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陸家閨秀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151.番外 文 / 徐如笙

    1.端王爺的番外

    李江南第一次見到趙如君的時候,趙如君只有十一歲,怯生生的拉著陸令望的衣角,她出身讀書人家,生活簡單而淳樸,第一次參加這種勳貴世家的奢華宴會,對什麼都很陌生——

    那時候,李江南十五歲,陸令望也才十三歲。

    陸令望笑瞇瞇的指著趙如君給李江南介紹:「趙世叔的女兒如君妹妹,你跟我一樣叫她妹妹好了。」

    那時候李江南正直青春期,有些少年的傲慢與惡作劇,聽了陸令望的介紹也沒有打招呼,冷冷看了她一眼,敏感的趙如君莫名的瑟縮了一下。

    李江南發現女孩子就是煩人,尤其是這個叫趙如君的女孩子更是煩人,她一直粘著陸令望,要知道陸令望可是他的好兄弟,以前他們每次見面都要興高采烈地說上半天話,一起惡作劇,一起騎馬射箭,一起唸書,捉弄先生。

    可是現在陸令望居然不理他了,只圍著趙如君團團轉,問她渴不渴,餓不餓,要不就是給她介紹諸人,偏偏趙如君還一副羞澀的小白兔樣子,惹得大家都喜歡。

    她一點也不可愛好不好,李江南有些煩躁,跟陸令望打了個招呼就跑了,正好在大門口遇上了沈茹,沈茹還挺高興的:「聽令聞說陸家住進來一個妹妹,你見著了沒有?」

    李江南氣惱,怎麼人人都知道她,冷著臉說了一聲不知道就走了,留下沈茹說他奇怪。

    兩天後,李江南得了一本前朝失傳的遊記,興沖沖的去陸家拿給陸令望分享,陸令望卻一臉的憂愁,說不知怎麼把如君妹妹惹生氣了。她回趙家了。

    李江南暗想,走的好,以後都別來了才好。

    第二次見趙如君是在趙如君家裡,他新買了一座宅子,左鄰右舍的打個招呼,這才發現隔壁住著的是趙家,趙如君站在趙太太身後,禮貌而帶有一些好奇的打量他。

    畢竟他是皇上的親弟弟,端王爺,炙手可熱。滿京城的姑娘除了沈茹都想嫁給他——沈茹和陸令望的哥哥陸令聞定了親事,兩個人是青梅竹馬。

    他想著陸令望提起趙如君時的悵惘,幾乎是帶些惡作劇的邀請趙如君。過兩天要請客,在這新宅子裡熱鬧熱鬧,趙如君沒說話,趙太太代為答應了,又道了謝。

    李江南發現趙如君有點怕自己。他又鬱悶了,自己又不是老虎,有什麼好怕的。

    開宴那天,他是主人,要招呼客人,聽說陸家兄弟過來了。便迎出去,沒想到半路就聽見陸令望和趙如君在說話,李江南真是很好奇。可恥的躲在旁邊偷聽。

    趙如君的聲音柔柔的,軟軟的:「……我沒有生你的氣。」

    陸令望的聲音可憐巴巴的:「那妹妹為什麼不理我?」

    「哥哥唸書,我要在家裡陪著娘。」

    「那你下回什麼時候再往我們家去?茹姐想見你呢。」

    「這個……」聲音有些猶豫。

    陸令望頓時急了:「有什麼為難的?你告訴我,我都能替你辦到……」

    李江南沉下了臉色,怒氣沖沖的回去了。

    這個趙如君到底有什麼好的?

    李江南兀自躲起來生悶氣。沒想到這個趙如君倒找上門來了,捧著攢盒溫和道:「娘做的糕點。叫我來給王爺送一些。」

    李江南就算生氣,面上也不會表露出來,道了謝,趙如君就回去了。

    那點心李江南特意留著沒吃,拿給陸令望炫耀,把陸令望給羨慕的,說也要在趙家隔壁買一座宅子。

    李江南終於忍不住,問他趙如君有什麼好的,陸令望只是傻笑:「你不覺得如君妹妹很好嗎?溫柔細心,我見了她心裡就暖暖的。」

    李江南沉默了,沒有說話。

    後來,李江南和陸令望這對好兄弟之間就多了一個趙如君。

    趙如君的父親是個大才子,教導趙如君讀書跟她哥哥一樣嚴厲,因此趙如君十二歲的時候就會寫八股文,寫的比陸令望還好,陸令望就被刺激了,關起門來讀書。

    那段時間李江南和趙如君接觸的比較多,兩個人說話也離不開陸令望,別看趙如君看上去溫溫柔柔的,可背地裡還是挺嘮叨的,說陸令望這個那個,李江南聽著,倒也不覺得煩。

    春天的時候李江南提議去踏青,邀請了陸令望和趙如君,結果陸令望半路上被他爹顯國公揪過去了,只剩下李江南和趙如君兩個。

    李江南租了一條船,帶著趙如君遊湖,中午在船上吃了飯,趙如君就去午睡了,這是她雷打不動的習慣。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鬼迷心竅,偷偷摸去了趙如君睡著的房間。

