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極品大太監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1卷 第四登十四章 天空巨響,老子登場(大結局) 文 / 今晚又打老虎

    大名府。這裡已經是汴京城外的唯一一道防線,如果這裡被破,那麼大金軍隊就會長驅直入直接去到汴京城。

    卯時末,再過半個時辰天就快要亮了。

    大梁的二十多萬軍隊在大名府城樓後面集合在一起,首將印江林正在訓話。

    一直以來印江林都是一個做多於說的人,此刻他所說的話一如既往,不帶任何熱血的感覺,但是卻有著千鈞的力道。

    「兄弟們,在我們身後就是汴京城了。昨天晚上我飛鷹傳書入宮,讓皇上和兩位太后先行撤離。今天早上我接到了太后回復的飛鷹傳書,太后說她相信我們,太祖皇帝的後人,寧死不退。今天我印江林把話撂在這兒,襠下有卵子的爺們今天就跟我一起死戰到底,但凡是有後退半步的人,死了下地獄也別跟閻王爺說你在我印江林手下當過兵,我印江林丟不起這個人!」

    「死戰到底,寧死不退!」

    大梁大軍紛紛叫喊道。

    天逐漸亮了,隨著晨曦的第一縷光照射在大地上時,天就開始亮的特別快。

    天一亮,金國大軍也開始壓向了大名府。那黑壓壓的一片人,讓人一看就覺得頭皮瘆的慌。

    眼看著金國大軍前來,城樓上的士兵們立刻架著擊針槍。雖然金國大軍有四十萬人,而大梁大軍只有二十多萬人。但是憑藉著武器裝備的先進和優越,這一點兵力的懸殊完全可以拉回來。

    以往對著金國大軍印江林都是穿著士兵的衣服盡量躲在人群中,不讓幽九空或者凜山劍峰的人發現他。但是這一次不同,印江林穿著一身威武精緻的鎧甲,手中拎著兩扇板斧。基本上很少看見他穿戴如此整齊過,平日裡習慣了他的不修邊幅,陡然一下穿的這麼整齊威武,反倒讓人有些不習慣了。

    不過不得不說,這幅形象的印江林仔細觀看倒是像極傳說中那種對於威武神將的描述中的特點。高大威猛,虎顧鷹盼。

    金國大軍抵達大名府城樓下以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就開始動手攻擊,而是先分散開來,幽九空帶著幾十個凜山劍鋒的人從隊伍中走出來。

    看見幽九空,印江林在城樓上大聲喊道:「幽九空,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嗎?我印江林躲也躲夠了,今天我就與你決一死戰。太祖皇帝的兄弟,從來都不會怕死!」

    說完,印江林便從城樓上跳了下去。

    城樓下是四十萬金國大軍,印江林這麼跳下去跟送死沒什麼區別。不過奇怪的是金國四十萬大軍並沒有理會印江林,而是任由印江林和幽九空去到了旁邊的空地。

    大名府外是一片開闊地,不過四十萬大軍往那兒一杵,想要找一塊安靜的地方決戰也讓印江林跑了不短的時間。他是修煉外功的人,雖然天生神力,一身功夫可以媲美九品巔峰。但是一旦遇到宗師境界的高手他就抓瞎了,畢竟境界的區別不是靠蠻力能夠彌補的。

    好不容易印江林一路飛奔找到了一塊空地,剛剛站定便看見幽九空身形在空中幾個閃爍就飛了過來。落地之後,幽九空看著印江林道:「其實以你的功夫,我凜山劍峰裡面隨便一名徒子徒孫都能殺了你。不過看在你是梁薪兄弟的份上,我最終還是決定親自送你一程。」

    「廢話少說,你印爺爺就算是死也會拉你做墊背的。」印江林死死地盯著幽九空道。

    幽九空搖搖頭,微微笑道:「你跟你死去的那個結義四弟一樣牙尖嘴利,不過沒關係,很快你就會說不出話來了。」

    幽九空話音一落,地上的沙石一下揚起於半空之中形成一柄長劍。就當他長劍快要落下之際,突然之間七道凌厲的勁風襲來。幽九空那一柄由沙石組成的長劍頓時被擊潰,幽九空微微一愣抬頭看了一下勁風襲來的方向。

    破道、破玄、長春子、玉璣、雲中子、楊戩以及項偉民。

    項偉民並不是通玄境界的人,但是他的功力已經到達玄關巔峰境界。通玄境界的人難找,讓通玄境界的人冒險去和入虛境界的高手對拼,這就更加是難上加難了。無奈之下,破道只好讓項偉民先撐著,項偉民那一手奇毒無比的真氣可能會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也說不定。

