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皇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3313章 落幕 文 /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第313章落幕

    不過趙禳可沒有忘記二郎這些探馬。

    「餘下的勇士,都好好款待!好酒好肉的!」趙禳爽朗的吩咐道。

    「謝王爺賞賜!」二郎等人登時驚喜交雜,行軍中,可是難得的有好酒好肉的!肉就還好說了,但好酒就算是有也不能夠多喝,喝多了可就犯軍規的!

    怎的不叫二郎他們驚喜呢?

    在得知了西夏軍情況的趙禳,並沒有逗留時間太長,將二郎他們拋下,看守驢馬。餘下所有人都上馬出戰,這是趙禳到西夏的第一戰,這一戰必須要勝!

    這個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四百餘人的背嵬軍第一次和戰功赫赫的西夏軍戰鬥,所有人都很緊張。趙禳並沒有進行什麼鼓舞士氣的演講,這是他一手組建的軍隊,相比起演講,趙禳的行動更能夠鼓舞人心。

    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行走在隊伍最安全的中部,趙禳策馬在第一線,闕月烏騅馬歡快的在平野上飛奔,暗紅色的披風迎風招展,在陽光下閃爍著讓人刺眼的紅光,彷彿血,彷彿火,又彷彿是太陽。

    大概是下午兩點左右,大地忽然間下起了暴雨,秋冬交接的時候,天氣多變,暴雨也許時間不會持續很長,但會異常的狂暴。

    「王爺,我們去找個地方避雨吧!」廖陳沒有留下來喝酒慶祝,他策馬追上趙禳,瞇著眼睛,高聲喊道。

    「不!」趙禳在馬背上挺直腰桿。風雨並沒有讓他的背脊彎曲半分。他彷彿就是山。又彷彿是鑄造的鐵人。

    「雨太大了,這情況行軍,很容易迷路的!而且這季節的雨來的快,去的也快,耽誤不了多少時間的!」這個時候不是廖陳了,而是一名派來的鎮戎軍都頭,他主要的責任就是帶路。

    「不!你們都這樣想,那麼那些西夏賊的探馬、哨兵呢?他們是不是也會這樣想?這是我們的機會!是上天賜予我們的機會。如果這都不捉住。那就是把勝利送到敵人手上了!」趙禳神色堅毅的說道,無懼雨水誰著他的臉頰滑落。

    「既然如此!王爺,就讓末將帶人在前面開路吧!」廖陳一臉堅毅的看著趙禳,目光中透著鐵一般的堅定。

    「好!」趙禳和廖陳對視了半響,果斷點頭。

    廖陳應諾一聲,立刻領了二十多騎脫離隊列,很快就消失在雨幕當中。

    趙禳一行人走了約莫十五分鐘,看到了一座哨塔,飛快接近的時候,發現哨塔已經沒有敵人了。反而在哨塔下留下了一堆西夏士兵的屍體。大概五六具的樣子,趙禳並沒有細數。

    「廖陳真是乾淨利落。這麼快就幹掉了這些西夏賊!」趙嬴武讚道,不過他旋即歎息道:「怎麼我就慢了一步呢?」

    趙禳笑了笑,沒有理會,一行人繼續出發,沒有多長時間,又遇到一哨塔。不過哨塔不出意外的,下面還是留了一堆屍體,依舊大概是五六具的。並沒有背嵬軍士兵的屍體和傷員,看來兩次襲擊都很順利,這也證明了,在暴雨當中,西夏軍放鬆了警惕。

    在武延山下,野利旺榮對於韓帖木帶來的蕃兵並不以為然,如果不是為了勸降他早就拿下了韓帖木這些烏合之眾了。當大雨降臨的時候,野利旺榮也沒有在意,反而叫了兩名沿途捉來的漢女陪酒,看著漢女那可憐兮兮的樣子,野利旺榮就感覺一股暢快感填滿了自己的心胸。

    讓你們這些宋人往日那麼囂張,現在你們的妻女還不是要跪在我胯下呻.吟,才能夠得以活命嗎?哈哈哈!

    主帥都如此了,下面的將領和士兵就不言而喻了。

    趙禳抵達了武延山附近,並沒有貿貿然的發起進攻,在大雨中,勒馬在一小山丘附近。從這裡他可以大致的看到了西夏軍營的情況,西夏軍分所三部,包圍著武延山,不過從帳篷上可以看得出,南面的軍營才是最重要的,其他方向的兵力都不多,帳篷稀疏。想來佈防的兵馬也不怎麼多。

    在南面的軍營位於武延川邊上,想來是為了取水防備,不過現在下起了暴雨,這裡卻成了雨水匯聚的低窪地。西夏軍士兵都對此很不滿意,幾乎沒有人出帳篷,就連火把也不多,黑壓壓的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實在那以想像這麼一個軍營,駐紮著近兩千的蠻子。

    一隊人馬摸黑過來,很快就被背嵬軍發現並攔住。趙禳定眼一眼,是廖陳的身影。果然沒有多長時間,大概是表明的身份,廖陳便已經策馬來到趙禳跟前。

    廖陳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甕聲甕氣的對趙禳說道:「王爺,現在進攻嗎?」

    趙禳凝神看了一會兒,果斷道:「從西南方發起進攻!那裡的木柵最為薄弱!」

    「是!」廖陳等將來壓低聲音應諾道,聲音裡面充滿了掩飾不住的狂熱。

    西夏軍完全沒有什麼反應,待廖陳親自帶人殺到木柵二十來步的時候才發現,但這個時候已經遲了。廖陳咆哮一聲,拿著戰斧衝上木柵邊上,一陣揮舞,木屑飛濺。那脆弱的木柵邊已經塌陷在地上。

