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穿越去做地主婆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有⒈⒈第一百六十一章 有因果各人自有命定 文 / 希行

    「原本就不怎麼好,正月裡就鬧了幾回病,只趕著定了親事,趕幾個月才看著好了些,我只她得吃了媳婦茶,喜事一衝便無妨了,誰知道出了這檔子事,御史台,拿人光陣仗就能嚇死人,虧得吳夫人念著舊情,也不怕受了牽連,帶著人過來了,要不然死在那裡也沒人知道……」阿沅著,拿著帕子拭了眼角。

    屋內按著七八盞燈,晃得人眼疼,再看林賽玉在旁怔怔坐著,也不出聲,只眼淚合著眼角下來。

    有時候林賽玉回想起來,總是記不清以前那些舊人的形容,那個時候,她不過是三十多歲,身形瘦,面色淒苦,但那一舉一動都帶著一絲傲氣,不得不求人不得不生存的卑微中帶著一絲不甘。

    「大姐兒,行行好,給口剩飯吃吧。」那個婦人拄著棍子,站在曹三郎家門前,身形已經搖搖欲墜,一手顫顫巍巍的伸了出來,她的聲音帶著一絲沙啞,但依舊很平緩,似乎面前站的人是很熟悉的人,而她的也不過是今天天氣不錯一般的閒話,不急不躁不苦不哀,只是透著濃濃的無奈。

    那個時候逃荒的人成群結隊,猶如過蝗蟲一般從門前過了無數了,林賽玉能做的就是關緊門,任憑外邊叫死哭死不開,她不是冷心腸,如今的情形,不是你死就是我死,林賽玉還捨不得扔了自己這條命,只要盧氏和曹三郎外出尋生計,她就接著菜刀守在存了一點糧食的大甕前,但那一天,一隻在家憋瘋的雞拼著掉毛從門縫裡擠了出去,林賽玉哪裡容得它自尋死路還要帶累了自己,少了一隻雞,盧氏非把她打個半死不成,於是她打開門,一棍子砸斷了那隻雞的腿,抓了回來,就這一瞬間,門外走來劉氏**。

    林賽玉呆呆的看著她,頭一次見要飯的有這樣的沉穩,或許是她的氣勢,也或許是她身旁緊緊依偎的那個乾瘦少年,那孩子已經不成*人樣了,嘴唇乾裂,麻桿一般的胳膊腿不停的哆嗦,他衝她有些怯怯的一笑,林賽玉眼淚幾乎奪眶而出,好像她的弟弟,那個從跟在自己身邊,長大為了供她讀書而早早綴學的弟弟,那個不顧爹娘反對回村幫她建果園的弟弟。

    「……也沒受罪,臨走時也乾乾淨淨的,沒脫像……夫人,該做的事我都做了,起來,她是個好心人,好歹與我是主僕一場,只可憐她臨走沒個送終的人……」阿沅吸吸鼻子,住了口,慢慢吃了口茶。

    「埋在哪裡?我去燒些錢與她,也是應該的。」林賽玉默默垂淚一時,問道。

    「你也知道,如今這形勢,哪裡還敢有人收留他們,我好容易求了人,暫時寄放在寺裡,那殺千刀的關在牢裡,我是見不到,如果能見到問了詳細,就是千難,我也替他送回家裡去。」阿沅面上帶著幾分焦急,將手裡的茶重重一放。

    林賽玉聽了心裡更是難過,本已止住的淚又掉下來,阿沅看了她幾眼,遲疑片刻道:「夫人,有件事我少不得為難你了。」著站起來,在林賽玉腳邊跪下了。

    林賽玉嚇了一跳,忙拽她起來,那阿沅不起來,到底叩了一個頭,才道:「婦人,這不是我給你叩的,是替劉老夫人拜你一拜。」

    林賽玉愣了愣,流著淚道:「你且起來,我知道她的心,我應了,你起來便是。」

    阿沅便站起來,低頭道:「可是為難夫人了,原本我也不想,想著其實不干他的事,他如今地裡種的那些都長的好好的,只是那些人糟踐了,累壞了他,想著關幾日,罷了官便能出來,誰知道吳夫人前幾日慌得什麼似的稍出話來,定了死罪,秋後就要斬了去。」