    趙如君側著身子躺在床上,身上搭著薄薄的夾被,雙頰微微紅著,眼睛閉著,嘴角還帶著一絲笑。

    李江南湊得近了些,連趙如君臉上細小的絨毛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覺得好像一顆鮮紅飽滿的果子放在眼前,他只想湊上去咬一口,他承認他真的瘋魔了,他也承認,他的動作先於理智。

    可是,夢總會醒,總會破裂,趙如君不知何時醒了,推開了他,她說,王爺請自重。

    五個字,讓李江南回歸清醒,他只覺得不可思議,自己是怎麼了,趙如君是陸令望喜歡的人,朋友妻不可欺,他這是瘋了,真的是瘋了。

    李江南不知道自己怎麼離開的,也不知道是如何回去的,只是他知道,打那以後趙如君再也沒單獨和他出去過,也沒有單獨和他說過話。

    若是人多的場合,她會跟著眾人一起客氣的行禮,若是人少的場合,她會找個借口躲避開,實在躲避不了,她就沉默著不說話。

    李江南知道是因為什麼,他也沒有提過。兩個人就這麼冷淡下來。

    十八歲的時候,皇兄張羅著給他說親事,他沒有答應,那時候,陸令聞和沈茹已經成親,陸令望和趙如君也定了親事,他覺得,這個世界上孤獨的只有他一個人。

    又過了兩年,皇兄病逝,將兩個兒子托付給了他。他驀然覺得肩膀上的責任重了許多,那時候,他的心情沉重了許多。每天都逼著自己莊重老成,因為那時候僅比他小兩歲的侄子李慕良每天叫他皇叔,把他當成依靠,他背負了皇兄告訴他的秘密,每天都活得很不自在。

    有一次宮宴。他叫人截住了趙如君,趙如君沒有絲毫恐慌,淡淡的看著他,他卻驀地說不出話來,趙如君卻出言安慰他:「人生不如意事十之**,王爺莫要憂心。」

    他看著趙如君:「你可曾為難過?」

    趙如君猶豫了。咬著嘴唇道:「因為王爺,我也為難過。」

    好吧,李江南承認。就為了這句話,他莫名的就高興了,他最怕的就是雁過無痕,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如今。聽了趙如君的話,他終於圓滿了。

    趙如君順利的嫁給了陸令望。一年後,趙如君有了身孕。

    厄運卻好像降臨了陸家,先是陸令聞夫婦患上瘟疫去世,留下一雙女兒,接著,陸令望也出事了,那時候,趙如君生下女兒寶菱才一年,李江南得到消息,去陸家看望她,趙如君瘦的只剩下一身的骨頭,眼神空洞而絕望。

    李江南握著她的肩膀,很是激動:「我娶你,我會幫你照顧寶菱。」

    趙如君沒有說話,可李江南知道她拒絕了,她有多麼喜歡陸令望他是看在眼裡的,如今,驟然喪夫,她的痛苦不亞於任何人。

    得知趙如君自縊而亡的消息後,李江南扇了自己兩個耳光,他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恨為什麼沒看到趙如君必死的決心好阻攔她。

    他趕去陸家,陸家恍如一片白色的海洋,他看到趙如君剛滿一歲的女兒寶菱,站在那兒孤苦無依的哭,叫著「娘」。

    李江南踉踉蹌蹌的離開,從此,他的生命中再不復江南的桃紅柳綠,溫暖如春。

    他第一次見陸寶菱的時候,恍如看見了當年的趙如君,只是,如君是羞澀的,內斂的,而陸寶菱卻跟一顆小炮彈一樣,張揚跋扈,作天作地。

    沈茹的侄子沈墨緊緊跟在她後面,跟條小尾巴一樣,兩個人和人打架,被他看到了,其餘的人都一哄而散,陸寶菱卻把髒兮兮的手往衣裳上抹了抹,中氣十足的問他:「你是誰?」

    沈墨到底大一歲,看他錦衣華服便有些瑟縮,好奇的看著他。

    他微笑著問眼前的小小人兒:「你做什麼和他們打架?」

    陸寶菱哼了一聲,看著氣勢十足,聲音卻有些落寞:「他們說我是沒爹沒娘的野孩子。」

    他的心中一痛,眼睜睜看著陸寶菱拉著沈墨跑遠。

    再過幾年,如君的孩子也長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很調皮,很會闖禍,還偷偷地跑到他的院子裡折花兒,犯了錯還是一臉的理直氣壯。

