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審判未來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46章 蝴蝶效應17 文 / 星煒

    艾倩的演出繼續上演著,環形舞台四周的觀眾也在仔細地聆聽著,沒有人能對這樣的演出指手畫腳,因為,她所傳達的,其實就是一種對命運的抗爭,就連坐在會場外面的林依晨也情不自禁地開始專注起這個,對於他來說,一個幾乎不可能戰勝的黑馬。

    在林依晨的世界裡,艾倩的音樂則又是另外一種景象,因為對於一個生活在藝術世家的他而言,長期的藝術渲染已經讓林依晨有了一種對藝術的鑒賞能力,他坐在椅子上,看著前面大商場上的屏幕所佈景的那些效果,本能地搖了一下腦袋,也許他並不認可這樣的結果。

    這樣的虛擬佈景對於林依晨來說,也許非常不專業,以至於他不再去觀看那些對於他來說,毫無意義的內容。他將腦袋低了下去,然後將藍牙耳機扣在了自己的耳朵上,接著閉上了他那被墨鏡擋住的小眼睛,也許他正在用自己的感受來體會這樣一種,來自天籟般的美妙內涵吧。

    事件退回到2114年,那是林依晨還在7歲時的童年往事,在一個暑假的假期裡,林依晨正在研究和他那年紀,非常不對等的事情。

    對於一個7歲年紀的小林依晨來說,他理應是在學習二年級的課程,不過現在的他則是在幹著一個成年人的工作,那就是修車的工作,所不同的只是他現在修的,只是一個兒童玩具罷了。

    這玩具車很大,確切的來說是一輛很大的、帶拖斗的玩具卡車,我正因為說它大,是因為豎起來可以到達他的腰部以下的位置。也許機械類永遠是男孩子特別感興趣的事情吧!因此林恆也就不在乎那些價格上的事情,直接就給他買了一個和真實卡車類似機械的這麼一個超大玩具。雖然是仿真的,但裡面的做工也不馬虎,什麼底盤啦、發動機都應有盡有,重量可達三公斤左右,並且還是內燃式的汽油發動機。

    就是這麼一個龐然大物,曾今也是他那天倫之樂的一小部分回憶,因為在他5歲那年,林恆經常會陪他一起玩弄這麼一個大型玩具,他們可以將車子拆了,然後又組裝到一起,並且在這一過程中,林恆都會向他講解車子的構造甚至是其發展的歷史等等。

    不過,他現在長大了,思想也隨著那些人類所創造的奇妙事物轉變著,現在林恆並不時常陪著和他在一起玩這個東西,而是變成他自己研究另一種事物的過程。

    他打算將這輛大型玩具拆解了,然後想一些辦法來改造它,比如加一個可以自動檢測障礙物的回聲定位系統,或者是可以自動駕駛什麼的,只要是能裝進這輛卡車裡面的儀器,他都想盡可能地,讓它變得更完美一些。而對於那些儀器來說,其實在這個時代是可以買到的,並且隨著科技的進步,都會變得非常的小巧。

    林依晨就這樣專注地改造著自己心目中可能的樣子車型,但他似乎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因為在母親白晨曦的房間裡傳來了美妙的鋼琴聲,這樣的音樂很能讓他聯想到自己和父親一起在沙堆上控制這輛超大玩具的過程。那種其樂融融的童年記憶,正是林依晨所要找到的感覺。

    隨著音樂的緩慢進行,他手上的速度也開始逐漸放慢了,最後將整個頭部轉向到母親房間,聆聽著音樂帶給他的童年記憶。

    突然,音樂聲停止了,伴隨著之後的聲音變成讓人有點不安的警笛聲響。一輛警車來到了他們家的後院,幾個看似像交警和醫務人員穿戴模樣的人從車子裡走了出來,林依晨透過窗戶的玻璃看見母親似乎有點受驚嚇的樣子,慌忙地朝那輛警車跑去,當過了一會後,只見白晨曦掩著面,表現出很痛苦的樣子,但過了一會她便被兩個醫務人員穿著的人立即扶住,似乎是怕她暈倒似的。這樣的場景對於現在的林依晨來說,似乎已經能感受到一種可能的變故,但他並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當說到這裡的時候,我有必要介紹一下關於這個年代的一些重要事件。

    2113年泰坦人和地球開始結盟,到了2114年的時候,人類社會和外星文明發生了一點碰撞。在這一年的年初,人類的記者採訪了一些泰坦人的專家,其中也不乏一些對我們已知的過去的一些疑問,其中包含了很多未解之謎。比如金字塔的建立或者是普馬彭谷的那些鬼斧神工的石頭,又或者是納斯卡線條等等的諸多未解問題。這樣的事情結果自然都被泰坦人自己承認了,或是他們幹的,或是其他文明也加入到人類文明的過程等等,其中衝擊最大的便是以上帝之名為主的各種教派,他們反對泰坦人承認自己就是上帝的創造者。同時也激化了這些拚命保護他們心中的那個上帝的神聖。

