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嫡女重生寶典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九十二 善有惡有報 文 / 秦兮

    皇后最近的身體又不好了,許是因為天氣突然變熱,她又喜歡貪涼,總要吃涼的東西的原因,進了六月她居然因為風寒病倒了。

    謝庭到翊坤宮的時候她正鬧脾氣不肯吃藥,黃瀅的臉都快要皺成一塊兒了,卻拿她沒辦法,見了謝庭就跟看見了救星似地,忙要謝庭來說她。

    皇后誰的話都聽不進去,但是只要是謝庭開口,要她做什麼她都是願意的。

    果真,謝庭才接過了那藥碗,皇后就乖乖的張開嘴巴讓他餵藥。

    「以後冰的東西就不許吃了,胡太醫已經交代過好多次了。」謝庭板著臉看著她,歎氣道:「要是皇祖母您有什麼事,那景行也活不下去了。」

    見謝庭說的這麼嚴重,皇后當場就下了保證:「以後一定再也不違背太醫的交代了,本宮一定不會讓景行你失去依靠的。」

    停了一會兒,黃瀅伺候皇后漱口之後送上蜜餞來,皇后含了一塊在嘴裡,問謝庭:「你父王還在宮裡?」

    太子回宮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皇帝那裡告了魏家一狀。

    魏家的那個輕車都尉居然敢趁著太子去視察災民的時候煽動災民,說是太子這回是來鎮壓災民,將他們趕回原籍去,災民受了他的煽動,群起攻之,太子才會跟隨行的官員失散。

    更惡劣的是,在知道太子安然無恙之後,那個姓魏的居然還來了刺殺這一套,要不是因為謝遠安及時帶人趕到,太子就已經死了。

    泥人還有三分血性呢,這麼做簡直是欺人太甚了,太子實在忍不住,當場就跟皇帝告了狀。

    一國儲君被謀害,這可是大事,皇帝即使再不喜歡太子。也不會對這樣大的事無動於衷,當即就令人嚴刑拷打,總算問出了點眉目。

    原來魏家竟跟趙王一直都有暗中的聯繫往來。

    這一下事情立即就嚴重了,結黨營私,暗殺儲君,這每一樣罪名都夠人死上很多次了。

    趙王當晚便被召進宮,到現在還是在宮裡沒有出去,所以趙王府的人無論怎麼盼也沒法兒盼「是,還在宮裡。」謝庭將藥碗交給黃瀅,轉頭問道:「不知皇祖母您知不知道謝遠他殺了淮安侯世子一事?」

    這件事也算是鬧的沸沸揚揚了。淮安侯夫人幾次遞牌子進宮說是要面見皇后,都被皇后拒絕了。

    皇后點點頭,又嗤笑一聲:「這種事為何還要求見本宮?難道以為本宮會替謝遠說話?還是以為本宮會為盧應翁作主?」

    誰讓謝遠是皇孫呢,只怪盧應翁自己眼瞎,居然會死在謝遠手裡。若是他死在了顧煙手裡,這件事情倒是好辦了,偏偏殺人的動手的卻是謝遠。

    皇帝就算再不喜歡謝遠,也斷斷不可能會讓自己的孫子去給他償命的,何況本來就是那淮安侯世子有錯在先。這些事應天府早就查明了。

    當然了,事確實是沒什麼大事,但是皇帝確實因為這件事對謝遠的印象又差了好幾層。

    「想必是想跟皇祖母您哭上一場吧。」謝庭輕描淡寫的說了一聲,然後似乎又想到什麼。又補充道:「不過她兒子的確是死了也活該。」

    能讓謝庭都說出這句話來,那肯定是真的活該了,皇后壓根就不在意別人的死活,聞言也就丟開。等到謝庭起身要走了,才交代他:「我這裡給阿滿準備了許多補身子的補藥,你都帶回去。」

    愛屋及烏。現在皇后對於顧滿的身體真是關心的不得了,巴不得她能快點給謝庭生下個一兒半女來。

    「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只想在死之前看見孫子出生。」

    這是謝庭最近聽見皇后說的最頻繁的一句話。

    謝庭起身答應了,皇后又道:「你待會兒去見你皇祖父?」

    確實是這樣,謝庭點頭。

    「他要是問你什麼,你只管說不知道。」皇后叮囑他,又道:「這次太子的事讓他大動肝火,你父王跟臨江王恐怕都沒好果子吃了。你要做好準備。」

    皇帝在勤政殿見的謝庭,見了謝庭他臉上的笑就溫和了一些,抬頭問他:「從你皇祖母那裡來的?」

    「是。」

    皇帝將手裡的東西先放下,揉了揉額頭道:「她好些了嗎?藥吃了沒有?」

    他當真對於皇后是很關心的。

    問完了這些,皇帝又很是隨便的交代:「對了,現在王府怎麼樣?」

    「就是見父王遲遲不回府去有些不安,其餘的倒是沒什麼。」謝庭如實回答,又道:「王妃她又病了。」

    皇帝對於趙王這個老三的態度很是奇怪,他的兒子是很多的,在老三這個上不上下不下的兒子出生的時候正是他最忙,最恐懼的時候,因此這個兒子並不怎麼得他的歡心,別說歡心,連注意都很少注意到。

