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我當術士那些年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04章 江上一孤舟 文 / 靈靈七

    遊船在江面上行進一夜,因為是第一次坐船,雖然這次來川渝之地的目的是救蘇盈,但還是不免一陣興奮。

    我會時不時的去船尾領略一下長江的夜景。雖然現在已經是夏天,但站在江面上陣陣涼風吹過還是覺得有一絲寒冷。

    遊船已經使出了城區,現在兩面全部一片漆黑,這才真正感受到了初中課本上學到的那一句名詩: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只見滿天的星光比都市得一星半點兒令人賞心悅目的多了。

    儘管我無心欣賞這風景但還是被深深震撼了一番。

    身後忽然感覺到了一絲溫暖,我回頭一看,原來是葉寧在後面一下子抱住了我。我牽掛葉寧的手。葉寧一下子臉一紅,可能覺得剛才自己的行為有些過於親暱了。而且船上不光我們兩個,就連其他欣賞風景的乘客也變成了欣賞我們兩個了。

    葉寧只好尷尬的笑了笑,說:「還在想蘇盈嗎?」

    我歎了一口氣,心想你明明都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怎麼還放不下那一份執念呢?我現在已然心急如焚,恨不得馬上找到蘇盈所在的位置。而對於葉寧,我真的欠她的太多,好像不光葉寧,連曹瑩都一樣,似乎每一個跟我扯上關係的女人,我都欠了她們的情,而且,還是一輩子也還不完的情。我無奈的笑了笑,說:「沒有,剛才在看江上的風景。」

    葉寧靠在我身邊,說:「別騙我了,這會兒你能有心看風景麼?我知道你現在心裡煩,是我想為你分擔這一份煩惱,才跟你一起出來找蘇盈的,誰知我在你身邊,還更讓你煩了。哎,看來我真的是太多餘了,在爸爸和後媽那裡我是多餘的,在你和蘇盈這裡,我依然還是多餘的。」

    聽到葉寧這樣,估計我還真是傷到了她。我從來沒有想過葉寧華麗的光鮮外表下,會藏著如此的命運。重組的家庭有很多,但對於葉寧來說父親重組後的家庭對她就是噩夢,失去了母親,父親也不愛自己了,自己猶如一個失寵的嬪妃被打入冷宮,對生活本就失去了希望。好不容易見到了令她一見鍾情的對象,卻發現自己卻連個只是陪著他身邊的一個配角也不行。這樣的無奈和無助,不是一般人能體會的了的。

    我將葉寧擁進懷裡,可能不會拒絕,再加上心軟,是我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吧。我跟葉寧說:「別哭,我知道你心裡見你爸爸一直那樣很難受,所以才決定離開家跟我來到千里之外的重慶,更要去巫山救人。你的心意我也懂,你從來就不多餘,我還沒來得及謝謝你這次來巫山幫我救人呢。」

    葉寧說:「其實,我恨透了家裡,如果能早一天離開家,我寧願永遠不要回去。這也是決定跟你出來的原因。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我看得出來,你對蘇盈的那一份摯愛,如果蘇盈有什麼意外,那你也肯定不會快樂,甚至會……,如果你出什麼意外,對於我來說,跟你對蘇盈是一樣的,所以,我是一定會跟你來救人的,不管能幫得上多少忙。」

    唉,心軟是病啊,我似乎已經無藥可救了,對於葉寧,我總是沒法說出最後那一句拒之於千里的話,總覺得這對葉寧來說打擊實在太大了,但是對蘇盈來說何嘗又不是這樣呢?而且葉寧要比蘇盈更優秀,葉寧只是家庭對她的不公,但是蘇盈,是上天對她的不公,奪去雙親,成為孤兒,自己還不停的被追殺,所以蘇盈現在除了依靠我,依靠奶奶,還能依靠誰呢,奶奶將蘇盈交給了我,我卻給她弄丟了,這簡直就是不可原諒的失誤啊。這些葉寧都要比蘇盈強很多,儘管葉弘是個視金如命的人,但起碼,也是葉寧的親生父親,俗話說虎毒不食子,我想葉弘不至於真的將他的親生女兒拋於腦後吧?