    七大高手一出現立刻列成了七星劍陣,看見幾乎就是原班人馬的七個人幽九空哈哈大笑道:「好!就說你們這些人應該會出現的,都來了也好,省得我一個一個的去找,今天就讓我一次解決你們。」

    「七星歸一!」一上手,破道直接使出了七星劍陣最厲害的一記劍招。

    虛空之中一柄巨大無比的劍形虛影開始慢慢凝結出來,幽九空微微一笑,他突然從後腰間拔出那把激光槍對著項偉民射了一槍。以幽九空的眼力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來七個高手之中,實力最差的人是項偉民。

    激光槍的來勢很快,項偉民避無可避只能硬接一記。那道激光打在項偉民的胸口處,幸虧項偉民身上穿有那特製的鎧甲,激光並沒有傷著他,但是卻讓那鎧甲胸口部分黑糊了一片。

    激光槍的激光雖然沒能傷著項偉民,但是激光卻一下將他打得倒飛出去,虛空之中的劍形虛影這才剛剛凝結到一半就消散了。七大高手各自遭到反噬,紛紛吐出了一口鮮血。

    剛一交手就全體受了內傷,看見這一幕破道忍不住搖搖頭一臉悲愴地說道:「難道真的是天要亡大梁嗎?」

    幽九空右手五指一張,地上一柄長劍飛到他手中。他掃視了包括印江林在內的八個人一眼,然後拎著長劍首先走到了長春子面前。長春子乃是全真教的祖師,他看見幽九空走到自己面前也沒準備繼續反抗,他將雙目閉上平靜地說道:「何以為道?以身證道。」

    「嗤!」幽九空長劍一揮便割斷了長春子的喉嚨。

    接著幽九空又走到玉璣面前,玉璣、長春子、雲中子都是破道和破玄請來幫忙的,看見幽九空選在先對他們動手,破道忍不住大吼一聲:「要殺就殺我,放了他們!」

    幽九空搖搖頭道:「我很喜歡看見你們死前認命了的樣子,就好像是一頭頭待宰的羔羊一般,殺著真是十分暢快。說起來你們都還是不如那個梁薪,我人生當中唯一差點殺死我的人就是他了,你們……不行。」

    幽九空又將長劍指向玉璣,正準備動手時幽九空又將長劍轉了方向。轉而指向破道:「你既然這麼急,那我就送你去見梁薪算了。不用對我道謝,舉手之勞而已。」

    破道眼睛一閉,真氣開始激烈的波動起來,很明顯他是準備使用那一招同歸於盡的《道長魔消》。就在此時,大名府城樓上一聲沉喝聲傳來:「幽九空,過來受死!」

    一道黑色身影從城樓上一躍而下,然後便看見那道黑色身影殺如大軍群中,一路擊殺直接殺出了一條血路來到幽九空面前。

    「呵呵,這下就真的到齊了。」看見來人,幽九空笑了,來人正是楊傲天。

    楊傲天餘光看了破道一眼道:「你們先走,這裡交給我。」

    破道看了看楊傲天,他有些不放心地問道:「你一個人能行嗎?」

    「放心。」楊傲天身上突然騰起一股凌厲的氣勢,這股氣勢一出破道他們頓時明白,楊傲天……已經入虛了。

    破道他們原地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在離開之前破道對楊傲天說道:「那你自己小心。」

    楊傲天點點頭,幽九空看著楊傲天笑著說道:「恭喜你入虛。如此年輕便入虛真是很讓人嫉妒呢。」

    話音落,幽九空長劍一揮便攻向楊傲天,他大聲吼道:「不過僅僅是入虛還遠遠不夠看。」

    破道他們向後退走,轉身加入大名府城樓上那邊的戰鬥之中。

    入虛境界的人交戰究竟有何等大的威勢以往沒有人去度測過,因為對於武者來說,入虛真的就好像是一個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境界一般。但是現在幽九空和楊傲天對戰在一起大家才發現,入虛境界的高手對戰似乎也沒多大的威勢。

