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美文名著 > 意外娘子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⒈⒈第2202尾聲 文 / 頤真

    被牽制的雪真死命的搖著頭,她沒有,放開她……

    「她本就是我的妻,我不是在爭,而是你強搶了去,你即使得到她的人,她也永遠不會是你的,因為我沈沐陽不准……」沈沐陽喝聲過來,手下更加兇猛,飛刀便執向蕭雨笙而來,見他如此污辱雪真,已是怒火中燒,卻極至的壓抑,硬聲道:「把我妻還給我!」

    「沐陽……」雪真剛一喚,見蕭雨笙在左袖中竟暗藏了兵器,對準的正是飛奔而來的沈沐陽,「沐陽……」只看蕭雨笙嘴角揚起一絲殘厲,雪真驚聲猛喝一聲,身形已自發的衝了出去,此時蕭雨笙剛好扣動暗器環扣,一支冷箭正朝雪真後背射去……

    「真……」

    「雪真……」

    「女兒……」前兩聲都充滿意驚駭,因為他們都來不及救人,而後一聲是驚嚇,一抹人影是從房頂之上飛躥了下來,危機時刻帶起顧雪真向前飛撲了過去,只聽悶哼一聲,那抹冷箭已入肌fu之中。

    「雪真……」沈沐陽正好接到飛落過來的二人,使滿勁力讓下落的衝力緩和不少,二人著地時,雪真根本沒有傷著,立即回身看向身後之人,「師傅……」是花師傅,好多日未見,這剛見面竟就是體她擋上那至命的一箭。

    「師傅,你……」雪真扶著人,那箭正射在花師傅左ing上,已穿體而過,那可是心臟的位置。

    「我沒事,女兒有沒有傷著,快讓我看看,傷著哪裡了?」他虛弱笑了一下,到是擔憂顧雪真得很,沉浸在難受中的顧雪真,全然沒有聽到花師傅對她的稱呼,就只流著淚一個勁兒的哭起來,「師傅……師傅要死了,嗚嗚……」

    沈沐陽扶著花師傅躺平,頭就枕在雪真的懷裡,「岳父,你傷的很重,得立即喚大夫來……」花師傅卻暗抓了一把沈沐陽,一眼直朝哭得稀里嘩啦的雪真那裡示意,沈沐陽惱氣一起,又一降。

    突然就揚了聲道:「岳父這可是射在心臟上,完了,雪真咱們還是早些回府準備後事吧。」

    「嗚嗚……師傅……」都是她害了他,一回來就沒了命。

    沈沐陽暗一氣,又道:「天氣這麼大,看來得把岳父早些裝了棺材,不然可就臭了……」

    「師傅還睜著眼了,裝什麼棺材,快叫大夫來呀……」雪真揚顏四顧,看到周圍已停了打鬥,與呆滯一旁的蕭雨笙相對時,痛喝道:「殺人兇手,你滾開!」

    蕭雨笙疑慮的眸子一傷,仍執意的看著躺著的花師傅,驚訝的道:「你喚她什麼,女兒,雪真是你的女兒……」

    「對,她是他的女兒,為父可以作證。」他身後驀的走出來蕭老爺,蕭夫人緊跟著他身邊,看蕭老爺模樣似會隨時暈過去般虛弱。

    某個快要死的人扯了扯,某個呆掉的女兒,「雪真,我是你爹,是你親爹呀!」

    顧雪真看著躺在懷裡的人,嘴巴是越張越大,一副也要昏過去的模樣,「沐……沐陽他什麼?」

    「他就是前太子,本王傳聞已故的皇兄,你的親生父親!」李弈鐵甲著身,身後跟了一大批晉洲軍。

    「皇兄是誰傷了你……」蕭雨笙剛讓開,李弈才看清花師傅的狀況,立即就奔了過來,臉上顯現雷霆之色。

    花師傅指了指驚訝異常的蕭雨笙,李弈漲身而起,大刀就朝蕭雨笙執來,身後一聲揚起,「弈呀,莫要動怒,你哥我還死不了呀,不過真要找大夫了,唔……我這閨女怎麼傻了呀,雪真呀,我真是你爹呀!」

