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釘頭七箭書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六章 六根不淨枉修道 文 / 燎原

    燕雉翎萬萬沒有想到身後霍君竟是千面天君變化,口噴鮮血倒地不省人事——千面見楊錦、游隱纏住甲位仙可拖上一時三刻,逕直奔草人而去卻不見了蹤跡,他並不知曉甲位仙披在草人身上的是八卦仙衣可以隱身。

    千面錯愕之際,尹黎塵仗劍而來,銀龍斗轉舞的密不透風,千面不敢戀戰喊了聲「撤」借土遁而去,楊錦、游隱聞聲也遁地逃了。眾人趕來,燕雉翎心脈俱損,孫望切畫符篆封住她精氣,一旁百里疾風心如刀割。

    三妖人見偷襲不成匆忙駕坐騎回五龍山稟報了蒼敬。蒼敬老魔歎道:「這已然是第十日了,時不我待,千面,懲惡你二人速速帶為師過去。」二人不敢忤逆命小妖準備仙車,狗頭怪拉著去了。

    蒼敬週身疼痛眼見破廟就在眼前,大罵道士們陰毒,妖魔圍住廟宇,卻只見霍君一人迎戰。

    「小丫頭,天尊到了還不束手就擒。」懲惡天君上前喊話。

    「天尊個屁,就是一半身不遂的老幫菜。」

    懲惡不知「半身不遂」,也不知「老幫菜」,卻知道這丫頭在罵人。又聽霍君罵道:「千面你個下賤坯子敢變成姑奶奶模樣,你敢出來嗎,看我不撕爛你的臉。」雪山老魔蒼敬暴叫道:「別跟她廢話了,你們兩個去廢了她。」千面、懲惡二人領命,雙雙出手奔霍君而來。霍君祭出翻天印,眾妖慌忙逃竄。

    妖魔混亂之際,老魔祭起無量劍半空擋開寶印,二寶相撞天翻地覆,又見甲位仙攢心釘打來,竟被他大袖一揮收了去。老魔二次祭起無量劍,甲位仙說聲不好騰雲逃去,無量劍緊追上天入地,一個不留神寶劍擦肩而過,雖是擦肩卻削去了道長的頂上三花。

    馮干支等人見甲位仙引開了無量劍紛紛加入混戰。夏青竹接應霍君,她週身光華繚繞,妖魔碰到立時灰飛煙滅。千面天君被不服、百里疾風、尹黎塵圍攻過來心下叫苦,有心逃走,又被遁龍樁捉住。夏青竹猛攻懲惡天君,妖人硬接兩掌竟被震斷雙臂,大驚之餘落荒逃去。

    無量劍折回,蒼敬哈哈大笑道:「甲位仙這小子已成了廢人,想必是被摔死了。」眾人大駭,老魔三祭無量劍直奔廟內謝易。夏青竹急忙喊道:「快跑。」謝易哪裡還跑得了,寶劍直刺胸口。謝易心說「完了。」不想無量劍竟刺不進衣服,蒼敬也是一驚。

    忽西北一火球落地,火中人專攻蒼敬,霍君再祭出翻天印。老魔落荒逃去,留下的徒子徒孫被火人與翻天印殺的片甲不留。又見那人身上烈火熄滅,尹黎塵驚道:「漢生。」

    此人正是顧漢生,對眾道長見禮,門內謝易更是歡喜的不得了。回到廟內尹黎塵逐一引薦,並告知日落後可以見到謝易,顧漢生心裡也是高興。百里疾風欲處置了千面這妖人,被馮干支攔下,老掌門問道:「你這妖道,還不把事情說個明白。」

    「哎,想我千面天君一世英名,竟幾番被遁龍樁所拿,事已至此,殺剮存留悉聽尊便。」

    霍君見妖人猖狂,上前說道:「師公,對付這等妖人還是交給弟子吧。」馮干支同意。霍君笑嘻嘻的走到千面身前又說道:「你知道道盈是怎麼死的嗎?」

    「師兄死了?」千面錯愕。

    「是呀,他被我謝師哥用金光定身術定住,再招來惡鬼把他一口一口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你們好狠毒。」

    「知道本姑娘想怎麼對付你嗎?我先烤熟了你的四肢,然後找些貓狗品嚐,您老也可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怎麼被吃到。」霍君伸手在千面手臂劃過,見臂上歷時被燒焦了。霍君又道:「這還不算,等貓狗們吃完,我在把你放進一個水缸裡,頭露在外面,水裡放些食肉的魚兒,要知道魚兒食量小,你這身子怎麼也要吃個一年半載的。」

