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我當茅山術士的那段日子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157章 :黑衣稻草人易容咒 文 / 鬼家公子

    蘇雨馨再一次在我危急關頭的時候救了我,周圍的白骨現在已經給她全部摧毀變成粉末,但是黑衣主教還在我們的面前,看到雨馨的出現,他沒有驚訝,反而一面意料之中的樣子,好像雨馨的到來都在他的掌握當中,「哈哈!既然你來了,我也不用再壯慫了,今天我要將你們一網打盡。」

    靠!原來他剛開始對我友善都只是為了引出雨馨,死小妞聽到後她沒有感到害怕,連忙給我打了一個眼色,她的意思是讓我時刻保持鎮定,而且要和她合力對付黑衣主教,看來對很厲害,要不然,死小妞早就已經解決他了也不用這樣互相試探著。

    當初黑衣主教逃跑,雨馨也沒有第一時間逮捕他,顯然就是她當時也低估了他的實力,讓他逃跑,到了今天兩者終於要正面交鋒的時候,唐叔叔卻不知道在哪裡?明明說好要一起救助天睿啊!那傢伙難道還在旅館睡覺麼?而天睿現在又在哪裡呢?黑衣主教把他怎麼樣了?

    既然想起了救助天睿的這個關鍵問題,我就首先問道:「我草你大爺的,你把我的好朋友天睿都帶到哪兒去了?」

    「剛才我已經說過,他沒有事情,你不用擔心,只是今天我要和你的死小妞決一高下,你就不要在這裡亂吼了!」那黑衣主教顯然沒有把我這個小輩放在眼裡,我你個去!他竟然說我亂吼,我什麼時候有吼了,我記得自己的語氣還是挺禮貌的了。

    如果不是他和雨馨有那麼一種君子之爭,我直接一張符咒就招呼過去再說了,他媽的!敬酒不吃喝罰酒,那老子就奉陪到底!想著,我連忙就想衝上去給他嘗試一下我最新修煉的成果,誰知道此刻卻被身後的雨馨給拉著了,「你不要動,有什麼事情我幫你解決,今天是我和黑衣主教決一死戰的日子了!」

    「到底怎麼回事?」我看雨馨和黑衣主教之間雖然還沒交手,但是充滿仇恨的眼神早已在摩擦著,彷彿在燃燒著心中的怒火。

    看來這一個鬼一靈的一定以前結下了什麼大仇恨了,不會是雨馨或者黑衣主教欠了對方錢吧?此刻我的腦海裡面瞬間出現了困惑?

    a、雨馨之前是黑衣主教的愛人,黑衣主教現在有了新歡,所以就和雨馨鬧翻了。

    b、黑衣主教正在進行著一種病毒傳播病毒,雨馨在阻止他,因此兩者產生了極大的矛盾。

    c、正如上面說的兩者之間存在錢財上的瓜葛。

    但是第一個可能我怎麼看就怎麼彆扭,嗎的!當初雨馨不是喜歡那什麼董鎮東麼?應該不會又有個黑衣主教的?而第二個病毒我則是比較確定,因為第三個錢財上的,蘇雨馨冥幣那麼多根本就不可能,而黑衣主教他是個精靈,大概不會使用冥幣吧?於是我就猜測都是因為thq病毒在作祟吧!

    按道理作為地府的領主死小妞可以插手人間的這件事的,雖然這種事情也不能刻意的去改變,但是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是死小妞的時代,既然馬天師生前是個除魔伏妖之人,而她又是馬天師的徒弟,那麼就必須要繼承師父的遺願,加上我也是這樣的,畢竟我也是馬天師的徒弟。

    儘管這個傳說中的馬天師我連樣子都沒有見過,但是那傢伙一定很牛逼,你看看連雨馨都這麼厲害了,那她的師父不是更加厲害麼?

    想著,那黑衣主教又開口了,「呵呵,雨馨,你還是好好管教你的徒弟吧?這樣我們怎麼一決高下呢?」我草!這件事還由你這個外人,不外精靈來管麼?我去他大爺的!

    「好!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了嗎?」我不知道死小妞幹嘛對這個傢伙這麼有禮貌,不就一符咒解決他就行了麼?還用得著弄這麼多開場白麼?

    誰知道我還想說話的這一瞬間,死小妞連忙把我推了開去,本來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誰知道當我被推開的一剎那,卻發現一好像鐵鏈的東西從我的後背劃過,靠!那傢伙竟然突然襲擊!

    倘若剛才她推慢我一點,我的後背就要立刻開花了,嗎的!好險啊!

    我連忙拍拍自己的心臟鬆了口氣,接著當我再次往雨馨她們的方向看去的時候,只見她們早就已經跳開,看來要開始了啊!

    我認真的看著這兩個武林高手般的存在開打,只見黑衣主教拿著鐵鎖鏈就是一陣亂抽,幸虧雨馨的閃避速度很厲害,因為她的空間轉移早就已經訓練到家了,沒有我的這種必須要念誦咒語然後再等幾秒鐘才能產生作用,死小妞的這種簡直是不用念誦咒語直接可以轉移的,如果老子也可以變成這樣,那我就直接去打劫銀行,然後直接轉移走人了啊!

    那還用愁沒有錢用麼?我去!