    林賽玉也是一愣,竟然罪至死?不是,大宋皇帝很少殺大臣麼?最多是流放的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煩罷了。

    其實真的是劉虎倒霉,原本御史台也沒想搞死他,御史台的重頭戲在蘇軾身上,審了蘇軾兩次,有六十餘首詩涉嫌訕謗,已成定論,並已株連到司馬光以下數十人,又有些人為了撇清關係,更是危言聳聽落井下石,一時間朝野所議,蘇軾已是必死無疑。

    但太皇太后出面情了,七月裡,曹太后已經不能起身了,皇帝哭倒在窗前,要大赦天下,給奶奶祈福,太皇太后卻了不要大赦天下,只要赦蘇軾一個人就可以了。

    「蘇軾不過是了些枉話,縱然是犯上之行,倒無害於人,哪裡像那個劉彥章,倒是了籮筐的好話,結果怎的?害得多少人?害得天下蒼生!要死罪,他才是死罪!」一直在身邊侍奉的高太后也話了。

    起來,這宋朝的皇家,一直yin盛陽衰,這些皇帝一個個柔柔弱弱,更有甚者動不動就哭哭啼啼,倒是這些主宰後宮的女人們,動不動就喊打喊殺,曹太后當年一個人對抗了宮變,自然是巾幗之氣,而高太后脾氣暴躁,最早因為御史嘮叨她兒子住在宮裡違制而要殺了御史,前幾天又因兒子王府裡著火喊著要殺了兒媳婦,今天又開口要殺了劉彥章,端的是個火炮筒子。

    就這樣,蘇軾減死罪一等,流罪以下釋之,而劉彥章則因為禍民天不恕,罪加一等,定了死罪。

    「夫人,劉老夫人去前,對不起你,今生無法報答你,來生做牛做馬伺候你,只求你拉劉虎一把,好歹保住了劉家的香火,夫人,我如今也求不得別人,別人求了也沒用,吳夫人,你是要進宮見皇上去,你且替他上一句好話,好歹保住一命吧。」阿沅低頭道,歎了口氣,自己嘲諷一笑,「起來,我自己都想打自己的嘴,當初我死活攔著要你斷了跟劉家的聯繫,今日,我倒為了他們來求你。」著正色看向林賽玉,道,「夫人,不如你打了一耳光可好?」

    林賽玉原本滿心難過,卻被她這一句話惹的撲哧笑了,臉上還帶著眼淚。

    「我覲見也不過是謝隆恩去罷了,能不能上話還不知道,不過放心,但凡能,我一定,就是你今日不來跟我,我知道他判了死罪,也是要的。」林賽玉也正了臉色,攜了阿沅的手道。

    阿沅苦笑一下,道:「這要讓人聽了。管保都咱們鹹吃蘿蔔淡操心,也有人要咱們趕著人敗落了去做姿態,尤其是夫人你,如今為了你的前夫求情,且不你官人婆婆心裡嫌忌,那世人聽了,也必然要笑你污了人,你受的起劉老夫人這一叩頭。」

    林賽玉便歎了口氣,道:「他本罪不至死,到底是個可教的,我來時看了他種的那些棉花,如果真就這麼死了,是可惜,俗話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但我沒領他,卻是哄他縱他,這今日的果,也有我的因。」

    阿沅聽了便衝她低頭拜了拜,林賽玉忙攔著,阿沅道:「婦人你行事自然光明磊落,但有些話還是要我跟你官人婆婆了去,免得那不好的話亂了你們的家,俗話三人成虎。」著便起身開了門,玉梅在門外坐著,忙站起來,林賽玉還要攔,阿沅推開她的手,笑道:「我知道你們不在意,權當我買個心安可好?」一面問玉梅,要見大官人和老夫人。

    「大官人帶著全哥香姐兒都在老夫人屋裡。」玉梅道,一面看了林賽玉一眼,才忙向前走,「大姐兒跟我來。」

    林賽玉無法只得帶著她去了,到了蘇老夫人屋子裡,只聽得裡面笑聲陣陣,進去了見一屋子人在玩擊鼓傳花,其中坐著些拿樂器的唱的婦人,**抱著香姐兒也站在一邊看,全哥跟蘇老夫人擠在床上,磕了一床的瓜子。

