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道亦可道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8章 狐狸罈子 文 / 江南燼千帆

    曾思源將那個罈子低價賣給古玩市場,但是之後回到家中後,卻發現那個罈子又一次出現在了自己家的架子上!

    自此之後,曾思源變得一天比一天消瘦,不斷地想把那個罈子扔掉,但無論扔的多遠,即便是把那個罈子砸碎之後,還是會在家中同樣的地方找到那個完好無損的罈子。而且夢中總是不斷重現著,那天晚上那個罈子如同一個無底洞一樣,不停地吸食著曾思源的精神以及生命。

    現在的曾思源,骨瘦如柴,躺在家中,不論吃什麼,也如同一個無底洞一樣,吃得非常多,但是卻絲毫不見身體好轉。躺在家裡的床上,曾思源突然想起來,自己當初第一次把那個罈子賣掉的時候,那個項目總經理曾經對曾思源邪邪的笑了笑。

    曾思源現在無比後悔,然而無力挽回,只好拜託自己的母親去各處求助於陰陽先生,曾經的那個降頭師同學也不知去向何處,不論怎樣都聯繫不上了。

    說到這裡,沈墨軒和天清道人心中大概都有個數了,想害人反被髒東西害了。沈墨軒對於這個曾思源有些不屑了,做人能做到這種地步也是蠻佩服他的。

    「問題出在那個項目總經理身上,不過我們現在不能急著去找他。先帶我們去找你兒子。」天清道人對曾思源的母親說道。

    一行人到了曾思源的家中,不得不說,曾思源的確混得很成功,年紀輕輕,就混到了可以憑借五年的貸款就可以買下一套70平米的房子,家中的裝修也是做的很好,一看便是年輕有為的成功人士。

    不過70平米的房子,他一個人住實在是有些嫌大,那個怎麼扔都扔不掉的罈子,靜靜的放在架子上面。

    「媽…是你來了嗎…」曾思源佝僂著身子,一步一拖沓地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身上皮了件衣服,臉色格外的差,因為實在是沒什麼力氣了,只好倚著門框。天清道人皺了皺眉頭,一眼就看出來,面前這個人,三魂七魄已經少了一魂兩魄,雖然還能勉強支持著行走,但是很快,剩下的魂魄也會被磨得乾乾淨淨。

    曾母見兒子出來了,趕緊上前將兒子扶入屋內,一邊走還一邊說讓兒子不要下床走動,好好休息之類的話,然後走出來給天清道人指了指那架子上的罈子,道:「就是那個罈子了,還請大師給看看。」

    「這個罈子…」沈墨軒湊近了那個罈子看了看,只見罈子上面用暗紅色的東西塗畫了一些圖案,不過卻和曾母的描述有所不同,這罈子上畫的,既不是狼,也不是狗,而是狐狸。這圖案太熟悉了,沈墨軒曾經聽師父說過,東北那裡,有出馬弟子和出馬家,干的和道士是一樣的事情,不過他們有他們獨特的一套。

    話說出馬家有五仙,叫做出馬仙,分別是胡、灰、黃、白、柳。這五個稱呼對應著五種動物,狐狸、老鼠、黃鼠狼、刺蝟、蛇。然而師父和自己說過,這五仙裡面,如果硬要對付的話,最難對付的就是狐仙。

    五仙當中,最為出名的,就是胡三太爺和胡三太奶。胡三太爺和胡三太奶屬於大堂仙,並不屬於保家仙。至於大堂仙和保家仙究竟有什麼不同,以後的文章會給大家解釋。

    「嗯,我看見了。」天清道人點了一支煙,對曾母說道:「勞駕,後退一點。」

    天清道人愜意地吸了一口煙,吐了個煙圈,然後將整支香煙都扔進了罈子裡面。沈墨軒站在天清道人身旁,手結劍指,笑道:「師父你也真是蠻拼的啊…」

    「切,大白天的,我就不信這鬼玩意有多能打。」天清道人也後退兩步,將符菉攥在手中。

    那個罈子猛烈的震動了幾下,升起淡淡的白煙,但是不是香煙發出來的白煙,沈墨軒可以感受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從罈子裡面散發了出來。天清道人當然也感受到了,根據他的判斷,這罈子裡面可能也是個什麼鬼玩意。因為某種原因,魂魄已經可以做到和活人一樣的程度了,發現自己被曾思源陷害之後,下狠手打算把曾思源給磨死。

