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回到原始社會當村官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東遊記二十三 文 / 窩在大山裡

    話說巫鬼問乾魔部落追趕元塗的眾人,有沒有抓住元塗,人群中出來一個人道:「啟稟大人,那人跑到樹林裡去了。Quanshu.CC」

    「那你們都等在這裡做什麼?難不成他還會自己出來不成?」巫鬼憤怒地說。

    只見那人道:「大人,不是我們不追啊,我們害怕他們在樹林裡會有埋伏,所以等大人過來拿主意呢?」

    「廢物,一般子廢物。」巫鬼氣地一巴掌掄過去,直接把回話的那個扇得在地上轉了幾圈,道:「你們這麼多人追一個人,還追丟了,埋伏個屁,他們要是有埋伏,早被先一步過來的簡圖他們發現了。」

    巫鬼身後一個人問:「那大人,我們現在進樹林嗎?」

    「搜個屁,都這麼長時間了,這小子早跑了,走,我們回去,只希望他能夠碰到簡圖他們,直接抓回來。」巫鬼說完帶頭朝部落回去了。

    等巫鬼等人走後,那個被巫鬼扇了一巴掌的人,對著遠去的巫鬼身影啐了一口道:「媽的,敢打老子,要不是二小姐吩咐過,老子非宰了他不可。」

    又有一個人道:「是啊,要不是他有首領的信物,二小姐和三公子早動手了,拿輪得到他現在耀武揚威的,也不知道首領是怎麼回事?以前出門都是讓二小姐主持事宜的,現在居然將部落交給一個外來的人打理,而且簡圖、都史他們居然對巫鬼言聽計從,嗨,我們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回去像二小姐稟報去,那個小子只能期望他走運,不要碰到簡圖他們。要不然二小姐一番心血就白費了。」說著這群人也朝部落回去。

    話說元塗好不容易從乾魔部落裡面逃了出來,急忙朝著原來的駐地趕去,哪知道他剛鑽出樹林,就迎面碰到簡圖帶著回來的一大隊人,元塗一瞧不好,趕緊想回頭避開,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就聽見不遠處的人群中有人指著他對簡圖道:「簡圖大人,那個人好像是我們剛剛抓回去的小子啊。」

    簡圖定睛一看,靠,還真是的,忙大喊道:「無那小子,休走!」

    正準備退回樹林裡避開的元塗聽到後,暗暗叫苦,這下子麻煩了,這幫子人怎麼這麼陰魂不散啊,想歸想,但是還是得想辦法逃走,此時他忽然看見簡圖他們身邊的馬匹,眼珠一轉,立刻停下腳步,反而迎著追過來的簡圖等人而去。

    簡圖本來見到元塗要逃回樹林,打算加速追過去,忽然看到元塗不退反進,手持石斧衝他們殺了過來,心裡大是奇怪,身邊的都史道:「這小子不會是傻了,難不成他還想一個人單挑我們這麼多人不成?」

    就在簡圖思考的時候,元塗揮舞著石斧殺進人群,一邊打一邊像馬匹那裡靠攏,就在元塗快要接近馬匹的時候,簡圖猛然反應過來,大叫道:「快,攔住他,他想搶回他的馬?」

    只是此時已經晚了,元塗趁著人群發愣之際,猛然加速衝到馬邊,一腳踏上馬鐙,飛身上馬,快速的朝著遠處奔去,簡圖大驚道:「快,追上去。」

    但是由於馬邊的人比較少,而且馬上的備用銅劍和弓箭居然沒有被簡圖等人取下來,元塗取下長弓,搭上箭後,也不管瞄不瞄準了,直接朝著附近的人射去,一時間這些人被射了個措手不及,混亂起來,包圍圈被撕開了一個口子,元塗連忙驅馬從散開的口子裡衝了出去。

    簡圖眼看著元塗要逃走,這時候也不管巫鬼吩咐過盡量抓活的事情了,喊道:「快,都傻愣著做什麼,快投擲木棍啊。」

    乾魔部落的人此時反應過來,立刻將手中削尖的木棍當成標槍用力投擲了出去,元塗聽到身後呼嘯的投擲聲音,更加賣力的驅趕著馬,雖然大多數的木棍都投了空,但是依然有少數力量非常大的人,投擲的木棍扎向元塗。

    元塗一邊拚命的驅趕馬匹,一邊抽出青銅劍擋開射過來的木棍,忽然就聽到「噗嗤」一聲,一根木棍從元塗的背部紮了進去,但是元塗緊咬牙關,強忍著疼痛朝著東南方向逃去,元塗此時明白由於這群人是從東北方向過來的,看樣子還沒有找到倉青他們,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肯定不能繼續朝駐地方向逃去,把這群人引了過去,只好隨便換了個方向逃去,等脫離這幫子人的追擊再另外想辦法。

    都史看著元塗騎著馬絕塵而去,兩條腿哪裡跑得過四條腿,悻悻地罵道:「靠,讓這孫子跑了。」

    簡圖看著元塗離開的方向,想了想道:「快,繼續追,嘿嘿,這小子慌不擇路,他逃走的方向你們看到了不,那裡可是沒有路的。」

    「是啊,走,追過去,我看這小子到了地頭怎麼跑?」都史見了也明白過來,帶著人跟著簡圖繼續順著元塗的背影拚命地追過去。

    元塗拚命地驅趕馬匹朝著前面狂奔而去,而且就在此時,他看向前方大驚,立刻大喊一聲「吁~~~」,馬兒彷彿也感覺到了危險,在元塗的死拽韁繩下,死死得收住四蹄,就見馬兒險險地駐足在一個懸崖邊上,就聽到馬蹄劃落的石子從懸崖邊上掉落下去,發出嘩嘩的聲音。

    元塗連忙跳下馬來,探頭望了望懸崖,發現懸崖下面居然雲霧繚繞,看上去深不見底的樣子,他再打探四周,發現此時他居然居然只有來時的一條路可走,正準備上馬往回走,這時候他發現對面追趕他的乾魔部落的人漸漸逼近過來,元塗暗自苦笑道:「看來這就是命啊,我死不要緊,但是白白犧牲了冬子一條性命,居然還是送不回消息。」

    元塗摸了摸背上插著的木棍,道:「左右是一死,我怎麼也不能再落在他們的手裡。」

    「小子,你跑啊,看你往哪裡跑?」都史嘲笑的說道。

    簡圖指著元塗道:「你還是束手就擒,看你那傷勢可是等不得了。」

    元塗看著逐漸逼過來的人群,道:「哼,我們大漢部落的士兵沒有一個孬種,就算死也不落到你的手裡。」然後元塗摸了摸馬的腦袋道:「哥們,希望你能逃過一命。」

    元塗環視了一眼人群,大笑的走到懸崖邊,喊道:「老子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冬子,元哥來陪你了。」說著在簡圖等人的目瞪口呆中,縱聲跳下懸崖,馬兒彷彿感覺到了主人的即將離去,奮力地嘶吼著,伸出頭去,想叼著元塗的衣角,只是撈著的卻是一抹空氣。

    簡圖等人反應過來後,快速的跑到懸崖邊,看向懸崖,此時哪裡還有元塗的身影,都史道:「我們怎麼辦?」

    簡圖說:「還能怎麼辦?回去了,媽的,算著這小子有種,寧死也不肯被抓。」說著牽過元塗的那還在掙扎的馬,對著人群招了招手順著來時的路回去。

    簡圖等人如果此時仔細的打量下面,會發現距離懸崖頂端不遠的一顆老樹上一個人影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上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