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我當術士那些年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05章 蜀山山外山 文 / 靈靈七

    我一時不知道這老者什麼意思,看見他的人,還非要跟我有什麼關係才能見到?

    我雖然不懂這其中的玄機,但也不敢欺瞞這老者,在大霧之中獨駕一葉小舟,就這境界,足以證明他是個非神即仙的世外高人了。

    於是我跟這老者一拱手,施禮道:「不是,這位朋友只是一個和我同路的普通朋友,只是數次救我於危難。」

    那老者一聽,便有些失望的說:「如果是這樣那老朽就愛莫能助了,因為只有有緣的人才能得見我的小舟,一般的凡夫俗子,是無緣見到老朽的,凡事能見到老朽的人,老朽才可聆聽其苦其悲。」

    我一聽這老頭果真是非神即仙的一類人物。沒能得到他的幫助實在可惜,但因為急著找葉寧,也就沒時間跟他在這耗著了,只好跟這老頭說:「原來在我面前的是大仙一類的人物,只是我有尋人要事在身,不便在此久留,如果以後再有機會得見大仙,必定聆聽大仙教誨。」

    說完,我準備和這老者告辭。那老頭一眼就看出了我要走的意思,便說:「既然你有心救那位姑娘,為何又不肯接受事實呢?」

    我一愣,跟那老頭說:「什麼事實?晚輩不知,還請大仙明示。」

    老頭說:「你與那位姑娘,同床而眠,同室而處,她又數次救你於危難之中,你卻為何連情侶二字也不敢說,只辯稱是普通朋友?這不是逃避,又是什麼?」

    那老頭只短短和我面對面了不到五分鐘,竟然將我和葉寧的事說的點滴不差,當真是大神了,這等本事,恐怕就連劉易都有所不及吧。

    腦袋上的冷汗也一時順臉而下,但瞞是肯定瞞不住的,我只好跟這位老者說:「大仙真是好眼力,只跟我在這目視了幾分鐘,即可將我所經歷之事說的點滴不差。我跟那位姑娘的確如大仙所說,但我的未婚妻並非是您口中的那位姑娘,而是另有其人。而且,那位姑娘也是勉強這段感情,並非我所心甘情願接受,而是另有隱情。」

    老者這才略微一笑,道:「年輕人,你身負異術,目力極佳,故可以與我在此一見,所以你我也算是有緣,且到船上與我一敘,我再慢慢告訴你詳情。」

    老頭這樣說,那就多半能證明他見過葉寧。只不過我有點好奇的是,我全憑七殺陰陽訣之家傳秘術,才能得以見得到這位高人,那葉寧又是怎樣才能看見這一葉孤舟的那個亮點的呢?

    雖然現在江上的大霧極大,但我仍然能感覺到這老者的小舟差不多離江岸至少還有兩米遠,憑我現在的能力,很難接近小舟,難道要我游過去麼?

    老者見我面有難色,哈哈大笑著說:「既然你我有緣,又何必擔心上不了我的小舟?你儘管大膽一躍而試,不要心生怯意。」

    我點了點頭,看來只能冒險一試,為了先找到葉寧,只有兩個結果,要麼跳上小舟,要麼掉進江裡。

    我用盡全身力氣,向小舟的方向猛然一躍,但覺身輕如燕,又似乎像是被一股無形的推力往前推著身子前進。然後輕盈的降落在小舟之上。

    那老頭見我跳到了他的小舟之上,對我笑了笑,說:「不愧是身負七殺陰陽訣的傳人,我的小舟,很久沒有貴客光顧了。」

    我一驚,這老頭竟然知道我的身份。真是神仙啊,我可是第一次來川渝之地,根本沒有向外界任何人透露過我的身份。

    等我再四下尋找老頭,竟然不見了他的蹤跡。只見滿江的大霧,只有我坐在一葉孤舟之上,困在這裡。

    忽然那老頭哈哈一笑,說:「年輕人切勿驚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對了,老朽剛才確實救起過一位姑娘,就在我的小舟之上,你看看你要找的人是不是她?」

    老頭說完,小舟之上果然出現了一個躺在小舟之上的女孩,那女孩不是別人,正是葉寧!

    我連忙跟那老頭說:「感謝大仙救起我的這位朋友,大仙的大恩大德,晚輩永世不忘。」

    老頭說:「呵呵,這女孩與老夫有緣,所以將她救起,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想必會給你們一個更大的驚喜。」

    說完,小舟便向濃霧深處急速駛去,那老頭正站在葉寧所說的那一道白點之上,我仔細一看那道白點,原來是一把劍型的白光,老頭正站在那把劍上控制著小舟的方向。我不禁歎道:這老頭果然是地地道道的劍仙啊!

