瑤殺到了冥宮的主殿,只要是冒氣兒的,都被陸羽屠殺殆盡。

    若冰瑤升不起哪怕一絲的憐憫之心,眼神冰冷的看著陸羽釋放心裡於積的憤怒。

    「該死,這次誰也救不了你,我要將你碎屍萬段!」若風君上次硬是用了尚不熟練的陰脈心法殺招—『絕脈掌』對付陸羽,自己也受了反噬。陸羽這次前來,他也是在閉關中,沒想到又被陸羽打斷了。

    陸羽終於等到了若風君,森然的看著他「你才是真的該死!」提劍狂飛,招招致命。

    若風君驚駭陸羽修為的同時,手中的玄鐵蛇鞭呼嘯著迎上了羽寂,羽寂和玄鐵蛇鞭是老對手了,仇人見面份外眼紅。通靈的羽寂,劍吟之聲響徹天地,興奮的劍意直撲長空。

    若風君後悔了,真的後悔了。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招惹眼前這個可怕的年輕人。年紀輕輕就突破了世人仰望的先天之境,短短的時間,現在居然突破到了歸元巔峰。自己用盡了手段,才到達這一步,難道他是仙人下凡?內心的恐懼開始讓他不安。

    玄鐵蛇鞭在與羽寂上千次的碰撞中,應聲而斷。不甘的發出一聲淒利的絕唱,斷成了三段。若風君用內力操縱著三段蛇鞭向陸羽直射而來,藉著陸羽抵擋的空隙,逃到了主殿內。陸羽正要追進入,若風君提著一個人出來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抵在她的喉嚨,割破了她的粉項。

    陸羽錚錚的看著她,聲嘶力竭的喊到:「紫兒!」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多少話裝在心底,這一刻卡在了深處,心痛再也止不住。曾經臆想過多少次,與紫兒的重逢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中。是在柔和的月光下、碧波蕩漾的西湖旁,亦或是幽靜諧和的雲棲竹徑。但是,萬萬沒想到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

    若風君說他『突破的時候用了紫兒』,陸羽以為紫兒已經死了,被若風君折磨死了。

    沒想到自己還能再次見到她,紫兒!你還是那麼美,秀髮飄飄。就像是天上的花仙子降臨在人間,百花在你面前黯然失色;風,也為你起舞。可是,你為什麼如此憔悴,臉上寫滿了憂傷。

    上官紫兒聽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緩緩的將渙散的目光聚集在遠處那道挺拔的身影上,淚雨婆娑,「陸羽,嗚嗚嗚……你是來找我的對嗎?我終於等到你了。我要跟你說: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陸羽用羽寂撐著地,盡量不讓自己癱軟倒下,「紫兒,我來了,我來救你了。我也愛你,在沒有你的日子裡,我都要瘋了,我不能沒有你。你等著,我這就來救你。我要牽著你的手,和你白頭到老。我們還要生一堆孩子,是男孩,我就教他練劍;是女孩,你就教她撫琴。我們一家人幸福美滿的生活在一起,永不分離!」

    若冰瑤在一旁聽了,不僅沒有醋意,還跟著他們傷心落淚。

    上官紫兒也嚮往著陸羽描述的生活,可是想到自己……

    「陸羽,不。我不能陪著你了,我已經不乾淨了,我被他毀了。陸羽,你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即使沒有我,我也要你好好的活下去。找一個愛你的妻子,生一堆孩子,他們肯定會很聽話。」

    「不,紫兒,我只要你!」陸羽哭著,不住的顫抖,他害怕,害怕將要發生的事情。「紫兒,你不要傻了,我不許你做傻事!」

    上官紫兒留戀的看著陸羽,把他刻在心底。脖子在匕首上滑落,模糊的看著陸羽丟了羽寂,不支的倒下。

    暮色起看天邊斜陽,恍惚想起你的臉龐。畢竟回想,難免徒增感傷。輕聲歎,我們那些好時光。夜未央繁星落眼眶,拾一段柔軟的光芒。清風過,曳燭光,獨舞無人欣賞。留花瓣隨風飄蕩,我要將過往都儲藏。編一段美麗的幻想,也許幻想到最後,會更傷。假歡暢,又何妨,無人共享。你曾經是我的邊疆,抵抗我所有的悲傷。西風殘,故人往,如今被愛流放。困在了眼淚中央。

    為什麼,為什麼剛相見,又別離?從此天各一方,成了永別!我感這天道,無情啊!如此無情的天道,我為何要感?我的道,就是情!滄海桑田、海枯石爛而忠貞不渝的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情;只叫人生死相許的情。問世間,何人能夠逃脫情的束縛?這就是我的道!

    倒在地上的陸羽選擇了自己的道,情之道!陸羽的身體,慢慢的漂浮,離開了地面。此刻,狂風為他吶喊,風雲為他變色。天人之境,虛空踱步。陸羽感悟了自己的道後,成功的踏入了天人之境。從此,蔚藍的天空,任他遨遊;這片天地,他就是主宰!

    若風君本是想用上官紫兒威脅陸羽,使陸羽不敢殺他。然而,他沒想到,上官紫兒的性格太過烈性,自殺了。若風君的手裡沒了威脅陸羽的籌碼,在看到陸羽漂浮起來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完了。

    陸羽操控著飛劍——羽寂,一劍從若風君身前穿胸而過。

    不知,是因為若風君不是血肉生長的人,還是羽寂實在是太快了。總之,羽寂身上沒有沾染丁點兒若風君的血。也許,羽寂也嫌他髒吧。

    橫抱著氣絕的上官紫兒,虛空踱步,一步一步的走回幻靈閣。

    取萬年玄冰做成冰棺,將上官紫兒永久封存。陸羽虛空舉著冰棺,來到杭州西湖的雲棲竹徑。一劍山河破,大地裂開了一丈寬的口子,冰棺穩穩的停住在最深處。深淵即將合上的瞬間,陸羽朝著冰棺撲了下去。深淵巨口合上了,永遠的封存這一段淒美的愛情。

    辭別了這個殘酷的世界,拋卻一切念想,只想安靜的陪著紫兒,訴說我的思戀。冰瑤,今生本應與你共度,可是我欠紫兒太多了,我不想丟下她。冰瑤,對不起!

    我欲用我三生煙火,換你一世迷離。可是,你給我留的到底是哪一世?此生,上天讓我不能與你長相廝守,我便逆了這無情的老天。紫兒,我來陪你了,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在寒冷的地方獨受寂寞……

    後記

    若冰瑤等不回陸羽,獨自撫養一雙兒女。兒子叫陸遙,女兒叫陸冰。兩個孩子聰慧異常,甚得幻靈閣的喜愛。陸冰對藥理十分感興趣,十歲那年被鬼母姥姥帶走,後來傳得鬼母姥姥的衣缽。陸遙由若冰瑤自己看管,十五歲就突破先天。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二十歲接掌幻靈閣,並將幻靈閣帶上巔峰。甚至殺上皇宮,逼迫皇帝撤了黑翎軍!

    (全書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