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我是陰陽先生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八章 :晁天驕 文 / 深山道人01

    我找護士給我弄一下,人家護士還不管,只能家屬幫著換或者請護工,原來醫院不是向電影裡的一樣啊!大奎半天才幫我換好褲子,換好之後我們兩個人是大眼瞪小眼,最後實在沒把法了,我們打電話叫的必勝客外賣,大奎這傢伙居然要了兩張披薩。

    晚上吃完飯,我們兩個沒事幹,連根煙都沒有,真是快憋死了,大奎一蹦一跳的走出了病房,沒過一會兒就跳回來了,手裡還拿著兩根煙,這傢伙從哪弄來的香煙啊?蹦到我床邊遞給我一根,我又看了看他問道:「打火機呢?」

    大奎一愣說道:「我忘了!」最後他又蹦了出去找人家借打火機。

    我們兩個躺在病床上,享受著吞雲吐霧的感覺,就在快抽完的時候,護士推開門進來查房了,我趕緊把香煙扔進了桌子上的水杯裡,大奎能轉身,他把煙頭快速熄滅扔到了床下。護士進來聞到油煙味,就對我們說道:「這裡不能抽煙你們不知道嗎?」

    大奎左看看右看看說道:「這屋裡沒人抽煙啊!」

    護士來回檢查了一遍,結果還是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瞪了大奎一眼就出去了,大奎擦了擦額頭的汗珠,拿起桌上的杯子就喝了一大口,最噁心的一幕是,他把水咽進了肚子裡,然後又從嘴裡拿出了一個東西放在眼前看了看,沒錯!那正是我扔的煙頭!忽然病房的門又打開了,大奎還以為護士又回來了,一下子把煙頭又放進了嘴裡,我看的這個無奈啊!我們回頭一看之下是一個男人走了進來,歲數大約在30左右,短眉小眼。還梳著個大背頭,所謂的大背頭只是他好多天沒有洗頭,從頭皮滲出來的油,然後他藉著這個自然而生的頭油梳的頭型!穿著一身病號服架著雙拐,他也是這個醫院的病人,大奎看到這個男的就把煙屁股吐在了地上,然後狂吐口水。那個男人看到大奎吐口水就問道:「哥們!你怎麼啦,沒事吧?」

    大奎擺了擺手說道:「沒事!這回你在那個屋子裡住可是單間了!」

    那男人歎了口氣說道:「唉!什麼單間啊!今天又來了一個老頭,在屋里拉屋裡尿,臭死了!我這不出來溜溜透口氣。順便看看你來。」

    我笑著問道:「您就是和他一病房的那個大哥啊?」

    那個人架著雙拐走了過來伸出手要和我握手說道:「我叫晁天驕!你好!」

    我剛要伸出手,胳膊忽然間劇痛,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打著石膏呢!我用另一隻手指了指自己的手說道:「我這打著石膏了,不好意思!我叫丁磊!」

    大奎笑著對那個晁天驕說道:「我說你床前的床卡怎麼收起來呢,原來你的名字夠辣啊!對了!你這枴哪弄的?我也弄一對去。」

    晁天驕不好意思撓了撓頭說道:「這是我二舅家的拐。他以前胡骨頭壞死,現在做了手術能走了。就用不著這個拐了。正好我住院就給借來了。」

    這個人還挺愛說話,和我倆是特別聊得來,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工作,原來這大哥是在火葬場上班,怪不得他說夢話會說那些慎人的話。我們幾個人在一起聊天一直聊到了半夜兩點鐘,這個大哥才回去睡覺。第二天一大早。我老娘就提著保溫瓶來到了醫院,一桶稀飯我就喝了一小口,剩下的全讓大奎給喝光了,他還鬧著沒吃飽。最後他又去找那個晁天驕病友要了些零食。輸液的時候晁天驕也來到我們屋子裡一起輸液,說這樣太無聊,非得要玩斗地主,最後大奎出了一個餿主意,要在我的身上玩,我半躺著,身上鋪一張報紙就開玩了。小護士進來看著我們這樣艱苦的條件下都能玩得如此開心,也是非常的佩服。直到下午三點的時候,我和大奎正在床上躺著休息,一個護士打開了我們病房的門,然後用輪椅推著一個身上纏滿繃帶的人走了進來,大奎吃著香蕉問道:「這人是誰啊?」