    但葉寧現在的狀態,我覺得她自從到了川渝之地開始,情緒就極其不穩定,不知道怎麼回事。所以我現在很怕一旦太逆了她的心思,會惹得她萬一跳江,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所以我跟葉寧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跟她說:「我想蘇盈也會很感謝你跟我一起來就她的,等我們把她救出來,咱們三個開始從天京市開始,遊遍中國的名山大川,吃遍天下美味,咱們三個,活到老,玩到老!」

    (妹的,這段好像挺熟悉,我怎麼記得我在哪見過呢?靠,仙劍奇俠傳玩多了,果然是神近似啊。)

    葉寧笑了笑,說:「真的?好啊,反正我爸那十萬塊錢,就當是給咱們的旅遊基金了,我們也遊玩的起。就是不知道,到時候蘇盈會不會帶我去呢。」

    我替蘇盈答應道:「會的,她跟我一樣,都很想去全國逛一逛呢。」

    葉寧這才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點了點頭。

    本來,我們的第一站是要到豐都才停下,但不知為什麼,遊船在一處不知名的碼頭停了下來,船上的乘客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時導遊說是臨時停船,但要到明天一早才開船,請大家稍安勿躁,因為江面上的霧太大了,不利於行船,所以才找了附近的碼頭臨時停靠。

    一時間船上的乘客怨聲載道。因為這條船上不止是我們這些旅遊的人,也有趕著去宜昌或者是沿途辦事的乘客。

    不一會我們的導遊過來跟我們說,現在江霧太大,遊船不能行進,只好在這裡等到霧散了再走,這裡的碼頭離岸上很近,可以欣賞一下江霧風景,但不能離船太遠,以免找不到回來的路。

    我們在船艙裡撥開窗子一看,果然江面上瀰漫著濃厚的大霧。這時候有不少遊客開始出艙領略長江江霧的風景了。

    葉寧也不知怎麼了,自己不聲不響的就出去了,我怕她情緒不穩定,再出什麼事,跟劉易使了一個眼色,然後立馬追了出去。

    還好我在碼頭和甲板的橋接處追上了葉寧,拉著她說:「你幹嘛,怎麼一個人就跑了出來了?」

    葉寧咳嗽了兩聲,說:「好像是有些暈船,很悶,所以出來透透氣。正好能出來活動。」

    我從後面抱住了葉寧,說:「你沒事吧?」

    葉寧見我這樣的動作,以為是真心關心她,很高興,跟我說:「沒事,害你擔心了。」

    誰知葉寧忽然指著遠處,說道:「咦,你看,這麼大的霧,那邊怎麼有個亮點?」

    我被葉寧說的一時好奇,撒開了手踮腳遠望,忽然葉寧朝她指的方向瘋狂的跑了過去,等我反映過來,葉寧早已消失在濃厚的霧氣中,不見了蹤影。

    我一時大駭,連忙朝葉寧剛才指的方向去追。

    可是霧太大了,我在天京市和東北這麼大以來,都沒有看過這麼大的霧,能見度估計只有幾米。即使我開著手機的閃光燈,也照不到很遠。

    我一邊追著,一邊喊葉寧的名字,可是她就像是一瞬間就從我的視線裡消失了一番。而且不論怎麼喊叫都不見有回音。

    顧不上去想現在已經離船多遠了,我只是發了瘋似的找葉寧,她本來情緒就很不穩定,如果再碰上個什麼河妖水鬼驚嚇,那就徹底玩完了。

    不知道我跑了多久,始終沒有聽見葉寧的回應。有時甚至一不小心就已經到了江邊。這麼大的霧,在這裡要找一個人,那簡直比登天還難啊。

    而且,我現在一直不明白,葉寧自從來到這裡,心情就很不穩定,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她剛才指著遠方說有個亮點,看來並不是只是為了掙脫我想逃跑的一個法子。因為她粘著我還來不及,怎麼會趁機逃跑?再說她遠在深山之中的長江水道,她能跑到哪裡去,她要是想跑,就不如不跟我們來重慶了。

    又在周圍找了一會,還是不見葉寧的蹤跡,我心急如焚,現在該怎麼辦才好,都說了不想帶葉寧來的,可是她偏偏非要來,但現在果然出了事情。把兩個都弄丟了。

    就在我極其絕望的坐在江邊,束手無策的時候。我忽然看見江面上確實有一個亮點,我的目力要好於葉寧,我仔細一看,那亮點之下,竟然有一隻奇怪的小舟。小舟輕而浮,彷彿在隨沿江兩岸山谷的谷風而飄一樣。

    小舟之上,有一個人影,似是個老者。那老者似乎也在望我這邊張望。

    我不知道在這遠離都市的僻靜江水上的架舟老人,是否可以聽得懂我的普通話。但我還是充滿寄望的問著這位老者,喊道:「老人家,你又沒有見過一個姑娘奔著你的小舟跑過來?」

    那老者笑著說:「年輕人,小老兒的小舟只渡有緣人,那些閒雜人等,只怕在我這小舟周圍生活數十年,也不可一見呢,你說的那位姑娘,怎麼又能看得見我的小舟呢?」

    我解釋說:「實不相瞞,剛剛我一個朋友,確實是見到了這裡有一個亮點,才像失心瘋了一樣往這邊跑來,卻失去了蹤跡。」

    那老者說:「哦?果真如此麼?那你說的那位朋友,是你的什麼人?戀人還是親人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