    蕭老爺突然就擋在了蕭雨笙跟前,虛弱蒼白的臉上是無限的痛苦,「一切因果皆由我起,你要殺便殺我一人,請你放過我兒子。」

    「爹,你什麼?」蕭雨笙立即醒神,抓起蕭老爺直往身後扯,「我會保護你和娘,你們快跟我走。」

    「你蕭府,甚至整個霧城全是我晉洲軍,走,你想走去哪裡?」李弈冷哼一聲,那東山郡王聽聞晉洲發兵,嚇得屁滾尿流連夜領兵回了封地。

    蕭雨笙敗了身,一倒竟摔在了地上。蕭老爺蕭夫人趕緊相扶,口中直喚著兒子。

    李弈冷眼,再道:「你們父子二人還真是一個模樣,可憐,都為情所苦,可恨,卻也因情而生恨,雪真母親就是被你父親間接害死,難道現在你的兒子還要害她的女兒不成!」

    「你真是我父親?」雪真癡眼,呆滯,就看著花師傅。

    「對呀,你母親是顧妍然呀,當年她和你一般『糊塗』哦,走錯客房以身相許錯了良人,那就是我呀,你爹我喝醉了,就有了你呀,可是她喜歡的男人來搶人呀,就是你以為的父親呀,所以到後來我也誤會你是他的女兒,才跟你保持距離……這可真亂呀!」

    沈沐陽一把揪起亂呼呼的人,讓他枕著雪真懷中已太過仁慈,再下去,他可忍不住要發飆了。

    「哎喲臭子,你敢這麼對你岳父,看我叫女兒跟你離婚!」花師傅跳起來,李弈擔憂回身一看,那本穿ing而過的利箭,根本就是被夾在腋下作戲而已,虛了把額上冷汗,要與他這個兄長相處,還真要些時間來適應才成!

    雪真落於丈夫懷裡,沈沐陽擁著她很是心冀冀,「雪真,你沒事吧,他是你父親,當然你暫時不想認也沒關係……」

    「什麼沒關係,你阻礙我們父女相認,雪真老爸支持你離了他,我再給你找個更好的……」

    「岳父從來就有『瘋病』,雪真你以後可得跟他保持距離知道嗎……」

    「沈沐陽,我沒你這徒弟……」

    「……」

    兩人爭爭吵吵,雪真漸漸的回了神,這個消息太驚天動地,她有爹,還是前朝皇太子!

    「稟殿下,剛剛來報,偽帝已擁軍八十萬朝霧城而來……」晉一剛得消息就來稟李弈,偽帝,當然是偽劣的皇帝,他殺前朝太子,奪取本不是他的江山,如今他的皇后一族攪得朝廷大亂,早有扶持幼子篡位之意,到給了晉洲軍一個滅偽扶正,以正朝綱的「契機」。

    正吵得不可開交的沈沐陽與花師傅,突見晉王及數名屬下前來,只看晉王李弈一拜道:「臣弟恭請皇兄執掌晉洲軍,攻進皇城救母妃,奪回帝位,你才是百姓真正的聖上,先帝親御的九五之尊!」

    立即身後一大群將士全跪身下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轟隆隆的喊聲震得地基都抖了三抖,何況是在場的眾人。

    呆的呆,怔的怔,驚的驚,一時間花師傅定了身,面上透出從未有過的肅se,全軍將士全跪在這裡,卻是一時沒有一人話。

    片刻了,一個弱弱的聲音顫起來,「我有爹,是師傅,前朝太子,現在要…要成皇…皇上呃……」

    顧雪真終於華華麗麗的昏在沈沐陽的懷裡,驚醒了丈夫,大喚道:「雪真,雪真……」

    「她有了身孕,快找大夫看看。」蕭雨笙下意識的擔憂起來,他是第三個話的人,卻是給所有人再投一顆**。

    「我閨女有寶寶了,我要作外公了,哈哈……」

    半天才醒神的沈沐陽,卻是先一眼殺在蕭雨笙面上,「她是我妻,是我的孩子,管你屁事。」於是抱著雪真就往門外跑,「雪真,我們回府了,你有孩子了,我和你的孩子呀……」

    「女婿等等我呀,那也是我外孫呀……」花師傅拔腿就追起。

    「皇兄……」李弈猛一聲喚住了人,「皇上……」剛要話,立即被花師傅一個哎聲阻道:「你沒看我女兒都給你一聲「帝」嚇得暈過去了麼,什麼帝呀帝的,我才不要做,你喜歡讓你去得了,嘿嘿……我要陪我外孫嘍……」

    瞬間人就沒了影,李弈一時怔在當場,突聽晉一帶頭一拜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晉洲將士立即又是一齊整整的呼天震地的喚了一回,這回算是捧對了人,李弈眼中還有遲疑,只聽老遠一聲過來,「老弟呀,你老哥若想奪了皇位,還會隱姓埋名這麼久嗎,你才是真正的九五之尊,莫要再遲疑了,皇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此時是蕭雨秋現身而拜,引起院中所有人再一震聲呼起萬歲,李弈長臂一揮,面上威嚴盡展,「眾卿平身!」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晉洲將士的呼喚震山動地。

