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星際養殖場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第四十章 民眾撤離 文 / 月神NE

    雙眼血絲滿佈,體內未知氣流順著經脈流遍全身,林天翊雙臂漸漸加重氣力。「卡」「卡」終究是狼牙刀更鋒利一些,兩隻觸角堅持不過幾分鐘便齊齊斷裂。藉著右臂立功怪物吃痛鬆了點力的時候,林天翊身子猛地一沉,狼牙刀狠狠斬下。

    「唰」長蜈蚣的腦袋與身軀之間的皮肉沒有擋下林天翊的大刀,猩紅的鮮血飆射而出。砍下這一刀後林天翊也是全身力氣耗盡,跌坐在一旁。

    「叱」「叱」被林天翊斬下腦袋的大蜈蚣似乎還沒死透,兩顆利齒還在磕磕絆絆,而身軀依舊抖動不停,倒是勒著自己脖子和肩膀的觸鬚無力的垂在一邊。

    「總算是解決了。」林天翊喘氣低歎,看著自己腳下的蜈蚣腦袋,臉上露出一副滿足的笑意,又擊殺了一隻厲害的怪物。

    遠處的燕子雖然看不到林天翊斬下怪物的腦袋,但也能猜出戰鬥結束了,看著倒在地上的林天翊,和那幾乎死透的怪物,招呼著身旁女兵一齊走過去。

    「你們過來了。」之前一直咬著牙死拼眼前的怪物,還能忍受的住手臂的疼痛,現在戰鬥結束心神放鬆下來,林天翊卻是連手都抬不起來,看見燕子領著女兵走過來,只能勉強笑著點頭說道:「這裡太危險了,還是早點回去吧!」

    「我來扶你!」燕子自然看出林天翊此刻的狀況,上前彎身搭起對方肩膀拖起身子,然後對幾名女兵說道:「幫我們的大英雄將武器拿好,走!」

    坐在軍車上往市區趕,林天翊總算回復了點力氣,幫兩位還沒接受未知氣流洗禮的女兵輸入未知氣流後,倒在座椅上昏沉睡下。燕子就坐在旁邊悉心照顧著,不時的為林天翊擦汗,有為他擦拭身上的細小傷口。

    「燕姐,你對天翊這麼好,莫非?」一旁的女兵似乎沒來瞌睡,眼睛一眨一眨的調笑道。

    「去你的,他可是有女友的人!」燕子的話語似是遺憾,又似埋怨,更惹得周圍幾人笑話,其中一位女兵不依不饒的說著:「哎呀,怎麼一股子酸味啊?姐妹們,你說是不是啊?」

    「是~~啊~~!」故意拖長了音,幾個女兵齊聲說道。

    「找打是吧,小心我明天找你們單練!」燕子面色一紅,復而冷哼道。

    「不說了不說了,哎呀,好睏,我想睡會!」似是連鎖反應,當第一個女兵說想睡覺後,其他的士兵也跟著一個個的癱倒在座椅上。燕子見眾人都睡著了,才深呼一口氣,扭頭看著靠在椅背上熟睡的林天翊,露出一絲笑意。

    當林天翊睜開眼時車子依舊還在街道上行駛著,看著一旁無聊坐著的燕子,開口問道:「她們都睡下了?」

    「嗯,五十多人都睡了。」燕子點點頭,開口說道:「天翊,今天多虧你在,否則那個大怪物肯定會將我們都殺了的。」

    「燕姐太客氣了。」林天翊搖頭一笑,透過窗戶看了看周圍,開口道:「我就在這下去吧,出來這麼久也不知道秦宓怎麼樣,是不是還在睡覺呢。」

    「好,那你自己當心了。」燕子點頭伸手幫其打開車門,林天翊將自己的雙刀取回後,閃身出了軍用吉普,下車回頭朝燕子招招手,腳步快速移動漸漸消失在夜幕中。

    「燕姐,天翊這樣的人才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啊。」開車的司機看藉著後視鏡發現燕子還在望著窗外,開口說道:「不抓緊,後悔的可是自己哦!」

    燕子並沒出聲反駁,低歎一聲收回目光,開車的女兵見此也不再說,搖搖頭繼續盯著前方道路。

    輕手輕腳的回到家中,秦宓已經沒有醒來,林天翊這才放心走向浴室。一晚上廝殺全身都是血腥,自然要及早處理掉。看著腰間新添的傷痕,林天翊搖頭苦歎,即使以他如今的厲害程度都很難在這些怪物面前討到好處,可想而知其他的普通人將會如何。

    第二天天亮後,林天翊並沒提及昨夜九死一生的經歷,與秦宓簡單的吃了些食物後,便無事可做。秦宓見林天翊心神不寧的走來走去,開口問道:「天翊,什麼事讓你這個樣子?」

    「我在考慮要不要提前離開這裡,估計要不了兩天血水就會波及到這。」林天翊開口歎道:「我想留下來,可是」

    「可是擔心無法顧及到我?」不等林天翊說完,秦宓已經將他想說的後半句說了出來,「沒關係呀,我在你身邊你肯定會保護我的,而且說不定我能幫上什麼。」

    見秦宓如此信任自己,林天翊還能說什麼呢?若不是兩人只是男女朋友關係,還沒領那張國家級證書,他此刻倒想感歎一聲: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兩人在家中呆著,林天翊需要一點時間來調養體內的暗傷,而秦宓則是不願出門了。到了下午林天翊突然發現有部隊的士兵在集結市民,似乎要開始後遷了。

    「現在轉移民眾,來得及嗎?」兩人站在窗台邊向下眺望,一輛輛卡車將市民接走,秦宓開口問道:「幾十萬人光一兩天肯定是走不完的。」

    「沒辦法啊,能轉移多少是多少唄。」林天翊無奈搖頭,就現在還有不少人不願跟著部隊走,自以為是的留下來,豈知留在這等到災難來臨時,存活的幾率可能不足萬分之一。

    「天翊,那是以前開小超市的老闆,還有那個,我經常去買衣服的那家店的老闆娘,呵呵,好多熟人啊!」秦宓看到了一個個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歡喜叫道。

    因為兩人所就讀的大學就在本市,按理說兩人離開居住地不過是兩個來月的時間。可就是這短短兩個月,讓秦宓有種相隔一世的感覺,再次見面時居然能如此高興。林天翊在一旁附和著,他何嘗沒有這種感受,甚至比秦宓更加濃烈。

    林天翊看著下方的市民被填鴨式的趕上卡車,心底暗暗皺眉。雖然知道這並不是軍隊的錯,目前形勢就是如此,但此刻親眼看見後卻再也不去想讓秦宓先行撤離的心思,相比眼下的場面相比,林天翊覺得秦宓還是跟著自己好點。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