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升龍道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玄幻時空 第二第百三十七章 極樂逍遙 文 / 血紅

    第二百三十七章極樂逍遙

    易塵長吐一口氣,體內的魔氣匯聚的『誅神天雷』呼嘯著轟擊了出去,正面對上了那一縷縷、一絲絲的漩渦般的銀光。『嗤嗤』的細微聲響中,黑紅色的魔氣和銀光對撞了一起。魔氣融解了那些銀光,而那些銀光卻無窮無一般的撲了過來,瞬間就打消了易塵的抵抗,逼近了他的身體。那個『誅神天雷』根本沒有發揮任何效果,就已經被化解了。

    老者大笑起來:「不錯,不錯,有點意思了,我居然忘記你身體內其實有一點點的血族血液的,你這模擬的魔氣,還是能夠融化一些我的能量的,不過,可惜的是,你體內的血族血液太少了啊,對我又有什麼效果呢?唔,我記起來了,是那七個血族小鬼向你效忠的時候,給予了你這七滴血液吧?可惜,可惜,不足影響到我啊。」

    易塵勉強支撐起全身的力道,阻擋著那尖銳呼嘯的銀色光芒的入侵。老者連連搖頭歎息到:「不過,你畢竟還是損害了一些我的能量,幸好你體內蘊藏的能量可以補充這個消耗,否則我還真的是不合算呢。怎麼說呢,你的頭腦,其實才是我想得到的東西。那些曾經被我吸收的人啊,他們的思想匯聚成了我的思想,但是我還欠缺很多東西。只有得到了你所有的經驗,所有的經歷,所有的智慧,我才會加的完全吧?」

    易塵苦笑:「為了這個原因?或者是你需要那些能量?」易塵突然嘲笑起自己來:「媽的,我總認為自己可以對付一切事情,我曾經迷信於自己的頭腦可以應付所有的突發的事件,但是沒想到,到了後,我還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活下來啊。早知道,早知道我應該修煉得加強大一萬倍再來聖界的。」

    老者溫和的笑起來,手上發出的銀光稍微變緩了一些,搖頭笑著說:「沒用的,你知道我創造這個世界,一共使用了我多少力量麼?」

    易塵搖頭。老者自傲的笑著:「我使用了我自身能量的40%就創造了這個宇宙,也就是說,雖然這個宇宙現已經可以自己產生能量了,但是整個宇宙的能量加起來,不過我能量的50%而已。你能夠集中整個宇宙的能量麼?不可能的,所以,你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打敗我呀……和我融合一起,這才是適合的歸宿,想一想,和我融合一起後,你將會擁有這個宇宙所有的知識,你將會能夠掌握一切,這是多麼美妙的事情?」

    易塵張口噴出了一絲先天元氣,那一縷銀絲般的元氣一出嘴就化為一道銀色龍捲風,席捲向了老者。老者連連歎息起來:「真浪費,真浪費,任何能量都不能就這麼耗費掉啊……你可要知道,仙界每萬年有百多名仙人魂飛魄散,他們的那點點能量,我都收集起來了呢。要知道,任何一絲能量,都可能讓我提升得快的。」

    話剛剛說完,那一道龍卷就已經突破了那些銀光捲到了老者身前,老者嘴巴一張,一條銀光滴溜溜的就被他吸了進去,果然一絲能量都沒有浪費,全部被他給吸收了。

    易塵怒極,現是打也打不過,拚命都沒有辦法,就別說逃跑了。自己不論用任何的方式進攻,說白了都是一種能量的運用而已,可是面對這樣的能夠吸收一切出於他本體的能量的怪物,他還能怎麼辦?第一次,易塵心裡冒出了那種真正的絕望。

    銀光漸漸的磨掉了他體外的魔氣,易塵體內的神力已經來不及轉化為那種模擬的魔氣了,只能直接的去和那銀光對抗。這簡直就好像送羊入虎口一般,銀色的光流圍繞著易塵,呼嘯著把他的神力一絲絲的吸了進去,緊接著,那吸收的力道就加強大了些許。老者歎息起來:「不要抵抗了吧,你沒有機會了。算了,沒必要你身上浪費太多時間,我還要選擇另外一個人,好好的欣賞他的一生呢。呵呵,這次我可要選擇和你一種類型的人才好。不過,我不會安排他修煉的,這樣他會有多的好戲讓我欣賞吧?」

    老者整個身體詭異的扭曲了一下,憑空消失了,緊接著,那些纏繞住易塵的銀光重組成了他的身體,他的手臂一伸,就已經抓住了易塵的肩頭,隨後,易塵的整個身體就這麼炸裂了開來,整個的炸成了微小的能量分子,僅僅留下了他的元神。老者大笑,四周的白色霧氣瘋狂的湧了上來,把易塵的身體炸裂後釋放出來的巨大能量整個的吞噬了,而易塵的元神則被封鎖了一個小小的,尺許直徑的圓球內。