    坐在輪椅上的人忽然開口罵道:「你個兔崽子!我是你道爺葉柏成!」

    原來是老道士啊!老道士的身份證只有我見過,只有我知道他叫葉柏成,大奎眨了眨眼睛,嚥下一口香蕉說道:「什麼葉柏成葉孤城的,老子不認識,別來這瞎認親!快回自己病房老實呆著去吧!」

    我沒有說話,老道士有點怒了大罵道:「你個死胖子!跟我在這裝孫子,要不是我,那天晚上你就找閻王爺去了。」

    大奎坐起身走向老道士,左看看右看看,聞了聞老道士的腦袋,然後驚訝的說道:「是老道士啊!要不是你腦袋上的這些煙油子味還真認不出來你,你說你裹的跟個粽子似的,這不能怪我呀,你說是吧!」

    老道士用手在嘴部的位置扒開了一個小口,把嘴唇露了出來,對準面前的大奎呸了一聲,唾沫星子全噴在了大奎臉上,然後對大奎說道:「你也不說去我那屋看看我,就知道來這屋找吃的,沒有吃的的地方吸引不了你是吧!非得讓我親自過來!」

    就這樣,沒過兩天我和大奎就出院了,因為我有內氣駐體,所以傷勢好得特別快,大奎的傷不算嚴重,但是出院的時候還是打著石膏,我給他買了一副拐,他現在拄著雙拐比我走路還快!老道士傷勢比較嚴重,總歸是上年紀了,一直還在醫院療傷,我們出院的第二天,晁天驕也出院了,我們一直都有電話聯繫,他打電話還告訴我們有時間去火葬場玩去。誰沒事願意那地方玩啊!晁天驕是百般的邀請,非要說請我們吃飯,已經定好了菜,讓我們趕緊過去,我和大奎沒辦法只好答應了下來。

    晚上沒人的時候我們來到了火葬場,這火葬場佈置的風水陣非常好,以松樹為陣型,排開了一個八龍散陰局,這火葬場的四個角落是人工堆砌小山丘,如果沒看錯的話,每個小山丘的後面應該都是一個廁所。我們走進火葬場的裡面,晁天驕親自出來迎接我們,然後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大廳,我進來這麼一看,這裡他娘的是遺體告別大廳!而且他還在播放哀樂用的喇叭裡放著流行音樂,是江南style!我這個無語啊!這一晚我們幾個喝的是酩酊大醉,最後躺在煉爐邊上的長椅上睡了起來。

    轉天一大早,我被一陣陣的哭聲吵醒,我走出煉房,來到了遺體告別大廳,看到一大票人正在排好隊形站好,準備遺體告別儀式了。這時喇叭裡傳來麥克風的聲音「全體低頭默哀一分鐘!」

    所有的人低下了頭,但是忽然喇叭裡傳來了一首非常熟悉的歌曲,我差點沒笑噴了!這是家喻戶曉的一首老歌「常回家看看!」所有的人都抬起了頭竊竊私語,大廳頓時一片混亂,家屬也都愣住了。要是別的音樂也就無所謂了,但是這首歌真的不適合在遺體告別的時候播放。結果晁天驕被領導狠狠的批了一頓,扣了他一半的工資和這個月的獎金!

    我和大奎剛回到診所就接到了老道士的電話,老道士說醫院裡有陰氣,讓我趕快的去一趟!我回到診所連一口水都沒喝就直奔向了醫院,來到病房我就問老道士:「我說道長老爺子,醫院有陰氣是屬於正常的啊!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老道士搖了搖頭說道:「不是不是!這種陰氣非常濃重,只是集中在了女廁所裡面,我想進去又進不去,你在這等到晚上你就知道了,要是普通的陰氣我就不找你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