    二人的動作好像很慢,一招一式看上去十分明顯。

    這就是入虛境界的高手?那招式看上去似乎也沒有多少玄妙嘛。

    「轟!」突然之間黃沙飛揚,幽九空和楊傲天二人打鬥的區域突然抖動了一下。那直徑大約有百多米的地面竟然一下沉下去大約十幾厘米。

    幽九空和楊傲天沖天而起,楊傲天被幽九空一掌打在胸口。而幽九空則被楊傲天一腳踹中了下腹。

    楊傲天的身體狠狠地砸到地面上半天沒見爬起來,而幽九空落地後雖然站立很穩,但也吐了一口鮮血。

    幽九空右手畫了一個半圓,劍氣瘋狂的在他面前凝聚成型。

    而楊傲天砸入地面的那個坑中,突然一股血氣冒出來。

    「嗖!」血氣的霧氣一下變成一個人形,然後直接衝向了幽九空。

    這一次楊傲天與幽九空的對決威勢就不一樣了。「轟隆,轟隆」的聲音不斷響起,不絕於耳。

    「噗!」楊傲天和幽九空的身體同時倒飛出去,二人皆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

    幽九空看著楊傲天,他突然興奮地楊傲天大笑道:「哈哈哈……好,我要好好謝謝你,我的境界壁壘……我要突破了,我要突破到入虛巔峰了。」

    楊傲天身上的血色霧氣一下散開,他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目光冷然地看著幽九空。

    幽九空笑著說道:「好,今天就先饒過你們,七日以後我會直接前去汴京城殺光你們皇宮裡的人。沒了皇帝,我看你們還怎麼保住這個大梁皇朝。」

    說完,幽九空轉身離去。

    隨著幽九空的離開,四十萬金國大軍也開始撤退。大名府城樓下躺滿了屍體,橫七豎八密密麻麻。

    「幽九空說他將在七日以後殺入汴京皇宮,這件事你們怎麼看?」破道首先提問。

    「我猜是真的。」楊傲天說道,他的聲音有些虛弱,明顯和幽九空對戰時所受的內傷並不輕。楊傲天這一說話帶動內傷頓時忍不住咳嗽了兩聲,他捂著自己的胸口道:「我和幽九空交手的時候最後發現他的真氣開始起了變化,我猜他是真的突破到入虛巔峰了。如果他真的是入虛巔峰,那麼就憑他一個人要殺到皇宮裡面去殺人並不算難事。」

    「入虛巔峰……」

    想到這個境界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境界不敢說後無來者,但至少是前無古人了。

    「那現在怎麼辦?」

    破玄問出這個問題下意識地看向了楊傲天,在楊傲天身上,破玄感受到了一股與梁薪十分近似的感覺,似乎什麼問題向他詢問都會得到答應一般。

    楊傲天想了想道:「這樣吧,我、破道前輩、破玄前輩、項前輩趕入汴京先做一些準備,如果能夠勸皇上撤離最好,若是皇上他們不願意撤離的話我們大不了就和幽九空拼一個同歸於盡。」

    「好。」破道、破玄、項偉民三人齊齊點了點頭。

    有了決定,楊傲天他們立刻起身。從大名府趕到汴京,楊傲天他們僅僅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進入汴京皇宮以後,楊傲天他們面見了太后夏知畫和耶律蓮蓉。說及撤離的事情,夏知畫直接拒絕了。

    梁薪生前橫掃八荒**,若是死後子孫就要遁逃苟活,那豈非玷污了梁薪的威名?

    見夏知畫她們執意不退,楊傲天他們也沒多勸。在楊傲天他們的內心深處,起身也不希望下知道他們退走,因為一旦退了,那就等於將大梁的半壁江山拱手讓出。梁薪剛死就丟土失地,這又如何對得起梁薪?

    七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在這段時間裡楊傲天一直在閉關養傷。為的就是迎接接下來的這一場苦戰。

    這一天,汴京戒嚴,全城百姓不准上街。

    整個汴京街面上一個人也沒有,空空蕩蕩好似死城。

    汴京的城門關閉著,城門外一名老者緩緩走來。老者看了看城門,縱身一躍便飛過了城牆。

    一直走,走到皇宮的正德門前。

    楊傲天,破道、破玄他們三人早已在此等待,而項偉民和宮中的大批護衛則全都去保護太后和皇上他們去了。

    看見幽九空如約而至,楊傲天他們三人心中都有些沉重。幽九空在此出現就說明了兩件事,第一他真的已經突破到了入虛巔峰,第二他內傷已經痊癒。

    幽九空看著楊傲天他們三人,他微微笑了笑搖頭道:「怎麼?就你們三個也想攔住我?」

    楊傲天三人齊齊拔出自己腰間的長劍,三人一言不發便對著幽九空衝過去。

    幽九空沒有任何動作,任由三人衝過來。三人的來勢很快,但是在幽九空的眼中看著卻彷彿速度放慢了一千倍一般。

    等到破道他們三人近了,幽九空張口說道:「滾!」

    就這麼一個字,破道和破玄突然吐出一口鮮血,然後身體如遭重擊一般倒飛回去。而楊傲天也是用劍插著地面,半蹲著身子向後滑出一米多遠,雖然沒有吐血,但他也感覺自己的體內血氣翻湧十分難受。

    這是什麼樣的功夫?一個字的威力竟至如斯,這還是人應該擁有的武功嗎?

