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恐怖靈異 > 驅魔人Ⅱ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第十四章 高媒婆 文 / 柳暗花溟

    很多高層樓房的走廊是環形的中間部位是電梯和逃生梯高媒婆所在的樓房也是一樣。只是一般情況下房門號是順時針或者逆時針排列這個樓奇怪的是以左單右雙來排列而且是從最裡面起算。

    也就是說1o1室在走廊的最盡頭隔著兩部電梯正對著逃生梯。

    包大同觀察了一會兒慢慢走了進去鐵門自動在身後關看來治安環境不錯可是卻給人阻隔之感好像被吞入了怪物的巨口中除了往裡走沒有別的出路。

    走廊出奇的靜除了他的腳步聲沒有聽到任何聲響但他在找到1o1室的門牌時卻忽感有異一種嚴重的存在感來自於側方。

    驀然轉頭一個枯瘦而陰鬱的少年正坐在逃生梯的最下一層臉色青白就像有一百年沒曬過太陽似的此時正死呆呆的盯著他眼珠和身體都是一動也不動看來好像個人形木偶。

    而且沒有呼吸的聲音。遊牧之神手打。

    他側著身似乎一直守在那兒水泥的樓梯從左側拐了個彎兒向下延伸著因為黑暗而寂靜似乎是通向地獄深處其實不過是通向地下室。樓梯盡頭紅漆木門掛著一把級大鎖看著好像是關了可怕的怪物一類的東西透著幾分邪異。

    咚!

    包大同還沒做出判斷身後的門猛得被拉開了一個人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站在門口。瘦小滿臉皺紋半長不短的頭穿著一身黑衣服從外貌根本分不出是男是女可包大同知道她是女人高媒婆。

    「問……」他開口。

    「進來。」高媒婆打斷他一閃身進去了房門就那麼大開著。

    包大同探頭看看房間又回頭看了看那少年見他還是盯著自己不說也不動意外感分外嚴重卻只得走了進去。

    客廳內異常簡樸甚至讓人感覺是窮困的光線很暗飯桌和沙都像是撿來的家用電器一件沒有大約四十平米的廳這些傢俱佔了三分之一的地方另三分之一空著最後的三分之一放置這一顆奇怪的樹像最大號的聖誕樹可是枝葉全染成了紅色面掛滿了照片。

    包大同吸了吸鼻子。

    這地方有陰氣可是沒有邪氣證明沒有祟物作為一個靈媒的家這是非常正常的但為什麼他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呢?

    「這些照片……」

    「這是姻緣樹都是我做過的媒配的yin婚。」高媒婆再度打斷包大同一揮手房門「光」的一下關了而在門關閉的一瞬間包大同看到門外的少年還是呆呆的看著他。

    他的感覺相當古怪於是慢慢踱到樹邊看著那一對對男女的照片並排而放相互間用紅繩牽著什麼年代和年紀的都有但大部分都很年輕其中還有宋欣與她的「老公」粗略看下至少有五十對以的yin婚照片。hi./遊牧之神

    眼神一晃似乎感覺有一張照片有些面熟似乎是那六個被封在橋墩下的人之一還有一張好像花蕾的模樣但因為照片繁多不敢太確定才想看得仔細樹忽然轉動了離心力使最外側的宋欣照片向外一甩差點打到包大同的臉。

    「不要亂翻人家的東西。」高媒婆不冷不熱的說手指還伸著不知用什麼法術在幾米外就讓紅樹轉動了起來。

    「我既找您做媒當然要瞭解一下您的收費可不低呢。」包大同不急不燥。

    「為了死者安寧生者寬心這點錢並不算多。」高媒婆聲音尖利不過聽不出悲喜只有陰沉「再說你身無哀氣家中並沒有人過世又是為什麼來的?」

    「您既然知道為什麼還開門。」

    「來者是客。」

    「我也有我的理由。」包大同見高媒婆開門見山也直說道:「我的心人給一位好兄弟看中了問題是我不想讓給他不管他多厲害也是一樣。」

    高媒婆一愣瞇著眼睛看了看包大同「是那個小姑娘嗎?」她忽然一笑「你要看緊啊不然就會被別人搶走再也奪不回來了。」

    「所有的人都是找您配的yin婚嗎?告訴我是誰委託的?」

    「客戶的事我不能透露。」高媒婆又回到臉無喜無憂的狀態「做哪一行就要有哪一行的規矩你想讓我破壞行規嗎?我知道你今天來就不會善罷干休可是我絕不會說的。」

    她說得明白把包大同幾乎瞬間心頭火起。

    「配yin婚是積功德難道您不知道?但是這個委託人很可能為了配yin婚而殺人我不管他是人是鬼絕不能讓他再這麼做下去。」遊牧之神手打。

    高媒婆不說話慢慢走到沙前坐了下去。沙太舊了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似乎有一個人在沙下呻吟。

    包大同跟了去還沒說話高媒婆先道:「有人看那個小姑娘是我看出來的她身有桃花煞。但是我可沒說有人委託了我你問我也是白問。」

    「那讓我看看照片他們的照片有許在面。您老人家年紀大了也許記不得了。」包大同有些急剛才平靜的心態完全不見了。因為高媒婆明明對花蕾有印象還說別讓別人搶走否則就會奪不回來云云。

    這一切證明她是知情的問題是她不肯說而且看來神色堅定。

    他不該急的情緒一變化他就落到了下風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關心則亂他就是不能平靜一想到花蕾被殺死在他面前靈魂被帶走他忽然感覺有點受不了。

    從來不覺得這麼重視她的大概因為是生與死的關係一瞬間感覺她變得重要了。

    向四週一望現這是個兩居室廚房和廁所的門雖然大開著但兩個臥室的門卻關得緊緊的門還畫了些古怪的畫昂才全付心思全放在了那棵紅色怪樹沒有注意到現在一看才知道那畫中居然隱藏這符咒似乎要阻隔什麼東西。

    而且當初聽花蕾說過高媒婆身邊跟著一個蒼白瘦弱的少年會不會是門外的那個呢?他為什麼守在地下室門外的樓梯處地下室又為什麼鎖了?

    來的時候他打聽過這邊的住戶每買一套房子地產商都會贈送一間地下室做為儲物室按理說應該大門敞開每家人都能進去才是為什麼是鎖的。

    再說那扇鎖緊的門並不像原裝的似乎門是後來安的。

    這個房間和那個地下室究竟有什麼秘密?這個高媒婆肯定不簡單要怎麼才能套出她的話?或者她是不是幕後的指使者?只為了錢或者別的東西就能使人做出好多可怕的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