    千面也是殺人無數,卻從未聽過這等刑罰,臉青一陣白一陣。又聽這刁蠻的小丫頭道:「我要是你就把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咱們正派弟子慈悲,決計不會殺你,最多也就是終身囚禁。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好,你們問吧。」

    「你從二仙山說吧。」

    「最早二仙山的掌門知道懲惡在西北吃人的事情率弟子去剿滅,師父知道後命我等先下手為強,於是我先潛入二仙山,他三人帶著門下弟子與我裡應外合殺的一個不留。我們又招來一隻狍鴞,計劃我先去玉泉山除掉傅滿冒充掌門,然後借狍鴞出沒之事提出分派各門派弟子下山的說辭,以此來削弱各派的實力。」

    「你殺了傅掌門?」

    「沒有,我只是把他囚禁在金霞洞內。」

    「那玉泉山的弟子你是如何處置的?」不服問道。

    「和西崑崙一般,利用渾沌使他們自相殘殺,再用我門下弟子冒充。」

    「懲惡是何時潛入茅山的?」燎原問道。

    「就在五龍山門人去了不久,本以為用狍鴞打頭陣滅了你們,可他竟發現了譚鴻盡手中的太極圖,於是們不在拿下了譚鴻盡,卻怎麼也找不到太極圖,他只好冒充了譚掌門。」

    「當初眾家推你做了總掌門,你要各派好手攻打五龍山,也是你們的計劃。」

    「本想著以此再消磨你們實力,不想謝易那小子知道後在茅山這麼一鬧壞了計劃,而且各派弟子又全部召回。師父一方面令我們先滅到小門派,另一方面找尋太極圖和金蛟剪,有了這兩件寶物再滅你們崑崙門人又有何難。」

    「你們得了翻天印,可是說也去了九仙山?」

    「翻天印這等寶貝,自然是師父去取了,山上弟子你們也是想到下場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問罷,霍君擊碎了千面的天靈蓋,怕他不死又用翻天印將他打成肉泥。

    晚間謝易現身,與顧漢生兄弟重逢,眾人退去。

    「哥哥修煉的好本事呀。」

    「天火降世,我也算浴火重生了。也不知是福是禍。」

    「總比我這個小鬼強的多,今後如何打算。」

    「待雪山老魔消滅後,去京城活動,若能官復原職,也好保一方平安。」顧漢生壓低聲音又說道:「釘頭七箭書陰毒,兄弟明日還是別拜了。」

    「此話怎講,豈不是白白放過了雪山老人。」

    「你用釘頭書殺人是消損陽壽,若不然如何成了枉死鬼。若是再拜豈不是灰飛煙滅。」

    「甲位仙也曾說過,只不過第一次用此法術是為我家大爺爺報仇,這次若能殺了蒼敬老魔,灰飛煙滅又有何妨。」謝易反倒笑了。

    「兄弟俠義,做哥哥怎麼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再遭劫難,若是信得過,明日借翻天印一用。」

    「哥哥說的哪裡話,明日早我命霍君給你。」

    兄弟二人聊至深夜,謝易請夏青竹去霍君那取來了翻天印交給顧漢生。顧武騎退去歇息,謝易一人在窗前靜坐許久。又過了一個時辰,顧漢生悄聲起身帶著斬仙飛刀和翻天印去了。

    且說蒼敬不敵顧漢生,自己雖有無量劍卻傷不了謝易半分,更何況翻天印也落入對方手裡足以抗衡無量劍,心知大勢已去。如今守在身邊的只剩懲惡一人,更是悲涼。

    人之將死往事歷歷在目,當年他此去商官,一人去到了無量山,在山裡見到了兩老者博弈精彩,他看的癡迷,不知不覺中竟過了三百年。二老傳了他道法,要他好生修行,蒼敬感激,於是日日潛心修行。

    也不知又過了多久,一日半夢半醒間見一位赤身仙子飛來,願與他結下連理。蒼敬禁不住誘惑,從此便與這仙子日日**,將修行拋之腦後。又過半年蒼敬日漸虛弱,這一日又來了一位年輕道士,相貌俊秀身材魁梧,那仙子見了後移情別戀,不在理蒼敬。蒼敬傷心離去,卻被道士半路截殺,恰逢二老折回斬殺了二人,竟發現仙子是鴇,道士是鴆。