    「就憑你們是攔不住我的。」說著,幽九空身體一躍而起。

    他一道劍氣擊出,剛剛站立好的楊傲天他們三天再度被掀飛出去。這一次他們三人都沒了蹤影,不過幽九空心中卻突然升起一股不安感。

    「轟!」

    「轟轟轟轟轟轟……」在正德門外兩邊的房屋之中,石板地面之內。成噸的炸藥早已經堆放好,楊傲天他們之所以冒險和幽九空對戰就是為了降低他的戒心。

    這一下,楊傲天他們三人接著幽九空的劍氣遁走,炸藥瞬間引爆。

    整個汴京似乎都在跟著搖動,正德門外的房屋直接被炸成了廢墟,就連正德門也被炸塌了。

    在正德門後面,楊傲天他們三人看著眼前的廢墟等待著粉塵消散。視野慢慢開始清晰,三人都沒有找到幽九空的身影,這證明幽九空很可能已經被掩埋在廢墟之中。楊傲天他們三人齊齊舒了口氣。

    「砰!」突然廢墟的一處一下炸開,幽九空一下飛到半空之中。

    他的身子就好像已經停在了半空中一般,他笑著說道:「哈哈哈……這麼一點彫蟲小技也想殺我?癡心妄想!」

    這一下就連楊傲天也驚呆了,那麼多的火藥,幽九空居然一點傷沒有,連頭髮絲都沒有亂一根?

    入虛巔峰,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幽九空右手一揮,彷彿天邊的雲都開始跟著他這麼一揮動開始攪動了一般。幽九空虛空一抓,一道猶如實質的劍氣被他擎在手中。幽九空大聲道:「楊傲天,爾等準備受死吧。死在我的手裡,也不算辱沒了你們……」

    幽九空的話音剛落,楊傲天突然看向了天空。只見天空中的雲還是轉動,很快一個虛洞出現。

    一聲呼喊響徹大地。

    「天空一聲巨響,老子閃亮登場!我梁薪又回來了!」

    皇宮裡面,全都坐在御書房裡等消息的知畫、詩音、綺雲、澹台善若、焦蓉蓉、雲靜、沈方怡等等一大群人全都聽見這一聲呼喊。

    「相公回來了?」

    「相公沒有死?」

    「父皇!」

    「皇上?」

    汴京城中的所有人幾乎都聽見這一聲呼喊,而真實看見梁薪出現的就只有楊傲天、破道、破玄、幽九空他們四人。

    天空之中突然出現的那個虛洞之中一下出現梁薪的身影,梁薪與他離去時候的樣子一樣,身穿一身白色錦袍,看上去英俊瀟灑富有英氣。只不過有區別的是他緩緩從空中降落,隨身竟然有兩條雷龍纏繞在身上。

    「你沒死?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幽九空險些沒有嚇瘋,他從後腰取出激光槍射向梁薪。

    激光射到梁薪面前,梁薪身旁的一條雷龍立刻將那道激光吞噬。然後梁薪右手一張,一股巨大的吸力產生,幽九空拿捏不住激光槍竟然一下落入了梁薪的手中。

    梁薪緩緩降落到地面上,雷龍一下鑽入他體內消失不見。梁薪拍了拍楊傲天的,然後伸手抱著破道和破玄道:「我不在的這幾天辛苦你們了。」

    楊傲天搖搖頭,他道:「是挺辛苦的,不過只要你告訴我你究竟發生了什麼,那我就不要你要報酬。」

    梁薪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我發生了什麼,我只不過去到了一個虛無的空間之中,一個聲音跟我說,讓我做時空雷罰之神。凡是有人膽敢利用空間漏洞肆意穿越,那我就可以行使處罰之權。」

    「利用空間漏洞肆意穿越?那你不也是肆意穿越的人嗎?」

    梁薪搖搖頭道:「那怎麼會一樣,我人品比他們好多了,神都誇我。」

    「你說你是神?」幽九空看著梁薪,他哈哈哈大笑道:「我不信,這個世上哪裡可能有什麼神怪,你既然是神,那我就殺了你做第一個弒神之人!」

    說完,幽九空一下飛向梁薪,一股凝成了實質的劍氣被他握在手中,沿路上帶出一道深深的劍氣凹槽。

    梁薪右手食指伸出來,一點雷光在他指尖跳動著。幽九空飛到梁薪面前時,梁薪低聲說道:「跪!」

    幽九空突然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梁薪食指按在幽九空的額頭道:「我念你修行不易就留你一命,好好在大梁呆著,守護好大梁吧。」

