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0度終極幻想2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故事(大結局) 文 / 那時煙花

    當然是這樣的!」方可然帶著一種讓我訝異的興奮對「如果不是這樣還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我拉開了和方可然之間的距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開始打量這個人雖然他說得理由合情合理可是我卻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你們對每個受到損失的玩家都這麼客氣?」

    「這個當然不可能了!」方可然連忙解釋道:「我們只是對高級頭盔的玩家才這麼客氣。醉露書院」他頓了一下似乎找了什麼理由一樣臉上露出非常燦爛的笑容就好像鮮花在春風裡盛開。

    我瞭解的點點頭低頭看了看那張飛機票依舊非常的懷疑:「你們沒有別的事了?」

    「是的。」方可然肯定。

    「只是來請我玩一次只是來給我送這張飛機票?」

    「是的。」繼續非常肯定的點頭。

    我凝視著那張飛機票心裡想著方可然說得那合情合理的解釋實在是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去拒絕他所以在我心裡猶豫了再三以後我還是抱著又便宜不佔是傻蛋的心裡將自己出賣給了那張飛機票。況且這個然還說等我旅遊回來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那麼是不是說我的人物會恢復呢?我帶著一點小竊喜對著方可然問:「你說我從維也納回來會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是的!」方可然再次肯定的點頭隨後又有些不安的看著我:「你看你去不去呢?」

    我歡天喜地的拿起了飛機票:「去當然是要去的我還沒有去過維也納呢。而且那傳說裡的事情又是我在家裡乾等著也弄不好地事情。不如出去逛一逛。」我微笑在心裡默默加上了一句況且我還找不到我要找的人我要趁這個機會出去好好的想想怎麼做才好。

    方可然得到了我的肯定整個人原本挺直的背部就這麼靠在了椅子上臉上帶著微笑的樣子說:「是這樣的嗎?那麼太好了。」

    我撇了方可然一眼。「你們怎麼知道我的證件號碼?」

    「上次嘉年華地時候不是幫您訂過機票嗎?」方可然見我臉上的表情連忙又嚴正以待。醉露書院

    我滿意地點著頭。將機票收了起來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回頭警惕的看著方可然:「你沒有別的事了?」

    「沒有了。」

    「真的沒有了?」我瞇了瞇眼睛對於他的話表示了強烈的懷疑。

    「當然沒有了!」方可然肯定的點頭著。

    我朝著門口走出:「那麼我可走了。」在得到方可然再次的點頭後我幾乎是立刻就離開了鬧中靜雖然這次並沒有出什麼大事可是我的心裡始終是不願意和方可然在一起的我想方可然心裡也是一樣地。

    回到了家裡因為心裡有了念頭。所以我做事也更加的麻利起來沒有什麼拖沓的理由我開始收拾出去旅遊的東西卻沒有想到這一收拾竟然到了晚上。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就提著一個旅行箱離開了家裡直奔飛機場。換了登機牌坐上了飛機後我才現。cak居然給我訂的還是頭等艙比起上一次的經濟艙來說可是好多了。當然除了這一點以外我還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個倉裡基本就沒有什麼人難道說現在去維也納的人並不多嗎?

    不過這個並不是是在我關心地話題之內。我只是靜靜的看著窗外直到飛機飛了起來。

    窗戶外面是藍得有些刺眼的藍色如果是在往常我想我怎麼也想不到藍色也有這麼絢爛的時候。莫名的我想起了那個溫柔的人。我已經有很長時間聯繫不上他了不知道他到底在什麼地方呢?

    我最後看了一眼窗戶外面的雲層關上了窗戶。

    不知道中國的太陽是不是和維也納的太陽是一樣的。不知道現在照著我地這片陽光有沒有照著江若然呢?

    昏昏欲睡。

    「小姐請問。想喝點什麼?」睡夢中。一個讓我熟悉到了極點的聲音就這麼響了起來。

    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是幻聽。怎麼會在這個地方聽見那個讓我想入骨髓的聲音僵在了那個地方生怕這是自己做夢。醉露書院

    直到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小姐請問想喝點什麼?」

    我猛然回頭只見一個讓我魂牽夢繞的人就這麼笑意盈盈地站在那裡看著我微笑。

    我眨了眨眼睛一片模糊這真地是真的嗎?伸出了手我想去摸摸那個穿著航空制服地人可是卻始終害怕這是自己睡得太過迷糊做得一個夢罷了。

    一隻溫暖的手朝著我伸了夠來輕輕的貼上了我的臉龐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聯繫將我臉上的濕潤一一擦去:「怎麼又哭了呢?」