    其實人類自古以來,就一直被這樣的宗教思想牽絆著,每個教義的民族都會有一套自己解釋上帝的方式。也同時想把這樣的思想教化其他的民族,人類為宗教戰爭所付出的代價,幾乎比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死亡總和還要多,但即便這樣,教義的戰爭始終沒有停歇過。而傳播只會走向更中立,更符合大家的意識方向去,而裡面所涉及到的不和諧東西,則會隨著人類自己的本性而發生改變,這也許就是人類循序發展的過程規律吧!以至於人類其實早就忘記了上帝究竟說了什麼,或是發生了什麼,自然就會有很多支持原派的原教旨主義出來反對,甚至變成一種極端的處理方式,那就是消滅那些異教徒們。

    而我現在說的不是人們產生了怎樣的衝突,只是像林恆這樣無辜的弱小市民也會無情地攪合在其中,成為這些教義的犧牲品。

    原因是有一群自稱上帝教的神教旨主義,他們經常對普通人採取一些極端的方式,比如連環爆炸或者是恐怖事件,他們認為既然上帝已經存在於我們之中,那何不讓上帝來解決這些棘手的事件,林恆就是在這樣的事件中,成了一個默默的受害者。他行駛在一段回家的路途當中時,被這樣的上帝教所製造的一次路邊炸彈波及。雖然事件很快平息,但是林恆和其中的幾名受害者卻遭了殃。

    在林依晨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和他提及自己內心裡一個夢想的世界,這樣的世界就像一個地球村一樣,人類沒有紛爭,沒有隔閡,和平地生活在這個星球上,甚至這樣的思想也被他描繪在自己的作品裡,當然對於社會體驗不是很豐富的童年林依晨而言,那其實就是自己也一同嚮往的烏托邦世界。不過當回到現實生活中時,他所要面對的卻又是那些血淋淋的案例,比如現在的林依晨,他或許只是覺得,父親也許只是去了一個他理想的世界吧。但其實林恆並沒有死,既然上帝能承諾的東西,也會還原出來,那些受波及的普通受害者盡然被泰坦人奇跡般的復活了,雖然這在現在聽音樂的林依晨看來,已經不是神秘事件,但對於當時童年的林依晨而言,這些泰坦人也許就是他心目中的神,或者是造物主。

    不過由於林恆用的是一個再造器官,雖然保住了命,但再造器官對於生理排斥性卻極為敏感,這樣的事件也導致在林依晨19歲那年,父親還是變得無藥可救。

    這些往事在現在的林依晨看來,雖然已經成為過去,但是艾倩的音樂卻無情地將他帶到了原點。

    他通過和那些虛擬的場景所配合下的音樂,重新呈現了一個自己的內心世界,雖然對於艾倩而言,她並不知道,也不知道人們究竟是否能感悟她真實的內心獨白,但總之,人們都在自己的內心裡掙扎著,不管是以怎樣的事件存在,總之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會有一個類似的經歷,至少這在大多數人看來,是這樣的。或許對於艾倩來說,也是感同身受,至少靈感這種東西,並不是可以隨手捏造出來的,人們要有相同感受,相同經歷,才能創作好一個相同的音樂格調,哪怕你所敘述的只是別人的故事而已。

    林依晨低下了頭,並且摘下了耳邊的藍牙,接著他把那「上帝之眼」的眼鏡也一併摘了下來,看得出來,在經過艾倩的音樂渲染後,他也情不自禁地潤濕了自己的雙眼,雖然男兒有淚不親彈,但對於這樣的家庭悲劇來說,誰又能控制得了自己呢?也許此刻的他真的到了傷心處了吧!

    不過這只是他現在脆弱的一面,但當他再次戴上那個「上帝之眼」時,那種對現實的反叛精神立即又回到了他真實的面孔上。

    「謝謝你,艾倩,你讓我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內心的彷徨和無助,不過,在這個世界上,人最多的還是要為自己的未來考慮,希望你的失敗能換回另一個生命的輝煌。」

    林依晨這樣在內心裡將這句話說了出來,看來,世間的美好事物都不可能改變他那顆固若磐石並且叛逆的心。

    此時,艾倩的音樂已經宣告結束,而會場裡的觀眾也發出一陣接一陣的掌聲,顯然,他們都很認可這個年輕並且美貌的音樂人,但此時會場外的林依晨也已經做好了準備,因為他現在所要做的並不是和那些觀眾的意見所一致,相反地,他要讓一個能給他產生共鳴的音樂人一個致命打擊。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