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心算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四卷 真假追金童 第六十五章 尾聲 文 / 望水橋

    送走眾人,陳菲菲又回到永定,繼續當她的縣長,同時作為縣大隊地下交通員,不斷把從日軍那裡刺探來的情報送回根據地,這期間她生了孩子,孩子斷奶沒多久,抗戰就勝利了,她也得以順利回歸組織,隨後又入了黨,在解放戰爭中,成長為一名軍隊幹部。

    在陳菲菲擔任縣長期間,薛半仙一直是她的交通員,陳菲菲跟縣大隊的聯絡,也是他負責傳遞信息,在陳菲菲剛生孩子那段時間,他還擔負起了刺探情報的重任,利用自己算命先生的身份,從日偽口中獲取了大量重要信息,抗戰勝利後,他卻不辭而別,繼續過起了閒雲野鶴的雲遊生活,後來不知所終。

    渡邊和其他日本兵當天的記憶都被抹去,他們是被陳菲菲叫醒的,她告訴他們,縣城裡最大的奸細就是山崎玉,先前發生的諸多怪異事件,都是山崎所為,他之所以要這麼做,完全是為了配合八路軍縣大隊的行動,事情敗露後,他隻身逃離縣城,躲回到縣大隊總部去了。

    渡邊聽罷很惱火,想去清繳,但田中小尾卻不允許,經過此番折騰,很多日本兵都已經先行逃跑,縣城兵力折損一半,當時就連田中本人都逃到城外躲避,天黑後才敢回來,日軍實力大大受損,已經無力組織大規模掃蕩了,從此以後,日軍和八路軍游擊隊就一直處於僵持狀態,這種狀態也一直持續到抗戰勝利前夕。

    他們認為陳菲菲調查有功,她縣長的職位一直保留著,同時日方對她愈發信任,各種軍事會議都讓她悉數參加,所以在此期間,她獲得的情報源源不斷送往根據地,縣大隊根據這些情報,成功進行了多次伏擊戰,繳獲了大量戰利品,這其中,陳菲菲居功至偉。

    日本人始終未能察覺出她的真實身份,在她生子期間,田中和渡邊還分別去醫院探望。

    耿長樂這個名字,在縣大隊第一次攻城失敗後,就已經消亡了,後來建國後,他被追認為烈士,和其他戰爭年代犧牲的戰士們一樣,被共和國所銘記。

    山崎玉則作為國際主義戰士,此後一直活躍在抗日革命第一線,他放棄了自己擅長的醫學專業,握起了槍桿子,抗戰勝利後,他和陳菲菲正式舉行了婚禮,孩子出生後,和他長得也很像,解放後,一家人搬到省會石家莊居住,大躍進時期,山崎玉病逝,留下陳菲菲和永勝這對孤兒寡母。

    魏團長隨後一路高歌猛進,他的部隊在抗戰勝利後改變為華北解放軍,在平津戰役中,表現出色,獲得軍功章嘉獎。

    王登學和盧鐵旺在抗戰勝利後開始從事組織工作,石家莊解放後,兩人成為地區幹部,反右鬥爭時,王登學被打成右派,下放到東北林場勞動,從此杳無蹤跡,盧鐵旺在**開始前不久因病逝世。()

    馬麗從昏迷中醒來後,被陳菲菲救下,不過對男人,她已經心如死灰,見她無家可歸,陳菲菲收留了她,但在陳家住了一段時間後,馬麗決定出家,她離開永定,進入寺院做了一名尼姑,後來就與陳菲菲失去了聯繫,但陳菲菲一直記得她,在自己到永定這短短幾個月時間裡,她目睹了馬麗和五個男人發生關係,但這五個男人最後都不得善終,不知這是她的宿命,還是冥冥中開出的一個殘酷玩笑。

    「這就是我和你爸爸年輕時候的故事,我們的歷史就是如此,組織上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嗎?」陳菲菲輕扶著眼鏡腿,笑瞇瞇問道。

    「原來我爸爸是個抗日英雄,只是借用了日本人的身子,這些事你怎麼早沒告訴我?」永勝心想難怪自己小時候總感覺和父親長得很像,但脾氣秉性卻完全不同。

    「那時候你還小,很多事情不明白,而你又生性敏感多慮,我不想過早告訴你,怕你困惑,但你的確是日本人的兒子,山崎玉就是你親生父親,但從小陪你長大的父親,已經不是你親生父親了!」陳菲菲解釋道。

    「咱家的情況太特殊了,對於山崎玉,我的親生父親,他的臉我再熟悉不過了,但他的內心,我卻始終未能碰觸到。」永勝黯然說道。

    陳菲菲歎了口氣說:「最終我還是沒能擺脫潛龍地穴的詛咒,本以為救下你爸爸後,會有人陪我走完後半生,誰料他還是先我而去,這就是命運,冥冥中自有天定,詛咒一旦附身,就永難擺脫。」

    「媽,現在是社會主義新社會,不能說這些封建迷信的話!」永勝忙不迭提醒她。

    「算了,我早就說過,過去的終將過去,讓他們走吧!」陳菲菲苦笑道。

    「太不可思議了,要不是你親身經歷,這些事情誰會相信呢?」永勝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這故事他聽得驚心動魄,在他印象裡,母親從沒給他講過自己過去的事兒,沒想到竟如此跌宕起伏,但聽罷故事,他還有個疑問。

    「媽,我不明白為什麼最關鍵時刻,龐博會突然復活,記得山崎玉給你設下了封鎖,他在雙頭烏鴉肚裡放了兩個人頭,一個是龐越的,另一個是龐博的,龐越的頭困住了零號映射,龐博的頭本來是衝著你來的,當時在憲兵隊小屋裡,燈突然黑了一下,等再亮的時候,地上躺著龐博,他們都以為你被困住了,後來才知道,你當時已經逃出去了,我不明白,龐博身體裡困住的,到底是誰?」永勝問道。

    陳菲菲嫣然一笑,告訴他自己脊椎後面被崔應麟植入一根超敏感的神經線,這條神經能察覺出自己身體所發生的任何狀況,因此她很早就知道,自己當時懷的是雙胞胎,也就是說,除了零號映射之外,她還有一號映射,零號映射其實就是他永勝,也就是說,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經幫自己母親做過很多重要的事情,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而一號映射只用了那一次,當時在黑暗中,她悄然脫身,留下一號映射被龐博頭顱所困,到後來破解機器怪獸的時候,龐家兄弟兩個都能被她控制,其實她是在控制自己兩個孩子。

    「那天我一口氣生下兩個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就是你永勝,那女孩……算下來,你還應該管她叫姐姐呢!」陳菲菲凝視著窗外,若有所思地說道。

    「原來是這樣!」永勝得知此情況後,心裡更加疑惑,從小到大,他都沒見過自己的雙胞胎姐姐,他想知道此人身在何處。

    陳菲菲沒說話,看了看跟他一起進來的女孩子,女孩子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笑容,她站起身來到窗戶跟前,輕輕拉上了窗簾,窗外蟬聲鳴鳴,病房裡卻顯得異常安靜。

    少年不識愁滋味,

    一入江湖歲月催。

    不見武林豪傑墓,

    掬淚化作長流水,

    願春天再暖一回。

    這首詩的來源和作者寫這篇文字的目的一樣可疑。

    全文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