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重生之刺客王妃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第六十一章破格入院 文 / 黑妞兒

    「應該會選武院,身為男生得加倍努力啊!」想起以前一姐妹的論調,洛洛覺得還是有那麼一點道理。這一世一出生,問題就不斷,先是為了避婚只得扮男兒,緊接著更大一個驚雷在後面等著,那個智商和尚的一句箴言就讓為自己埋下了一個大大的隱患。在自己實力還不夠的情況下,只有按兵不動,韜光養晦了。懶懶的洛洛最不缺的就是耐力。其實洛洛蠻想去藥院的,和草藥打交道,很輕鬆,還能研究出更多的怪藥毒藥,這可是洛洛的最愛。可惜,目前的現實情況不允許,因為,只有在武院自己的實力才能有更大的提升。

    「我覺得也是。但是,你們家都已經有了個將軍了,再學武的話會不會不妥啊!」佳琳也是聽過一些閒言碎語的,不由得擔心得問道。

    「在武院學習,沒說出來就一定要當將軍啊!再說,我才不想當那個將軍呢!多累,一堆士兵要你管。」向來以遠離麻煩為宗旨的洛洛在能避免勞累,輕鬆生活的時候,當然不會選擇另一條不輕鬆的道路。

    「就你怪理多,對了,你覺得煦會選擇哪個院?」在心裡已經有答案的佳琳,問著身旁的洛洛,她想洛洛應該能夠想到的。

    「他想要經商,那就是文院了。」早就看出處煦的心思的不止佳琳一個,洛洛當然也看出來了。

    「呵呵!大家都看出來啊!你說他一個堂堂世子,每次到鼎香樓就這裡看看那裡看看,一邊看一邊研究一邊感歎鼎香樓老闆的精明。他還拽住人家掌櫃的說什麼,要拜你們的老闆為師。搞得鼎香樓的掌櫃一見他掉頭就溜。說來也奇怪,在煦的世子故意用身份壓迫他的情況下,掌櫃的就是不說鼎香樓幕後的老闆到底是誰。就憑這麼一點,我就很佩服那個幕後的神秘老闆了,好的這個掌櫃找的還真是好,嘴嚴!」一想起那個到處透漏著神秘的鼎香樓,佳琳的話不覺得就多了。

    「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就好!到時,我們就可以經常去煦那裡蹭飯蹭東西了。」洛洛明白煦世子遠離皇家漩渦的阻礙比身為女兒身的佳琳容易的多,想起來能有個放心蹭的地方,放心蹭的主兒,就覺得這小日很不錯滴。

    很快台上的每組的第三個考生都已經結束了自己的演奏,接著大家熟知的黎巾鶴宣佈讓每組的第三個人下場,只留下每組剩下的那個考生,以完成最後的一步。

    「哎!洛洛,你要下去嗎?」望著周圍紛紛下台的眾人,佳琳仰著小腦袋問著。

    「走!一起。」第二次機會中離自己上場還有很長一段的時間,洛洛才不要繼續呆在這裡曬太陽,還是下去看比較有意思。

    「吱吱!」肩上睡醒的吱吱好似同意洛洛的提議一樣,也吱吱地叫了起來。

    兩人不顧周圍其他人的眼光,有說有笑地走下了台。一路上也並沒有人阻攔,其他參加的考生當然更不會說什麼,巴不得能多少幾個與自己競爭的人。

    「秦少!那個丫頭沒有把剛剛佳琳郡主借給她的琴拿下來!」史禎祥一臉驚訝地看著田甜把佳琳的琴留在台上,而拿著自己的那把破琴走了下來,怔愣地轉頭,對著身旁一臉陰雲的秦煉天說道。

    「用你說?本少爺有眼睛!哼,本來十拿九穩的事情,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算田甜那丫頭今天走運。史禎祥,你說她一個郡主管的太寬也就算了。但是,她的腦袋是不是也不好使?看樣子佳琳郡主後面兩次的機會好像也不準備給田甜那丫頭要琴了?」遇到比自己有權勢的郡主無意中破壞了自己的好事兒,秦煉天沒有辦法找人家麻煩,當然鬱悶。本來他還以為佳琳郡主只是借給田甜那丫頭用一回,沒想到田甜這次彈完琴後,郡主竟然不去要回自己琴,田甜那丫頭也沒有主動的去還,不用說,佳琳郡主一定是不打算要回自己的琴了,最起碼是在今天的測試中。想起這個,秦煉天的心口就很堵。一個小小的不滿已經埋在了秦煉天的心裡的陰暗處,慢慢的生長,只等著哪一天的爆發。

