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礦區鬼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六十九節 有進無回(下) 文 / 岸上漁家

    劉澈在井下工作,常年走這些磕磕絆絆的路,對這種狀況早就熟了。感覺到絆腳,立刻就順勢向旁邊移了半步,但誰知道那東西竟然是個長的。劉澈一步竟然沒繞過去,那感覺像踢到了一個門檻一樣的東西上,這下子他終於收拾不住,一跤向前撲去。

    眼看著黑乎乎的淤泥直接向臉上衝過來,劉澈就下意識地伸手去撐地,可淤泥實在太深了,他胳膊全陷進去了,都還沒摸到地面的影,結結實實摔了個嘴啃泥。

    「劉隊長,劉隊長,你沒事吧?」劉澈感覺一隻手伸過來,把自己拉了起來。

    「噗噗,沒事,沒事,就是絆了一下子,他媽的,這地下怎麼還有個門檻?」劉澈就覺得嘴裡,鼻孔裡,耳朵裡,總之凡是臉上有窟窿的地方一下子全是泥,連眼睛都進了泥,弄得一時無法睜開。

    劉澈把眼睛揉了又揉,感覺眼裡似乎還有沙子,眼淚流的嘩嘩的。罵了一句倒霉,他就奇怪了,地上是個什麼東西絆了自己一跤,難道還真是門檻?

    劉澈蹲下身,伸直手,把頭盡力太高,終於就在鼻子堪堪要碰到水面時摸到了地面,又向旁邊摸了摸,很快就摸到一個二十多厘米高,四五厘米寬的東西,直直地杵在地上,還真像道門檻。

    劉澈猜不出是什麼東西,想弄上一塊看看,可是抓著那東西使勁掰,竟紋絲沒動。一直摸到底,劉澈才發現這東西接觸地面的部分,竟然跟底板嚴絲合縫,根本就是長在地上的。

    劉澈順著那東西又往深處捋,他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一直摸了大約有十幾米的樣子,那東西從頭到尾幾乎都是一般高一樣寬,沒有任何到頭的跡象。摸上去雖然是石頭的,但看這樣子分明又不是天然形成的。

    劉澈就奇怪了,這不是一個天然的洞穴嗎,怎麼又有這麼明顯是人工製造出來的東西?難道自己找到史前遺跡了,或者是小日本後來弄出的東西?關鍵是這個東西有什麼用?

    劉澈又在「石門檻」上摸了摸,感覺這東西除了像門檻,還有點像鋼軌。想到二戰時候小日本由於缺乏鋼鐵,很多東西不得不土法上馬,難道小日本真的是把這東西當鋼軌用的?那就麻煩了,要用到軌道運輸的東西,那必定是大重量,大運量的。難道小日本在這麼個暗無天日的地下,還建過什麼大型的建築?

    「錢龍,你向前面摸摸,看還有沒有一條類似的石坎!應該沒有多遠,注意那東西跟這個應該是平行的。」要建運輸軌道,那至少得是兩條才行。

    「劉隊長,我摸到了!」劉錢龍聽劉澈這麼說,就往前摸,果然剛走了沒幾步,就給他摸到了同樣的東西。

    「哎呦,我的娘哎!劉隊長,死人,死人,全是死人!」忽然劉錢龍像觸了電一樣又跳了回來。

    劉澈聞言急忙把礦燈舉起來,伸向前,只見就在劉錢龍前方幾米遠的地方,密密麻麻全是屍體,有的都堆得高出了淤泥,有幾具屍體的腦袋剛好半露出水面,好像潛在水裡,陰陰的看著他們。

    劉錢龍直躥回劉澈背後才停下,「劉隊長,這,這,這淤泥底下都是死人!」

    「貼著邊緣走,死屍都在裡面。」

    劉澈也再不顧的去探究那好像鐵軌一樣的東西是什麼了,剛剛鼓起的一點勇氣全洩了,兩人緊地貼著洞壁,一點也不敢離開洞壁半步,劉澈現在已經不指望找到這個洞的真相了,他只希望繩子快點到頭,好盡快打道回府。可是那該死的繩子卻沒完了,任劉錢龍怎麼拉都還有。