    易塵勉強的幻化成了本體的樣子,苦笑起來:「你贏了,還等什麼?」

    老者不屑的揮揮手:「你的神力,其實我是不怎麼看得上的,我意的是你的思想啊,看看,陰謀詭計中鍛煉出來的思想,一定可以讓我加成熟一些吧?唔,前面的不過是甜點,你的元神才是真正的大餐呢,準備好了麼?我來了。」

    老者笑了笑,身體突然就化為了那白色的霧氣,隨後,四周的霧氣一擁而上,侵入了易塵的元神。

    那種,極其溫暖的感覺來了,一種冥冥中的強大召喚,那種近乎易塵悟道的時候,那種空靈的、天人一體的感覺到來了。易塵只覺得前方有一個極度溫暖的東西,不,不是實際的東西,而是一個存,那一個極度溫暖的,極其親切的,無比親密的存。似乎母親呼喚自己的孩子一樣,易塵的精神不知不覺的就朝那邊飛了過去,或者說是被裹挾了過去。

    沒有想像中的那種把自己的精神徹底的粉碎後吸收的暴力場面,僅僅是那種溫柔的召喚,已經讓易塵失去了一切的抵抗力,彷彿一個巨型漩渦中的葉片一般,沒有絲毫抵抗的就朝著深深的那個終點而去。

    老者的精神漸漸的纏繞了上來,這個巨大的漩渦之中,他的精神力量就好像一點小小的浪花一般。易塵忽然明白,這個老者根本不是造物的全部,他不過是那些被吸收的生命殘留的靈魂和意識,被造物隨手的組合而成的一個類人的生命體。

    易塵甚至明白了,很久以前,還曾經有人反抗過造物,用自己的能量反抗過造物對自己的吸收。易塵甚至看到了那一戰的場景,那個身材無比高大的神人,居然和造物的一部分能量製造出來的怪異生物打了個難分難解。雖然後他失敗了,但是造物也學聰明了許多,他乾脆製造了老者,這個類似人的生命,讓他去對付那些飛昇聖界的生命。

    無比的智慧,強大的力量,這些都是那些飛昇聖界的生命所希冀的,而老者就依靠他的這兩個特點,讓那些生命不知不覺的接受了和『天地』融為一體的命運,甚至還覺得非常的榮幸,非常的興奮,沒有任何抵抗的過程中,就這麼被造物吸收了。

    只有面對易塵的時候,因為易塵根本就不想來聖界,他的思想觀念和那些飛昇的人完全不同,所以,所以老者只能用暴力去吸收易塵了。反正造物的盤算中,易塵的神力簡直可以忽略不計,相比以前被吸收的那些神人,易塵的神力算不上什麼的。

    易塵心神恍惚的被拖進了漩渦的中心,他的元神充滿了一種歡欣,充滿了一種孩子即將看到母親的幸福。他的識海中,前方那個無比巨大的存,就是一切的根源,能夠和他融為一體,簡直是太幸福了。

    一個巨大的意識彷彿突然清醒了過來,一股信息傳入了易塵的元神之中:「你,來了麼?唔,真是非常豐富的精神啊……那麼,我首先拿走你的什麼東西呢?你的……對了,拿走你黑道上鍛煉出來的心狠手辣吧。」

    一絲能量從易塵的元神中抽離了出去,『心狠手辣』,這個後天鍛煉而成的行動方式,這裡居然變成了具體的精神力量,可以被抽出一個人的元神。

    「和官僚們交往時鍛煉出來的溫文優雅。」

    「被拋棄的時候鍛煉出來的傷心。」

    「下屬被人傷害的時候鍛煉出來的憤怒。」

    一絲絲的能量不斷的被抽離,經過那個存的加工後,輕鬆的匯入了那個老者的精神中。而每一個老者所未曾擁有的情緒,或者說是感情被那個存感知後,易塵都可以察覺到,它整個的都興奮的顫抖起來,易塵甚至可以感覺到它的能量也飛速的增加著。

    易塵的元神黯淡了許多,他的能量都被抽離得差不多了,仇恨、憤怒、殘忍、歹毒、卑鄙、陰險……這些負面的東西全部被抽走了……

    造物發出了讓易塵整個元神顫抖的巨大的意識振蕩:「太美妙了,我能感覺到,我距離完美已經不遠了,我很快就可以徹底的擁有一切感情……也許,也許再也不用多久,我就可以突破這個層次,到達加的生命境界了吧。」

