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美文名著 > 打工妹楊蘭的愛情故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大結局(下) 文 / 秋水伊人1

    這時柳青從反光鏡裡看見後面有車在追他就對我大叫:「不好,後面有幾輛轎車追上來了!你坐穩,我要甩掉他們!」

    我趕緊繫好安全帶,心繃得緊緊的,不再說話,讓他專心開車。不久傅斌駕駛著寶馬車追上了,和柳青的車並行在大街上,他一邊把持著方向盤,一邊側過頭衝著柳青大喊:「柳青,果然是你這個混蛋!快把車停下來,放了楊蘭!只要你放了楊蘭,我不會把你怎麼樣。聽到沒有?」

    「傅斌,楊蘭是我深愛的女人,我要和她復婚,求你放過我和楊蘭吧。」

    「復婚?哼,沒門!快停車,不停車我就撞車!」傅斌說著還真的往柳青的轎車右邊前車門撞。「砰『的一聲沉悶而沉重的撞擊,緊接著又是「砰『的一聲沉悶而沉重的撞擊。我和柳青被撞得身子往左邊歪,柳青的轎車也偏向了左邊。柳青把持不住方向盤,剎了一下車。我的心臟被撞擊了兩下,似乎要飛出胸膛。「啊——」我嚇得大聲尖叫,忙懇求有點失去理智的傅斌,「傅斌,別撞了!要出車禍的!」

    「好,我不撞。楊蘭,你勸柳青停下車,一切好商量!」傅斌說完,把車突然加速,搶在柳青轎車的前面準備堵住柳青的車。

    「別理他,我走別的路!坐穩了,我拐彎!」柳青說著把車向左一拐,駛入一條新建的街道。柳青開著這輛桑塔納像一隻發瘋的野牛在富安的大街上慌不擇路地橫衝直撞,闖了兩次紅燈。不久後面響起警車的鳴笛聲。柳青更加慌不擇路了。拐了幾個彎後駛入了一條新建的水泥大道,行人和車輛越來越少,不久我看見遠處的富江,我們上了一座新建的橋!兩邊的路燈沒有豎起來,還堆放著一堆堆的鋼材和水泥。

    這時我們看見了前方道路中間出現路面施工的標誌,牌子上寫著「前方施工,禁止前行!」,還用警戒線隔斷了道路。不好,轎車上了正在施工的富安二橋!前方沒有路了!

    「前方沒路了,掉頭!」我大聲提醒柳青。

    「傅斌他們堵上來了,我們回不去了!」柳青焦急看著反光鏡,把車掉了頭,傅斌把車一橫,堵在柳青轎車車頭。

    「柳青,你跑不掉了,放了我的楊蘭!」傅斌敲擊著我身邊的窗玻璃,「楊蘭,打開車門!」

    「柳青,下車吧,跟傅斌認個錯,我幫你求個情,他會原諒你的。」說完我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柳青像一隻鬥敗的公雞,耷拉著腦袋,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盤,歎了一口氣,無奈地下了車。

    這時我看見除了傅斌的寶馬車堵在柳青車頭外,還有三四輛轎車橫在幾米外的道路上,最後面是一輛警車,警車車頂的警燈正在閃爍著,發出刺耳的警笛聲。從車裡跳下兩位穿著交警制服的交警,他倆跟著劉小品、傅小麗、傅小麗的丈夫、傅斌的秘書、姑姑、林紅艷、月紅、月俊、我爸爸、摟著玉蘭的媽媽、梁玉華、柳紅、柳紅丈夫彭小剛和兩個保鏢圍了上來。柳青拉著我的手往橋的盡頭跑,我跟柳青跑了十幾步,害怕了,忙停下腳步,大叫:「前面沒路了!別跑了!」

    這時我聽見我爸媽、月紅、月俊在後面大叫,叫我們止步。我還聽見女兒玉蘭喊媽媽的哭聲。柳青停下了腳步,傅斌他們圍上來。傅斌一把抓住我的右手,柳青見狀,一把抓住我的左手。

    「傅斌,對不起,我不該把你的新娘楊蘭從婚禮上搶走。但是我恢復了記憶,重新找回了我和楊蘭那段美好的愛!我請你把楊蘭讓給我,讓我和我深愛的楊蘭復婚吧。」

    「你這個厚顏無恥的小人!你別拿什麼失憶來當籌碼!你雖然失憶了,但還是一個能正常思維正常生活的人。是你的固執和自私使你不聽楊蘭和其他人的勸阻,無情地拋棄楊蘭和女兒跟林紅艷私奔了!世上沒有後悔藥可以吃,你做的事你自己承擔後果!你要和楊蘭復婚,你妻子和我不可能會同意,楊蘭知情達理,也不會同意……」

