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天地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二卷 東方風雲 第六百九十九章 天地,永無盡頭(大結局無) 文 / 隱為者

    第六百九十九章天地,永無頭

    人有的時候很奇怪,心裡明明很想做一件事情,甚至為了這件事情不惜付出任何代價,窮一生的力量。但是到了這件事情真的即將完成的時候,心裡卻總有一種愴然若失,空落落的感覺。

    我現就是這樣。

    明明進入東方大陸,我的終目標就是擊殺羅侯,替當初第一批進入東方大陸的弟兄們報仇雪恨。而現,羅侯就站我們的面前,而且看其血量,要掛掉他也只不過就是時間上的問題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好像整個人打不起精神,無論如何也提不起興致來。

    「你怎麼了?」

    芸芸不愧為瞭解我的人,她立刻發覺了我身上細微的變化,我甚至還沒有將這變化表現到臉上,她便已經察覺到了。

    我輕輕地搖了搖頭,繼續朝著那b丟著技能,嘴裡淡淡的,沒有什麼味道。

    之前的興奮與激動統統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正因為做足了萬全的準備,使得這個b打起來一點難度都沒有,讓我突然有一種想要封號退出的衝動。

    封號?我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現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天地這個遊戲給我的,如果我真的封號不玩,那麼……

    「覺得失去目標了是嗎?」用不著我解釋什麼,芸芸一下子猜到了我的想法。

    「當一個人太看重一件事情,甚至將這件事情視為終生目標的時候,一但事情完成,那他也會失去活下去的動力。」芸芸一面替眾人加血,一面小聲地對我說道:「雖說這只是一個遊戲,遠沒有我所說的那麼嚴重。但是一直以來,你都把誅殺羅侯當成了自己東方大陸的大目標。這個任務完成,你是不是覺得這個遊戲已沒什麼可玩的了?」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芸芸地說法。

    的確,命運帶著我完成了後的那個任務之後,我重拿回了隱為者這個號,而且讓兩個角色合而為一。

    我所失去的,統統都拿了回來,而我現的實力。幾乎已經站到了所有玩家的頂端。我實再想不出,這個遊戲到底還有什麼玩下去的意義。

    「這麼說吧。」芸芸微笑著說道:「你覺得華夏老總是個笨蛋麼?」

    「怎麼會突然這麼問?」我驚道。

    若說華夏老總是個笨蛋,那這個世界上可能就沒有聰明人了。

    一款《天地》遊戲,使得華夏集團成為全球炙手可熱的大型跨國企業,是帶動著自由實業等一干團體一起向前邁進。如果說他還不能算是聰明人,那要什麼人才能算是呢?

    「這就對了。」芸芸說道:「你聽說華夏公司準備推出什麼遊戲了嗎?」

    「沒有。」我搖頭,但下面地話已用不著芸芸再說下去。

    若是一個遊戲真的到了頭,華夏公司沒理由不弄出點鮮的東西來留住這廣大的客戶群。而現始終沒有動靜。這豈不是代表著……天地,還有足以吸引人的地方,而且,這個亮點,還將持續很久很久?

    腦中的疑問還沒有整理出一個頭緒。眼前的戰局卻猛然間發生了變化。

    就羅侯只剩下一絲血皮,即將被我們誅殺之際,一股強大的力量自我們地腳下湧了過來,羅侯的身體隨之消失……

    「羅侯呀羅侯。虧你也稱得上是一代魔神,怎麼會不懂螳螂捕蟬黃雀後這個道理。」

    天空中,一尊巨大的影像狂笑著,是冥王!

    之前還東追西打,欺負著龍城內玩家的冥王,竟然一口吞掉了即將掛掉的羅侯,將其力量全部吸收到了自己地體內。

    「隱為者,多年以前。你壞了我的好事,現,是你全部還回來的時候了!」

    我想不到,冥王剛剛吸收了羅侯的能量,便將怒氣發到了我地身上。我的目標,就這麼明顯麼?

    巨大的六芒冥王的掌心中亮起,我剛要接招,芸芸突然搶到我的前面。魔杖一揮。一顆綠色的光彈迎了上去。

    黑暗魔力與光明教廷神聖的力量空中驟然相撞,只聽得「轟」地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氣流衝擊自撞擊處傳來。傘兒全身光芒大放,將迎面而來地衝擊力數吸收。但是這一擊,還是超出了芸芸所能承受的力量。