    蒼敬跪拜兩位老神仙,二老一番責備,想來也是他有此一劫,又傳了他法術。一日夜裡天雷滾滾專劈兩位老者,自此後再未見過二人。

    斗轉星移,冬夏交替,蒼敬每日誦經竟引來了山裡禽獸們俯首受教,又過了些年,野花、野草、綠柳、枯木成了氣候,化作人形拜他為師,四妖勤奮,望有朝一日與師父共成正果,蒼敬也是一心修道。

    一日蒼敬見有模樣相同的六人過來,相互行禮後六人說在山下聽見他的徒弟抱怨山裡清苦,蒼敬不信,奈何這六人說的有理有據。次日徒弟們去各自修行,這六人又來了,說又聽見四弟子埋怨,一連幾日,蒼敬將人妖趕下了無量山,從此那六人在未出現,可憐蒼敬聽信饞饞,豈不知是六賊作祟。人身因有六根,則有六識;因有六識,則有六塵;因有六塵,則有六賊;因有六賊,則耗六神;因耗六神,則墜六道也,枉他修行千年,竟還是六根不淨。

    四弟子走後又不知過了多少年,陸續又收了四個徒弟,大弟子道盈善奉承,蒼敬也最喜歡他;二弟子千面帶藝投師,五毒俱全,他每日也不修行,只是圍著蒼敬講外面的花花世界;三弟子九宮,其志是學有所成後貨賣帝王家,做個達官貴人;倒是小弟子懲惡一心修道,苦練本領,與三位師兄相處甚少,學藝二十年後下山行俠仗義,後險些被妖怪傷了性命,多虧了蒼敬及時趕到,救下時已然被打去頂上三花沒了道行。

    懲惡本與三位師兄相處的不融洽,如今沒了道行更是受盡欺辱。機緣下結實了破鏡,破鏡身形如虎,梟時食母,長大後再食父。破鏡教他食人的邪術,懲惡為報仇也就學了,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又一次蒼敬問三弟子日後去向。道盈笑稱只願跟隨左右,但心裡所想誰也不得而知;千面答自己被玉泉山所拋棄,有朝一日去做玉泉山的掌門;九宮喜歡做官,有錢有女人。蒼敬心下不快稱他們不悟正道,罰三人去了面壁思過。又見那六兄弟到來,也不理他只是聊著花花世界的種種美好,一連幾日聊到皆是。蒼敬煩了卻怎麼也趕不走幾人,於是一人下了無量山。

    他見到男女苟且,心裡想起鴇精,自知心神亂了慌忙回去,又聽這六賊污言穢語春心蕩漾。道盈察言觀色知道師父心意,於是虜來一女子,撥了衣服偷偷的房子蒼敬房內。蒼敬見赤身女子,又聽六賊煽風迷了心竅。

    第二日那女子含恨自盡,蒼敬雖是愧疚更是意猶未盡,幾日後他被六賊煽動去了花街柳巷,鴇母見了這衣衫襤褸的道士非但不接待,更是一番諷刺,蒼敬大怒之下動了殺戒,竟屠了城。

    此事被茅山弟子得知,陳丹陽率眾誅殺,蒼敬一路將其逼到西北雪山,又有各派高手趕來施法將他封山上。從此他對陳丹陽等人懷恨在心,日積月累更是對他們恨之入骨勢必要要把崑崙弟子剷除而後快。

    幾百年後蒼敬終於衝破結界,命弟子們招兵買馬,卻萬萬沒想到四弟子各懷鬼胎,借此壯大自己勢力。

    懲惡假扮譚鴻盡後一直沒有找到太極圖,聽他描述的茅山高手彷彿是陳丹陽,於是命徒子徒孫沒四處查找下來。那日終於尋到了陳老道長於是半路截殺,可憐陳老竟忘了這人是誰。眼見太極圖得手,竟被半路殺來的顧漢生奪去,險些還丟了性命,卻沒想到落魄逃到無量山竟得了可匹敵翻天印的無量劍。

    老魔想到此歎息了一聲,忽然一陣地動山搖,接著徒子徒孫們哭嚎連天,慌忙前去觀看只翻天印劈頭砸來。

    無量劍與翻天印二寶相撞相撞天塌地陷,翻天覆地,道行淺的妖怪皆被震成齏粉。蒼敬又見一道白光如線,現出一物七寸五分有眼有翅,心道不妙。

    白光乃是斬仙飛刀,在蒼敬頭頂轉了一圈,老魔人頭落地,再看五龍山上的妖魔鬼怪十之**被顧漢生及翻天印斬殺。真可謂是:休將奸狡昧神知,福禍如同燭影隨,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盼早到與來遲。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