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閒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272故事7總該到結局四 文 / 未眠君

    ps:感謝lamian0129、火鳳老五、wang然、嫣然蝴蝶的粉紅票支持。感謝我是小飄飄100、熱戀^^100幣幣打賞。

    明琴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不能說是一名偽君子,因為他一直都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也可以說,他是一個十分現實的人。

    他從出生起,就注定是威寧侯府的世子爺,就算庸庸碌碌地過完一生,他日後也能繼承爵位。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讓自己的世子之位坐得更穩妥。

    他處事小心,不對家中任何一個人表示嫌惡,不會落下把柄,與別人的說頭。對府中任何一個對自己有利的人,都會保持善意。府中的人說不出他什麼壞處來,世人覺得他是一名優秀的世子爺,這就足夠了。

    因為他的世子,所以對弟弟妹妹們都是溫和的,對於被弟弟欺負的弟妹,也是善意的。

    並非他心善,而是因為,他是世子,未來的家主,理所應當、出於責任的進行關心。

    他不願意承擔風險,也沒有必要去放手一搏,他身後還有明家,只需要按部就班即可一生美滿。

    娶身敗名裂的杜六娘划算,還是與自己前途不可限量的弟弟為敵划算?明琴的選擇很果決,也算是最為穩妥,能夠保證自己安危的。

    所以,杜六娘只能是最後的犧牲品。

    「你從何時起發現我的?」杜六娘問。

    她甚至不知曉,自己是何時暴露的,姚芷煙是何時發現她是重生者的。

    「在你來明家,輕而易舉避開路上的坑窪時。」

    杜六娘一怔,隨即慘笑,她還以為她做得天衣無縫,到頭來。還是被人發現了,還是這種低劣的錯誤。

    「我當初只是好奇,你是個什麼樣的人,為何明錚會為了你,甘願放棄慕容傾,也要寵著你。」沒成想,到頭來,這反而成了她暴露的由頭。

    「其實你當年若是嫁過去之後,便與明錚同仇敵愾,說不定他還會待你不錯。可惜,你當時恐怕兩邊遲疑了?」

    杜六娘沒說話,只是沉默地伸手去端起茶杯。隨後又放下,坐在椅子上思考了片刻才抬頭看她:「日後慕容傾還是會到明錚身邊,她可不是一個善茬。」

    誰知,姚芷煙聽到之後並不在意,反而笑道:「你恐怕不知。慕容熏如今已經答應遠嫁了。」

    「這……這怎麼可能?她絕對不會放棄明錚的!她那個女人……怎麼可能?」

    「可能。因為她已經意識到,就算她嫁給了明錚,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反而會讓明錚厭惡。因為她知道,如今明錚恨不得將我捧在手心裡,所以她不想再來鬥爭。明錚作為補償。給了她足夠的財富,如果她夠聰明,就會放棄。」

    杜六娘聽著。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陣嫉妒。

    憑什麼……

    憑什麼上一世自己那麼淒慘,這一世姚芷煙卻得到了如此的幸福?

    為什麼?

    她那裡比姚芷煙差?相貌?還是家世,又或者是什麼?

    她不明白。

    「你今日來,就是為了看我多麼落魄的?」杜六娘說著,竟然有一絲酸楚在心中。讓她難受得可以。

    「不,我今日是來告訴你。四皇子要派人刺殺你,或許是今天,或許是明天,帶著不下五十人,只為殺你一人。」姚芷煙說得極為輕鬆,就好似是一件「今日我要送你一套茶具」這般簡單的事情。

    在她看來,杜六娘的命根本不值一提。

    杜六娘看著姚芷煙,隨後反應了過來,問道:「你們在四皇子手底下有細作?」

    「難道四皇子沒在太子手底下安排人嗎?」

    的確安排了,可惜太子多疑,他們派去的人,全部都無法知道太子那邊的大事動向。而太子安排的人,顯然在四皇子那邊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不然不會知曉四皇子有刺殺行動。

    四皇子要殺她。

    不難理解,她曾經頂撞過四皇子,四皇子這樣心胸狹隘的人,自然會懷恨在心。外加,此次殿中監突然倒戈,將事情嫁禍給四皇子,四皇子也會認定,是杜六娘的主意,他又無法反擊,如此派人刺殺,以解心頭只恨。