    小四飛身而下,我接住芸芸下墜的身體,連連後退。所幸傘兒救援及時,否則的話,芸芸即使不掛也要去半條命。

    稍稍喘息片刻,芸芸很快利用自身的恢復力將狀態調整好。作為光明教廷的主教,只要沒有當即掛掉,想要恢復體力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有著傘兒、小白與阿大聯手加血,停留天空中的部隊所受地損失並不大。但是對於下面那些普通地玩家們,卻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龍城廣場,巨大地龍神雕像已被炸掉了半邊,整座廣場活脫脫被炸出了一個半球狀的大坑。坑底,只有少數幾個玩家還掙扎著,拚命朝著自己嘴裡寒著藥水藥丸,而多的玩家,已被這巨大的衝擊力給秒殺掉。

    離著廣場較遠的地方,玉舷舫及時開啟了機關護盾,使得幾所重要的建築並未遭受太嚴重的損失。但是大大小小的街道,卻因為這些衝擊力而變得一片狼籍。

    而此之外,那些正處於戰鬥中的玩家們,是被沖得七暈八素,有的甚至找不到原來攻擊的目標,閉著眼一個勁兒亂砍。看來,這衝擊力居然還帶著混亂效果呢。

    「凱瑟琳那娘兒們不敢出戰,派你個小丫頭片子來跟我作對麼!」冥王哈哈大笑,雙手置於胸前。一道紫色六芒星頓時出現他的眉心之中。

    「小心,這傢伙不好對付。」我小心地提醒著芸芸。現下仍舊有無數妖魔試圖攻擊龍城,好幾處的城牆都已被攻破。玩家們根本已無心對付這b,想要戰勝冥王,只要靠著我們自己了。

    這場戰鬥的勝利與否,直接關係到下面地戰鬥。玩家們都看著呢,若不努力,我們就將失去後的根據地。

    冥王眉間的六芒星瞬間擴散。天地間突然變得無比昏暗。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的體力、精神與元神都不住地下降,變得虛弱無比。

    而隨著我們的虛弱,冥王的眼睛漸漸睜開,那血紅的雙眼,竟然慢慢變成了金色。

    「大伙小心!」

    我出聲提醒道,已來不及將天眼術看到的一切通知各人。

    冥王地這個技能,是他吸收了羅侯的力量之後形成的。雖說沒有羅侯本人使用起來那麼厲害,但卻可以將從我們身上吸收到的能量全部轉化成為傷害。

    待到他把這股力量釋放出來之時。無疑相當於我們當中丟下了一枚原子彈。

    「煉妖壺!」

    看著那越聚越亮的六芒星,我大喝一聲,一道金光自我的身後渤然而起,巨大的壺身出現人們的頭頂上方。

    強大地氣流使得我的頭髮全都豎了起來,那滾滾的熱浪使得眼前的一切都彷彿沉浸一片水波之中。

    封印之刃與軒轅劍交疊。全身的力量都已集中到了我地眉心深處。只有這樣,我才能完全控制住煉妖壺的力量,稍有分神,也會功虧一簣。

    放大的煉妖壺我的上空不斷地旋轉。瘋狂地吸收著冥王釋放出地強大力量。我的全身上下已變成了灰濛濛的一片,若再繼續下去,煉妖壺必將失去控制,連我一起也給收了進去。

    逆天戰甲雖說能助我發揮出煉妖壺的實力,但自身的體質,還是沒辦法讓我堅持太久的時間。

    周圍的兄弟們也沒閒著,東西方的法術技能凝聚出一個又一個威力強大地光環。流星疾雨一般,將我們的視線渲染出一片又一片耀眼的光華……

    「哈哈哈哈。羅侯死了,冥王也掛了,東方大陸……不,整個人界都是我的了!

    一陣狂笑突然響起,所有玩家全都愣住了。

    羅侯掛了,冥王也我們團體的力量之下掛了,經驗剛剛上漲,玩家們還沒來得及整理b及怪物掉落的物品。這打哪裡又蹦出來一個b?這還有完沒完啊?!

    順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面若青銅的大漢屹立天地之間,一身肌內彷彿鐵鑄銅澆。說話之間就如同陣陣鐘聲,震耳欲聾。

    東皇鍾!

    我說從頭到尾,這個投靠了羅侯地傢伙怎麼一直就沒出現呢,原來,他投靠羅侯是假,暗中保存實力,坐收漁人之利才是真地。

    東皇鍾沒有像冥王那樣,繼續攻擊龍城,而是一現身之後,立刻飛身而起,朝著遠處飛去。

    就這麼出現一下就跑了?搞什麼啊?