    李弈懷擁蕭雨秋被眾將士擁護離去,蕭老爺急呼一聲,「女兒……」

    蕭雨秋輕回了首,淡笑道:「爹爹,女兒告辭!」眼一掃掠過蕭夫人,看到蕭雨笙,輕聲問了一個與此時此景不相甘的問題,「你從未想過傷害她對嗎?」

    不然她明明告知他,她有了孩子,他卻一直假裝陪著她演了這麼多天戲呀。

    「還是傷了她……」蕭雨笙長身立於凌亂的庭院,他還是傷了她呵……早在看到她第一眼,他便知道他們不可能,更知道自己永遠也不會真的傷了她。

    左手扯掉所謂的暗器,那黑漆的不是利箭,只是塗黑的竹箭而已……

    庭院深深,正值嚴冬季節,一團熱鬧的笑聲打破了滿園的蕭條之色。

    「咯咯……」孩子的笑聲總是那麼甜美純淨,推著鞦韆的婦人,看著孩子的純粹的笑顏,也淡淡勾起了嘴角。

    「姨……姨,高高……高高……」鞦韆上的寶貝覺得輕輕蕩著一點也不過癮,於是張著臉蹙著眉頭,一直提著他的要求。

    「這可不行哦,蕩高了好危險,寶寶會摔摔哦!」

    「大姐……」這時一位非常feng滿的少婦,其實不是feng滿啦,是懷孕五個月的顧雪真,由阿啞扶著來到後院裡。

    顧雪晴含笑道:「怎麼不在屋裡歇著,這麼大身是不是雙生子,看你累得走路都在喘。」雪真坐於鞦韆架旁的椅子裡,向院子後門望了一眼,問道:「她來了嗎?」

    「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卻是怎麼也跨不過那道坎。」顧雪晴撫著鞦韆上兀自高興的癡兒,如今已由沈先生取了名,叫沈寧,意思是安寧之意,是府裡安寧,也是人的心安然寧靜。

    雪真歎道:「沐霖一直呆在書院裡住著,弟妹為了孩子風雨無阻天天來這裡偷瞧,唉……其實大家各退一步就是海闊天空,何必這麼執著呢?」

    這話也是對顧雪晴講的,這個大姐其實也是執著的人啊,婆婆長齋禮佛完全不管事,二娘經過那些事,也變得深居簡出對府裡的事不聞不問,如今府裡全由大姐掌家,府打理的井井有條,裡裡外外都顧雪晴能幹端莊,豈不想她也是苦在心中藏呀!

    她會天天帶著沈寧來後院裡蕩鞦韆,卻也是一副軟心腸,她能可憐楊氏**,卻又是誰來可憐她這份壓抑的癡心呢?

    「二月了,可又有來信?」顧雪晴問道,似是無意,其實是雪真再明白不過她想的只是大哥而已,每次沈沐陽來信,總會有意無意提到大哥的事……但沒有信,她也很鬱悶,「這個月是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戰事吃緊,他u不開身。」

    沈先生,沈沐風及沈沐陽還有蕭雨笙,如今一同效命於晉王麾下,就連千般不願意離開的花師傅,她那活寶親爹也被晉王拉去做了幕僚,卻只有身旁這阿啞默默留了下來,至於阿啞的身份,以前所謂的背叛,她不願意提,雪真也覺得不再意了,也許某一天阿啞會把她的故事於聽吧。

    只是這一戰便快半年,只聽晉洲軍軍連連大勝,偽帝一派算是人神共憤了,謀害前朝太子,篡謀皇位,後宮干政……等等罪行,晉王名正言順攻進皇城,聽是百姓們親自開起的城門,晉洲軍大勝在即,可是心愛的人卻一直杳無音信啊!

    嗚……她望著府外期盼的眼睛,都快望花了……確實是花了,不然此時怎麼會有一個身著盔甲,威風凜凜的身影立於院口呢?

    手上急揉了揉眼睛,那身影好熟悉,午夜夢迴全是他那俊挺的身影呵……

    「沐陽……」

    「你回來了……你怎麼回來了?」

    「想你了……」

    「仗呢?」

    「打完了……」

    「晉王他……」

    「稱帝了……」

    「就你回來了?」

    「我回來接你們進京,一家人團聚。」

    抱著癡兒的女人也笑了,沈沐陽與顧雪真,還有他們未出世的寶貝都會幸福美滿,那她……「進京」,可以見到他了……也會有幸福吧!

    給讀者的話:

    結局改了又改,更得晚了,今天碼了近兩萬字,手都快抽筋,終於搞定了啦,本來想要弄成兩更的,還是202吧,聽著順耳,嘿!

    {:手機,電腦同步閱讀.還可以下載電子書,,ud,jar電子書}

    手機問::a:

    (如果章節有錯誤,請向我們報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