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三國之妖才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十八章 尾巴出了 文 / 歷史跳躍的兔子

    「元常,要睿協助抓捕並不困難,只不過丞相大人有令,讓睿在府上休養,這抓捕的事情。」呂睿起先一口答應了鍾繇,但是仔細想想還是不妥,曹操有戲志才這條隱線,若是曹操有更大的謀劃,自己插一腳進去,恐怕不合適。

    「不凡,若是沒有丞相大人的應允,我豈會來到侯爺府?要女婿辦事,總要問問岳父大人吧!」鍾繇笑了笑,喝了一口茶,打趣地看了呂睿一眼。

    「哦?」

    「不凡,這是丞相大人的手諭,若是不凡不信,可以去丞相府印證。」鍾繇拿出了曹操的手諭,遞給呂睿。

    果然是曹操的手諭,呂睿接過了表文,這是丞相府發出的手諭,命令就是讓呂睿協助鍾繇搜捕出匿藏在許都的高人。同時,曹操還暗示呂睿可以讓曹丕,曹彰等曹家的後輩參與。

    最後,曹操還在手諭中告訴呂睿,戲志才的情報也會送到呂睿的府上,到時候鍛煉鍛煉一下曹家的後輩。劉協身後的高人一定在許都城內,但是現在不知道具體藏在哪裡。

    看來曹操是想考驗自己。呂睿看到了手諭,聯繫曹操的態度,呂睿就猜到一個大概了,曹操已經基本鎖定了劉協背後的高人,只不過曹操是讓呂睿親手抓捕到劉協身後的高人,給曹家的後輩建立功勳。這是曹操安插親信的第一步,建立了功勳才有官位,為了培養曹家諸子。曹操真是煞費苦心。

    「原來元常有丞相大人的手諭,既然如此,睿一定會協助元常。不過,許都衙門裡的人,睿不方便動用,調查之事可由元常提供情報給睿,睿找人暗中調查,不知元常以為如何?」要給曹家諸子立功。不能做得太明顯,表面功夫呂睿來做,到時候領功的時候,算上諸子一份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元常多謝不凡了,元常已經將調查的情報整理成文,倒時候便送來侯爺府。」鍾繇見呂睿看了表文。答應了協助調查,也就安心了。

    「有勞元常了!」

    「不凡客氣!」

    鍾繇隨後將所有情報的表文都交給了呂睿,呂睿也從曹府上叫來了曹丕,曹彰,曹植三人。

    「睿哥!」

    「嗯,子桓,子文。子建,你們將這些表文分類整理,凡是同族,同鄉,同名,三同之人的資料都整理起來。」呂睿將鍾繇送來的情報指了指,吩咐三人做事。

    「天啊,睿哥,這麼多表文,如何做分類整理?同鄉同族同名要如何登記?」曹彰第一個就叫了起來。處理這些文事就是曹彰的軟肋,他寧願多上山打些大老虎。

    「就你會偷懶!」呂睿用竹簡敲了曹彰一下,曹彰不喜好讀書怎麼能成長成一員得力的戰將?

    「睿哥,三同之人應該如何分類,若是甲人與乙人是同鄉,甲人與丙人又是同族,甲人該如何分類?」曹丕等人只知道簡單的分類,複雜的分類並不清楚。

    糟了!忘記他們都是古人了。呂睿想到了後世的分類方法,這都是一些簡單的常識,在古代就是很有效率的技巧了。

    「子桓,子文。子建,睿哥今日教你們一個新的分類之法。首先將所有的表文都標示數字,用以區分所有的情報,其次,將情報之中出現的人名都羅列出來,只要有符合的情報,將數字標注在人名之下,這樣就可以分類了。」呂睿教了一個簡單的分類法給三人,讓三人給所有的情報分類,這樣很多信息就明瞭了。

    「睿哥果然是好辦法,丕知道了。」曹丕果然是聰慧的人,一聽呂睿的介紹,就知道這是一個快捷簡單的方法。

    「好,你們三人就按照這樣去做,一個時辰之後,我回來檢查。」呂睿將手一拍,就讓曹丕三人處理情報了,這是對於他們的訓練,也是呂睿的偷懶。

    「是,睿哥!」三人拱了拱手就開始將情報分類了。

    呂睿點了點頭,心中暗笑,就離開了書房。這三人可都是以後大魏的王子啊,現在居然肯聽自己的教訓,心裡想想就自豪!