    那一瞬間,他看著酷似如君的臉,真的沒有辦法抑制自己的心情,可那個時候,他已經娶了瑩瑩的娘,儘管非心中所愛,卻是相敬如賓,再後來,妻子去世,留下女兒瑩瑩,他更不能放縱自己。

    於是,將陸寶菱收為義女,斷了一切的念頭,守著那幾年的記憶度日,回憶裡的江南美景縱然在逐漸褪色,卻也是聊勝於無啊。

    再接下來,陸寶菱有了女兒,一樣的伶牙俐齒,活潑可愛,一樣的酷似如君,他卻再無感覺,一個人一生,也許只有那一次,怦然心動。

    2.羅玉娘的番外

    羅玉娘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這個世界除了自己,肯定還有其他的穿越人士,只是她沒遇到罷了,她一直挺鬱悶的,別人穿越都是非富即貴,只要鬥鬥心眼什麼都有了。

    再不濟,即使穿越成窮人,也是好運連連,貴人相助,一飛沖天,只有自己,苦哈哈的。先是被人拐賣,好不容易逃出來了,被人收養,過了一段安穩的日子,家人又被馬匪殺了,自己千辛萬苦在大山了當了半個月的野人,終於遇到了傅山河。

    這是命,再說姻緣,別的穿越女都是三朵四朵桃花,不要命似的開。可她的,就相中了一個,還是妾有意郎無情。每每都是拋媚眼給瞎子看,她在千辛萬苦的追夫道路上中意明白了當初祝英台暗示梁山伯,梁山伯卻跟傻子似的那種心情了,欲哭無淚啊。

    終於,傅山河這朵石頭花終於動心了。羅玉娘也結束了漫漫的追夫路,終於過上了安穩的生活,可誰知道,居然一不小心身份來歷被人知道了,為了遮掩,為了不被當成異類處理掉。只好又妥協,和壞人同流合污。

    就這麼憋屈的過了幾年,終於柳暗花明。一切明朗,羅玉娘覺得天也是藍的,水也是綠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終於發現了同類,那就是京城大恩寺留仙別館的那位主人。去留仙別館還是被陸寶菱帶著去的。

    當然,是偷偷進去的,然後她在院子裡的一個圓形荷花池內壁被均等的分成了十二份,依次寫著:……「巨蟹座」,「獅子座」……

    這他媽的分明是十二星座啊,她趕忙問這留仙別館曾經是誰建造的,陸寶菱便給她講了一個淒美的故事,太祖皇帝還是草根時就有一個女子相中了這支潛力股,然後跟著他一起打天下,後來天下打下來了,夫君卻得和人家共享,那位女子很是不痛快,就遠走他鄉。

    而癡情的太祖皇帝就建造了這座留仙別館,並在周圍遍植桃花。

    要說這別館是太祖皇帝命人建造的,羅玉娘相信,可她百分百的肯定,這建築圖樣肯定是那位女子所繪。

    這雕樑畫棟以及各色景致,都有紫禁城潑墨濃重的色彩,尤其是這個荷花池,肯定是出於某位穿越人士之手。

    羅玉娘跟瘋了魔似的去尋找這位女子所留下的蹤跡,結果在大恩寺的凌煙閣發現了蹤跡,有一副功臣的畫的左下角用炭筆留了個名,要不用心看還真發現不了,就是發現了,也很少有人知道,可是羅玉娘認出來了,是英語簽名:sally

    好吧,這個英文名叫sally的就是她的同鄉,但是按著年份來算,兩個人是肯定見不了面的,可羅玉娘就是疑惑一點,這位前輩死後是回到了現代還是直接投胎轉世了呢?

