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巡狩全球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小打還是大打 文 / 巴渝一粟

    披星戴月一路疾奔,兩艘戰列艦上的雷達發揮出強大的功效。因北洋水師老舊戰艦拖累,行進的速度始終無法提高,逾一周之後。這支強弱兩極分化明顯的雜牌艦隊,終於抵達了澳洲與伊裡安島之間的托雷斯海峽,離目的地已是不遠。

    再三叮囑江水生等人對待荷蘭人的進攻要穩打穩扎,切勿冒進,又特別告誡雲峰回島之後,要密切注意從陸地防衛的問題。不太放心的劉振華才帶著劉猛,乘坐小艇登上了北洋艦隊旗艦定遠號。

    按照之前制定的計劃,艦隊隨即一分為二,北洋艦隊繼續前進駛向卡奔塔利亞灣,前往騰飛港。而騰飛號與騰蛟號兩艘戰列艦,則解去炮台炮衣,威武霸氣的殺往伊裡安島海域。

    數日前伊裡安島遭襲的消息並未在騰飛港擴散,港灣依然是那麼祥和寧靜。北洋艦隊要來,在寶島出發前就事先電報通知過。八艘艦船剛駛入騰飛港的海防監查水域,港口方面就已經知曉,警戒隊伍立即進入陣地戰備,以防發生萬一,而前來查問的引航船亦以快速出動。

    有劉家大少爺當面,引航船帶著北洋艦隊從另一條航道直接進入造船廠的碼頭。看到海岸邊數座高大寬闊的船塢,劉步蟾等人震撼之餘都暗暗猜測,幾艘騰飛級的戰列艦,應該就是在這裡建造下水的。

    找來大管事劉義官,將前來的北洋艦隊眾官兵,安頓到港口駐軍營房裡暫住。劉振華向劉步蟾與林泰曾等人早已說好,改造艦船不急於一時,須等造船廠的技師們拿出一干艦船的改造方案後再做商議。

    忙亂一陣之後,劉振華回轉家中。以前的那座小院,成婚之前就被擴大面積進行改造,如今,已被改建成了一座依山而立,面水而築佔地不小的大莊園。

    雖然劉振華至今未在蘭芳國或睚眥僱傭軍中擔任何職務,但就其作為劉家家主而言,他的宅邸可不能小氣。在淳樸且極具感恩之心的騰飛港住民心中,少爺住多大地都屬正常,人家有好幾房少奶奶呢。

    進家門來到前廳中坐下,還未與前來問候的幾房俏媳婦閒話幾句,宋孟亭與羅友平就趕來了。見長者來到,劉振華趕緊起身招呼:「舅舅,岳父,我才剛到家,你們就趕過來了,快坐下喝口茶再說話。」

    「都是一家人,你們就別那麼客套啦。」也都不是外人,兩位長者亦不客氣,含笑欣然坐下,隨手接過為人婦後,愈見俏麗乖巧的可欣親自端上的香茶。

    「振華啊,你這趟出去,又是數月奔波。今日剛到家本該讓你休息幾日再來擾你。不過你岳父明日又要前往各地莊園佈置春耕事宜,我也要趕去達爾文港辦點事。擇日不如撞日,所以就急著過來了。」

    「舅舅,不知你和岳父同來找振華有何急事?」

    聽見女婿詢問,正與女兒羅玉娟小聲說話的羅友平笑著轉回頭說道:「呵呵,如今除了伊裡安島之事,就沒啥可急的。吾與你舅舅今日過來,主要就是想聽聽你打算如何去應對那窮凶極惡的荷蘭艦隊。」

    「還能怎樣?肯定是狠狠打回去唄。這紅毛鬼子都打上門來了,難道我們還要忍氣吞聲不成?」劉振華毫不遲疑的回答。

    「打,必須要打,早等著機會報那家仇國恨呢!吾與你岳父想知道的是,此戰準備怎麼打?是大打,還是小打!搞清楚了睚眥僱傭軍的戰略意圖之後,吾等才好調配手中的物資與調整情報針對的重點。」

    年已近半百的宋孟亭,近些年來已將經商事宜全部交予劉義官去管理,而他則專注於情報部門的事宜。但在他的心中,始終不忘蘭芳國被荷蘭紅毛鬼子滅亡,以及阿姐與姐夫雙雙遇難的血海深仇。

    劉振華面帶笑容反問道:「舅舅,這小打如何?大打又如何?外甥也正好想聽聽你們兩位長輩的意見呢。」

    「小打,既是防禦為主,以守住伊裡安島不失為首要目的。這樣,卻對敵人之損傷不大。而大打,則是要攻守兼顧。既要保證守地不失,還要主動出擊,將戰火燃到敵人之老巢。我觀振華挾北洋艦隊歸來之行為,應該是打算大打出手!」

    早年間曾留學西洋學習過軍事,談論起戰略戰術來,宋孟亭倒也非是門外漢。從其笑吟吟講出來的這番話語之中,即可看出其雄心勃勃,目光遠大。

    「哈哈,舅舅寶刀不老,雄心猶在。你之言,與我們幾人相商之意圖是不謀而合。想來您也看出,振華為何在寶島情勢尚不明朗之時,冒著大風險將兩艘戰列艦調回,甚至把北洋艦隊也帶回來的意思。」

    劉振華聽完之後大笑出聲,自去歲秋初率隊出征開始,,他就沒打算再讓睚眥僱傭軍再低調下去。前往黃海悍然出手救援北洋水師,本就是準備展露僱傭軍擁有的強大武裝,亮劍於世人。

    此次回援伊裡安島,亦經他深思熟慮。因之前蟄伏埋頭發展,睚眥僱傭軍的行事實在太過低調神秘,就連其勢力範圍也未被世人所知。黃海海戰雖打得倭寇落花流水,但造成的威懾力還遠遠不夠。

    這一次,他是打算就著荷蘭人主動挑起事端的由頭來大做文章。最理想的結果就是趁此機會,除掉荷蘭人在南洋各處布下的軍隊,將其所佔的地盤收入囊中,當然,如果能借此將在南洋佔有殖民地的其它列強一起拉進戰火之中來,那正是求之不得的事。

    在劉振華看來,現在的睚眥僱傭軍並不怕打仗,而是打得太少。凶名也好,威名也罷,都不顯赫。無法震懾住西方列強。而南洋與澳洲這片區域,是睚眥僱傭軍發展壯大的根本,無論如何都要將其拿下。

    而今,睚眥僱傭軍還聲明不顯。正好借此一戰,揭開其神秘面紗,將其猙獰的尖牙利齒亮出,徹底打出威風,打出氣勢!讓世人知曉這支隊伍睚眥必報,不容侵犯的名聲。

    在已定下戰略目標,收復婆羅洲亦在計劃之中。此話一出劉振華之口,就立即讓宋孟亭與羅友平激動難抑。故國已滅亡八年多了啊!為了蘭芳復國,他們可算是臥薪嘗膽忍辱負重,這一次,睚眥僱傭軍的強大讓他們終於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

    送走興奮不已,恨不得親上戰場的兩位長輩,劉振華站在家門前,望著天邊沉思。首戰,荷蘭人吃了大虧,此刻正在緊鑼密鼓的集結分散在南洋各殖民地的軍隊。戰爭的腳步已經越來越近,睚眥僱傭軍準備好了嗎?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