    阿沅已經提前給蘇錦南了事情,所以見林賽玉眼皮發腫,蘇老夫人也只當沒見,打發**帶著香姐兒睡,全哥雖然不樂意,但也乖乖的跟著婆子下去了,一屋子散了只剩他們幾個,阿沅才跪下,將求林賽玉的話了,又叩了幾個頭。

    「好孩子,你如此大義,我可受不起你的禮。」蘇老夫人忙讓丫頭趕著扶起阿沅,笑道,「果真是個伶俐的孩子,話做事有分寸,比你那主子強!」

    林賽玉在一旁一笑,又忍住了,看阿沅也是笑了,打量蘇老夫人道:「奶奶這性子好,夫人跟了你,可是修來的福氣。」

    蘇老夫人呵呵一笑,點頭道:「確實。」一面看向林賽玉,道,「那不算什麼,依著我那人也不該死,嚇一嚇也罷了,只不過這朝裡再沒人敢替他話,且不你與他有過姻緣,就是日常相熟的人,見了上一兩句好話也是應該的。」著笑了,道,「最多他當初打了你的臉,又不是不共戴天的仇,咱可不能做那落井下石的事,你如今替他了話,可是撈足了臉面。」

    林賽玉哼了聲沒話,蘇錦南只是抿嘴笑也不言語,蘇老夫人便點偶:「但凡有一件,只此一回,行事有度,你莫要惹惱了天家,累及家人。」

    林賽玉便低頭道:「媳婦知道,盡人事,聽人命,媳婦一直知道。」

    七月二十,是個大晴天,穿著一品夫人禮服的林賽玉跟著內侍走在皇宮路上,她低著頭,看著腳下依舊乾淨的路,突然一陣心跳,忍不住回頭看去,漸漸關閉的宮門中透出蘇錦南張望的身影,物是人非,她鼻頭一酸,事事休。

    「夫人這麼走。」內侍柔和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林賽玉的愣神,她再不敢亂想,忙堆起笑臉,恭敬的跟著內侍走過迷宮一般的宮殿,來到崇政殿前。

    在內侍的示意下,林賽玉用發抖的聲音唱名求進,聽內裡傳來一聲「宣」,便走出來一位內侍,引她入殿,這一趟林賽玉依舊沒有任何穿越人的優勢感,依舊緊張的手腳哆嗦,有些慌亂的行禮畢,按照慣有的程序,皇帝了一番客氣的話,她誠惶誠恐的謙虛一番,隨後,皇帝不話了,室內陷入一片沉靜,沉靜的讓林賽玉更加緊張。

    「劉彥章貿然行事,禍國殃民,朕判他死罪,夫人覺得如何?」皇帝突然道。

    林賽玉心裡一愣,旋即一陣欣喜,果然,皇帝不想劉彥章死,正為難如何開口的她立刻輕鬆了幾分,道:「陛下,臣妾一村婦,不敢議政。」

    聽上面皇帝似乎輕笑一聲,道:「曹氏,朕就要聽你,依舊看來,劉彥章罪可致死否?」

    林賽玉上輩子見過的最大的官也就是自己那個窮縣的縣長,也只不過在領獎台上握了握手,哪裡知道官場應對之策,一時間滿頭冒汗張口結舌,又不敢勞皇帝久候,只得硬著頭皮道:「劉彥章本以才自奮,今一旦致於法,恐後世謂殿下不能容才,願陛下嚴懲警示,但免其死罪。」

    這短短的幾句話完,林賽玉似乎使盡了力氣一般,本身罩著厚重的禮服,更是讓她渾身冒著熱氣,這種狀況下,她不能不害怕,她本來就是一個不善言辭的普通人,也不過比這些人多知道些技術而已,她不是神仙,這個皇帝一旦要砍了她的頭,她是救不回來的,她努力的想要記住前世裡看過那些穿越,那裡面牛氣哄哄的主人公怎麼在皇帝跟前指點江山意氣風發如同大羅神仙降臨,但是這個時候,回憶這些事,純碎只能讓她腦子更亂而已。