    「你們可曾將情報分類?」一個時辰之後,呂睿回到了書房,曹丕三人已經將情報整理好了。

    「睿哥,我們已經完成了。」曹丕領頭回答呂睿。

    果然是曹操的兒子,個個能力都不差,這個方法這麼快就掌握了。

    「好,既然整理好了,我們就一起來分析分析,將有嫌疑的人一一篩選出來,看看有沒有值得懷疑之人。」呂睿做出了一副兄長的樣子,開始對曹丕三人尊尊教誨了。

    「睿哥,這個人有嫌疑。」

    「不對,請報上顯示的時間不對。」曹植天資聰明,但是不夠穩重。

    「睿哥,這個人有嫌疑。」

    「只是一個小角色而已,子文要好好看看,聯繫下這個人的情報,再做判斷。」曹彰不好文章,更是急匆匆地就下了結論。

    「睿哥,這裡有一份情報,此人應該是參與之人。」

    「不錯,此人是參與之人,只不過背後的主使並不是此人,此人要多次進入皇宮,一定會被我們的探子發現。」曹丕心機沉穩,但是經驗不足。

    「睿哥,情報都找完了,怎麼還沒有什麼線索?」曹彰將最後一份竹簡扔在一旁,情報都分析過了,還是沒有什麼發現,自己心情已經有些煩躁了。

    「睿哥,不如我們在重新整理一遍情報,說不定遺漏了什麼?」曹丕謹慎,試探地詢問了呂睿一句。

    「不必了子桓,這些情報雖然有不少可疑之人。但是都是一些槍手而已,主謀並不在其中。」呂睿跟隨曹操多年,已經學會了細微的觀察與分析,這些人頂多是一些替罪羊而已,說得不好聽,就是起哄的人,根本不是協助劉協的高人。

    「睿哥,你說這也沒有。那也沒有,難道父親要抓的人已經在監牢裡面了?」曹彰將竹簡一甩,說了一句氣話。

    「等等,你說什麼?」呂睿聽了曹彰的話,突然想到了什麼,難道這就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睿哥,我說。是不是父親要抓的人已經被抓住了不然我們怎麼會什麼發現都沒有?」

    「你什麼意思?子文?」

    「啊,睿哥,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曹彰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只是一句氣話而已。

    「睿哥?」

    「子建,你有什麼想說的。」看到曹植的樣子,好像他想到了什麼。

    「睿哥,我曾經在許都太守府上當過小吏。處理過太守府的公文,一般來說凡是被衙門調查之人都會先查看犯人的檔案,若是犯人已經在許都有了案底,關押在衙門,就會是另外一種處理之法了。」曹植在荀彧身邊當學生的時候,就是經常幫荀彧處理許都的公文,鍛煉自己的政治力。

    另一種處理之法?呂睿當過一方郡守,當然知道在曹操控制下郡縣的治理之法,若是一個人有了案底,已經在衙門之中。同時有人舉報此人的其他犯罪,衙門都會先冷處理,然後根據此人犯罪的多少,再重審定罪。

    由於犯人已經在衙門了,所以衙門會先處理其他的案子,等有空閒的時候,再重審犯人。三國時期,人口劇減。為了增強國力各國都修改了漢朝的重法,就是為了給犯罪之人一個機會,重新做人,增加人口。

