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兼職首相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聲東擊西之策 文 / 一夜聽雨

    說起隱宗據點掛名的櫻井家,作為攝津地區的一支豪族,其官方身份是離大阪不遠的尼崎藩。儘管只有區區四萬石的地盤,但卻是實實在在的譜代大名,與德川幕府一門的松平家有聯姻關係,所以又稱為櫻井(松平)家。正是由於有了這層關係,歷來大阪城代或許沒有他們的份,但城內重要的奉行職位卻一直由他們把持著。

    按照幕府的意思,離大阪最近尼崎藩作為維護大阪治安的一方力量,在天領(幕府的直轄地,大阪城便是)管轄出現問題時以助一臂之力。然而,誰也沒想到,這櫻井家不過是隱宗安插在大阪的一顆棋子,早在大阪夏之陣之前,就由隱宗先一步控制了。

    在大阪櫻井豪宅的奢華的書房內,這個家族真正的主人光復,正喝著該家主容貌姣好的女兒奉上來的茶。本來奉茶的事都是由松蕙來做的,但作為宅子名義上主人,櫻井家也是要盡地主之誼的。

    單就這兩天受到的侍奉,就已無微不至到了近乎糜爛的境地,吃穿方面就不說了,之前在千葉道場,一頓飯吃兩碗還被佐那子白眼,那一把辛酸淚就甭提了。而到了橫濱之後,就算有了松蕙的照顧,卻是整天得繁忙根本沒時間去享受,哪怕是美食也不過匆匆吃過而已。

    而此次大阪之行,雖然也逃脫不過忙碌二字,但好在不用四處奔波,只要穩坐中軍發號施令就行。是以,就給急yu表現的櫻井家一個獻慇勤的機會了,那叫櫻井秋美的家主女兒充當起了侍女的角色,瞧那只要勾一勾手指連暖床都能侍奉的樣子,誰還想到在大阪乃至近畿上流圈內被譽為大阪櫻姬,高高在上的貴族小姐竟會如此恭順。

    如果換在以前,這等送到嘴邊的肉,光復不吃就有病了。而且松蕙的意思是,上了人家不僅不用負責任,整個櫻井家還以此為榮樂意之至,當時就讓光復激情澎湃了。然而,激情歸激情,光復卻不是那種吃干抹淨拔腿就走的人,連第一藝ji的松蕙他都守身如玉了,何況還是沒感情的武家小姐。對光復來說,女人絕對不是所謂發洩慾望的工具,上一世感情受創後的放縱自流,更讓現在的他珍惜身邊的每一份感情。

    等櫻井秋美恭敬地退下,跪著輕聲拉上門後,光復放下茶杯望了眼正衝著拉門歪嘴,滿副不爽的唐傑克,便調笑道:「喂喂,你似乎很看不慣人家嘛,人家可是好好地給你奉茶了。」

    「少主見諒。」唐傑克攤了攤手,陰陽怪氣道,「我就是看不慣所謂日本貴族小姐的裝模作樣,西方的那些小姐們就不一樣,直來直去的熱情可真叫人懷念啊。」

    得,金一老頭說他崇洋媚外可一點沒錯,這傢伙倒是沒有絲毫生長在日本社會的覺悟。無奈地撇撇嘴,光復可不打算瞭解他口中西方貴族小姐怎麼個熱情法,輕笑道:「所謂禮節嘛,就是裝模作樣而已,據我所知西方的貴族禮儀可不比日本乃至東方來得簡單。」

    「話是這樣說。」唐傑克點點頭,英俊的臉龐露出悵然若失的神色,歎息道,「可我還是比較喜歡西方的……那亞平寧的火辣,法蘭西的熱情,英格蘭的含蓄……啊,特別是巴黎姑娘的濕吻,現在想想都有種甜蜜窒息的感覺!」

    頓時,光復的臉就綠了,他算看出來了,這貨絕對是要將種子播撒遍整個歐羅巴才會罷休。見唐傑克滿臉欠扁地就要感慨個沒完,光復狠狠瞪了他一眼,連忙道:「打住,我叫你過來可不是聽你那風流韻事的,也沒有興趣知道。」

    「噢,當然,誰叫您是老大呢。」或許在西方遊歷過的原因,唐傑克對光復的態度顯得比較『minzhu』,見光復反感了,這貨便聳聳肩嬉笑道。

    「那麼,今天商業聯合會之行,情況如何」光復嚴肅地進入了正題。

    「是這樣的,少主,雖然那幫傢伙當場沒有表示與花旗銀行合作,但看樣子震懾之下有一部分人還是心動了。」說到正事唐傑克也收起了笑容,皺起眉頭正色道,「只是,他們正的會中我們的圈套想銀行舉債嗎?少主,您知道的,在掌控大米市場的情況下,這些大阪商人怕是不會因為一條無法證實的消息而亂了手腳。而且,就算借貸的話,恐怕也不會有多少,他們可不會傻到讓自己企業的股份拿捏到別人手中。」