    「劉彥章犯了如此大錯,朕以何免其罪過?」皇帝似乎歎了口氣一般,聲音裡包含著無奈以及不捨。

    正在腦子裡拌江湖的林賽玉便猛地抬頭,楞楞道,「他並沒有提議天下人都種棉,哪裡是他的錯?」

    話音剛落,就見那面容清秀的皇帝徒然鐵青了臉,冷森森道:「曹氏,你的意思是朕的錯?」

    林賽玉悶汗變成冷汗,噗通就跪下了,叩頭道:「臣妾萬死!臣妾不敢!」

    俗話聖意難測,皇帝的臉娃娃的臉,變就能變,更何況她面對的是據傳有家族精神病的北宋的皇帝,話宋朝的皇帝不知道是基因不好,還是職業壓力過大,歷任皇帝不是瘋了就是傻的,早天的更是數不勝數,宋太宗的兒子燒了皇宮,宋真宗幾乎殺光了兒子,宋仁宗時不時昏迷,宋英宗有瘋病,而如今的宋神宗精神張狂自然不容樂觀。

    刺激精神病人,可是自找死路。

    「陛下,臣妾去年也曾種棉,頗有所成,這棉覺得種的,只不是因其良種缺少,又因播種溫度極難掌握,所以才導致此次死種毀地,陛下,那劉彥章所種的棉花成活較高,可見他並非肆意妄為,陛下,棉花效益正如劉彥章所,實乃惠國惠民之大利,請陛下留得劉彥章一命,責他時限,培育良種,屆時再行推廣,且不可就此棄棉不種。」林賽玉俯身一口氣道,一面不忘叩頭。

    幾乎在林賽玉眼冒金星時,頭頂上皇帝終於開口了,這一次語氣緩和的很多:「夫人請起。」

    林賽玉下意識的就要站起來,但很快又謙讓一番,在皇帝再次勸下,才腿發軟的站在一邊。

    「朕固不深譴,但難服天下,禍事畢竟由他所起,今有夫人為其進言,可寬他時限,育其良種,再看成效。」皇帝慢慢話。

    腿腳尚未站穩的林賽玉猶豫片刻,終於選擇不再下跪,而是深深施禮道:「陛下明君,臣妾替萬民拜謝。」

    這一句話她的真心實意,這個皇帝能選擇饒過劉虎一命,可見期望國強民富之心切切,不管怎麼,眼前這個掀起改革浪潮的皇帝,的確是以為志在有為的年輕人,但是只可惜他選擇的一條太難為的改革之路。

    林賽玉大著膽子抬起頭,再看一眼這個皇帝,雖然記不清具體時間,林賽玉知道這個皇帝沒幾年活頭了,此時剛剛三十二歲的皇帝正是風華正茂的嘶吼,他雖然依舊如初次見到那樣貴氣襲人,但面色卻更添了幾分病se,再過不久沈括所參與的那場對西夏的戰爭就要再給這個年輕人致命一擊了,沒有了王安石那樣敢於對他當面加以教誨的人,沒有了改革期望的富國強民,只能用縻爛的宮廷生活填補空虛的精神世界,原本就先天不良的皇帝自然而然的活不久了,想到這裡,不知怎地心內一酸,看歷史是一回事,親身經歷歷史自然又是一回事,按照自己的年齡算下來,可是經歷一下北宋滅亡的歷程,那不會是什麼樂事。

    「曹氏,朕容貌比之其夫如何?」看到這個婦人又如同第一次見那樣直直瞪著自己看,原本因為曹太后時日不多而情緒低落的皇帝突然覺得很好玩,或許是因為那一身禮服所襯,再加上生子之後林賽玉豐腴了幾分,此時這個婦人在皇帝嚴厲,倒是一個雲濃脂膩黛痕長的美貌婦人,尤其是此刻,面上浮現一絲哀愁,更加楚楚動人,不由玩心頓起,逗那婦人笑道,心裡也歎了口氣,劉彥章啊劉彥章,怎麼就沒這福氣?