    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因此也對自己未知的命運充滿疑惑。

    3.蕙生的番外

    如果蕙生知道有個和自己一樣穿越了的後輩在苦苦的調查自己的時候,一定會留多點線索。

    如果她聽說了後世的各種傳說後,肯定會大吼一聲:傳說都是人編的,真相只有一個!她一個穿越人士混的那麼慘簡直無顏見江東父老啊。

    事實上,真相是這樣的。

    蕙生比羅玉娘更苦逼,她穿越過去的時候是亂世,然後淪落成什麼漕幫的一個小嘍嘍的妹妹,因為長得漂亮,十分惹人覬覦,最後,被當時駐守杭州的李守將看中,為了逃脫淪成為李守將第八個小妾的命運,在自己哥哥的幫助下,蕙生逃了。

    路上,她遇到了當時是孤兒加流浪者的太祖皇帝,沒錯,是孤兒加流浪者,那時候,他叫李行之。

    李行之當時是個有些小冷漠,小悶騷,小面癱的帥哥,出於道義救了蕙生一次,然後蕙生就死皮賴臉的給賴上了他,然後用自己的無敵厚臉皮和高溫熱情暖化了李行之這座冰山,在蕙生準備和李行之一起做一對江湖俠侶的時候,倒霉催的事情發生了。

    當時的皇上夢到有一個人殺了自己,他醒後就畫了畫像開始通緝這個人。

    是的,你沒猜錯,那個人就是李行之。

    苦命的李行之和蕙生就開始了逃亡之路,在逃亡中,兩個人不時地做一些俠義之舉,救了不少人,留下了許多俠名,大江南北,誰人不識李行之?

    再加上當時皇帝昏庸,百姓陷入水火之中,物極必反,被李行之救了一命的荊州守將孫將軍便慫恿李行之奪取天下。

    李行之就問蕙生,你想不想當皇后啊?

    蕙生就說,當然想啊。

    然後李行之就踏上了這條造反的不歸路。

    在蕙生和諸多英雄好漢的幫助下,歷經了八年的艱辛,三十五歲的李行之終於當上了皇帝。然後他發現,他後院的女人莫名其妙多了起來。

    同時,蕙生也很生氣,道,好啊,我千辛萬苦的一路跟著你,難道就是為了當你眾多老婆中的一個嗎?這個皇后我不當了,你愛咋地就咋地。

    李行之就手足無措了,十分鬱悶的蕙生要說一走了之吧,也沒這麼瀟灑。畢竟她也愛這個男人呀,於是就很鬱悶的去大恩寺的前身,也就是佛恩寺待著。說要出家。

    李行之這只忠犬一聽嚇壞了,整天的往哪跑,跑著跑著兩個人就和好了,李行之就說佛恩寺太簡陋了,就在佛恩寺後面修建了留仙別館。乃是蕙生親自畫的設計圖。

    留仙別館建好之後,蕙生便常住在那兒,以種桃花樹為樂,後來說要建國寺,蕙生聽說了,說我正愁沒個鄰居呢。就建在佛恩寺這邊吧,李行之,也就是太祖皇帝自然答應了。建大恩寺的時候把留仙別館也圈了進去,有國寺保護著,安全不是。

    自此,留仙別館就成了金屋藏嬌之處。

    蕙生去世後不久,太祖皇帝也去世了。留仙別館就被封存下來,和那漫山遍野的桃花一起成為一個傳說。

    4.柳姨娘的番外

    柳姨娘名扶醉。她十六歲的時候就艷名滿京城,王孫公子為了看她一眼一擲千金,暗香樓的媽媽問她何時接客,她說,等我遇到了那個人就開始接客。

    柳扶醉原名柳芙,也是出身官宦,十歲的時候父親因貪污獲罪,她作為家眷被發賣為奴,淪落青樓,她是一個隨遇而安的人,淪落的時候年紀也小,不覺得作為青樓女子有什麼丟人的。

    而在暗香樓生活了六年,也挨過打罵,也受過冷眼,可大多數時候,說實話,還是跟家一樣。

    她學唱歌跳舞,學撫琴,學下棋,學如何叫男人欲仙欲死,一擲千金。

    可是在柳扶醉心裡,還是渴望有那麼一個人,溫柔,博學,朝她伸出溫暖的手,將她從暗香樓帶走。

    可是直到十八歲,柳扶醉都沒有遇到這樣的人。

    女人的青春就那麼幾年,媽媽說,不能再等了,要拿喬也夠了,定了三月三那天競價拍賣她的初夜,可是也許是造化弄人,她在前一天遇到了顯國公府的二公子陸令望。

    那麼英俊的人,那麼溫文爾雅的人,那麼動人的微笑,可惜,是對著另一個女人。

    柳扶醉羨慕的看著那個據說是陸令望夫人的女人,羨慕萬分。

    她告訴媽媽她喜歡上了陸令望,媽媽很是驚訝,繼而就對她說:「……人家是什麼人,咱們是什麼人,湊上去提鞋都不配,你就別癡心妄想了,況且我也是聽說的,陸公子和他夫人恩恩愛愛,房裡一個姨娘都沒有,就算你自甘為妾,人家陸家也不收呢。」

