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小樓傳說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後記 文 / 老莊墨韓

    後記

    初讀小樓,是在九個月前。第一遍看下來,不喜歡阿漢。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我很有拎起電鑽,闖進書中,給阿漢頭上開鑿幾個竅的**。不過,從太虛到小樓,納蘭筆下的人物,個個超凡卻不脫俗,禁不住讓人欣賞和喜歡。所以,我想,輪到阿漢這裡,我會討厭,是因為我並沒有讀懂阿漢這個人物吧。於是,我又讀了一遍。

    然後,很詭異地,我感覺不到哀怒了,剩下的只有心疼。第一次我看到的是他的懶,第二次我看到的,是他的堅持和簡單。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去傷害別人,這對於阿漢來說,如同呼吸一樣不需要考慮,但是,對於世人來說,不傷害別人,卻是一種選擇,一種需要理由的東西。而他的遭遇,說到底,不是因為他懶,而是因為他這一點點的與眾不同。可他這一點點的與眾不同,並不是一種罪啊。

    那時候魔主篇開始不久,納蘭正在瓶頸,小樓在放「週刊」,憋得我不是一般的難受。思緒亂飛的結果,我腦子裡有了星空三百年那個故事,另外,也有了阿昭這個人物的雛形。不過,那時候,我想像中的阿昭,是魔主篇的一個炮灰角色。她是一個在阿漢被虐的時候,在任何人都沒有料到的情況下,忽然出手試圖幫助輕塵解救阿漢,並且為之無謂送命的一個魔教中人。她給阿漢留下的,只是震動和疑惑。因為她不會有機會告訴阿漢,她那樣做是因為什麼。

    會想到阿昭,是因為我覺得,阿漢這把鎖頭,是應該用愛,而不是張敏欣所希冀的那些負面情緒,才能開啟。而什麼樣的人,才會懂得愛阿漢?阿漢這樣的人,怎樣被愛,才是對他最好?阿漢這樣的人,可不可以給他的愛人帶來幸福?然後,阿昭這個人物的形象,就一點點清晰了。因為她身上有很多母性,所以我無法將她想像成一個男人。這個……自己的邏輯思維通不過。

    不過,那時候,我可沒有想過自己動筆去寫。俺是學理工的,高考那篇命題作文後,就沒正經寫過什麼東西了。倒是經常幻想些故事,還動不動把自己感動得稀里嘩啦的。也偶爾有一兩次試圖把自己幻想出的故事用文字記錄下來,結果總是那種感動被磨沒了,還寫不出幾個字。於是乎,我決定乖乖當讀者,一個對所有寫手抱以無比崇高敬意的讀者。所以呢,當我有幸得到了納蘭的email後,第一封信,就迫不及待地將阿昭這個人物說給她聽,希望她寫了來餵我,嘿嘿。結果,咳,自然是不成。納蘭說,她的魔主篇故事的構思裡,沒有這樣一個人物的位置。失望啊。

    那封信,也是我第一次和某作者近距離接觸,自然是要在其中大大表現下自己對作者們滔滔如黃河之水的景仰。我說我自己覺得寫文是多麼高難度的一件事情,看她每每才華橫溢,揮灑自如,那麼多可愛的人物一個一個跳出來,真是喜歡……納蘭回信,說自己其實是很沒有才氣的人。然後呢,她居然還很認真地開始向我解說寫作要領,告訴我怎樣才能不糾纏細節,怎樣才能保留自己心中的感動。我很汗顏。

    為了這樣一封真誠的長信,我真正坐了下來,認真完成了高考後的我的第一篇「作文」:星空三百年。那時候小樓還沒有入包月,想給納蘭上供都沒處去,哈。要回報她付出的心血,好像只有那個笨辦法。因為有了她的指引,我還真的將這個短篇完成了。很開心,很自豪。但是,再然後,也就沒有要再寫什麼的打算了。

    再過了兩個月吧,因為其它的事情,我不得不在百度那邊寫點原創的東西充數,於是又琢磨起阿昭和阿漢的故事。突然靈光一閃,這個故事,是可以加在男寵篇後面吧?一旦有了這個想法,很多情節就自然而然地冒了出來。

    便有了國宴上阿昭對阿漢暗中的維護,有了阿昭對小小的當胸一刺,有了阿漢被虐時阿昭的故意疏離,有了阿昭瀕死的時候,阿漢抱著她的一跪一哭。然後……我打算讓阿昭在這裡死去了。嘿嘿。因為,如果她不死的話,這篇文,就不可能是**。那時候,我的打算,是學會了珍惜阿漢的秦王和阿漢幸福美滿地生活在一起,每年兩人結伴去給阿昭這個「媒人」的墳前添一柱香。