    林賽玉正暗自感傷眼前這個命不久矣的皇帝,卻聽到他這樣一句放到現在也頗為露骨的戲語,頓時羞紅了臉,恨不得把頭埋進衣服裡,諾諾不敢言了。

    元豐二年的朝堂,先是因為蘇軾詩案,繼而因為劉彥章棉案,在朝中刮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旋風,刮得朝臣人人自危,忐忑不安,這期間何人火上澆油、落井下石,何人上章面君,冒險營救,對於身在御史台獄的劉虎來一概不知,他也無心知道。

    自從進來半個月後,因為忙著審問與他比鄰而居的蘇軾,劉虎只過了三次堂,就再沒人理他,也沒有人來探望他,在這個與世隔絕一般的地方,劉虎只是坐在草蓆上,靠著牆呆呆望著腳面一動不動,從早到晚日日如此。

    「該不會傻了吧?」巡牢的衙役看了眼一如既往發呆的劉虎,跟同伴低聲交談。

    「前幾天蘇大人被救了,估計他也知道自己死罪已定,嚇傻了吧。」同伴撇撇嘴,也不介意牢房裡的劉虎聽到自己的話。

    「開門開門,有人探監!」深深的牢房外傳來啪啪的拍門聲。

    「八成是那個劉家的老頭哭的大人煩了,讓他來給自己的主人送斷頭飯罷了。」衙役這話,口裡應著來了來了,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打開了門,眼前果然站著那個日夜睡在牢獄外的名喚張四的老漢,佝僂這身形,拎著滿滿一籃子。

    「喊什麼,可有手令?」衙役不耐煩的數落,還沒抬眼就覺一大塊銀子被塞進手裡,耳邊響起一個悅耳的女聲。

    「差大哥,行個方便,這裡有張大人手令,還勞煩大哥多給些時間。」阿沅含笑道,露出的虎牙晃得衙役眼暈,又見她身後站著一位年紀差不多的婦人,配飾雖然不多,但看上去也不寒酸,這劉虎只有一個老娘,如今老娘死了,又從哪裡來的女眷探望他?據他定了親,但還沒成親就出了事,那家人跑還來不及,哪裡會來看他,衙役不由好奇的打量這兩婦人幾眼,感覺那站在後邊的婦人似乎不耐煩的瞪了自己一眼。

    「快去快回,少的囉嗦。」衙役便側身讓開了,看著那三人依次進去了。

    牢房林賽玉倒是第一次進,那一次蘇錦南被青兒告時,因為大名府官員的優待,根本沒進牢房。

    「心,濕滑。」阿沅及時扶住林賽玉,以免她摔倒。

    「哪有那樣弱!」林賽玉推開她,低聲笑道,再看張四早已經丟開他們,一眼就看到自己主家,幾步走到最裡面的牢獄前,跪下嗚嗚的哭起來。

    「老爺,老夫人仙去了,你換上孝衣吧。」張四哭著,從籃子裡拿出白唐巾白直裰遞了過去,那劉虎原本對周圍的事不聞不問,就連戰死跪倒哭時也沒看一眼,只聽得老夫人去了,才從喉嚨裡嗷的一聲,也不過來接衣裳,就地跪倒,拿頭往地上猛磕,口中哭聲嗚咽,聽不清的什麼。

    「老爺,老爺,你節哀,虧得阿沅大姐兒照看,奶奶走的安詳,發送的順暢,老爺,你莫要傷了身子,仔細奶奶不安心。」張四哭道,一面搖著手想去扶起劉虎,再看外邊林賽玉與阿沅早已淚流滿面。

    「阿沅大姐兒,我劉彥章謝你。」劉虎聽了,幾步跪行過來,也不看沖外邊又碰碰叩起頭來,幽深室內回聲激盪,轉瞬額頭已是鮮血淋淋。

    「二郎,你快些起來。」林賽玉拭淚哭道,劉虎原本沒注意外邊來了誰,驟聽這聲音,不由一頓,雙眼茫然看過來,一面喃喃道:「如何是她的聲音……」他的視線早已經適應了這室內,一抬眼便看到站在張四身邊,已經半蹲下來的林賽玉,眼前這個婦人,不施粉黛,裝扮一如以前,不由眼淚掉了下來,二人淚眼相視,一時都不話。

