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玩鬼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164章 糾纏六 文 / 殺我三萬里

    彭揚河把手搭在我胳膊上,「我出去幫你跟她說清楚。」

    他用勁兒想把我推開,我朝旁一縱,把門把手擋了個結結實實,「哈哈,彭哥,不用,不用你,我自己來就行。我會跟她好好溝通的,真的,我自己來就行。」

    彭揚河用極為銳利的目光盯著我,盯的我心頭發虛。

    我乾笑兩聲,「彭哥,你是男的,說話肯定沒有我這麼柔和。她本來就半瘋不傻的,你要是說話語氣太嚴肅,刺激到她,那不是害了她麼。我不一樣啊,我和她都是女的,比較容易交流。你說,是不是?」

    彭揚河反問我:「是麼?」

    我眨巴兩下眼睛,「對啊,真的,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行,那你來,我在一邊聽著。」

    我趕緊拒絕,「別啊,彭哥,你在一邊,她會緊張的。要不這樣吧,你先回去,我和她好好談談。等談好了,我把結果告訴你,行吧?」

    「我擔心你一個人應付不了。」彭揚河皺了眉頭。

    「能!肯定能!你看她瘦的跟個馬猴兒一樣,肯定沒我勁兒大。就算再來一個她這樣的,也不是我的對手。」我曲起右臂,擺了個大力士的姿勢。

    好不容易把彭揚河說動了,我在心裡舒了口氣。開門讓他走的時候,夏荷卻藉機衝了進來。她竄的很用力,跟個鬥牛似的,也不怕一頭沖牆上,撞著腦袋。

    「彭哥,你慢走啊,我不送了哈,拜拜。」我快速說完這些話,不等彭揚河回我,就推上了大門。

    夏荷像是得了瘋牛病似的,從臥室竄到廁所,又從廁所竄到廚房。床底,櫃子,只要能藏人的地方,都被她搜了個遍。

    我坐在沙發上,一邊盯著她,一邊啃蘋果。

    她現在這模樣這狀態,可真顛覆我以往對她的認知。

    以往見到她的時候,她都是文文靜靜的,像是養在深閨裡的大家閨秀。可現在,她就是個瘋婆子,十足十的瘋婆子。

    把屋子翻找過一遍之後,她衝到我面前,氣勢洶洶的跟我要人。

    「夏淵?你說的是死了那個?」我斜眼輕佻的瞪著她,「你這不該跟我要啊,你該拿個鐵掀,去挖墳,把他挖出來。」

    夏荷聲音很尖,挺刺耳的,「你知道我說的是誰!你把我哥弄哪兒去了?我哥他為什麼跟你在一起?你是不是威脅了他什麼?」一堆問句說完之後,她陰狠的警告著我,「我告訴你,你別妄想用任何手段威脅我哥,我不會讓你如願的!」

    「你拔這麼高的嗓門,是唱大戲還是跳大神兒呢?」我歪眉斜眼的瞅著她,「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在家裡殺雞呢。」

    「你侮辱我!」夏荷憤怒的指責我。

    我站起來,「我哪兒侮辱你了?我摸你胸還是抓你屁股了?沒摸沒抓的,我怎麼就侮辱你了?你可別瞎冤枉我啊。」

    「你,你這個賤人!」夏荷死魚眼氣成了三白眼兒,鼻翼忽閃忽閃的,緊緊咬著牙關,像是要撲上來跟我廝殺一場似的。

    我逼視著她,「我哪兒賤了?你舉個例子給我聽聽。我既沒平白無故跑到你家撒野,也沒抓著你男朋友不放,更沒裝成瘋婆子衝你發潑。我什麼也沒做,我怎麼就成賤人了?這些事兒可都是你現在在做的,賤人這詞兒,適合套你頭上。」

    連罵人都不會,還敢衝過來吵吵我,這分明是自取其辱來了。她的腦袋,昨晚上肯定被驢踢了。

    夏荷氣結巴了,「你,你,你。」

    「我什麼我?沒本事你就別擺個瞎譜兒。」我冷笑一聲,「一看你衝進門那模樣,我就知道你怎麼想的。你看我自個兒一個,好欺負是吧。你背靠著夏家,覺得自己特了不起是吧。你以為你闖進來我就會害怕是吧?你威脅我兩句,我就會被嚇到是吧?」

    夏荷臉色變了。

    「不服氣?你再不服氣,那也是我男朋友。」我不客氣的說:「雖然一樣的名兒,長的也有點兒相似。但是,我男朋友是我男朋友,你哥是你哥,不是一個人!你哥早死了,都成骨灰了。你要是想緬懷,就去把骨灰扒拉出來,別朝著我男朋友使勁兒。這個世界上,長的像的人多了去了,名字一樣的人也多了去了,這叫巧合,你懂不懂?你別抓著我男朋友不放,也別來我家裝瘋賣傻,我不吃你這一套。」

    夏荷被我氣的臉色蒼白,渾身發顫,「你,你,那就是我哥,我能認出來。」

    「閉上你的嘴,別瞎嚷嚷了。」我逼近她,凶狠的警告她,「別到處瞎嚷嚷,讓別人以為夏淵炸死或者起死回生了,這會搞亂我倆的生活!」

    夏荷突然抽泣了一聲,凶狠的表情消失了,轉而換成了委屈痛苦的模樣。

    這轉變,可真快,跟夏淵有得一比。

    這難道是夏家獨有的變臉特長?

    真是,比猴子變臉都快。

    夏淵心裡的這個淨土,在我眼裡,真的太不純淨了,還沒對門林小玉純淨呢。林小玉,再怎麼風流,再怎麼潑辣,起碼表裡如一。

    而眼前的夏荷,表和裡,差的可真大。

    她要是表裡如一,那就算鐵定認為夏淵是她哥,也會有禮貌的上門,有禮貌的說話。而不是跟個瘋婆子似的,橫闖進來。

    我真懷疑,夏淵心目中純潔無瑕的夏荷,是他自個兒幻想出來的,並且由大腦深度美化過。

    夏荷哭的滿臉是淚,「我,我只是太想我哥了。求求你,讓我見見他吧,我求求你了。我知道我這麼闖進來不對,我沒有威脅你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太想見到他了。」

    「你別唱大戲了,行嗎?」我說:「你就算把身子裡面的水哭干了,變成乾屍,我也不會改變說法。我男朋友,不是你哥!我男朋友,不是你哥!」

    她扯著我的衣袖,央求著我,「他是我哥,我知道的。」

    我狠狠抽出衣袖,「你腦子其實有病吧?你真該去精神科看看去。」

    我懷疑她精神不正常。

    以前老遠看著她的時候,覺得挺正常的啊。怎麼遇到夏淵的事兒,就成這模樣了?不僅形象全失,還跟唱大戲似的,一會兒演河東獅,一會兒演孟姜女。

    她現在這樣兒,讓我想起以前看過的法制節目,裡面就有個和她類似的瘋子。

    那個瘋子是個靦腆斯文的小伙兒,平時看著跟正常人一樣,但是遭遇感情打擊之後,就變成了偏執的瘋子。頭天跟蹤暴打女朋友,第二天就跑去跪地哀求,反覆無常的像是得了精神分裂似的。最後,他把女朋友一家都捅死了,自個兒也自殺了。

    我覺得夏荷和節目裡頭那個瘋子挺像,特別像。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