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鬼都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18章 鹿谷鄉的秘密 文 / 尚女

    「子玦,你怎麼樣了?」

    宋子玦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陳怡、蔣黎、湯小凡都圍在自己的周圍。

    「我這是怎麼了?」宋子玦掙扎著坐起來,就在這時宋子玦竟然發現這房間裡的陳設這麼似曾相識。

    「小伙子沒事吧?」

    說話的老人讓宋子玦更加眼熟,忽然宋子玦跳下床跑到樓下,在一樓的客廳裡他清清楚楚地看見了那台留聲機。

    「咦,子玦你對這裡好像很熟悉的樣子,你來過了啊?這房子真有趣,這裡才是一樓。而所謂的二樓竟然是平地。」陳怡摸索著家裡的傢俱,而宋子玦竟然看見了站在外面的夏雨,她的嘴角好像閃過一絲微笑,然後轉身朝樹林裡走去。

    「阿姨,那個女孩是誰?」湯小凡好奇地指著夏雨問租房阿姨。

    阿姨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偶爾能看見過她,不過我也不常來,也沒說過話。你們先看著,我出去接個電話。」

    阿姨出去之後,宋子玦喃喃地說:「她叫夏雨。」

    「啊?你怎麼會認識啊?」蔣黎問子玦。

    「因為……這裡的一切我都見過,我們出去吧。」

    大家跟著子玦走出別墅,卻發現子玦對阿姨說不租這個房子了。陳怡有點慌了,「幹嘛不租這個房子啊,又便宜又漂亮,這裡風景也好。」

    「對啊,子玦,為什麼你不同意租這間房子啊?」湯小凡也問道。

    「你們先告訴我剛才我怎麼昏倒的?」

    事實上宋子玦一行人來到鹿谷鄉之後就跟著阿姨來到這間別墅,鹿谷鄉確實來旅行的人較少,這間別墅的主人是一個歌唱家,她同時又是一個收養兒童的善人。於是四個人打算租下這裡以備渡假,只是就在他們即將要走上坡的時候宋子玦忽然暈倒在地上。於是大家把他抬進了別墅。

    「事實上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這個夢太長了……需要我慢慢地講給你們聽。不過,如果我們住進那間房子,一旦面對那台留聲機說出了類似死亡的話,就一一都會變成詛咒然後實現。在我的夢裡,我們大家都沒能逃脫。」

    阿姨聽著宋子玦的話,忽然驚懼地看著宋子玦:「你是什麼人?」

    「我……」宋子玦忽然疑惑地看著阿姨。

    沒想到阿姨微微一笑,「沒關係孩子,這些傳言有人相信有人也不相信,如果你們害怕不想住在這裡那麼我會幫你們再找一間,請你們不要著急好嗎?」

    蔣黎半信半疑,但還是覺得換一個房子好了,宋子玦這樣神志不清,這房子又被說成了這樣更加覺得討厭。

    「但是,我現在有點急事。你們自己下去找租房處的人給您找房子好嗎?」阿姨抱歉地說。

    「沒關係阿姨,您去吧。我們自己去找就好了。」

    阿姨說要抄小路過去,所以就朝樹林走了過去。

    四個人繞了一個多小時才從小山上下來,蔣黎一路都在抱怨這路難走,「圓明園裡的轉馬台也不過如此了,把我們當成馬了啊,看著不陡的小土堆,怎麼這麼長時間才走下來啊。」

    陳怡指著前面的辦事處高興地說:「可算到了。」

    走進一看只有一個帶著眼鏡的老大爺正在拿著放大鏡看報紙,湯小凡不禁感歎年紀大的人就是不容易,待了眼鏡還是需要放大鏡才能看清楚材料。

    「老伯伯,我們是大陸來的學生,想在這裡租個房子玩幾天,不知道您有沒有合適的呀?」陳怡甜甜地問。

    老伯伯倒是慈祥,翻開房屋登記本開始一行行地找。「其實啊我們這不經常有遊客,所以啊出租的房屋也是蠻少的,不過也不是沒有。」老人指著其中一個房子說,「你們看這個行不行?這家的孩子在國外,把老人也接走了,一晚上只要1000台幣,是一個小的民宿。」

    「啊?」陳怡有點嫌棄地說:「不會是那個半山腰的小別墅吧?」

    老人皺著眉頭說:「什麼?半山腰哪裡有小別墅呀?」

    湯小凡解釋說:「就是在那邊的小山上……」湯小凡指著那個地方的手指忽然有些遲疑,因為就在剛才他們在山下她還能看見那座小別墅,可是現在那個小別墅卻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湯小凡換換角度,哪裡好像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鬱鬱蔥蔥的樹。陳怡和蔣黎看的也是目瞪口呆,那麼大的一個房子怎麼說沒有就沒有了呢。好像只有宋子玦,他看看那個別墅的方向,心裡不禁一陣唏噓,謝天謝地他的那個夢。

