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純愛耽美 > 清宮——宛妃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第七十六章 情深不壽慧極必傷章4 文 / 解語

    為什麼?一切只有福臨心裡最清楚他怕見到她怕見到那雙充滿恨意的眼睛是他是他將清如逼到這個地步的只怕就像她那邊說的那樣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每每想到這個的時候心就痛的無法呼吸對他來說赫捨裡清如不過是香瀾生命的延續與繼承而已可是不知在什麼時候這個延續開始有了她自己存在的意義只是他沒有現而已!

    失去孩子之後清如就像一個沒有生命的布娃娃一樣任人擺弄著換藥喝藥即使換藥的時候再痛她也沒有哼過一句就彷彿那不是她自己的身體一樣而話也沒再說過一句除了還有呼吸以外她與死人無異!

    九月在她身上的傷已經被調養的差不多的時候福臨來了他默默地看著坐在床沿邊的清如眼中充滿了思念與愧疚他畢竟是想她的只是不知如何面對罷了清如只抬頭看了他一眼後又繼續低下了頭沒有任何情緒好像福臨於她而言不過是個陌生人罷了。

    「宛卿……」福臨剛說出這兩個字「」地一聲重響一隻花瓶破碎在他腳前無數鋒利的碎瓷片破裂在地上邊緣如刀一般閃著寒光。

    再抬頭死寂的眼眸裡已經有了波動只是那還是恨永不原諒深入骨髓的恨她用許久沒有開過口的沙啞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地說著:「不許再這樣叫我!」

    福臨沒想到清如對這個稱呼會厭惡到這個地步而清如也是早已不要了性命才敢這樣對待皇帝。

    還有另一點就是福臨在感情之事上糊塗但是在國事上他還是比較英明的。一般甚少有因後宮之事牽扯到前朝的而索家現在更是權大勢大福臨絕不會因為清如的無禮就去處罰索家。

    福臨因為孩子地事對清如極為愧疚。是以並未對清如的無禮生氣反而愈加溫柔地道:「好。你不願意聽朕不叫就是了清如朕已經知道錯了也後悔了。孩子的事已經無可挽回你原諒朕好嗎?」這是他第一次叫清如地名字如果是以前清如聽了一定會很高興可是現在卻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原諒?」清如癡癡地笑了起來這是她這麼多日來第一次笑可是這笑容裡一點生命的氣息都沒有:「原諒你?你可以原諒佟妃嗎原諒那個害死了你最心愛女人地佟妃嗎?」不待福臨回答她又說道:「不你不會你只會恨她惱她絕不會原諒了她我對你亦是一樣就算你將整個大清江山拱手相送。我也不會原諒你絕對不會!」說到這裡她站了起來。慢慢逼進福臨。從來沒有退縮過的福臨被她全身散出來的煞氣逼得一步步後退。

    「福臨你給我聽清楚了。只要我活著一日便會恨你一日活著一年便會恨你一年此恨就如江水滔滔永不停止!」直到把福臨逼退到了牆角她才停了下來。

    福臨痛苦地閉上了眼睛他知道上一次的打擊將清如來說實在是太大了要她一時三刻原諒自己確實不容易先前是他恨她燒了承乾宮不肯原諒她現在卻換了過來變成她恨他了當初若非他太固執聽不進她的哀求也許那孩子能留下一條命也說不定那他和清如也不會落到現在今天這個無法諒解地地步。

    不知為何在清如說出那句不肯原諒的話後承乾宮的燒燬在他心裡突然變的不重要起來甚至於在後來他根本沒有再想起過難道他對香瀾的感情已經變了沒有再像以前那麼愛了?這個問題他自己也回答不了。「看來這次朕來的還不是時候算了過幾日朕再來看你。」說著福臨便轉過身欲離去。

    「我真的很像董鄂氏嗎?」她直呼其名是對先皇后極大的不敬不過與上一次不同這次福臨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轉過臉輕輕地道:「不像你們的容貌一點都不像不過性子卻有些像還有從骨子中流出來地神態以及對朕的真心特別是那份真心那是後宮其他人所比不了的。」

    「性子?神態?真心?」清如慢慢地重複著這幾個詞然後撫上自己地臉頰在她的左手上帶著兩根縷金地護甲:「我地容貌始終不如董鄂氏那般的美她真地很美很美是我卻比不了的所以我也比不得她幸福比不得……」

    福臨想去握她的手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你們的容貌一點都不像不過你並不比香瀾差多少你也很美。」這是真的即便放在宮裡清如的容貌也是頂尖的只比董鄂香瀾差了半籌而已。

    「美?」她失神地笑著:「你覺得它美嗎?可是這麼美的容貌卻從來沒有給我帶來過什麼好運從來沒有。」說到這裡她突然抬頭望入福臨的眼裡這一刻她的眼中好似沒有了恨平滑寧靜:「皇上你喜歡這張臉嗎?」

