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甲午興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八章津門際會三 文 / 戎祀

    趙承業依舊在滔滔不絕的講訴,表達著對德意志帝國那溢於言表的喜愛。Quanshu.CC可是巴蘭德卻沒有再被這些漫無邊際的讚美吸引,在趙承業此前的話語中,他敏銳的抓住了兩個關鍵詞「鼎力相助」和「搖旗吶喊」。

    也許帝國在遠東外交,突破口真的就在這位年輕人身上?巴蘭德冷靜的思考,決定放棄探究五色旗與德意志之間的聯繫,與此相比,德意志更迫切的想要在遠東找到一個切入點,實行醞釀已久的東亞政治外交策略。

    在歐洲,居於領導地位的英法等國,正在應對德意志的崛起。他們迫切希望的是,破壞德俄兩個君主表兄弟,可能會暗地結盟的局面。英法等國,希望讓俄國的注意力回到歐洲,那麼在中歐東歐,巴爾幹地區,德俄的天然矛盾自然會爆發。這些地區,一向被視為泛日爾曼的地區,是歐洲最大的火藥桶,無數的民族在此打生打死,而俄國同樣在這些地區有著太多的利益,

    德國究於此,當然權利支持俄國向亞洲擴張,妄圖改變這種東西兩面受敵的不利態勢,整合中歐那複雜的情況。對英法來說,這顯然是不能接受的,他們希望亞洲有能夠牽制俄國或者的抵抗俄國的力量,促使俄羅斯雙頭鷹,轉而西向。

    順便也能保護英法等國在亞洲的巨大利益,北極熊的胃口,實在是又貪婪又巨大。所以在這些年裡面,他們一直沒有怎麼找大清國的麻煩,畢竟這個東方帝國的塊頭倍兒大,至少看上去,是抵禦俄國在亞洲擴張的一個可以依靠的力量。可伴隨著日本的崛起,甲午一戰瞬間戳破了大清紙老虎,使得英國開始轉移立場,準備扶植日本。

    算盤打得挺好,平行世界中發生的日俄戰爭,也證明了不列顛人的戰略佈局,甚至為北極熊的崩潰埋下了最深的伏筆,堪稱完美。可誰也沒料想到趙承業的出現,使得局勢突然就撲朔迷離起來。英吉利左右兩難,始終在日本與趙承業之間徘徊,權衡利弊後,因為涉及到在清朝的利益,恐怕偏向日本更多一些。干涉台灣歸屬,就是及其明顯的信號。

    這一點,德國人在日本碰了一鼻子灰後,也明白過來。頑強的日耳曼人,開始準備通過趙承業來實現威廉二世的東亞佈局。一旦成功,可以預見的是俄國肯定會藉機參與,從新疆和東北兩方面,大舉南下。一邊為太平洋艦隊獲得一個不凍港,一邊通過中亞阿富汗這些地區,威脅到大英帝國的明珠——印度大陸的安全!

    「趙將軍,鄙國一直謀求著在遠東能有所突破,對此您有什麼意見?」巴蘭德自認為把握住了趙承業脈絡,單刀直入的問道。

    趙承業微微一笑,平靜的道:「日本!惟有日本才是貴國在遠東事務上的突破口!」

    巴蘭德的臉上瞬間精彩紛呈,心中更是止不住的憤怒,這個東方黃猴子竟然敢嘲笑帝國此前在日本的外交失敗!實在太過狂妄!

    可憐趙承業卻是被冤枉得體無完膚,受限於情報,趙大元首對各國因台灣一事所產生的各種博弈,根本就是一無所知,就連自己也因此被英法挖了個大坑,想也沒想就徑直的跳了下去。

    「眾所周知,此刻的日本虛弱到了極處,極容易妥協!更何況,這個國家牽扯到英俄對抗的大局!英國與俄國對貴國戰略的威脅性,我相信以公使先生的睿智,不會不清楚吧。」

    「那為何不是清國?相比日本,清國更虛弱吧?」巴蘭德挑挑眉,認為趙承業分析的很有道理,但也包藏著禍心,純粹是禍水東引,若是日本如此好收拾,帝國便不會蒙受那巨大的失敗,成為歐洲的笑柄。

    「作為貴國的朋友,我不得不嚴正的聲明,對偽清以任何形式的壓迫,本元首都將視為挑釁,視為戰爭!去年的日本就是一個極其鮮活的例子!」遼東與清國關於正統合法的紛爭,列強都很清楚明白,巴蘭德的話無疑是在刺激趙承業的底線。

    「我為我的言論感到非常抱歉,我本人及我的國家,對清國並沒有野心,並樂於看到將軍及早的取締這個野蠻愚昧的政府。若有需要,德意志樂意伸出友誼之手。」巴蘭德趕緊表示歉意,如果因為此事得罪了趙承業,德意志在東亞連唯一插手介入的機會都將失去,利用遠東牽制英俄的決策,瞬間便會破產,只怕英吉利人巴不得出現這樣的情況,使東亞維持平衡的同時,變成鐵桶一般牢固!

    趙承業暗地裡撇撇嘴,算是接受了巴蘭德的道歉,不過心中卻不以為然,要不是老子出現,只怕漢斯們老早便打著清朝的主意,要不然怎麼會出現租借青島?這些列強,說白了都是一丘之貉,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與實力的對比!