    「誰說楊蘭不會同意?她答應跟我復婚。就讓楊蘭自己做決定……」

    「我不同意!」林紅艷蠶眉緊蹙地走上前,「楊蘭已經受到柳青的蠱惑,她會同意的。傅斌你別上他的當!」

    「我相信楊蘭既然願意為我披上神聖的婚紗,就已經想好了要和我牽手到永遠。就讓楊蘭自己做決定吧。」

    「楊蘭,你在做決定之前要想想你如果和負心漢柳青復婚,你就是劊子手。你不但殺害了傅斌,也殺害了我和媛媛!你和柳青復婚的時刻就是我和媛媛離開這個塵世的時刻!請發發慈悲,看在我對柳青一片癡心的情份上和傅斌牽手吧。」

    「楊蘭,我們的性命掌握在你的手裡,掌握在你的一念之間,你要掂量掂量孰輕孰重!」

    「楊蘭,別被他們欺騙了。他們不會因為你選擇了我而自尋短見。我和傅斌同時放手,請你做出選擇。」柳青說著放下手,傅斌隨即放下了手,兩人同時向我的兩邊走了三四步,面對著我,向我伸出手。大家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現場悄然無聲。

    我該怎麼辦?怎麼辦!柳青和傅斌都深愛著我,我對我生命中這兩位男人都難以割捨。一邊是讓我愛恨交加的柳青,從小青梅竹馬,情深意篤,可惜一場場的變故讓我的心在滴血!王芳橫刀奪愛,儺仙湖那一夜差點讓我命喪湖底!鳳凰賓館逼柳青與其鬼混讓我痛不欲生!他們的孩子王青時時刺痛我的心,還要我撫養!這些我都忍了,或許都能原諒他。最不能讓我原諒的是柳青在失憶後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和他離婚,固執自私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悍然跟林紅艷私奔,生下媛媛這個私生女,最終絕情絕義和我分道揚鑣。愛情婚姻就像一個個魚缸,你只有精心供養魚缸裡的一對魚伴侶,給他倆換水,餵食、清理垃圾、裝飾愛之巢,這一對伴侶才不會生病,才不會死亡。愛情婚姻也像一棵棵玫瑰樹,你只有堅持不懈地精心呵護,它才能發芽,長葉,開花,結果。柳青一次次讓我的心在滴血,魚伴侶生病了,已經死了一次,玫瑰花凋謝了,樹也枯死了。如今魚伴侶和玫瑰樹死而復生,但是已經很難找到往日的甜蜜和美麗!而傅斌這邊一直在精心供養我和他之間的感情,所以說柳青和傅斌我難以割捨,這真讓我左右為難!想到這我為難地側頭看了看渴盼的柳青,又扭頭看了看同樣渴盼的傅斌。

    我低下頭想到復婚我有點後怕,我真擔心林紅艷會幹傻事,也不忍心殺死肚中的小生命,不忍心和傅斌剛打了結婚證又去打離婚證。這情何以堪!我如果選擇了傅斌,可能只會傷害柳青一人,後果不會太嚴重,而且說實在的,闊太太的誘惑真讓我心動!想到這裡,我咬咬嘴唇,內疚地向柳青鞠了一躬,苦笑著:「對不起,柳青,復婚的後果會更嚴重。林紅艷對你一片癡心,我不忍心拆散你和林紅艷的家庭。傅斌深愛著我,我不忍心打掉我肚中傅斌的孩子,不忍心和傅斌剛打了結婚證又去打離婚證。這情何以堪!所以你還是放手吧,回到林紅艷身邊,你一樣會幸福的。」說完我又向柳青鞠了一躬,「今世我們只做了半路夫妻,只得到殘缺的半生夫妻緣,來世我一定嫁給你!我們夫妻做不成,但我們還是朋友和同學,再見!」說完我邁著沉重的腳步走向了傅斌。傅斌見狀,臉上綻放著笑容,向我張開雙臂快步走來,把我緊緊擁抱,激動不已地在我耳邊說:「謝謝你選擇了我!謝謝!楊蘭,我愛你!讓我倆牽手到天荒地老!」說著在我的額頭輕輕一吻。

    「謝謝你,傅斌!我要為你做一個好妻子!」我抹掉眼角的淚水破涕而笑,抿著嘴點點頭。

    當傅斌牽著我的手離開時我心有不忍地回頭看了一眼癱坐在柏油橋面,面對著我淚流滿面的柳青。這時柳紅、林紅艷、我爸、摟著玉蘭的我媽、月紅、月俊都圍著他安慰他。

    「柳青,你親手毀滅了你和我女兒楊蘭的愛情婚姻,傷透了她的心,讓她對你死了心,你不能怪她。玉蘭,叫一聲爸爸,請你爸爸別哭,把你爸爸扶起來。」我爸爸摟過我媽懷裡的玉蘭,讓玉蘭站在她爸爸身邊。

    「爸爸,別哭。請你別怪媽媽。」

    柳青把玉蘭摟在懷裡,親了親她的臉蛋,聲淚俱下地把玉蘭交給我媽:「我不怪你媽媽,都是我的錯!我自作自受,活該!」

    「柳青,回家吧。雖然你一次次地傷害了我的心,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到此為止浪子回頭,回到我的身邊,就讓我代替楊蘭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我們同樣能組建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林紅艷兩眼汪汪地想把柳青拉起來,但是沒有成功。