    柳扶醉心知肚明,可是她不甘心,媽媽瞧出了她的心思,怕養了這麼多年的金鳳凰飛了,就把她關了起來,那一晚,她被一個福建來的商人所得,所有的美夢都化為幻影。

    媽媽說得對,真的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罷了,她收起了幻想,安安靜靜的做一個普通的青樓女子,就這麼過了一年。

    有一次,她居然看到了陸令望來暗香樓,和幾個看似好兄弟的人一起喝酒說笑,坐了半個時辰就走了,看樣子就是來瞧熱鬧的,柳扶醉眼見著陸令望要離開,腦子一熱,撲了上去,求陸令望收留自己。

    陸令望很驚訝,柳扶醉被媽媽給拉開了,別人看自己的眼光就像看一個瘋子。

    可是柳扶醉卻堅定了決心,她把自己藏得所有私房錢都拿了出來,給了媽媽,求得自己的自由身,媽媽許是憐憫她,許是看在那麼多的銀子面子上,答應了。

    她洗去了胭脂水粉,換上了荊釵布裙,跪在了陸家大門口求陸令望的收留,就算做個丫頭都無所謂。

    陸家人果然瞧不起她,顯國公甚至還叫人拿了掃把趕她走,趕她走她不怕,她再來,她相信她比顯國公更有耐心。

    果然,顯國公失去了耐心,勒令自己的兒子來解決這件事,陸令望終於出來見她,很是溫和的勸解她,給了她一筆銀錢,說會給她找個好婆家。

    她不要,她說,我只要呆在你的身邊就心滿意足了,我什麼都不要。

    陸令望搖頭,說,如君會不高興的。

    她那時候真是羨慕那個趙如君啊!

    青樓裡的姐姐曾經說過,要是你愛上了一個人,就是化成他腳底的一塊泥也是幸福的,柳扶醉想,自己寧願變成一粒塵埃。

    最終,答應收留她的恰恰是趙如君,她親自出來挽住了她的手,收留她做了丫頭。

    顯國公不會掃了兒媳婦的面子,陸令望則不會拒絕妻子的請求,但是柳扶醉進府前,被裡裡外外清洗了一遍,還請了大夫給她瞧身體,生怕她帶進來什麼病。

    即使受了這樣的屈辱,柳扶醉都是高興地。

    她跟在趙如君身邊,每日都能看到陸令望,只覺得很高興。

    陸令望從來都沒有看過她一眼,她也曾傷心過的,可是慢慢地,不知怎麼的,原來是因為陸令望才進府的,可後來卻和趙如君的關係越來越好,有一回,陸令望和趙如君拌嘴,她甚至對陸令望怒目而視呢,他怎麼能欺負如此善良的如君。

    再後來,陸令望死了,連屍體都沒有找到,她幫著趙如君看顧剛滿一歲的女兒寶菱,那時候,趙如君跟死人一樣,她心裡一直擔憂,不想叫趙如君離開自己的眼睛,生怕她做出什麼傻事,可是她又要照顧陸寶菱,總有分神的時候。

    她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趙如君自縊而亡,柳扶醉先是知道了自己最愛的男子的死訊,又眼睜睜看著最好的朋友的屍體,她真想跟大房的姨娘一樣,也跟著去了,免得留在這世上傷心難過。

    可是,她沒有那麼做,她從小到大,吃過了數不清的苦,受過了數不清的罪,沒道理就這麼被打敗,她擦乾了眼淚,一邊叫人照顧寶菱,一邊張羅趙如君的喪事。

    之後,便是把陸寶菱當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她全心全意的照顧陸寶菱,好像只有這樣才能報答趙如君讓她有過那幾年快樂的生活。

    只是,生活再不復之前的豐富多姿,她也只是在午夜夢迴時,夢到那年端午節,天氣熱的很,外面的石榴花開的正好,她站在廊下喂鳥,聽著屋子裡面趙如君吩咐丫頭裁剪夏衣。

    趙如君問她:「你喜歡櫻桃紅還是桃紅啊?」

    她說,當然是櫻桃紅更好看啊。

    午睡初醒的陸令望就說:「大夏天的穿什麼紅,綠色最好看。」

    幾個丫頭也是嘰嘰喳喳,討論起什麼顏色最好看,那個時候,還是獨立風中,幽夢晝長……

    ps:

    徹底完結啦!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