    「那,秦少,我們還要想辦法到台上去給那把沒壞的琴做點什麼手腳嗎?」史禎祥的斜長的瞇瞇眼滴溜溜地轉了幾圈,看著秦煉天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問道。

    「去什麼去,沒見上面坐著太子和三大院長了嗎?就咱們這倆這點小伎倆還不夠別人看呢。上去只有找死的份兒。」伸手敲了史禎祥的腦袋一下,秦煉天雙目瞪視著對面的人,恨恨地回道。

    台下的觀眾席位上。

    有部分人自從看到田甜的發生的那一幕後,就一直在和一旁的人聊著,幾乎沒有間斷。

    「你說那個真的是郡主?」

    「郡主有這麼心善的?」

    「你剛剛說的那個哭了的女娃娃不會也是有什麼背景的?要不人家堂堂一個郡主會做這沒有好處的事兒?」……

    周圍七嘴舌地說什麼的都有,但是重點還是有的,就是不相信郡主能做出這麼助人為樂的一件事,在大家看來那些高官富貴的人家大多都張揚跋扈,他不主動找你麻煩就謝天謝地了,怎麼還會奢求她們好心幫你一把呢。

    「這你們就說的不對了,你們想想佳琳郡主可是長公主的女兒啊!長公主為人就很爽快,而且沒有大人物的架子。」

    「就是,有一回我和我家那口子從城外回來,推著車子,上面載著滿滿的東西,剛上坡的時候很累,可是一會兒就感覺到車子爬的好像輕快了一些,上到坡上一看,原來是三個穿著精貴的小孩子在後面幫忙推著車。」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老實的婦女本來就一直在旁邊聽著,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現在聽到有人給佳琳郡主說話,這下鬆了一口氣,忙插嘴道。

    「該不會是那三個?」

    「哪三個?」有人聽著兩人的對話,一頭的霧水。

    「佳琳郡主,洛三少爺和煦世子。不會是真的?」

    「嗯,就是的。當時,三人直接就走了,等人的影子看不見了,我和我那口子還沒反應過來。」老實婦女一臉的憨笑,很容易讓人相信她所說的話。

    周圍的人聽後又卦議論了起來,百姓們就除了喜歡道家長就是卦這些富貴人家的事情。

    很快台上每組剩下的最後一名考生也已經把自己剛剛聽第三個人的琴聲時所想得到的意境給畫在了桌子上的畫紙上。有些考生是真的聽後有所體會,有些則是沒怎麼聽出來,還有些是根本就沒聽懂。現在有些考生是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大家都會在六歲的時候先來考一回,為什麼櫻山書院的大多數學生問什麼是七歲入院的比較多,而六歲的孩子通常參加入院測試的通過率並不高,因為書院的測試不僅是每年的考題變化多端,而且內容也是讓你想不到的,變著法兒地考驗每個考生。就像這一關,其實從第三個人開始難就已經上升了。你說如果沒有一個紮實的音樂功底怎麼能把一副詩詞的已經用一把簡單的樂器表達出來,哪怕是你耍點小聰明,用點家喻戶曉的樂曲穿插著也算一回,可是,就怕你沒有真材實料,當然也就使不出來那些花花點子啊!第四個的重擔比第三個人更重,不僅要有第三個人的那種從心靈深處感受琴聲本身傳達的情感,還要用筆把它給勾勒出來,難那可是又提升了不少。

    「怪不得每年櫻山書院都會根據每個考生本身所具有的優質品質再從那些落選的考生裡篩選出來一部分讓他們破格入院,或者是在測試的過程中從另一個側面而不是那一關的結果去斷定那個考生是不是它所想要的。「雖然聖耀大陸的孩子們普遍比二十一世紀的大多數孩子聰明早慧一些,而且從小就開始學習各種自己所被要求的學科,但是,真正也不會達到一個很令人難以想像的地步。洛洛可以肯定的是,能夠在七歲之前就通過書院測試的孩子們,一定百分之九十九點多的都來自於各個大家族,也只有在那些有實力有背影的的家族的栽培下,才會憑借自己實力通過書院測試而不是破格被錄取。而對於那些沒有背影的考生,能在七歲的時候,聽懂簡單的琴聲中所蘊含的感情,這在參加測試的考生中也算是不是太難。畢竟有膽子報考櫻山書院,怎麼也得有點真材實料。

    「娘親曾經說過,如果給那些沒有背景的平凡百姓家的孩子足夠的時間和支持,他們最後的成就並不會比我們這些富貴門中的孩子差。那時我聽後還很不解,但是慢慢地,我好像漸漸地明白了。」佳琳當然聽懂了洛洛的意思,想起自家娘親的一句話,正好派上了用場。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