    眾人還納悶之中,煉妖壺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快!他是要去崑崙山,打開天界之門!只有你才能阻止他!」

    我目光一凌,騎著四翼黑龍飛身追去……

    頭

    滿地屍骸,堆滿了崑崙山大小道路與山谷。

    東皇鍾說得沒錯,羅侯與冥王掛掉之後,他地確算得上是第一號**了。

    可即便是這樣,群眾的力量也是強大的。

    玩家們靜靜地站遠處,無私地奉著自己的力量。我雙手緊緊握住軒轅劍,煉妖壺我的身後緩緩地旋轉,將其吸收到的所有能量全部傳輸到了我的體內。

    芸芸我身後不斷地替我恢復著體力,那暖暖地感覺讓我覺得渾身充滿著力量。

    全身的肌肉彷彿要被絞碎了一般,那巨大的力量我的四肢百骸中不斷地衝撞,使得我幾欲作嘔。但是我不敢稍有鬆懈。死死地握住軒轅劍的劍柄,任由那融化的金屬液體流遍我的掌心。

    「啊——」

    我終於再也承受不住那強大的力量,忍不住發出一聲大吼。芸芸我身後猛地一顫,生命之樹頓時我頭頂上綻放開來。

    我知道,這一次生命之樹地綻放,是芸芸用一個等級換來的。強行使用受限技能,結果就會是這樣。

    所有的僧人都用力全力為我加血,但即使是這樣。那強大的吸力依舊讓我無法承受。

    雙臂驟然下揮,一道直徑足有三丈,宛若實體般的金色光柱自軒轅劍的劍尖渲瀉而出,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劍影。

    金芒所到之處泛起層層波紋,彷彿空氣都被點燃了一般,完完全全地扭曲了……

    「破碎虛空……軒轅劍……盤古斧……哈哈哈哈!」東皇鐘的身體出現了一條垂直地裂縫,他兀自狂笑著,撕扯著自己的胸膛。

    「你們以為……殺掉我就可以了嗎?天界之門已經打開。一切皆為運數……」

    一聲巨響,東皇鐘的身體四分五裂,而一股巨大的力量自裂口處迸發了出來,所有場的玩家全都暈了過去……

    「這裡……是哪裡?」

    芸芸喃喃地呻吟了一聲,讓我喜出妄外。

    遊戲裡。芸芸還從來沒有這麼虛弱過,我甚至都想直接下線,拔了電源讓她醒過來了。我實再不忍心看到她那虛弱地模樣,哪怕叫我放棄遊戲裡的一切都行。

    醒來的時候。周圍就只剩下了我跟芸芸兩個人,跟我們一道的玩家全都不知所蹤。

    不過,我始終隱隱覺得,任務似乎已經完成了。

    一束光芒輕輕閃過,我覺得腦子裡似乎有點眩暈,下意識地擁緊了芸芸地身體,生怕一個不小心,她也不見了。

    眩暈中。我感覺到芸芸的雙手也我的身上探著,她似乎清醒了許多,體內的力量也正慢慢地恢復。

    「你們終於醒了。」一個聲音自虛無中傳來,讓我精神為之一震。

    是命運?!將逆天戰甲修補完成的時候,他不是消失了麼?怎麼又會突然出現。

    「呵呵,命運是永遠不會消失的。」跟以前一樣,命運總是知道我想些什麼,提前做出了回答。

    用力睜開眼。我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一團銀白色的光芒包裹住那具神秘地軀體。讓人難以看清他的真實面容。但是,那熟悉的感覺讓我知道。那就是命運。

    「九重天外,你們是第一批進入這個世界的人。」命運的聲音帶著愉悅,連帶著我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你說這裡是什麼地方來著?」

    我掙扎著坐起身,將芸芸也給扶了起來。

    四周,彷彿是一片浩瀚星空,那一顆顆五彩斑斕的星球正我們的身體周圍旋轉流動。不遠處,那銀光匯聚地地方,恍若飄浮地銀河。而我們,竟然就躺這片一望無際的星空之中。

    「天外有天,這句話,你們應該不會感覺到陌生吧?」命運地聲音傳來,我們眼中的影像又變得清晰了一點。看上去,那似乎還是我當隱為者時的模樣,但身上的裝束卻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命運見我打量著他的面目,微微一笑,說道:「請原諒我繼續使用這張面孔,因為我太喜歡這個樣子了。如果你反對的話,我可以變化成其他模樣。」

    「不用,你喜歡這個樣子,那就這個樣子好了。」我輕笑著說道。

    想不到這np居然對我的模樣產生了興趣,我也習慣了命運就是長得跟我一樣,要是再變其他的,說不定還不適應呢。

    「繼續剛才的話題吧。」命運衝我點了點頭。作為感謝,接著說道:「你們戰勝了羅侯與冥王這兩大魔頭,天界之門已被打開。現,你們已正式進入九重天世界,可以選擇自己的角色了。」