    聽著那熟悉的聲音傳來我的淚水可以用噴湧而出來形容只是伸出手抓住了他貼在我臉龐邊的手再也不願意放開。

    「你啊真是的我只要一不在身邊就會讓我這麼的擔心。」

    「那就不要離開。」

    「好啊不要離開。」

    是的既然不放心那就不要離開。

    我伸開了雙臂緊緊的

    個坐在我身邊男子的脖子知道他的體溫貼上我的身確定自己沒有在做夢原來一切都是真的。

    我在朦朧之間似乎看見了對面的窗戶外面透過來一抹藍色像是那永不褪色的青瓷綻放。

    ————————————————————————————

    我被算計了。

    我想這是我這一刻終於知道的事情。

    原來方伯從頭到尾都沒有讓我離開的意思只是覺得我們之間的感情實在是有點溫吞的讓他心煩所以做了一次小小的壞人。在這次地事情裡很多人都知道蘇晉知道方可然知道。葉明媚知道方伯更是知道。不知道的人大概只有我吧對了還有江若然。

    這讓我非常的哭笑不得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是有點開心的事情那就是江若然和我一起被算計了。

    他離開了遊戲。其實只是去佈置我現在站的地方也就是我們的結婚慶典的地方。據他說。這是方伯唯一提出的條件理由是希望他能真正地從這辛苦中知道感情的可貴。而加上我一直以來地表現他並不覺得我沒有打電話是多麼不好理解的事情。

    所以直到他化妝成航空先生去接我的時候才知道整個事情出了多大的岔子。

    我想如果這不是在最重要的日子裡這個隨時都帶著溫暖笑容的男人會打人。

    方伯送了我一件禮物小說站那就是藍色人物恢復的芯片。

    我接受了可是我不打算再用。方伯也問了我原因我卻笑。說是想休息一下。不過我想真的結果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那就是做人實在不能太貪心也許真是因為藍色的死亡才換來我現在的幸福所以我膽小地不敢奢望太多。雖然我知道我的這個決定會影響多少人比如帥得不明顯的冰珠任務比如索隆現在掌管的涅槃城。比如要和我打架的禾早。可是又有什麼關係呢?比起那些來只有現在的這個才是我想要的我的小幸福。

    我想他們也會有他們地小幸福的。

    不過江若然也許是懂的他只是握緊我的手傻笑。

    當然整個婚禮不一定都是高興的人比如來敬酒的蘇晉笑得實在有些勉強。還有還有那個葉明媚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用正眼看過我一眼。

    我聳聳肩膀接受蘇晉的祝福。不管是不是真誠。今天的日子確實是需要這樣的祝福。至於葉明媚讓她見鬼去吧。

    維也納的天實在是藍得太過分了。

    我伸出手遮住了那流瀉下來地陽光。微笑。

    —————————————————————————————————————

    十六年後。

    沒有人會知道傳說這個遊戲能盛行十六年。

    哦十六年十六年真的會讓一個人從青年到壯年也可以讓嬰兒到少年。

    可是不厚道的說這十六年的網游也算是個長命地傢伙了不過他似乎沒有垂死地意思依然旺盛的勃著。

    嗯真地很難得。

    涅槃城在這十六年裡已經從索隆的經營下變成了世界第一大城渲染一個又一個輝煌不過在城裡面那座府邸裡最中間的位置始終都是空著。

    索隆站在座位前歎氣藍色真的是世界上最倔強的人她居然真的將這一切就丟給了她自己跑得個無影無蹤寧可在現實裡和大家聚會也再也不上遊戲。想想看這個女人還真的是心狠這麼多的心血全然可以放下只是為了那個小幸福。

    切。索隆踢了一下地磚對於藍色這種小幸福實在是很不屑。

    十六年真的變了好多大家都已經結婚生子全然不是當年那些少年的青澀模樣不過當年那份情誼一定是長長久久的留存下去的。

    「大人大人!」鴻儒一路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不好了外面有個小毛孩子在叫囂。」

    「抓起來就是了。」

    「可是可是……」鴻儒有些扭扭捏捏。

    索隆瞪了他一眼自己走了出去決定親自去看看鴻儒還是那麼的囉嗦也不知道當時藍色是怎麼忍受得住這個傢伙的。

    涅槃城外。

    一個少年笑呵呵的坐在傳送陣邊的巨大石頭上一臉不羈的看著索隆:「喂大叔我是來找你拿回我媽的東西的。」

    索隆瞪著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孩子:「你說來拿我就給你?」

    「你不給我我就搶了!」

    「好啊!如果你強的到話。」索隆翻著白眼朝著城裡走去這個倒霉催的孩子為什麼那兩口子自己不玩遊戲了還要弄個這麼個孩子來折磨他?

    這樣的戲碼天天都上演一年了他不煩嗎?

    不過今天那個孩子沒有跟上去只是坐在石頭認真的說:「我說真的哦。」

    索隆回頭咧出一個笑容:「我等著。」至於索隆有沒有等到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