    因為這個故事似乎比那篇星空三百年要複雜得多,我沒有信心能將它寫好。事實上,開始的時候,我很有充數夠了,就將其坑之的打算。囧。如果不是諸位熱情讀者在後面催文,此文肯定早就坑了。群抱。

    動手寫了兩章,我對這篇文的龐大程度又有了嶄新的認識,偏偏當時納蘭不在,我無處可以咨詢,於是抓住了桔子求助。我如此這般,將這個故事的梗概給桔子講了,問她,七萬字寫得完不?桔子的回答,概括說就是兩個字:做夢。我鬱悶之。七萬已經是個很天方夜譚的數字了。再多,我怎麼可能寫得出來呢?於是,我給自己新訂目標:十二萬字。並且纏了桔子要她幫我。熱心的桔子很有義氣地應承了。

    直到阿漢赴秦,我發文的時候,總是先要和桔子討論修改。從最初宴會上阿漢太過熱情的反應,到阿昭是不是該真的沒有**,還有阿漢什麼時候才會想起來給阿昭治病,阿漢的燒烤技術如何……點點滴滴,都是桔子把關。因為我寫阿漢,總是不能像納蘭那樣自如,是乾媽不說,我腦子裡的傅漢卿,已經是後面那個經過了許多事情,成長了許多的阿漢。倒回去寫仍然懵懂的阿漢,我很怕寫出來大家覺得根本不是阿漢的樣子。又很怕完全按照阿漢的樣子順著寫下去,到後面讓他開竅的時候,大家會覺得突兀和不真實。於是,左也戰戰兢兢,右也戰戰兢兢,很有走鋼絲的感覺。

    讓我從戰戰兢兢中解脫的,居然是傅漢卿自己。本來,按照我原來的構思,他從秦回到晉營,是被秦王要求的。他仍然該是懵懂被動的。但是……寫到了「我不玩了」那一章,他忽然決定要拋棄了自己的論題:「傅漢卿忽然覺得很可笑。自己的這一年、這一世、這幾世,還有如今面前的這個人,都是如此的可笑!……他那失神的眸子轉動了一下,恢復了神采。一如既往的清澈中,卻還多帶了兩分笑意,一分憐憫,竟然讓人覺得不能逼視。」

    咳咳,對天發誓,俺本來真的不是這樣打算的啊啊啊啊!只是寫到那裡,自然而然的,似乎是被筆下的傅漢卿牽引著的,就有了這樣的字句。那時候,自己是有些震驚的。然後,就覺得,自己寫的那個傅漢卿,忽然「活」了,自由了。從那以後,在人物塑造上,桔子就很少糾正我了。因為……這個傅漢卿……大概正式和阿漢分家了吧。

    也是到了那一章之後,我自己也才確定了,此文真的不會是**了。因為和秦王在一起的阿漢,不可能真正快樂。我不後媽的話,就不能寫死阿昭。不寫死阿昭的話,此文就不能**……其實,在開始給桔子說這個故事的時候,她便說,此文要**,除非把昭王改成男人。否則只會是悲劇。可那時候我還心存僥倖,哈。

    小樓本身是**向的,為此我也很糾結。從開篇,我就向納蘭檢討過,如果我寫成非**了,是不是很不好。納蘭的回答是,順其自然。不要為了**而犧牲故事本身的合理性和完整性。而桔子說,大不了等你寫完了我幫你把阿昭改成一男的。嘿嘿。於是阿昭活下來了。此文到最後,算是bg了吧。雖然自始至終,文中並沒有多少明確的,你情我愛類的描寫。這篇文的主線,是阿漢這塊石頭,被身邊的波濤一點點磨礪出光華的過程。

    寫完了,23萬多字,是預先估計的三倍還不止。我還是很開心。因為寫完後,再回頭去看,這個故事,比起原先在我腦子裡的時候,更加豐富,但還是能讓我感動。雖然有這樣那樣的毛病,可是,我沒有辜負這個故事吧。此文是慢熱的。因為前面有諸多伏筆,諸多限制,而我自己寫作上也更生澀些。後面,應該是更流暢,更吸引人的吧?自戀下,囧。我想讓阿漢抓住自己的幸福,而不是依靠他人的施捨。我想讓他幸福,也讓他帶給別人幸福。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做到了呢。

    感謝納蘭,感謝桔子,感謝水水,感謝所有陪我一路走過來,給我支持和鼓勵的讀者們。感謝你們,給了我靈感,動力和支持,讓我能將自己心中的一個故事,這樣呈現出來,和大家分享。

    謝謝!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mm./ploy/20071216/

    mm./ploy/20071216/

    07女頻最佳作品投票處!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