    福臨為她的語氣所迷以為她是肯原諒自己了連忙說道:「朕自然是喜歡的。」

    就在他的手快觸及到她的臉頰時清如卻向後滑了一步退開了平滑寧靜的假像被撕破她的心中依然只有恨替身之恨失子之恨一齊在這一刻爆出來:「你喜歡可是我卻不喜歡所以我要將它毀掉讓你再也看不到這張容顏的美麗!」

    在福臨還沒有明白過來她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她又再度以一種極致幽恨的聲音說道:「不管是容貌還是神態與真心只要和董鄂香瀾有關的東西我赫捨裡清如統統都不要!不要!」

    說話的同時左手的兩根護甲深深地插進了肉中鮮紅的血順著縷金的護甲不停地流出來。震呆了福臨地心然清如卻彷彿感受不到痛一樣左手用力一劃。兩道從眉骨到下巴的血痕出現在福臨眼中!

    血如珠一般滴下她終於決定不再原諒他。因為她再也找不出任何原諒地理由孩子是他親手害死的!

    仇報不了但她如何還能與仇人同床共枕!

    驚愕過後福臨被她如此決絕不留餘地的態度給激怒了他堂堂一個皇帝低聲下氣來向她來道歉她不僅不接受。還自容貌這將他放在何地?!

    「好!你既然那麼不願看到朕那麼朕就成全你來人!」聽到他的聲音守候在外面的常喜快步跑了進來垂待命

    「自即日起褥奪宛貴妃赫捨裡清如地封號與位份打入冷宮永世不得再踏出冷宮一步!」

    他用最大的聲音說著。是說給清如聽嗎?不他是在說給自己聽!既然眼前這個女人不稀罕他那他也不會再見她。就讓她在冷宮裡過一輩子吧。

    血還在不停地流著每一滴都像滴在福臨心中一樣。好痛。她為什麼要這麼折磨自己女人不都是最珍視容貌的嗎?為什麼她可以當那不是自己的東西一樣。輕易便毀了。

    順治十七年九月二十一宛貴妃被除封號打入冷宮永世不得踏出一步任何人也不得踏入冷宮一步其下三阿哥玄燁暫時交由皇后撫養延禧宮封宮!

    另湘遠不欲去其他宮中自願入冷宮陪伴清如小福子原也想同去冷宮但是由於至多只能有一人陪伴所以他未能去成而是留在被封了起來的延禧宮每日獨自打掃偌大的宮殿希望有一日主子能再回到這裡來只是這一日他注定是等不到了……

    秋去冬來轉眼到了十一月是清如入冷宮的第二個月了沒有了心對她來說在哪裡都無所謂了錦衣玉食不是她的追求權勢亦不是她的追求她要地不過是覓一良人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過一輩子可惜錯入後宮錯許他人錯!錯!錯!

    然讓人沒想到的是十一月福臨又來了他看起來比以前憔悴了許多眼中亦沒了神采看起來他這段日子過地並不舒

    福臨並未能守住自己的心他將清如打入冷宮時已經決定了不再見她可是他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到底還是來見了清如他真地好想她。此刻清如臉上地傷痕已經結了疤左臉自眉骨而下一直到下巴猙獰至極然而看在福臨的眼中卻沒有害怕反而是心疼至極他不顧清如冰冷地眼神手撫上清如破了相的左臉:「這兩個月的時間讓朕現原來朕一直都是在乎你的無關乎替身不替身的問題只是在乎連朕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在乎你。」清如對他的話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冷冷的望著他彷彿他的話並不是在對自己說。

    「只要你願意朕可以給你香瀾曾經擁有過的一切包括皇貴妃的位置!」他很認真的說出自己心中的話鄭重無比。

    清如終於有了反應她古怪地笑道:「即便我現在已經破了相你也願意讓我再回到你的身邊還讓我做皇貴妃?」是!朕說的絕不反悔只要你點頭朕馬上放你出去並告示天下加封你為皇貴妃!」福臨的眼中染上了一絲喜色他以為清如已經為他所感動然而他高興的太早了。

    在他話說完的同一時刻清如反手狠狠格開了福臨的手:「福臨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莫說是皇貴妃的位置就算是你將大清江山拱手相送我也不會原諒你更何況是回到你的身邊!」臉驟然陰冷下來:「殺子之仇我永生不忘!」

    福臨走了帶著清如那句殺子之仇走了他再沒有來過冷宮而是沉浸在後宮各式各樣的女人中甚至還找了一個漢家女子進宮彷彿已經將清如完全忘記了一樣。

    清如朕愛你嗎?

    這是福臨離開冷宮時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其實能回答這個問題的就是他自己只是他無法確定!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