    「讓你見笑了。」伴著張四手透過柵欄將唐巾給他戴上,劉虎回過神來,臉上神情便又恢復了淡漠,一面接過衣裳穿了,一面淡淡道,卻是再不看林賽玉一眼。

    「二郎,你可有怨?」林賽玉問道。

    劉虎換了衣裳,神情也不再激動,聽見問,便看向林賽玉,微微一笑,道:「你放心,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我知道了。」

    看他這樣一笑,林賽玉那收住的眼淚頓時又掉下來,卻是不再話,只是怔怔看著他點頭,看她這樣子,劉虎也沒有移開視線,二人有隔著黑黑的牢柱呆呆凝望起來。

    牢外傳來衙役不耐煩的呵斥聲,林賽玉回過神,忙從身上拿出一疊子寫滿字的紙張,遞了過去,道:「我去你的地裡看過了,你做的很好,做到了棉花苗的早、全、齊,只是不夠勻、壯,雖棉是耐旱xing強,但萬物土是本、肥是勁、水是命,你選的地墒不夠。」

    劉虎下意識的伸手接過,一面道:「你去看過了?你看浸種時間長的好,還是短的好?」

    「浸種的關鍵是掌握種子吸水不宜太多,種皮發軟、子葉分層為宜,以水溫而定,其實不必強調溫場浸種,你沒浸種的那一片長也是的極好,播種量你掌握的好,只是深度不夠……」林賽玉道,伸出手指給他比劃道,「如此就夠了。」

    探監探到討論專業問題,還是衙役們頭一次聽到,一時間前來催促的衙役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話了,還是阿沅回過神,跺腳道:「哎呀,這是什麼地方,這個!」

    劉虎便一笑,低頭去看自己手裡的紙,一面問道:「這是什麼?」一面又搖頭道,「字還是沒長進。」

    「長進不了,你湊合著看吧。」林賽玉瞪了他一眼,又帶著笑意道,「哎,劉虎,你現在可看的下去?我寫的可都是棉花種植要點。」

    看她帶著幾分調謔的神情,劉虎便揚了揚手裡紙,往草蓆上一坐,道:「花兒,你又看我,我雖然考不中功名,卻也不是什麼都沒學到,朝聞道,夕死可矣,我還是記得的。」著擺手道,「你們快些走吧,莫耽誤我多讀幾張。」

    張四聽了又哭了起來,跪下道:「老爺,你放心,我定會將老夫人靈柩安置祖墳的。」罷又叩了幾個頭,那劉虎便就地回禮,道:「多謝老丈,劉彥章此生無以報,來生也記得你的大恩。」這話目光不由又落到林賽玉身上,見她也怔怔望著自己,四目相對,嗓子裡不由辣痛,衙役已經催促了,三人便收拾了轉身而去。

    「花兒。」劉虎忍不住走到門邊,雙手握緊了牢柱,慢慢道:「那時是我不對,只是,你為何也不再等我一等?給我哭一哭,鬧一鬧的也好,哪怕只問一句有她沒你也好?如何你就能走就走了?」

    他的聲音只是嘴邊轉了轉,如蚊聲,牢房裡四五個人踢踢打打的腳步聲,衙役佩刀的碰撞聲,隔壁牢裡囚犯的哭號聲,瞬間便將其淹沒,沒有人聽到他的話,劉虎就那樣怔怔的看著,看著那婦人越走越遠,沒入牢房盡頭那一絲光亮中,不見了。

    「劉彥章!劉彥章!」不知道過了多久,藉著牢裡的一塊透光的窗戶,劉虎已經讀完了那一沓子紙,他的眼睛發酸,一面看一面不由自主的或點頭或恍然,不時用手在地上謝謝畫畫,他的全部身心都投入了進去,以至於那衙役敲著牢門喊了半日也沒聽見。