    正在我感歎間,葉寧醒了,在小舟之上坐了起來,一見這情形,立馬嚇的靠在了我的懷裡,驚歎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們在哪裡啊?」

    那老頭喊道:「姑娘也醒了?好,你倆坐穩,咱們要起飛了!」

    啊,啥玩應,起飛?難道這老頭的小舟是水空兩棲交通工具嗎?太不可思議了,這樣的話,以後機票錢都省了啊。

    只見我們周圍忽然間變成了漆黑的環境,只感覺自身在不斷上升,嚇得我和葉寧根本不敢睜開眼睛看周圍的環境。

    好奇心害死貓,我還是忍不住偷偷看了一下,只見周圍黑漆漆什麼也看不見,只知道我們在黑暗中穿梭。葉寧是死死的在後面抓著我,止不住的大喊。

    忽然黑暗過後,眼前一片光明。猶如登上雪山之巔,全部茫茫一片白雪。

    老頭笑著說:「兩位,到了,可以下來了。」

    我和葉寧睜開眼睛一看,頓時被這裡的美麗景色驚呆了。皚皚白雪,將這裡圍繞,只有青松和臘梅裝點著雪景,令人流連忘返。這種景色,只能在電影電視裡看到,而我也玩過仙劍奇俠傳的遊戲,當然知道這裡的雪景,竟和遊戲裡的蜀山的雪景如此神似。

    老頭笑著問我和葉寧:「知道這裡是哪嗎?」

    葉寧答道:「這裡就是人們常說的人間仙境吧?」

    老頭搖了搖頭,又將目光投射在我身上。我笑了笑,說:「若我所料不錯,這裡就是千年傳說卻難得一見的蜀山吧?」

    老頭果然被我說的十分滿意,哈哈大笑道:「孺子可教也,這裡便是蜀山的山外山,高過蜀地眾山八千里,以仙法護陣,是連接仙魔到人間的屏障。」

    我去,這裡果然就是蜀山,那這老頭是蜀山的現任掌門嗎?

    老頭笑著說:「這裡雖屬蜀山,但是只是蜀山的一支,是以劍道為主的逍遙派,整個蜀山擁有七七四十九個派系,就連蜀山之下的川渝蜀地凡山之上,也有常年修仙的高人,他們也屬蜀山。」

    那老頭接著說:「你和這位姑娘,乃是天機大事的參與者,所以有機會來到蜀山,我們進去吧。」

    在老頭的身後,隨他指引,我們通過山門,便進入甬路,走了一段時間甬路,才進入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築中,像是古代富貴人家的正廳。

    進了那正廳,我才看見正廳裡面,有一個穿著紫紅色道衣,面容和善的中年人。帶我們進來的老頭,對那個人說:「呦,師兄什麼時候來的?正好,人我都帶來了。」

    啥,師兄?那個人明顯小這老頭這麼多,咋成了這老頭的師兄了呢?

    那個人笑著說:「很好,現在天機大事參與者已經來了一半,只是有個人還處在昏迷中,還要靠二位的幫助才能醒來啊。」

    帶我們進來的老頭這時才跟我說:「對了,先介紹介紹我們,我是蜀山逍遙劍派的掌門衛仙劍,這位是我的大師兄,名為趙廣東。」

    我一聽見趙廣東的名字,就立刻來了興致,原來這人就是傳說中的半仙趙廣東,可以上天入地,穿梭陰陽和仙凡兩界的趙廣東嗎?

    趙廣東見了我,笑了笑,說:「想必這位就是身負七殺陰陽訣異術的傳人,徐麟吧?」

    在這些高人面前,我是沒有半點隱瞞的能力的,只能有什麼說什麼,何況這位趙廣東,聽蘇盈說還跟我家傳的七殺陰陽訣有所淵源。我早就想見一見這個趙廣東了,今天終於得以一見,怎麼還能再有所隱瞞?

    我跟趙廣東施了禮,說:「這位前輩,晚輩就是徐麟。雖然晚輩有緣得以習得家傳秘法七殺陰陽訣,但晚輩愚鈍,只能領悟的到第二招,第三招到現在都沒有參透。」

    趙廣東笑了笑,說:「唉,這個不能怪你,機緣未到,不可急於強求。而且當你得知提升七殺陰陽訣功力的方法是採陰補陽時,並沒有做出敗壞人倫之事,足見你是個非常正直的人,其實蘇姑娘對七殺陰陽訣也只是一知半解,並不全懂,幸虧你沒有按她的方法去故意施為,所以也因禍得福。不然現在你早就去地府報道了。」

    我一愣,心想這到底是咋回事。但我剛才對趙廣東的話雖然聽的一知半解,但她卻提起了蘇盈。我立馬心頭一振,說:「前輩,不知您和衛前輩知不知道蘇盈的下落,我不遠千里來到這兒,就是想救蘇盈回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