    「選擇自己的角色?」

    我和芸芸都是一愣,怎麼聽起來,這就像是遊戲剛剛開始,建立角色時np指引所說地話呢。

    「還不明白嗎?」命運的影像面帶微笑地看著我。「這裡已經是另外一個世界了。而你,跟你的朋友們,也將正式踏入另一道征途。」

    「六道眾生,生死輪迴。」命運緩緩地抬起頭,雙手攤開,往日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般我與芸芸的眼前重現。

    依稀中,我又看到了昔日那個活潑刁蠻的馬尾辮,忍不住扯了扯芸芸如此披散肩上的長髮。惹來一陣嬌嗔。

    「隱為者百鬼夜叉與紫色星晴歷經多般劫難,終於打開天界之門,得登神位。」

    「我們……我們成神了?」芸芸面露驚訝,竟然連我再一次扯動她的頭髮都沒有發覺。

    其實,自從命運開始說那番話地時候。我就已經猜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但的真的聽到這個事實的時候,我還是不免有些吃驚。

    咱們已經成神了?那接下去,這個遊戲還有什麼可玩的?

    說實的,無論什麼遊戲。一但成神之後,就再沒什麼可玩的了。我不相信天地就會這麼結束掉,若是那樣,我又該何去何從呢?我不由得想起之前與芸芸地談話——天地,果然沒有結束。

    「成神……」命運長長地歎了口氣,說道:「成神,只不過是剛剛起步而已。你們兩個都不是生人,我性也對你們說清楚吧。雖說。你們已經進入天人境界,但卻沒成逃出三界五行,身六道輪迴之中,所以,成神,也不過就是踏入了另一個命運之中。」

    「我明白了。」我回頭衝著芸芸一笑,說道:「咱們完成了終任務,這是開資料片了呢。」

    芸芸婉爾一笑。向命運問道:「接下來。你是不是該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個全的世界?」

    「所謂九重天外,其實是……」

    命運漫聲向我們講述著這個全的世界。我與芸芸靜靜地聽著,心情跟著越來越興奮。

    原來,所謂的九重天外,其實就是凌架於東西方大陸外的另一個世界。只有完成了人間六道輪迴地一系列任務,且達到一定實力之後,才有資格進入九重天外,開始全的遊戲篇章。

    對於我們來說,人間的一切已成為過往雲煙,對於下界的玩家們來說,我們就是神。我們地一舉一動,甚至可以影響到大陸的發展。

    可是,遊戲也有遊戲的規定,神,是不能輕易左右人間的動向的。而人間,無論精靈、獸人,還是妖族、鬼族,只要做完了任務,都有機會成為神。

    只要一天為神,我們就只能留神的世界裡。這九重天外,進行著我們的遊戲。

    而這裡,依舊存著死亡。而且一但死亡之後,再沒有重生一說,而是直接被打入輪迴,重進入人間的歷程。

    當然,重回到人間之後,原來地等級與技能還是予以保留,只不過麼,任務得重頭再來了。

    這個世界裡,有的地圖,有的b,的職業,的技能,一切都是全的。

    我們的身份,是剛剛進入神界的人,而接下來地一切,又將重頭開始。

    所謂三界,其實就是欲界、色界、無色界。上至東西大陸,下至淨世地獄,都屬於欲界。而現如今,我們不過是脫離欲界,進入色界而已。

    一切,依舊照著遊戲所決定地命運前進著,而我與芸芸,以及完成任務的諸多玩家,也將重踏入地歷程。

    直到後,我才明白為什麼只剩下了我跟芸芸兩個人。

    其實,東皇鍾毀掉之後,所有成功完成這個任務的玩家都被傳送到了九重天外,而有著夫妻名份的玩家便會被傳送到同一個出生點上,方便兩人選擇同一條路線。

    九重天外,三界之中,若無邊苦海,若荊棘旅途,若是沒有一個人相伴,那可是寂寞得很呢。

    而若是夫妻二人只有其中一個完成了任務,或是其中一個沒有達到進入九重天外的條件,那滿足條件的一方會收到一個選擇——放棄前緣,或是塵緣未了。

    放棄前緣的,自然就將與自己的另一伴斷絕關係,不過大多數人,都會願意為了自己的另一半繼續留人間,等候著下一次機會。

    就像安落虹,因為中途掛掉,沒能完成任務,夜梵天也是甘心為了他重回人間。或許,沒有了百鬼夜叉的東方大陸,他們可以玩得加興也說不定呢?

    拉起芸芸的手,我們一同踏入那虛無的宇宙,臉上,浮現著幸福的笑容。

    天地之間,除了東西兩片大陸之外,有一個九重天。九重天外,是否還有多不知名的空間?

    天地這款遊戲還沒有結束,而玩家們,也將繼續這個遊戲的世界中探下去。

    天地,永無頭……

    全書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