    「哼。依我看,那些犯罪之人都要殺了,如今父親的律法太輕了。」曹彰自然也知道曹植口中的處理之法,比起以前的律法,曹操過於寬厚了。

    「子文,仲父的決議還是不要多議論。」曹彰不懂政治,亂世用重典,治世用恩德,現在曹操控制的地盤最多,治理的地方也相對穩定,就要用恩德來籠絡人心了。

    「哦。」曹彰瞟了一眼呂睿,連說話都不得說了。

    「睿哥,你說陛下背後的高人會利用這個漏洞來逃避我們的追捕?」

    「不錯,子建,什麼樣的人會被擱置檔案,作為另類處理?」

    「只要是被許都管轄的郡縣有案底之人都會被另類處理。」

    「好,我知道了,我們就去鍾繇的縣令府。」呂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帶著曹丕三人前往鍾繇的縣令府。

    鍾繇的縣衙在許都城內的西大街上,是個比較小的衙門,專門處理許都一般的各類政務。新的縣衙還在建設之中。鍾繇是許都縣令,並不是許都太守,現在的許都太守依然是荀彧。

    許都是國都,治下有許縣,穎川郡,長社,許田四地方。許縣也就是真正的國都,許都的主體也就是後來的許昌城。荀彧負責總領許都政務,鍾繇就是管理許縣的縣官。

    「繇見過侯爺,三位公子!」鍾繇見呂睿帶著曹家三子前來,連忙以公禮相待,畢竟這是衙門,不是私人人聚會。

    「嗯,元常,睿前來有事相求。」呂睿隨後將自己與三人的分析講了出來,要鍾繇調出許都城內最近的各類刑事案件。

    「繇明白了,立刻命人將檔案送來。」

    很快,鍾繇將最近許都發生的各類案件都搬了過來。

    「這麼多的刑事案件,鍾縣令,你治理許都也太無方了吧?」曹彰一見又是像山一樣的竹簡,比剛才的情報還多,馬上開始指責鍾繇。

    「彰公子。」

    「子文不得無禮,一方之事豈是你想得如此簡單?」

    「是,睿哥!」

    隨後,鍾繇將案件如山的緣由講給了呂睿,畢竟曹操的兒子知道了,若是打小報告。鍾繇也有一個說詞。

    原來曹操封閉許都四門之後,許都城內的乞丐與一些流民就沒有生活來源了。封閉四門之後,一些早上出城覓食,晚上回城睡覺的乞丐與流民頓時失去了生活來源,靠城內人的施捨根本不夠,只有偷雞摸狗了,被衙役抓住,好可以進去做苦工。有口飯吃。

    「侯爺,現在許都相對穩定,各地的流民與乞丐都爭先前來許都,一時間沒有了生活的來源,他們只有故意鬧事,進來做些苦工了。」鍾繇講了一個無奈的現狀,現在國家的元氣剛剛恢復。很多百姓還是居無定所,只有往大城市靠,依靠做苦力來養活自己。

    可以許都雖大,但是能提供的崗位不多,一些沒有辦法的流民就開始想出了入牢的辦法。做超負荷的工作,但是能換一口粥喝。

    「行了,元常。本侯明白了,你也留在此處,隨本侯參詳一下。」呂睿也知道世道的不容易,就沒有過多的詢問鍾繇了。

    「子桓,你們三人按分類之法將這些檔案整理出來。」

    「是,睿哥!」

    曹丕三人又開始整理許都發生的刑事檔案了,整理之後,呂睿五人就開始分析了,看看監牢之中是不是有可疑之人。

    「睿哥,都是一些相同的檔案。根本找不出什麼可疑之處!」找了許久,曹彰又開始抱怨了,這些檔案基本都是行頭的公文,有犯人犯事的緣由和刑期。十分地簡單,為了方便記錄,用詞基本都是一樣的,簡短明瞭,根本看不出什麼異樣。