    「殺!」廖陳身先士卒,那一輪當值的西夏軍士兵完全不是對手,也不知道是慌亂的緣故,還是雨水打濕了槍桿的緣故,他們連長槍也沒有拿穩。

    廖陳獰笑著拋出戰斧,戰斧發出讓人戰慄的呼嘯聲,一名西夏軍士兵被恐懼所籠罩,一點反應也沒有做出來。

    「撲哧!」戰斧落在他的頭顱上,將小半邊頭骨劈飛。紅的,白的,混合在灑落的雨水中,飛濺而出。

    其他背嵬軍士兵也不甘人後。人人咆哮著策馬衝過去……有的甚至不用揮動武器了。戰馬一撞,就已經讓他瞄上的西夏軍士兵撞的半死不活了。

    「衝!跑起來!」趙禳在背後殺入,咆哮聲在雨幕中傳播向四方。

    「殺!」

    一聲聲喊殺聲,刺破了寂靜的雨幕。

    西夏軍士兵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完全想不到,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居然有敵人悄然無聲的殺到軍營中來。外面的鐵鷂子斥候呢?該死的,難道他們都偷懶了嗎?

    現在沒有人知道真相,西夏軍士兵只能夠無奈的面臨背嵬軍的斬殺。

    一名還有些懵懂的西夏軍士兵拿著武器衝出長矛。還沒有看清楚敵人在那裡。一支箭矢已經劃破雨幕,「噗!」的箭矢扎入他的喉嚨,鮮血飛濺而出,混合在雨水當中,落在地上化作迷人的緋色。

    西夏軍士兵兩目瞪得大大的,卻只能夠無奈的按著喉嚨,慢慢倒在雨水當中。

    「衝!衝!」趙禳彷彿一台不知道疲敝的激起,不斷的發出咆哮,帶著士兵踐踏敵人。那裡西夏軍士兵反擊最激烈的,趙禳就出現在那裡。鋒利的長槍已經染紅了。闕月烏騅馬烏黑的毛髮上流動著詭異的血色,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才會有這樣的景象!

    西夏軍並非是廢物,但他們並沒有做出有效的反擊。趙禳的進攻太銳利了,背嵬軍雖然不多,但他們分作若干小隊,彷彿利刃一般,切入西夏軍當中。將西夏軍切割成一塊塊細小的存在,再用局部人數上的優勢,將西夏軍斬殺在雨幕當中。

    這一刻,似乎雨水都變成了紅色的。

    「發生了什麼事情?那裡來的敵人!」野利旺榮粗暴的推開了兩名漢女,**著上半身衝出中軍大帳,咆哮著發問。

    沒有人能夠給到他答案,主帳附近的西夏軍士兵都迅速的運轉起來,拿著武器。一名將領跑到野利旺榮面前,著急的說道:「元帥,我們撤退吧!敵人太多了!」

    「啪!」迎接他的是巨大的巴掌,一巴掌將這名將領拍翻在雨水當中。

    野利旺榮氣急敗壞的咆哮道:「敵人的影子都沒有見到,就喊撤退!這就是你的勇氣嗎?進攻!進攻!我要的是勝利!」

    野利旺榮點起了中軍大帳附近的西夏軍士兵,雖然人數並不算多,只有一百人出頭。但野利旺榮毫無畏懼,**著上半身,發出一聲聲彷彿野獸受傷般的咆哮,拿著狼牙棒衝向喊殺聲最響亮的地方。

    那裡剛好就是趙禳所在的位置。

    野利旺榮剛剛來到,趙禳就已經發現了他。不發現也不行,野利旺榮很耀眼,就一上來,就用狼牙棒將一名背嵬軍士兵打翻下馬。也不知道那名士兵到底僅僅是摔下馬了,還是已經被狼牙棒砸死了。

    「該死的!」趙禳肉痛的要死,每一名背嵬軍士兵都是他寶貴的財富!

    「來的好!」野利旺榮躲開趙禳刺過來的一槍,仰天大笑著的說道:「給我下!」

    狼牙棒從天而降,彷彿一顆天外隕石,發出著讓人戰慄的呼嘯聲。力度怎麼樣不說,光是這呼嘯聲就已經夠嚇人了。

    趙禳卻臨危不懼,一夾馬肚子,闕月烏騅馬知道了!

    闕月烏騅馬嘶鳴一聲,撞在野利旺榮坐騎身上。野利旺榮再厲害,他也得靠坐騎啊!坐騎一歪,他那石破天驚的一砸可就落空了,趙禳哈哈一笑,拋下紅纓槍。拔出腰間的長刀,「撲哧!」一聲,野利旺榮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一代西夏名將就這樣殞命於武延山下。

    雖然戰爭並沒有因為野利旺榮的死而結束,但勝負卻已經就此分出來了。

    西夏軍沒有多長時間便因為失去了主帥而崩潰,大量的戰馬被遺棄在戰場上。韓帖木這個時候才敢下山,不過趙禳對此不在意。

    背嵬軍的士兵也不在意,他們在戰場上歡呼擁抱。「萬勝!萬勝!」

    歡呼聲響徹天際,這個時候雨水已經停止了,陽光灑落在趙禳身上,光華萬丈,此刻的趙禳就彷彿戰神。利劍所指,摧枯拉朽!

    (全書完……)(未完待續……)

    ps:匆匆完本了,有很多伏筆還沒有起來,最後其實應該是趙禳和宋仁宗決裂。但因為種種原因,木木不得不匆匆完本。

    剛剛來到新的地方工作,一切都在適應當中,工作壓力挺大的,估計是不熟悉的原因。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心思操作了,請原諒木木以這麼一個不完美的方式完本。這大概也是木木這個作者號最後一本書,也許日後還會創作,但已經不是這個作者名了。

    再見,一直支持木木的書友!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風雨相伴!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