    唐傑克的分析很中肯,不過很顯然光復對這個問題早有了看法,就見他微微一笑道:「確實,僅憑一條五百萬石大米的消息,還不足以引起他們全面恐慌。實際上,我們也弄不來這麼多的大米,今天的那一批大米也不過是玩了個障眼法,將昨夜運往住友家的大米又弄了回去。不過嘛……」

    光復說著眼中精光一閃,「誰說我要和他們在米市上拚個你死我活的?」

    「不在米市上下手?」唐傑克聞言呆住了,光復搞出這麼大的聲勢,又是住友家又是花旗銀行的,將矛頭直指米市,到頭來卻不在米市上動手,讓他迷惑了。

    「那少主的意思是……」

    「這段時間你忙於洋行在大阪的經營,我在橫濱的佈置就沒通知你了。」光復嘴角劃過狡詐的弧線,「我們老祖宗流傳下來的三十六計其中一計名曰『聲東擊西』,利用住友家在米市上搞出聲響,將商業聯合會的注意力全吸引過去,讓他們的資金和人員配置全投入到裡面。再通過第三方也就是明面上美商花旗銀行的介入,融資是其次的,當然要是能融進去得到一些資產股份的控制倒也樂見其成,但實際上打探他們資金的動向才是最主要的。」

    「現在看來整個大阪商業聯合會已經沒有多少可流動資金了……」說到這光復瞇起眼睛,多少顯得有些yin鷲,「而這些大阪商人的產業可不僅僅只有大米上,或者說大米不過是他們主要產業之一,他們真正得以立足的還在其他行業。比如那三井家,眾所周知,他們起家的根本還是在紡織上面。」

    「啊,原來是這樣……」唐傑克恍然大悟,渾身巨震之下激動道,「也就是說……」

    「沒錯!」沒等唐傑克說出,光復便搶先道,「我跟三叔公一早便開始佈局了,要想徹底佔有大阪進而控制整個日本的商業界,從米市上下手是不明智的,就算能贏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還會有過早暴露的危險。不過嘛,趁著聯合會哄抬米價的時機讓他們更加瘋狂,而後從其的後方襲擊,紡織業也好,釀酒業也罷,連帶著金融匯兌業,本來就實力雄厚的我方一舉拿下。嘿嘿,到時候……」

    「到時候這些大阪商人就算想挽回也無力了,他們的資金和人力已經套在了米市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賴以生存的其他產業市場被侵吞。屆時,他們要麼從米市上退出以挽救危機,要麼死守米市以求抓住最後的救命稻草。然而,無論哪種選擇,都無法避免米市的全盤崩潰,我想那時候少主已經做好了抄底的準備了。」唐傑克拍著大腿搶先說道,對於經濟學深有研究的他,一點便將整個計劃猜了出來。

    「是的。」光復悠悠然喝了口茶,蜷起腿單立著,手肘壓在膝蓋上,當著自己人他也就不那麼講究禮節了,身體前傾雙眼放光地說道,「套取黃金不過是開始,利用接下來的一系列市場反應,最終取得整個市場的控制,是『整個』而非單一的米市,才是我真正的意圖。如今看來,成功指日可待了。」

    「高,實在是高!」唐傑克豎起大拇指,不失時宜地怕了個馬屁,不過卻也是由衷的。儘管隱宗的優勢使得計謀得以順利實施,但也是要靠光復來綜合運用和把握,單憑強來是根本敵不過強大的大阪商業聯合會的。而光復的計謀,若不是他主動提及,就算自己人唐傑克也被蒙蔽,更別提那些大阪商人了。

    「哎,不高不高,也就三四層樓吧。」光復也不嫌害臊,在空中捏著手指比劃了下。

    三四層樓,貌似已經很高了吧……唐傑克當時就鬱悶了。

    「其實,找你來除了聽匯報外,還有事要交代給你。」嬉笑完,光復便又正色起來,「此次前來大阪不能久留,我明晚便要離開,後面大阪整個計劃的開展就交給三叔公了,而你則要負責起洋行在大阪的事務。對於洋行特別是銀行方面,在這次計劃中可不是無關緊要打打醬油的,你的任務也很重要,甚至決定了最終的成效。」

    當下,光復就將唐傑克負責的洋行方面的任務交代了下去,後者聽了兩眼神光直冒,連問『打醬油』是什麼意思都忘了。交代完後,唐傑克便迫不及待地離開去大顯身手了,這傢伙雖然特立獨行了點,但辦事方面還是很可靠的。

    待唐傑克拉上門離開沒多久,光復玩弄了會名貴的茶杯,便突然對著空氣自言自語地幽幽道:「好了,現在沒別人了,你該出來了吧,偷聽得也夠久的了。」

    然而,他的話語消失在空氣中好半天,入夜的書房內除了火燭的『撲哧』聲外,剩下的只有窗外隱約的蟲鳴。

    「好吧。」光復放下杯子,無奈地歎了口氣,「果然你還是不肯現身,這無聊的規矩,那就這樣說吧。」

    這回他的話音剛落,屋內也不知哪個角落,便傳來了猶如幽谷回音般,顯然經過特殊處理的讓人分不清男女的聲音。

    「暗字一號,但聽主人差遣。」這聲音不帶任何感情色彩,突然冒出之下,讓人頓感背脊發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