    「侯爺。繇也仔細看過,確實找不出什麼什麼可疑之人。」

    「睿哥?」

    「元常,你們給犯人吃的都是什麼飯?」既然表面上看不出什麼,那就要用計策了。看看監牢裡是不是有什麼可疑之人。

    「侯爺,都是一些粗菜,還有稀粥。」

    「元常,明日你給他們加重體力活,然後中午加菜,我會命人準備一些特殊的菜餚。」

    「是,侯爺!」

    「睿哥,你這是?」

    「子桓,一個人可以掩飾,但是從小生長的環境遺留下來的習慣是改不了的」呂睿拍了拍曹丕,就離開了縣衙。

    「喔喔喔!」新的一天又開始了,縣衙的牢房之中,司馬敏已經是不堪重負了,自己化成懶三躲進了牢房之中,沒有想到被發配去做苦力了,牢飯又不好吃,自己當當司馬家的公子何時受過這種罪,?

    「懶三,起來了,該幹活了!」牢房牢間的獄霸踢了踢司馬敏,這懶人,又不想幹活。

    「是,虎哥!」司馬敏裝出恭維的樣子,起身跟著大隊去幹活了……

    經過一天的勞作,監牢裡的犯人個個身體疲憊,被集中到了監牢的廣場之上。

    「大人為了獎賞大家,今日給大家加菜!」牢頭一聲高喊,就命獄卒將飯菜端了上來。

    「哇!」飯菜一端上來,犯人都發出了驚叫聲,這次的牢飯實在是太好了,居然有雞肉,豬肉,還有一些魚肉渣渣,還有一些不知名的菜渣。

    「這些都是丞相大人家中的美食,今日丞相大人巡視到縣衙,特意賞給你們的。」牢頭按照鍾繇的吩咐,講了今天加菜的緣由。呂睿與鍾繇等人就在樓上的箭塔之中觀察著犯人的一舉一動。

    「謝丞相大人!」

    「好了,這些菜品每人可以領兩份,飯管夠吃,用飯之後還有果品。」

    「快去拿東西!」犯人們一聽都高興樂了,然後開始排隊領取食物。司馬敏身體單薄,被擠到了後面。

    「到你了,領兩樣菜!」牢頭見司馬敏走到跟前,不耐煩地叫司馬敏領菜。

    司馬敏此時看了看桌上的菜餚,一些普通的菜品都已經被前面的犯人給領走了,現在桌上還有不普通的菜品。不普通的菜品是對於司馬敏這種大族來說的,這裡有一些海南來的菜品,一些海鮮還有一些嶺南的野味的肉渣。

    司馬敏看了一些菜品,選了一份參有海蝦的菜品,一份是海螺的殘渣。

    「等等,這是你的果品!」牢頭順手將一個爛菠蘿扔給了司馬敏。

    「軍爺,這個?」司馬敏看到菠蘿,愣了一下。

    「幹什麼?不喜歡這個果品,知不知道,這是司空大人經常吃的,賞賜給你是你的榮耀!」牢頭呵斥了司馬敏一聲,這個乞丐真不識抬舉。

    「是,是!」司馬敏拿著自己的食物回到了角落旁,吃了起來。

    呂睿在箭樓之上注意到了司馬敏,此人選擇食物的時候有疑惑,看來是認識桌上的所有東西了,還有拿果品時候的猶豫,很有可能是世家子弟。

    「行了,用完晚飯,全部回去睡覺!」牢頭大喊一聲,示意犯人快點吃。

    司馬敏吃了飯和菜,然後手中拿著爛菠蘿,久久不肯下嚥,後來將它藏入了懷中。

    「元常,那人是誰?犯了什麼事情?」

    「回稟侯爺,那人名叫懶三,是名乞丐,因為犯了搶奪,被抓了進來。」鍾繇示意旁邊的一名獄卒回稟呂睿。

    「他的案底在哪裡,拿來給我看看!」呂睿眼睛一瞇,這個懶三有問題。

    ps:

    謝謝各位大大的支持!!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