    一道帶著雷光的符印穿透幽九空的額頭鑽進去,幽九空雙目之中雷光閃過,他眼中再無一絲殺氣,而是虔誠地對著梁薪跪著磕頭行禮道:「主人在上,奴婢幽九空願為您效死。」

    梁薪擺擺手道:「好了,你去吧。」

    梁薪話剛說完,知畫她們全都跑了出來。見到梁薪,知畫她們興奮不已,紛紛叫著「相公」奔跑過來。

    楊傲天也迎了上去,眾女將他圍在了中間。

    「我還以為你死了相公。」「相公,我險些就準備跟著你去了。」「相公……」

    一陣寒暄以後,梁薪對楊傲天以及剛剛趕來的項偉民道:「我們得走了。」

    「走?」二人微微愣了愣。

    梁薪點點頭:「我們必須得離開這裡,這個時代因為我們已經亂成了一團,我們不能再干預了,離開這裡讓它自己自由發展吧。不屬於這個時代創立出來的一切,對於後世來說都將是一個災難。」

    梁薪看著楊傲天笑道:「放心,我會將秀兒給你一起帶過去的。」

    「相公,你要走那我們呢?」焦蓉蓉趕緊問道。

    梁薪掃了一眼自己這麼多的嬌妻美眷,他大笑著說道:「這還用說嗎?當然是跟我一起走咯。」

    「去……去你的那個有飛機有汽車的時代嗎?」一向性子淡然的詩音興奮問道。

    「對,就是去那個時代。」梁薪道:「君來可能得先留下,等他將結婚生子,傳了皇位以後我再來接他走。」

    「父皇,我不要……」君來流著眼淚道。

    梁薪刮了刮他的鼻子笑著說道:「好了,都是皇帝了不准再哭鼻子。我走以後你還得將金國打敗,將趙楷打敗。我要你佔了趙楷現在勢力所在的那個島國,使他成為我們中原領土之一。你能做到嗎?」

    「君來能做到。」梁君來一邊哭著一邊堅定地點頭道。

    梁薪微微頷首,他閉上眼睛默默冥想了一下。

    這一刻,印江林、龍爵、夏琉……太多太多與梁薪要好的人耳邊都響起一句話,「各位,我是梁薪。我死而復活了。不過我現在要走了,從此以後你們不會再見到我。希望你們能好好輔助君來,以後恐怕沒機會再見了,祝各位一生安康長壽,喜樂多多。」

    說完,梁薪點了點人數。

    點完以後梁薪點點頭道:「好,人齊了。我們走……」

    國際新聞:「大梁集團創始人梁薪近來在馬爾代夫花費巨資購買了當地一片海域,在那裡大梁集團將興建一座人工島嶼,梁薪將其命名為『天堂』。我們再來回顧一下大梁集團的歷史,該集團自五年前開始興起,業務範圍涉及能源、生物科技、航天科技、通訊等一百多項業務。據專家估計,五年後的今天,大梁集團已經掌控了全球近三成的財富。如果大梁集團破產,全球將有超過兩成的人會失業……」

    天堂島上,梁薪躺在一張沙灘椅上。看著自己的妻子們每一個都穿著比基尼在海邊嬉戲,梁薪忍不住不斷地吞口水。

    梁薪笑著自言自語道:「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如此美好的生活真是夫復何求啊。」

    突然,梁薪眉頭一皺,他低聲道:「不對,有人偷偷穿越到了大梁時代。」

    大梁定鼎十一年,皇帝梁君來終於蕩平金國一統南北,並且還佔領了倭島,將其取名為華夏島。這一年梁君來的皇后上官青青為其誕下皇子,皇子出生時霞光閃耀,疑是天上的神君下凡,梁君來將其取名為梁君仁。

    剛滿百天的梁君仁乘著所有人都離開以後盤膝坐在床上,他低聲道:「想不到老祖上次虛空投影見到我以後回來竟然改變了歷史,我的天空之城都險些崩潰了。不過沒關係,這一次我穿越過來,一定會改變歷史的。這具身體太弱了,我還是先將《齊天訣》修煉到第一層再說。」

    全書終。

    ps:歷時一年零兩個月,極品大太監終於完結了,雖然這個結局不一定讓所有人滿意,但是老虎總算完結了此書。老虎的新書《大明帝師》已經在縱橫發佈,希望大家能夠去支持一下。一直支持本書的書友們,去公眾版看看吧,老虎有很多話想對你們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