    「歇,歇會!」劉澈好不容易把腳從淤泥裡拔出來,一口氣險些提不起來,他心跳的厲害,沖劉錢龍擺了擺手,也沒等劉錢龍回答,就自顧自斜靠在洞壁上喘起氣。

    在這麼深的淤泥地裡走路真不容易,每一步你不起抬腳吧,淤泥的阻力很大,抬起來腳吧,淤泥還有吸力,有時候把腳拔出來,都會發出噗哧一聲。劉澈兩腳的礦靴裡灌滿了泥,走起路來,兩條腿上像掛著兩桶水泥一樣。要不是擔心會踩到死人,萬一被骨頭茬子之類的東西扎到腳,劉澈都想直接把只礦靴脫了。

    好不容易回復了些力氣,劉澈腦子也恢復了運轉,他回頭看了眼來路,越想越覺得不對頭,按照他的估計,走過的距離應該已經比繩子的長度長了,為什麼劉錢龍還能拉出繩子,不會是已經掉進了某個圈套裡了吧?

    「錢龍,你確定繩子沒斷嗎?」劉澈琢磨了一下,也只有這種可能了,如果繩子已經斷了,別人像遛狗一樣,在後面牽著他們,那當然任他們怎麼拉怎麼有,李前進怕就是這樣才不知不覺一直走進了洞穴的深處吧?

    「肯定沒有!」劉錢龍回答的異常肯定,他一解釋劉澈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我跟放繩子的約定了暗號了,我拽三次,他就給我放一次繩子,抖不足三次,他就絕對不會放,你看!」劉錢龍說話就示範給劉澈看,還真是,劉澈試著直接去拉,根本就拉不動。

    劉澈看是這樣,就放下心來,可是一轉臉就見劉錢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怎麼了?」

    「劉隊長,我感覺吧,不是繩子斷了,而是……」

    「而是什麼?」

    「而是繩子好像變成了聖鬥士的星雲鎖鏈,會自己變長!」劉錢龍苦著臉說。

    「別胡說,繩子怎麼會自己變長?應該是我們自己計算錯了!」劉澈像是安慰劉錢龍,又像是安慰自己。

    既然繩子還沒到頭,那就接著走吧,劉澈還想能找到活著的李前進。而這個洞裡除了有死人,有點嚇人,也沒什麼危險,至少到目前為止是這樣。

    繼續一腳深一腳淺的往前走了大約十分鐘,忽然劉錢龍走上拉了拉劉澈,「劉隊長!」

    「怎麼了?」

    「休息過後,我們怎麼著也得走了百十米了吧?」

    「當然,至少的有這麼遠了!」

    「可是從那之後,我就讓繩子放過兩次,加在一塊絕對不超過十米!」

    「什麼!」劉澈這才吃了一驚,「你再試試,繩子那邊還有沒有反應?」

    劉錢龍先使勁拉了一下,沒拉動,抖了三抖再一拉,繩子被他一口氣拉出五六米才停下,「這怎麼可能?」

    「難道那個東西竟然已經知道了劉錢龍跟上面的人約定的暗號,是因為劉錢龍剛才跟我說了一遍的原因嗎?這種問題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進洞沒多久就開始出現了,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是錯覺,後來越來越明顯,直到剛才我才確定真是這樣!」那就應該不是劉錢龍給他說的時候,讓那東西聽去的緣故了。現在該怎麼辦,往回走?劉澈剛一轉身又愣住了,還能往回走嗎……

    「錢龍,咱們現在只有往前走一條路了。如果真有什麼東西在這個洞裡,照現在的情形看,那肯定是就跟在了咱們身後;如果根本就沒怪物,我們就應該在繩子沒到頭前,繼續找李班長,而不是往回走。」劉澈現在不但要救出李前進,還要自救,前面的危險時未知的,誰知道後面跟著的是個什麼東西,而目前為止也沒有見到李前進的屍體,這說明李前進這傢伙還活著,以李前進一向的機警表現,他說不准已經找到了這個洞的秘密。匯合他一塊往回走,逃生的幾率會大大增加。

