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極品冒牌駙馬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夜襲 (五) 文 / 木內

……    戰事來的比較突然,烏米登一下子派出近萬騎兵發動夜襲,著實讓遠征部隊有些措手不及,好在許辰將程守禮的大斗軍放在外圍宿衛,儘管得到的消息有些晚了,但憑借大斗軍的機動姓,還是能有效阻止這突如其來的夜襲。

    此刻的營地裡早就是燈火通明,人頭攢動,這個節氣的夜晚本來就格外的寒冷,又加上士兵身上明晃晃的鎧甲,卻有一種久違的肅殺氛圍。

    也就一會兒工夫,峽谷口這邊便傳來了振聾發聵的喊殺聲,烏米登從峽谷裡派出來的這一眾騎兵直奔唐軍大營,正好與程守禮的大斗軍遭遇,接下來兩軍便陷入了廝殺之中。

    這樣的夜色裡,因為剛剛刮了一場大風,烏雲好似都被吹散了一般,倒也有些明亮,但畢竟是夜色,遠處看來只是一片黑壓壓的景象,還有嗷嗷的喊殺聲。

    由於突厥是奔襲過來,雙方軍隊幾乎就是打個照面,許辰之前試用過的弓箭營也就很難發揮作用,空間太小了,其實在黑夜裡阻擊騎兵的最有效方式就是步兵的長矛,一來是這黑夜騎兵衝勁明顯不足,長矛陣完全有能力擋下騎兵的衝擊,二來是黑夜的騎兵混戰對於唐軍來說事大大的不利,很容易分不清敵我,遠不及這從小在草原長大的突厥人厲害,步兵的優勢就凸顯出來。

    前面說過,軍探送來消息時,突厥騎兵已經出了峽谷,而五萬唐軍紮在峽谷外圍,是有些距離的,突厥騎兵氣勢洶洶直奔大營而來,步兵很難有充足的時間列陣準備,所以許辰果斷的派了大斗軍前去阻擊。

    這邊已經是打成一片,將近兩萬騎兵在黑夜裡拚殺,所謂的刀光劍影,橫刀砍在鎧甲上劃出一道驚艷的火花,鮮血渲來不及留下,畫在臉頰上或是胸前凝結成血塊,撒新裂肺的喊叫,無數戰馬的悲鳴,像湧出地獄的冤魂,像掙扎渡劫的生靈,這不是音樂會,更不是夢境,彷彿就在一刻,沉睡在暗冷的草原月色裡,又好似一瞬間爆炸,毀滅一切的生靈。

    無數的火把散落在草原上,渲染出點點的光暈,可以看見滾落在草地上的人頭,那永不瞑目的雙眼,可以看見凌亂的胳膊手臂,甚至是耳朵、眼球……

    並沒有什麼,這是戰爭,戰爭而已……

    此時的程守禮果然耐不住姓子,揮著砍刀就上陣切菜去了,不過實在太黑,月亮的光線也不是很強,仔細一看還能分清敵我,一旦亂起來就有些麻煩了,往往這個時候,一般是不會對兵士們坐上記號,以便於區分,比如馬脖子上繫上鮮亮綢布,在月光下綢布會反光,這樣對敵軍更是提供了方便,現在突厥人勢眾,一旦做了記號很容易找打,程守禮可不傻,他要做的是延緩敵軍,給大部隊調整的時間。

    兩萬多人的陣仗確實駭人,尤其是在夜色裡,浩浩蕩蕩,綿延好幾里,戰馬不停的碰撞,噌噌的刀劍撞擊聲,程守禮殺的興起,可就苦了他的幾個手下,拚命圍在他周圍護駕,生怕老程出了什麼閃失,他這些部下都是有過命的交情,也難怪這匹夫時不時來上這麼一出,卻鮮有受傷。

    兩隻騎兵部隊一開始對拼便打的難解難分,畢竟是黑夜,而這些突厥人顯然沒有奮力突進的意思,便是與打偶軍僵持了一會兒戰局……

    許辰剛要和房毅說話,前方便送來了戰報,這是許辰命令的實時戰報,每一分鐘送一次,許辰聽完點了點頭,那兵士便迅速走開了。

    「你知道為什麼要你留下麼?」許辰示意房毅邊走邊聊。

    「駙馬自有打算,卑職不敢多問。」

    「你說說看,咱這軍營裡分為幾個勢力?」許辰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兩人一邊走著,卻是往房毅的禁衛軍方向去,身後跟著一眾衛士,眼下大營外面都打成了一鍋粥,許辰卻是對房毅問了這樣一個問題,不免讓後者摸不著頭腦,看駙馬的氣定神閒的表情,好似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突厥人都打到家門口來了!

    「屬下不知!」房毅沒好氣道,兩人這些天的相處,已經能夠像朋友一般熟悉,方才在帳中被許辰罵了一番,略微有些記仇,往常形成的職業素養,在聽到許辰這一句話後,竟是有些惱火。

    「這次突厥夜襲,你就沒看出什麼不對勁麼?」許辰無奈,轉而繼續問道。

    房毅停下腳步,皺起眉頭,小鬍子一挑便道:「顯然是精心計劃的,過了峽谷咱們卻絲毫不知。」

    房毅想了想,似是想到了什麼,繼續道:「突然過來一萬多騎兵,想讓我們察覺不到,顯然不大可能,而且那峽谷短時間內很難通過一萬人,駙馬的意思是,軍中有人替突厥人掩護?」

    隨即一個激靈,房毅冷汗嚇了一身,這想法卻是大膽異常,絕對不可能,在房毅看來,大唐軍隊怎麼可能有這只突厥殘部的殲細?!

    許辰便也停了下來,笑道:「不對勁的地方並不在這裡,既然突厥騎兵避過耳目過了峽谷,完全可以在離我們大營更近一些的地方被我們發現,而前方探報是在峽谷附近發現的,顯然很不對勁,那只能說明,這是突厥故意告訴我們從峽谷裡冒出來一萬騎兵,若果真是這樣,你說他們的目的為何?」

    經許辰這麼簡單的一說,房毅完全就被嚇到了,這事情的確過於蹊蹺,就說那突厥人能夠過了峽谷才被發現,這顯然是極度不合理的存在,那麼能夠讓這種不合理存在的勢力是有多大呢?如果有殲細,那這殲細權利也太大了吧?又聯想到駙馬前一個問題,問那軍中分為幾個勢力,不禁打了一個冷戰。

    「突厥若果真這樣做,目的很有可能是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房毅道。

    「繼續說下去。」

    「而想要吸引大軍前去阻擊,那麼營中勢必薄弱,這兩天發現大量游離在草原上的散兵,若營中有殲細,他們很可能襲營,等等,不對,應該是夜襲糧草!」

    一系列大膽的推理,朝最有可能發展的關係推理,房毅看著許駙馬點頭微笑,直接失聲訝然,這也太天方夜譚了,不禁對他自己的想像力佩服之極,隨即連連搖頭。

    許辰卻是湊過頭來小聲道:「你這推理看起來嚇人,實則只需一條便能成為現實:營中有殲細!」

    房毅咯登一下,嚥了口吐沫,聽許辰繼續道:

    「而據我所知,哥舒翰這河西的勢力分佈及其複雜,有殲細倒也正常,另一方的勢力,才是我所擔心的……」

    另一方的勢力?難道有殲細還不夠驚人?房毅看著許駙馬的面龐,直接有跪倒的衝動,這也太扯淡了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