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招魂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卷 二 終二卷 2、兩張魂幡-2 文 / 燭陽燭陽

    我以為關於那邊的事就此結束了,可是卻沒有。

    之後我回到了家中,是新家,或許是因為我在黃昏那個地方太久的緣故,所以回到新家的時候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只是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是一副什麼事沒有的樣子,看來新家並沒有像黃昏裡那樣成為一個不能踏足的地方,也許這裡本來就不是。

    只是我回來的第一晚,還是有些不對勁,可是這種不對勁比起在黃昏那裡來,只能說再普通不過了,其實也可能是我自己想的太過於嚴重了,因為我做了一個夢。這個夢的全部都是一面純黑色的魂幡,魂幡下面有個人,但是我看不見他,我只能隱約看到一個輪廓。

    我想走到魂幡下面去,看看這個人究竟是誰,但卻如何也走不過去,好像有千山萬水阻隔在我們之間一樣,甚至我連魂幡都靠進不了,臨了了他才說了一句話,他說這面黑色的魂幡不是用來招我的,而是用來招他的。

    我起初有些不懂,但是並不容我多想,很快我就醒了過來,醒來之後關於魂幡的記憶特別清楚,還有他的那句話,他最後還模模糊糊的說了一句,好像是說我回來了。這話有些沒頭沒腦的樣子,後來我細細思考了下,覺得好像想到了什麼,可就是有些不清楚,按照他的意思,應該是先生讓十三弄下的這面魂幡是招我的,黑色的魂幡則是招他的,可是招他做什麼?

    這些我怎麼也想不清楚,後來倒也安穩,不知不覺也就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奶奶和母親就在忙活祭祀的事,因為我死而復生,家裡都是經歷了大悲大喜,所以要進行一個小型的祭祀來為我謝神。

    祭祀的過程很順利,也是奶奶一手操持的,只是我卻沒再從他們的口中聽見先生的蹤跡,我問了十三,十三神神秘秘地和我說他也不知道。

    後來嬸奶奶過來了,這樣的事她過來是理所當然的,自然也是奶奶去請了的,她來了之後一直看著我似笑非笑的,卻什麼也沒說,直到祭祀臨了了,她才和我說我現在身上的死人氣還沒有完全退去,這要等三天過了,我才能徹底擺脫了這氣味,而在這之前,我還不能被稱之為活過來,因為黃昏那邊的人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我,我還會回去。

    這是我醒來聽到最為震驚的一句話,嬸奶奶之後說所以這幾天才讓十三形影不離地陪著我,我看看十三,知道十三能保護我不受那邊的傷害,只是為什麼是十三。嬸奶奶聽了就笑笑,說之後我會明白的。

    後來我和十三有回到過我被挖出來的那個地方,那面黑色的魂幡還在,十三告訴我說嬸奶奶說了,這面魂幡三天後就要燒掉,也就是我絕對安全之後,聽了十三的話我才發現,嬸奶奶是知道這面魂幡來歷的。

    只是我沒有再追問下去,我覺得現在即便我問了也得不到答案,反而三天後真相或許會自己浮出水面。

    誠如嬸奶奶所說,因為我身上還帶著這股子味道,當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可是與其說是夢,我倒是覺得好像我又回到了那裡,因為每一種感覺都是如此真實,讓我如臨其境一樣。

    我看見了邱布,我是從床上醒來的,醒來的時候就看見邱布站在床邊上,當時我壓根分不清自己倒底是在夢裡頭還是在現實當中,只是看見他站在床頭,他見我醒來,就和我說我們該回去了。

    我於是警覺起來,問他說回去哪裡,他說我該去的地方,我自然沒有跟他去,他卻說這裡已經不能再待下去了,危險很快就會降臨,我當然不信他的話,於是他讓我看看外面。

    我這才走到走廊上,當我看到院子裡的場景,以及出來到外面之後,一種前所未有的熟悉感迎面撲來,這裡是黃昏!

    我驚訝地回頭看著他,邱布卻說是我自己要回來的,沒有人引我回來。

    我有些不解,我自己還要回來這個地方幹什麼,邱布卻沒有繼續說,而是告訴我這裡很危險,讓我跟他走。我對邱布將信將疑,也不信他會這麼好,哪知道他接著說他和陸交好,而雙陸一個是我奶奶,一個是我外婆,他是不會害我的。

    即便他這樣說,我依舊還是懷疑,於是說了一句他的言下之意是在說一直是薛在害我了?我本以為邱布會說是,可是我卻看見他搖了搖頭,他說薛沒理由害我,他和薛之間是私人恩怨,但是在我的這件事上,他們的立場卻是相同的。

    我一時間不能理解,既然他們的立場是相同的,那麼要害我的又是誰?而邱布卻看著我,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嗎?

    我還要問,邱布要我趕緊跟著他離開,否則就走不掉了,我於是只能跟著他出了新家,看他的樣子一直帶著我往橋邊帶著走,而這個地方一直都是那種昏暗的昏黃,正如黃昏兩個字索要表達的意思一樣。

    他帶著我一直到了橋邊,我遠遠地看見橋上有一個黑影,然後我看了看邱布,邱布安慰我說讓我不要擔心,這是個熟人。我於是忐忑地去到橋上,到了橋上之後才發現竟是殷鈴兒,她站在橋上說聽說我回去了。

    我點點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很久才問了一句話說他們沒有為難她吧,殷鈴兒搖搖頭,她說我回去了就安全了,可是為什麼又回來了,她似乎也已經知道了,她說我在這裡多呆一會兒都是危險。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麼回來了,而且是醒來就已經在了這裡,當我抬頭的時候卻看見橋頭的地方立著一張魂幡一樣的東西,我於是問說那是誰的魂幡?

    殷鈴兒搖頭說不知道,我又看向邱布,邱布也是搖頭,他說這面魂幡忽然就立在那兒了,也不知道是誰弄的。之後我們走過去看了看,但是看到的時候我卻更加疑惑了,因為這與我爬出來的地方那面黑色魂幡一模一樣。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而還正在疑惑,猛地聽見身後傳來一個聲音:「石頭,快走!」

    我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個力道給牢牢拉住,接著愣頭愣腦地往前一衝,只覺得一陣陣陰冷迎面而來,等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卻是一片漆黑,很顯然我身邊還有個人,當我認清這個人的時候,忽然一陣驚喜,因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先生。

    先生大口大口地穿著粗氣,然後說幸好魂幡連接了兩個地方,這才能過來,要不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呢。我看見先生完好無缺地出現在我面前,完全忘了剛剛的驚險,和他說能再見到他真是太好了。

    先生說要是沒有把握他也不敢擅自到那邊去找我,他說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我問他說這倒底是怎麼回事,先生才說但凡人死,在生魂還沒有去到陰間只要能及時找回來就還有救,所以先生才這樣大膽去試。

    聽見先生這樣說,我說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他,而先生就笑了笑,沒有再說別的。然後先生陪我回去,我想母親他們要是知道我又這樣無緣無故不見了,他們一定又是要嚇一跳吧,只是這是不是就是我們尋常所說的鬼勾人我說不上來,大約也就是這樣吧,無緣無故地不見掉,卻又從另外的地方回了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