    老人順著湯小凡指著的地方看了過去,搖著頭說:「這麼多年啊,總是有人說在那見到了房子,可是那個地方的別墅在我小時候就已經早沒了。但還是總有遊客來啊,一定說那有個房子。」

    「可是……」湯小凡說:「有一個阿姨,她帶著我們看房子的,我們來的時候她就坐在旁邊的那個辦公桌上……」

    老人瞧瞧旁邊的辦公桌,溫柔地笑著說:「孩子啊,你們說的那個地方啊,我打小就不敢去。我的爺爺告訴我那裡是鬼神的住宅,如果人類走進去了,可就出不來了。」

    「鬼神的住處?」

    「對啊,那是鬼神的住處。那個帶著你們去看房子的阿姨應該就是鬼神的使者,因為我這裡從來就沒有一個多餘的看房子阿姨。本來就沒有那麼多生意,哪裡需要那麼多人呢?我這把老骨頭就夠了。」

    「子玦,我們還是回去看看好不好?」陳怡問道。

    老人卻忽然搖搖頭,「我勸你們不要去看了,這麼多年了那個傳說一直都是那麼說的。前幾年有一個女孩,學聲樂的,長得多漂亮的,我不要她去找,她卻倔得狠,一定要上去看看。結果沒幾天就被發現死在了上面。」

    宋子玦忽然釋然地問老人道:「她是叫夏雨嗎?」

    老人想了想,「可不是就叫夏雨嗎?也虧得她的名字叫夏雨了,她上山的那天晚上是一個雨天,那雨下了好久,後來被發現的時候她就死在帳篷裡,新聞裡都登出來了。所以你們還是不要去了。」

    「我們不會去的,老伯伯,您帶我們去那間房子吧。」

    四個人解決了住宿之後開始詢問子玦為什麼會認識夏雨,子玦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大家講明白了。蔣黎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竟然差一點他就要淪為「嗆死鬼」了。陳怡對自己在這個情節中的表演不是非常滿意,但也是感到頭皮發麻。

    「可是,夏雨到底是怎麼死的?」湯小凡問。

    「肯定是因為夏雨學的是聲樂,那個玉娜嫉妒夏雨,所以就殺了夏雨。」陳怡分析道。

    「可是夏雨死的時候玉娜並沒有實質的殺害啊,她就只是跟著玉娜走著走著……」蔣黎越說越覺得說不下去。

    「其實,剛才在那間別墅的時候我還是看見了夏雨。」宋子玦說。

    湯小凡忽然想了起來,「對,就是那個往樹林裡走的女孩子,你還說她就是夏雨。」

    宋子玦看了一眼湯小凡,「還記得小凡第一次加入我們的時候就說過,她想要把鬼都找出來。而我們說的那個永安屯就是其中的一個鬼都,我猜想那個別墅所在的小樹林會不會就是鬼都呢?」

    湯小凡贊同地點點頭,「畢竟我們深處其中的時候,無論是那個別墅還是夏雨,還是那個阿姨,我們都能看得到。可是一旦我們走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這些原本好像存在著的東西都不見了。按照永安屯和鹿谷鄉的這兩個例子,鬼都的存在好像總是若隱若現的,他好像也不希望被人們察覺。是嗎?」

    「如果這真是鬼都,那夏雨的死好像就能說的通了。我記得那之前我們討論過鬼都出口的問題,夏雨一定是走進了相反的入口。玉娜也一定就是想要把她引進鬼界,一旦進入鬼界很可能她因為受不了那樣的環境就迷失了方向,因此她的靈魂就不能找回來了。」蔣黎說。

    「也就是說夏雨再次回到帳篷裡看見的一切,都是作為鬼存活著的夏雨。」宋子玦歎息一聲,誤入鬼都能生還的人看來真的很少。

    「可是那個阿姨又是誰?她為什麼要帶我們去那?」陳怡忽然問到。

    大家陷入一片沉思,誰都無法把這個阿姨的問題參悟明白。忽然宋子玦好像想到了什麼,因為他記憶起當時那個阿姨看著他的奇怪目光。

    「當時那個阿姨看著我的目光好奇怪,而且她也走進了那個樹林。我總感覺那個老伯伯說的話是有幾分道理的,只不過他不知道那裡就是鬼都,只是知道哪裡對人類有著危險和約束。那個阿姨或許就是鬼神的使者。」

    湯小凡掏出地圖,字台灣上鹿谷鄉上畫了一個圈,寫上了一個數字2,並且在下面寫註釋:「鹿谷鄉,台灣中部的縣城,其中部的一座小山是鬼都所在。不過未曾涉足,僅僅以宋子玦的夢境為定。」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