    「弟弟,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當初你要是聽我們一句勸,現在楊蘭也不會放棄你!你看紅艷對你多好,忍辱負重,不離不棄,你千萬不要辜負了她!否則,我做姐姐的不會容忍你亂來的。起來,我們回去。」

    「我真的好累!不想回去,只想在這裡坐。」

    後面跟著兩位交警,一人手裡拿著罰款單,兩人走到傅斌面前,向他敬了一個禮。

    「我和那位朋友剛才是在飆車,請手下留情。二位賞個臉,待會到我婚禮現場領紅包。」傅斌拍了拍兩交警的肩膀,微笑道,然後對站在旁邊的秘書說,「帶這兩位哥們去我別墅婚禮現場各領一包紅包。」

    「傅總真是賞臉,那謝謝啦。」說完跟著秘書驅車離開了。

    「傅總,要不要打110報警,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劫持新娘,讓他嘗嘗鐵窗的滋味。」刷子頭臉露殺氣。

    「這傢伙太猖狂,先揍他一頓解解氣!」金黃長髮的劉曉華捋起衣袖,摩拳擦掌向柳青走去,刷子頭握緊拳頭跟著過去。

    我見勢不妙,抓著傅斌的胳膊搖了搖,懇求道:「傅斌,教你的手下別亂來,算我求你了!」

    「你們倆個過來,別動他。」傅斌大聲叫住了他的兩個保鏢,然後把手搭在我肩上,「這種事對新郎和他的家人來說是一種羞辱和挑釁,換作誰都嚥不下這口惡氣!這次看在你楊蘭的情面上饒他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以後他要是再欺負你,有他好果子吃!」

    「姓柳的你聽清楚我們傅總說的話:以後你要是再欺負傅夫人,有你好果子吃!」劉曉華惡狠狠地指著柳青大叫。

    「走,楊蘭,我們回別墅完成沒有完成的婚禮。」說到這傅斌走到我爸媽面前,鞠了一躬,笑容滿面地把手一伸做出請的姿勢,「岳父岳母請跟我們回去吧。」又朝月紅、梁玉華、月俊招招手:「月紅、玉華、月俊我們走吧。」

    「稍等一下,我去勸勸柳青。」我從傅斌的手掌裡抽出手,走到柳青面前,把戴著白紗手套的左手向他面前一伸:「傅斌答應我原諒你這一次,你跟紅艷和柳紅回去吧。就算給我楊蘭一個面子,給大家一個面子。」

    「我……我可以最後一次擁抱你嗎?」柳青抓住我的手慢慢站起身,無限依戀、眼巴巴地注視著我的眼,「然後我們分道揚鑣,我回到紅艷身邊。」

    「這……這怕不行。你別難為我好不好?」我羞紅了臉,難堪地瞅瞅吃驚的傅斌,傅斌注視著我沉默不語。柳青瞅瞅吃驚的林紅艷,林紅艷也沉默不語,其他人頓時都驚詫不已,沉默不語。

    突然柳青趁我不備,一個箭步張開雙臂撲向我,把我緊緊擁抱。天哪,柳青真是厚顏無恥、膽大妄為!這可是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呀!我嚇得尖叫一聲,躲避不及,只好側過臉不讓他吻到我的朱唇,但我也沒有掙扎,陶醉般地微閉著雙眼,順從地讓他抱著。我彷彿回到了蜜月,重溫著蜜月期間的幸福和快樂。可是理智告訴我,不能在走向這感情的漩渦,很危險,不道德。

    「楊蘭,雖然你沒有牽我的手,但我還是要對你說:楊蘭,我還是愛你!一朝失足鑄成千古恨,就讓我為此遺憾終生!」說到這柳青泣不成聲。

    他的淚水沾濕了我的婚紗,我的淚水沾濕了他的衣領。

    「其實我還是不捨得離開你,但是代價太大!太遲了!請原諒我對你的放棄。忘了我吧,紅艷對你一片癡心,就讓她慢慢代替我在你心中的位置,而我要做深愛著我的傅斌的好妻子!祝你倆幸福快樂一輩子,再見!」說到這我掙脫了他的懷抱,直至我和他指尖的分離。我深情地瞥了淚流滿面的柳青一眼,然後毅然走向新郎傅斌,在淚光中讓傅斌牽著我的手,鑽進了寶馬轎車。

    「再見!」柳青被林紅艷牽著手,後面跟著柳紅,他們三人走向那部桑塔納轎車……

    第二天傅斌帶我出國度蜜月,乘坐飛機飛到歐洲愛情海度蜜月。度蜜月回來後我在傅斌的再三懇求下停薪留職離開了省旅遊局,出任流光溢彩廣告裝飾公司總經理職務。為了能和我在一起長相廝守,傅斌在杭州流光溢彩廣告裝飾公司附近的買了一塊地皮,建了一幢辦公大樓,把富安鑫龍公司遷到新大樓。二00三年二月我破腹產順利為傅家生下一個男孩,取名傅振彪……

    2011年12月10日完本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