    就在劉澈一邊走,一邊腦子裡仍然在分析利弊時,無意中抬起頭往前一看,忽然他看見前方隱約出現了一絲亮光。劉澈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繼續走近,亮光變的更加明顯,再向前走了十幾米,亮光已經變成了一個圓形的光斑,還一閃一閃的,好像裡面有個東西裡面在晃動。是李前進嗎?但那種白色的光線明顯又不是礦燈發出的光亮。怎麼回事?

    「錢龍,你看看前面,你看那是不是亮光?」

    「咦?」劉錢龍聽劉澈這麼說才向前看去,在劉澈的注視下,忽然就見劉錢龍好像發現了什麼,「騰騰騰!」一連向前走了好幾步,盯著亮光看了又看,直到好像確認了某個東西,這才轉過頭來一臉不可思議地向劉澈說,「劉隊長,咱們,咱們好像轉回來啦?」

    「什麼,轉回來啦,什麼意思?」

    「劉隊長,你看那個洞口的形狀,那個就是咱們下來的那個洞啊!」

    「啊?」劉澈心裡驚的像打了個霹靂一樣,仔仔細細看了半天,可不就是嗎?那洞口的形狀確實就是自己剛剛下來的洞口,隱約中劉澈似乎還聽到了隊裡幾個大嗓門的職工的聲音。可是這怎麼可能,明明一直都是向前走的,怎麼會又轉回來?

    劉澈把剛剛走過的路仔細回憶思索了一遍,他可以肯定,從頭到尾他都是直著往前走的,中間絕對沒有轉過彎,更沒有走過回頭路。一瞬間劉澈腦子裡就閃過了時間裂縫和鬼打牆兩個概念,就是不知道是哪一個在起作用,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到洞口之後,會發現洞外還有另一個自己。

    「先別管這些了,上去再說!」劉澈一咬牙,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如果上面還真有一個劉澈,他倒真想見識見識。劉澈招呼了劉錢龍一聲,不自覺加快了腳步。

    「也許是,也許是機關?」忽然劉澈腦子裡終於找到了一個比較靠譜的解釋,這個看似普通的洞壁其實應該還設計了一個厲害的機關,自己不知不覺中就被溜了一圈。古人嘛,尤其是咱們中國的老祖宗,幹出些超出現代人理解範圍的事情,是很正常的。

    「錢龍,咱們先,噗——!」可還沒走出兩步,劉澈忽然就覺得綁在腰上的繩子凶狠地一緊,一下子幾乎把他帶倒在地。

    「咳咳咳咳!」劉澈被勒得他差點沒背過氣去。

    「咳咳,你怎麼回事?」劉澈在腰上一摸,就發現連著他跟劉錢龍的那根繩子崩得筆直筆直的,劉澈登時氣就不打一處來,平常時候躥得比猴子還快,關鍵時刻怎麼就磨蹭上了。

    「我叫你快走,聽見了沒有?」誰知道任他怎麼說,劉錢龍根本就是不理,劉澈一看更火了,這麼一個不明情況的洞穴,你還要當成了賓館了是怎麼著?回頭就要上去罵,可是他一轉身就發現不對,只見劉錢龍背對著他,正扯著架子往他這邊的方向使勁。那樣子明顯不是劉錢龍不願意走,而是正在跟什麼東西較勁,劉澈心裡登時就是咯登一下子。

    「怎麼啦?」劉澈上前拍了一把劉錢龍的肩膀,這才發現劉錢龍滿頭大汗,整個人都在發抖。

    劉澈心裡大吃一驚,往劉錢龍手抓著的方向一摸,只見原本在劉錢龍身後的繩子,已經崩得筆直筆直的。劉澈拿礦燈順著繩子的方向照過去,就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是在劉澈他們身後,應該跟他們走過的路線一樣貼著洞壁的繩子,已經轉了個方向,直直的指向了洞穴的裡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