    當然我這只是想一下,畢竟我們馬天師的責任是保護世界和平,而不是破壞,所以作為他的徒弟我不能違背他的遺願。大家這樣聽起來可能感覺有點俗氣,但是馬天師的確如此,既然我學習了茅山道術就必須要繼承師父的遺願,你們說是不是?

    本來雨馨還是比較佔上風的,畢竟她的速度明顯在那黑衣主教之上,可就在過了幾分鐘後,那黑衣主教彷彿看出了雨馨只是在躲避,沒有還擊,於是故意把揮動線索的手法改變了,這次他再也不是胡亂揮動,而是按照一種十分怪異的方法,我認真的看去怎麼有點像之前天睿使用的那什麼收魂罡,忽然我想起來了,天睿不是和這個傢伙融合在一起麼?

    現在的他臉上帶著面具所以我根本就不能看清楚他的樣子,不要告訴我現在這個傢伙竟然真和天睿融合了!所以他才會使用天睿的招式!

    但這都他嗎是龍珠二世裡面的事情啊,怎麼會發生在一本靈異小說裡面呢?

    看到此情此景我有點不知所措了,此刻正看到雨馨險險的躲過了一次鎖鏈的襲擊,老子跑上去往那黑衣主教的旁邊就是一掃,當然我是用128枚銅錢劍掃的,那傢伙看來沒有預料我會突然殺出,竟然就這樣砰勒一聲頭部被我的銅錢劍給砍落了!

    靠!他為什麼這麼化學啊!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我連忙驚訝的看著雨馨,她的臉上卻浮現出害怕的表情,隨即連忙拉開了我,此刻我就看到黑衣主教的四周圍突然燃燒起來,接著他又重新站起了,手中竟然還抱著那個斷落的人頭,這情景之前我好像見過,那段時間我記得自己還鬧失憶呢?幸虧朋友和死小妞他們我還是記得的。所以才沒有出現過大的事情。

    此刻那黑衣主教竟然把自己的頭扔掉,然後就這樣撲了過來,我看到他的脖子瘋狂的噴射這鮮血,我估計不到那傢伙竟然和人體一樣是有鮮血的,他不是個精靈麼?怎麼會這樣?

    沒有時間思考,雨馨首先把一天雷破打了過去,那傢伙連同剛才的鐵鏈子就這樣歸西了,眼前只剩下雨馨施放的雷電,可她轉念一想連忙大喊出來,「中計!」

    發生什麼事情?我驚訝的把頭轉向了她,隨即我看到地上只有一些稻草人!又是稻草人!這不和在醫院的時候看到的情景一樣麼?難道是唐叔叔做的?我草!當初他不是要救天睿,這都怎麼回事了?

    死小妞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就拉著我往回走,沙的一聲我發現自己穿過了一道結界,已經返回了旅館,誰知道當我們去到唐啟豪的房間的時候,那裡已經沒有人了!

    他到哪裡去了?看看手機現在已經是早上9點多,難道他找不到我就出外了麼?雨馨有點生氣,她拉著我說:「黑衣主教是假的!那是稻草人變的,但是會這種茅山道術的人目前我們就只知道唐超的父親!」

    「你在說什麼,你是說根本就沒有黑衣主教那都是唐叔叔弄出來的?而且那天晚上抓住天睿的就是他?」雖然我很笨,但是雨馨都說得這麼明白了,我就算再白癡也可以分析出事情的緣由。

    死小妞點了點頭,她告訴我現在必須要快點找到唐啟豪,否則天睿就一定有危險了!

    嗎的啊!那傢伙竟然把老子當猴子來耍了,如果下次再讓老子看見他,我一定會讓他粉碎碎骨加玉石俱焚的!唐啟豪!等著老子吧!還有天睿哥們,我來了!

    想著,我才知道自己有九宮八卦盤的作用,怪不得當初天睿刻意要把這個東西交給自己,那天晚上他被融合之前東西掉在地上是我撿起來的,所以九宮八卦盤沒有遺失,有了這個好像鐘錶一樣的指南針,老子還怕找不到你麼!雖然那傢伙不是鬼魅,但是他身上帶著天睿,而天睿身體上產生的元氣波動我的九宮八卦盤也是可以感應到的。

    於是我看看那鐘錶上的指針,靠!看了一眼我被嚇傻了,我發現那指針竟然胡亂的旋轉了起來,那叫哥們兒怎麼去找啊!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天睿現在不在,如果他再也許可以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雨馨卻在此刻也看到了九宮八卦盤上的情況,「難道在旅館?」

    這句話一出我就更加不解了,「你是說他還在這裡?」

    「是的,在旅館的周圍,不住的附身到其他人身上!」

    「不可能!那唐叔叔是個人啊!而且還是修煉茅山道術的,我們怎麼可能看不出他!」

    雨馨連忙搖頭道:「你錯了!有一種符咒叫做易容咒,如果使用了它,他可以變成任何一個人的樣子,就好像是那個黑衣主教!當然我不是說那天晚上的黑衣主教就是他本人幻化的,而那東西估計是他用個稻草人代替來變的!」

    如果按照雨馨的說法,那傢伙是可以用任何一種東西來做變化,比喻說稻草人,那麼以後我就更加難對付他了?因為他可以隨時變成雨馨的模樣,甚至是我自己的模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