    罈子抖動的越來越激烈,沈墨軒見窗簾還是拉著的,趕緊將窗簾來了開來,明媚的陽光透了進來,罈子的抖動變得微弱了許多。

    「你個犢子,你把窗簾拉起來幹什麼?不把髒東西放出來,它還是會磨曾思源的。」天清道人罵道。

    沈墨軒又只好將窗簾重新拉了起來,罈子一個劇烈地震動,一團白煙朝著天清道人直直的撲了過來。天清道人手結劍指,口中念訣:「九、晨、破、穢、邪、精、滅、亡!」指尖凝結出一道淡淡的光,朝著白霧輕輕點了一下,只見那團白霧消散成一片,很快向後又聚集起來。

    天清道人眼疾手快,剛剛將手指往後收了收,又將另一隻手上的符菉丟了出去,只見符菉上用硃砂所書的符文很快就消逝地無影無蹤,只剩下一張黃表紙無力的掉落在了地上。

    果然如此…那接下來…

    那張符菉掉落在了地上之後,又漸漸顯現出符文,和剛丟出去時是一模一樣的。

    天清道人後退兩步,又一次念起口訣,手結劍指,向著那團白霧狠狠一戳,對沈墨軒說道:「這鬼玩意不是本體,真正的髒東西應該在別的地方,把窗簾拉開來,省得我浪費力氣。」

    沈墨軒聞言將窗簾拉了開來,那團白霧便消散開來,那罈子也跟著停止了抖動。

    「髒東西放了一點點靈氣在這個罈子上面,只是拿這個罈子當作介質罷了,而且這白霧可能是其他什麼東西,不怕符菉的。」天清道人彎下腰去,將那張掉落在地上的符菉撿了起來,罵道,「媽蛋,差點還浪費老子一張符菉…」

    曾母問道:「大師啊…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沈墨軒解釋道:「這個罈子上面附了髒東西的魂魄,只有一點點,但是還是可以作祟,不要擔心,還是可以弄掉的。」

    天清道人又點了一支煙,說道:「好了,現在該問問了,那個老總是不是還在公司上班?」

    「應該是的…」曾母這樣回答道。

    於是沈墨軒和天清道人就出發前往去尋找那個老總,但是卻被告知需要預約才可以見到老總本人。因為實在是沒有正當理由,只能無功而返,希望可以找機會下次再試。

    沈墨軒和天清道人在道觀裡面吃飯,沈墨軒給天清道人倒了一杯啤酒。說來也奇怪,天清道人從來都是不喜歡洋貨的,不管什麼東西,衣服啊什麼的,從來都是支持傳統的東西。但是啤酒卻是個例外,雖然天清道人也能喝白酒,但是他更喜歡喝白酒,沈墨軒也就跟著天清道人一起喝啤酒了。

    「師父,我覺得我們為那曾思源賣命不值得。」沈墨軒有些鬱悶地說道。

    天清道人喝了一口啤酒,「哈」了一口氣,說道:「你覺得他是先要害人才被人害的,本來就是報應對吧…哦對了,我們道教不說報應,是承負…」

    「嗯…」沈墨軒點了點頭,低頭吃飯。

    正說著,沈墨軒的手機響了起來。天清道人有些驚訝,看著沈墨軒把手機從口袋裡拿了出來。沈墨軒低頭看了一眼,是劉璐璐打過來的,一陣不悅,想起早上的那通電話,他索性將電話給掛掉了。

    「手機是哪裡來的?」天清道人有些生氣地說道。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