    杜六娘看著姚芷煙,明明她沒有任何的表情,杜六娘還是認定,此時的姚芷煙極為得意。

    杜六娘曾與她是對手,如今,杜六娘只是慘敗的結局,而她還在春風得意,這讓杜六娘大為氣惱。終於,她發狠地說道:「我不會被他們殺死的!你且瞧著。」

    「你身邊的人,不會有人回來救你的,你活不過四月,你且瞧著。」姚芷煙的話極為冰冷,無論杜六娘一腔悲恨,也無濟於事。

    毫無理智的報復,最後只是跌碎了她的癡人說夢,這讓她與幸福有著無法跨越的屏障,她再也得不到。僅僅剩下淒涼的笑,殘缺的心,以及風中瑟瑟的悲涼。

    這一句話氣得杜六娘渾身發抖,姚芷煙卻有了離開的意思,她不喜歡杜六娘房中的空氣,甚至不想繼續去看她憤恨的眼神。

    姚芷煙離開的時候,杜六娘依舊是平靜的,從始至終,都沒有哭鬧過,也沒有阻攔,說一些酸言酸語的話。

    果然,經歷過生死的人,是不會懼怕死亡的,他們也能夠面對失敗。

    三名重生者,三種姿態,或許太皇太后活得是瀟灑的,轟轟烈烈,被萬人讚揚,成為了一代女中豪傑。

    杜六娘的報復是慘敗的,不過前期的確得到了成功。她主導了幾個人的人生,改變了幾個人的命運。

    而自己呢?

    姚芷煙回去的途中有些悵然,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究竟是誰的仇恨化解了誰的恩怨?誰最後的微笑觸動了誰的悲傷?誰以高傲的姿態辜負了誰的這一次輪迴?誰的罪孽得到了誰的救贖?

    此題無解。

    姚芷煙不想去仔細分辨。

    她覺得自己過得好,日子足夠舒坦,這樣就可以了。

    愁眉苦臉了一路,聽雨提議去看姚家小少爺。想起自己的小弟弟姚子歡,姚芷煙也不免有些心動,當下就同意了。

    到了姚家,發現二嬸難得地在楊婉白的房中。

    楊婉白還在坐月子,她是老來得子,所以需要休養的時間要比較長,很多事情不能做,管家的事情都是由祖母與二嬸一同來處理的。外加太皇太后喪禮,所以姚子歡的滿月酒依舊不會辦,這樣楊婉白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二嬸見姚芷煙回來有些驚訝,不過還是十分熱情地招呼,姚芷煙知曉她們這是有事要說,不好打擾,便表示自己去奶媽那裡瞧瞧弟弟,便退了出去。

    到達姚子歡的房間,看到自己的弟弟,發現他已經能夠睜開眼睛了。過去了幾日而已,如今姚子歡身上的褶皺已經展開,有了些許俊俏的眉眼,這讓她十分歡喜,本想抱抱弟弟,周圍的人卻不讓,說是她此時抱孩子會不舒服。

    姚芷煙只能作罷,只是逗弄著自己的弟弟玩。

    二嬸在楊婉白的屋中坐了片刻,說了會話才離開。

    姚芷煙回到屋中,看著母親,還沒等她開口去問,楊婉白就先開口說了這件事情:「你那妹妹姚芷畫如今還沒說上親事,你二嬸有些著急,就來尋我了。」

    姚芷畫隨了二嬸,樣貌醜陋,偏生性格也是個刁蠻的,最討厭樣貌秀美的姚芷煙等人,所以平日裡也十分討厭。這樣的姑娘尋不到婆家也不奇怪,醜人多作怪,說的就是她這樣的,怕是會成為第二個跨刀郡主。

    姚芷煙也沒猶豫,直接開口問:「二嬸瞧上誰了?」

    「瞧上你表弟了,就是秋哥兒的六弟。」

    姚芷煙當即皺眉,極其快速地道:「娘,您可別多管閒事害了六表弟,到時候姨母也是會怪罪您的,難得與您關係好的姐妹說不定都告吹了。」

    聽到姚芷煙這麼說,楊婉白不免有些尷尬,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回答:「這是好事,怎麼能是害人呢,瞧你說的……」

    「您也算是看著五妹妹長大的,她是怎樣的性格,您又不是不知道。六表弟是嫡子,在家中頗為受寵,人也是個機靈的,日後有二表哥扶持,說不定也是個有出息的,怎會要這樣的媳婦?拿不出手啊!趕緊回絕了,誰幫五妹妹說親,誰都得招惹馬蜂窩,準沒好事。」

    「這……不好,你二嬸說得挺誠心的,我也答應了……」

    「沒什麼不好的,您就說您生了孩子後涼到了,身子不舒服,推脫了。」

    楊婉白雖然有些猶豫,卻也是答應了的。

    姚芷畫的性格,確實是個不好管的,不好給自己的妹妹添麻煩。

    這個時候奶媽帶著姚子康與姚子歡過來,姚子康見到姚芷煙就開始撒嬌,還讓她看自己最近練得的拳腳。

    看著自己兩個弟弟,以及自己總是好心辦壞事的母親,隨後抬手去摸自己的肚子,想起明錚在意她,恨不得將自己的全部交給她的模樣,突然前所未有的滿足。

    這一切,都是上一世所沒有的。

    該有的災禍,她避過了,該有的幸福,她沒有錯過。

    這一生,這一世,她過得要幸福許多。

    她突然想要感謝上蒼,讓她得以重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