    「劉彥章!陛下有旨,許你一年之期,育得棉種,再行議罪,欽賜。」來自宮裡的內侍皺著眉,不理會眼前呆呆傻傻的人,大聲念了旨意,扔下來就走了,而劉虎直到拿起聖旨,自己看了一遍,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元豐二年十月末,曹太后駕崩,元豐三年十月末,京城皇家屬地喜獲棉收,新做裌襖,棉被數十條,聖上大喜,賜予大臣,另搾油數十斤,用以燈油,特准許京畿路試種,以觀成效,免劉彥章死罪,復原職,劉彥章為母守孝辭而不受,於十一月扶母靈柩歸大名,自後不知所終——

    元豐六年時節已近端午,就要到了夏收的好時節,因昨日下了一場雨,天氣不冷不熱,正是行路的好時候,林賽玉坐在馬車上,一面看全哥和香姐兒扔石子玩,一面透過打開的窗簾跟在一旁騎馬而行的蘇錦南話。

    「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草窩,娘不肯跟咱們去,也是情理之中。」看著林賽玉還拉著臉,蘇錦南不由笑著勸慰,他們這一趟去成安,就是專程去勸曹三郎一家跟他們搬到江寧去,姥娘去年已經過世了,盧氏卻依舊不同意搬去。

    「不就是捨不得那地和果園子,只怕我給她要了去!我哪有那樣氣,就算不給我,將來兵荒馬亂的,也是糟蹋了……」林賽玉鼓著嘴道,一面打了下香姐兒的手,道,「不許吃手,都這麼大了,還吃手指頭!」

    蘇錦南便笑了,搖頭道:「什麼兵荒馬亂的!又是你疑神疑鬼的!」

    他們此時行走在田間路上,兩邊都是旱地,種滿了麥,都已經泛黃了,林賽玉嘟著嘴將視線轉了過去,忽然拍著車要車伕停下來,不待車停穩,自己就跳了下去,走到一旁一塊麥田邊,一面可能一面嘖嘖道:「錦哥,錦哥,你來看,這塊麥田長得真好啊,依我看,至少比其他地裡的增收一成!」

    她這習慣一家人都習慣了,全哥與香姐兒絲毫不理會,依舊自己玩的高興,而蘇錦南則順著她走過去看,看了也不由點頭,道:「果然長得好!娘子,比你在家地裡種的都好!」

    林賽玉點頭,嗯嗯幾聲,便站直身子搭著眼往地裡看,遠遠的見有一帶著斗笠的農夫在其間忙碌,忙擺手道「這位大哥,這地可是你種的?」

    喊了幾聲,不見那人抬頭,蘇錦南便拉著她的手道:「該不是這裡……,」叫了幾聲,依舊不見人回答,便丟開了,想了想便悄悄撥下幾棵麥子,笑嘻嘻的道:「借他幾棵,回去借鑒借鑒。」蘇錦南在她鼻頭一點,寵溺一笑。

    「娘,抱抱,哥哥耍賴!我不和他玩!」香姐兒從車上站起來,嘟著嘴喊道,全哥在身後做著鬼臉,一疊聲的道:「羞羞,輸了不認!」

    看著粉嫩的女兒,個子又長高的兒子,夫妻倆相對一笑,幾步過去一個抱起一個。

    「快些回家去,奶奶等著帶你們去看戲呢,你們不在家,奶奶一定悶得很。」林賽玉道,一面拉了兒子女兒上車坐好,一面催車快走。

    「娘,搓麥粒吃!」全哥看到林賽玉放在車上的麥子,立刻高興的喊道,被林賽玉擺著手擋開:「可吃不得,等回咱們家,吃咱們的。」

    香姐兒見哥哥吃了憋,頓時高興起來,拍著手笑起來,看著一眾人漸行漸遠,那笑聲卻依舊在田野蔓延,田里種躬身勞作的農夫這時才慢慢直起身來,將斗笠抬了抬,露出一張似曾熟悉的臉,看著那遠去的一家人,臉上帶著笑,眼中卻微微閃著淚光。

    全文完。

    {:手機,電腦同步閱讀.還可以下載電子書,,ud,jar電子書}

    手機問::a:

    (如果章節有錯誤,請向我們報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