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玩鬼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65章 糾纏七 文 / 殺我三萬里

    夏荷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死賴著不走。

    她和夏淵真不愧是親兄妹,不僅變臉一樣快,連做事兒方式都一樣,都會死賴著不走這一套。

    我特別想提著她的脖子,把她從窗口扔出去。但是,我要是真把她扔出去了,夏淵還不定怎麼恨我呢。

    「你走吧,別在這兒賴著了。」我壓著脾氣規勸她,「我男朋友這幾天在外地,不回來住,所以你賴在這兒也沒用。」

    夏荷眼睛又紅又腫,可憐兮兮的瞅著我,「他去哪兒了?」

    我腦瓜子一轉,順口就來,「去魔都了,去談生意去了。」

    「魔都哪兒?」

    「這我不能告訴你。」我搖頭,「我要是告訴你了,你肯定會找過去。」

    夏荷啞著嗓子說:「我只是想弄清楚真相。如果他不是我哥,那我就不會再纏著你們。」

    我皺眉,假裝思索,「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夏荷回答的挺急。

    我擺出為難的模樣,想了好一會兒,才說:「行,那我就告訴你。」停頓了兩秒鐘,我繼續說:「我男朋友確實不是你哥,等你找到他,問清楚,就明白了。」

    夏荷點頭,一勁兒的感謝我。

    撒了個謊,總算把她給忽悠走了。

    給她的地址,是我之前跟隨谷波去魔都時候,住過的那個地方。她一來一回頂多也就兩天,但這兩天,能給我個緩衝,讓我和夏淵合計合計,商量個完美的應對法子出來。

    夏荷剛走,夏淵就回來了。

    我斜眼歪鼻子撇嘴,陰陽怪氣的對他說:「你撿了個好時候回來啊。」

    「嗯?」夏淵有點兒摸不著頭腦。

    「你心裡的淨土剛走,你就回來了。」我別了下嘴角,白了他一眼。

    夏淵一聽我的話,眉頭立馬就皺了起來,緊聲問我:「她來了?來幹什麼了?」

    「來發瘋了。」我回答。

    夏淵表情很認真,盯著我,說:「別開玩笑,小相。」

    我坐直了身體,「我沒開玩笑,我說的是真的。不過,我也猜到你不信我的話。」

    夏淵用眼神詢問我,想知道夏荷來做什麼。

    我不屑的橫了他一眼,「我要是說,你家淨土底下是淤泥,你信不信?」

    「什麼意思?」

    「別揣著明白裝糊塗,太假了。」我輕拍了下茶几,「我也懶得跟你拐彎,我就直說了,你愛信不信。夏荷今天是闖進來的,跟瘋婆子一樣。進來之後,找不到你,就衝我要人。一會兒凶狠的威脅我,一會兒痛哭流涕的哀求我,跟唱大戲的一個樣兒。鬧騰了還不夠,還要死賴在這兒,不見到你不罷休。這會兒,被我騙走了。我說你去魔都談生意,給她了個地址,她才走的。這也就能騙兩天,兩天後,她肯定還會找上門來。」

    夏淵眉頭皺成了疙瘩。

    「咱兩趕緊想想辦法,把夏荷這事兒弄順溜了。」我提出建議。

    幾秒鐘後,夏淵問我:「你說的是真的?」

    「我騙你幹什麼?」我用鼻子噴了股氣出去,「我就知道你不信我的話,你愛信不信。反正兩天後,夏荷會找上門。到時候,你自己親眼看看她那模樣,你就知道了。」

    「夏荷看不到我。」夏淵眉頭皺的,都快連成扭曲一字眉了。

    「我知道啊,看不見才好,看見了,就沒意思了。」我朝他湊了湊,「你不是不信我的話麼,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夏淵不吭聲了,眼睛盯著我,卻又像在看著別的地方,估計在想事兒。

    我也想了一會兒,忍不住感歎,「自從遇見你之後,我的生活真是豐富又多彩。」

    停頓了一會兒,我又感歎,「你和你妹,很像,特別像。都特別擅長變臉,臉變的比猴子都快。還都有死賴著的精神,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精神。」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我繼續說:「還都表裡特別不如一。一打眼看見你,保準覺得你是個冷酷但是有素質的精英,跟善變不沾邊。但實際上,你特別善變,一會兒輕浮一會兒冷酷,讓人摸不著頭腦。夏荷更是表裡不如一。表面看,忽略那雙死魚眼,簡直就跟天仙似的,一身的仙氣。可這仙氣僅限於外表,裡面卻藏污納垢的。」

    等我說完,夏淵問了一句,「那你呢?」

    看他那樣兒,我就知道,我說夏荷壞話,讓他心裡不舒服了,所以想找我個茬兒。

    「我?」我摸了把頭髮,「我不是好人,我跟好人不沾邊,這麼說,你滿意嗎?。」

    夏淵說:「你多想了,小相,我只是隨口一問,沒別的意思。」

    「別一到這時候,就拿我多想了來堵我。」我瞪著他,「我說夏荷壞話,讓你心裡不舒服,你可以提出來,我完全可以接受。但是,我不會改的,以後我還是會繼續這麼埋汰她。」

    「今兒幸虧我硬氣,以前也見識過這種撒潑耍賴的伎倆。我要是膽兒小,一開頭就會被夏荷嚇住。就算嚇不住,心稍微軟點兒,也會被夏荷給騙了。你妹這人,心眼兒多著呢,就是實戰經驗少了點兒,所以騙人的手段低了點。她再練幾年,保準兒能變成一代騙子王,得孫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看穿她。」

    夏淵說:「你這話說的太過分了,小相。」

    「我還有更難聽的話呢。」我心裡的火洶湧朝上冒,「她闖進我家裡頭,翻箱倒櫃的找你,找不到你,就開始威脅我。她背靠著夏家,覺得我一個人好欺負,所以才敢這麼闖進來威脅我。威脅不成,又改軟的,又哭又求的,弄的跟祥林嫂一樣。見我不動手,就死賴著不走。我跟你說這事兒,你還不信。我騙過你麼?我哪次騙過你?為什麼一到夏荷這塊兒,你就這麼說不通呢?我確實不喜歡她,但是我沒必要說她瞎話!我不屑這麼做!」

    夏淵拉著我的手,揉了幾下,「我不是不信你,只是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她以前不是你說的這樣兒,她生氣了難受了,只會自己偷偷哭。現在變成這幅模樣,可能跟夏回有關,我得查查。」

    「你昨晚上說什麼來著?說要把夏荷全忘了。」我豎了眉毛,「這還沒過二十四小時呢,你就反悔啦?」

    喘口氣,我繼續說:「我明擺著跟你說吧,她天生就是這種人,不是別人影響的。你別不承認,你別拿塊布自個兒蒙上眼睛,你也別揣著明白裝糊塗。你比我聰明多了,別說你從來沒發現,她的另一面!」

    夏淵歎了口氣,說:「我不去查了,以後都不管她的事情了。我信你,你別生氣了。我跟你說說,今天出去查到的事兒吧。」

    我還沉浸在怒火裡呢,他突然就轉折了,轉到另一件事兒上去了。

    狠狠翻了個白眼兒,我甕聲甕氣的回答,「好啊,說吧,來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