    「可是該如何使日本屈服?」巴蘭德轉回話題,期待的望著趙承業。

    「很簡單,只需製造一起紛爭即可。」趙承業回答得很平淡,可語氣卻非常的森冷:「一起必須流血的紛爭!」

    ……

    這次摸底,趙承業明確的態度,讓巴蘭德很高興,尤其是最後的建議,讓「淳樸」的外交家切身體會到了趙承業的腹黑。雖然這條建議,還需要威廉皇帝和首相大人來評估考慮,但畢竟帝國在東亞算是拉到一個地處核心的准盟友,遠比隔在西伯利亞的俄羅斯,更能發揮影響。

    趙承業也很滿意。上趕著做小弟,在現在看來,英國人還有顧慮,那麼趙承業只好借德國人的手來達到!只要一戰一開鑼,德國人在東亞取得的利益,自然便是趙承業的囊中之物!

    與德國合作說到底,不過權宜之計,通過持續不斷的給日本放血,一個虛弱到極點的日本擔不起抗衡俄羅斯的重任,隱約可循的英日同盟自然便會煙消雲散。為了抵禦北極熊,英國人只能在清朝與五色旗之間選擇,答案當然顯而易見,趙大元首最終的目的,還是要在強大到規模以上時,成為英國人的小弟!鐵桿的小弟!至於英國在偽清取得的利益,只要一戰開始,便有的是討價還價的機會!

    就算是為此,要和俄羅斯幹上一仗,趙承業也在所不惜!歷史明白無誤的告訴他,德意志帝國只是曇花一現,糟糕的地理位置,惡劣的戰略勢態,決定了日耳曼人根本無法挑戰世界,這不是趙承業便可以影響和改變的!除非能送德國人幾顆原子彈。

    在這之前,趙承業只關注兩件事,推翻清朝和打壓日本。那頂恥辱的大東亞共榮圈帽子,一定要原封不動的還給小日本!讓這個狗日的國家,戴上它千秋萬代!永遠的成為東亞病夫!

    出了書房,等候在外間的楊昊便貼過來,與張昕一左一右的陪伴在趙承業的身邊。在領事館內,出於對德國主權的尊重,趙承業帶來的安全組並沒有進入,而只由張昕及楊昊兩人進行貼身保護。

    「趙將軍,晚宴已經準備就緒,鄙國各界在清國的紳士,已經迫不及待想與您見上一面了。」巴蘭德熱情的再次拉起趙元首的小手,不由分說的帶著他向外間走去。

    馬庫斯適時的頭前引路,矜持的領著趙承業一路走去。領事館那座洋灰小樓的大廳裡,已經燈火輝煌,一張張鋪著白餐巾的餐檯已經搭好,上面還堆放著不少樣式浮華的燭台,戴著白色高帽兒的廚師挺胸凸肚的站著。捧著雞尾酒盤,穿著白色上衣,面色恭謙的華族僕人,似模似樣的背著手,微微彎著腰等候。看見他們進來,頓時就響起接連不斷的掌聲,隱隱還有洋女人那種沙啞中略帶著一絲性感的笑聲。

    站著迎接的的人物當中大多為白人,寥寥幾個穿長衫的,腦袋後拖著根辮子的人正神色複雜的看著在巴蘭德身邊的趙承業。這當中還真有不少洋妞兒,帶著絲織鏤空的手套,穿著繁複到無以復加的長裙禮物,用綴著流蘇裝飾的扇子掩住嘴,日耳曼人特有的灰藍色眼珠,如無數道閃電般,好奇而毫無顧忌的打量這位在東亞掀起腥風血雨,年輕得過分的前宋皇族。

    趙承業一身筆挺的陸軍元首服,身姿挺拔,及膝高的軍靴踏在花崗石鋪就的地板上,稜角分明的臉龐上,帶著堅毅與剛強,渾身上下都充斥著鐵血與冷酷。

    巴蘭德熱情的向趙承業介紹在場的客人,這些人大多是德國派駐在清國的外交官,商人……,那幾個華族男子,也是供職於德華銀行的高級買辦。對這些人,趙承業拿捏著姿態,既不過分親熱,也不拒人於千里之外。這些洋人們卻沒有絲毫不滿,亂紛紛的舉著杯,向趙承業致禮,畢竟這位年輕人可是皇族,也許將來會是東方帝國的皇帝,身份尊貴無比。

    現場的小姐女士們,更是被趙承業那處處彰顯著與眾不同的舉止神態,晃迷了眼,心中在沒有此前對黃種人那骯髒、卑微、愚昧、麻木的形象。紛紛猜測,也許這才是這片土地上那延續數千年民族的本來面貌。

    唐紹儀等人此時也結束了會談,魚貫進入,臉上都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看來和德國人的交涉,效果非常不錯。廚子們在馬庫斯的示意下,將桌子上銀製的餐盤打開,什麼牛奶奶酪、洲式的冷雞胸肉,德國烤豬手,德國臘腸……都滿滿噹噹的送上。一杯杯香檳、威士忌、白蘭地,都流水價的從托著酒盤的僕人手中取下。

    唐紹儀想向趙承業匯報匯報之前的交涉詳情,卻被趙承業用眼神制止:「先吃飯,折騰了一天,肚子早就餓了,皇帝可不差餓兵。」

    簇擁在一堆的遼東系,都輕輕發出笑聲,各自散開,準備填填肚子。趙承業舉著一杯香檳,向巴蘭德遙遙致意,便淡淡的站在一側,有一點沒一點的輕抿著,眼神兒也開始變得活潑起來,頻頻觀察起這些花枝招展的大洋馬來,心裡還不停的打著分,腦補著很多熟悉的non場景。

    據說洋人的宴會,充滿著淫.蕩與糜爛,老子會不會有艷遇呢?大洋馬老子還沒騎過呢!趙承業在這仕女繽紛,充滿著歐式社交風情畫兒的宴會裡,腦子裡那還有什麼強國強軍念頭。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