    倒是皇后的幼子夭折的第二日趙王妃陳氏就生出了謝庭之後,趙王才開始頻繁的出現在皇帝的視線裡,那一陣子皇帝也確實是對他很不錯的。

    可是原來就是這個平日裡最不引人注目,怕事怕的不行的膽小的兒子,居然才是這麼恐怖,這麼苦心經營多年的幕後指使!

    當年陳家當了他的替罪羊,幫他背了所有黑鍋。

    皇帝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他這麼恨自己的親生兒子了,恨不得打死他才滿意。

    想到這裡,趙王看著謝庭的眼神就越發的

    柔和——幸虧這個孫子不一樣,幸虧他雖然吃夠了苦頭,卻仍舊從來沒有記恨。

    無論如何,皇帝都記這個孫子當日御書房失火之時的奮不顧身的相救之情。

    「景行。」皇帝喚他一聲,然後似乎是有些遲疑的問他:「若是你父王從此不再回王府,你可能擔起這個大任?」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了,終於等到趙王要為所有的事情付出代價的這一天了!謝庭高興的幾乎想要振臂高呼,但是他還是強自忍住,鄭重的點點頭。

    時間進入七月份,正是一年之中最炎熱的時候,皇帝下旨令藩王們通通返回封地。這之間自然也包括剛封王的三位藩王:臨江王、信義王等人。

    這本也是正常的事,畢竟藩王們進京已經許久了。

    只是到了九月份左右,盛京卻又出了一件大事。

    原來趙王在去往海城的路上病重,到達封地不久便中風了,口不能言,身不能動。

    皇帝親自下令讓北安郡王謝遠與郡王妃往海城去侍疾。

    這所有的變故都發生的太快,就是在這兩三個月之內,趙王居然就從一個身體硬朗,無病無災的壯年男子變成了個活死人!

    謝遠聽說仍舊要回封地去,但是謝庭卻可以呆在盛京,不由得大發雷霆。

    咸寧縣主也哭著不肯讓謝遠離開:「哥哥,要是你走了,那我可怎麼辦?!」

    謝庭如今根本待她不怎麼樣,至於顧滿那就更不必說了,要是親哥哥走了,她的日子可見有多難過。

    謝遠顧不上她,有些不耐煩的道:「怎麼辦怎麼辦,我能怎麼辦?!難道是我要走的嗎?既然皇祖父是令我過去侍疾,難道我能不走不成?!」

    咸寧縣主只是嗚嗚咽咽的哭,到最後連哭也哭不出來了,因為謝遠當真是想都不為她想,一心一意的去準備上路的行囊了。

    能走也好,顧煙強撐著身體站在窗前看外邊的風景,這麼想著。

    能去海城,當個土霸王也是好的,總強過在這裡受氣,受顧滿的氣受所有人的氣。而且還要天天看著別人的眼色,這日子真的是太難過了。

    顧滿打發人替他們打點好了東西,送他們出城。

    顧煙掀起車簾最後看了她跟她身旁的謝庭一眼,面無表情的道:「我會回來的。」

    總有一天會回來,她不信她就這樣潦倒的過一輩子,不信她比不過顧滿。

    謝庭將顧滿摟的緊了些,連答話也不屑於讓顧滿給一句,背過身走了。

    顧煙終究沒有做到她說出來的話,說什麼要重新回來,她回不來了。

    海城的日子沒有她想像的那麼好過,因為她一嫁過去就雞飛狗跳的日子還在繼續,連趙王都病的成了個半死不活的人,趙王妃所有的指望都沒了,整個人都癲狂了,看見顧煙就忍不住尖叫著撲上去,一次兩次如此,三次四次到後來,顧煙已經被折騰的沒有了半點力氣,更別提什麼回盛京跟顧滿再一較高下的長短了。

    而在次年三月的時候,洪都也出了件大事,臨江王與王妃出行,二人不知為何爭執起來,王妃盛怒之下不小心重傷了臨江王,臨江王從此一病不起。

    消息傳到趙王府的時候,顧滿笑的無比燦爛:「看來上次太子的那一狀告的真是穩准狠啊!」

    是啊,不然皇帝也不會像這樣下狠手,那可是自己兒子呢。

    不過不論是趙王還是臨江王,那都是定時炸彈,死了才是最好的。

    他們犯了這麼多錯,皇帝知道之後還只是不動聲色的讓他們都「病了」,已經夠開恩了。

    ==============================================================

    這章大家勉強先看著,有些問題,明天我會改的。(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