    易塵殘存的元神彷彿受到雷擊一般,這個傢伙,這個造物,他的一切都是為了他所謂的飛昇麼?是的,既然下界的無數生物都期望突破自己的生存層次,那麼他這麼想又有什麼錯?也許,這根本就是他的本能,這個巨大的存,他的本能就是一切手段突破自己生存層次的屏障而已,吸收下界生命的能量和意識,僅僅是他這個階段所選擇的一種手段而已。

    那個老者的意識流了過來,他輕笑:「真有趣,和以前吸收的那些人完全不同啊,你心裡根本沒有任何的仁義道德,沒有任何的對天道的追求,真是有趣。你正如我所預料的,給我填補了很多空白呢。真是太感激你了。」

    易塵湧起了一種荒謬絕倫的感覺,造物的本身存,他此刻感受起來就彷彿一台巨型電腦一般,擁有著無窮的力量,哪裡進行著自己生命的突破嘗試。而老者,則是他模擬出來的一個ai程序而已,卻又是整台電腦突破生存層次的重要因素,而他,不過是那個ai程序所需要的一小部分素材而已。

    老者的意識『搖頭晃腦』的歎息起來:「天啊,你被抽離、分解出了這麼多的感情,居然元神還沒有消失,實太豐富了……以前的那些傢伙,他們多擁有三五種感情啊,他們甚至沒有悲傷和快樂,而你,我已經從你身上剝離了上百種呢……你的思想,簡直就是一個寶庫呢。」

    易塵氣結,可是此刻就算要他發火去辱罵,他也無能為力了,因為他那些負面的情緒已經被抽得一乾二淨,他此刻甚至都不會憤怒了。他只能眼睜睜的感受著那巨大的力量再次的逼近,要把他僅存的一絲絲精神力量抽離出去。到了那個時候,他就真正的不再存了,甚至連魂飛魄散都不算,因為他的魂魄應該都還存,但是都已經被抹去了他自己的烙印而已。

    整個造物的鼓蕩起來:「後,剩下的是什麼呢?唔,後殘留的一個情緒啊,真是太奇怪了,非常奇怪的情緒,以前所有被我吸收的生命,都沒有這種情緒的……你把他稱呼為『愛』麼?真是非常古怪的感情啊。」

    易塵的元神整個的膨脹起來,只要他被震碎後,他的能量就會被造物整個的抽走了。易塵突然從那種麻木的、無神的狀態清醒了過來,他吼叫起來:「你幹什麼?」

    他現才醒悟,自己的精神能量已經被抽離得差不多了,可是,這一點點的清醒,對於他的境遇的改變,並沒有任何的用處啊。

    造物沒有任何感情的意識傳了過來:「奇怪,我創造的生物,只能擁有本能的感情,例如被天地追殺的時候的恐懼、憤怒、戰意等等,可是你居然會擁有這樣古怪的感情,我真的不理解,你是如何發展出這樣的東西的……也許,我應該滲入進去,好好的觀察一下。」

    巨大的精神力量強行投入了易塵後的一絲精神能量中,開始解析這種所謂的『愛』到底是怎麼產生的。

    易塵只覺得自己被一顆顆的撕成了沙礫一般,和菲麗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和傑斯特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和張、法塔迪奧、甚至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和他所有任何的人,他心中留存下了好的印象的人的見面、結交、親近的情景,很多都是他自己都已經忘卻的事情,都被發掘了出來。

    造物驚歎起來:「太奇妙了,太奇妙了,我創造的物體,居然可以自己產生這種古怪的,我居然都無法控制的能量……以前的那些生命,他們為什麼沒有這種稱呼為『愛』的東西呢?」

    「你愛那個叫做菲麗的女人,你愛你的父母小妹,你愛你的國家,你甚至愛那個楚紅葉……但是,奇怪的是,按照我的分析,『愛情』這種東西是只針對女性的,愛你父親,愛那個國家,就已經狠古怪了。你居然還愛那個叫做傑斯特的男人,那個叫做契科夫的男人,那些叫做凱恩、菲爾、戈爾的男人,奇怪的,奇怪的感情,你為什麼愛他們呢?」

    造物巨大的能量滲透了易塵的每一個思維碎片,易塵僅存的那一絲元神居然就這麼被吹氣球一樣的膨脹起來,造物越來越糊塗於易塵的『愛』的稀奇古怪,就越來越投入大的能量,他卻沒有發現,自己的能量,那本源的,純粹的能量,已經讓易塵的元神開始以恐怖的速度重生長了起來。

    易塵只覺得整個元神都炸裂了一般,他勉強的想要按照正常的法訣吸吶元神,同時大聲的『吼叫』起來:「白癡,你這個白癡,愛情和愛心,難道你不能分辨麼?哈,你這個白癡,你根本不能理解這些東西……是的,你創造出來的生物,只有本能,那種生存的本能,從本能中,他們不能發展出什麼高級的感情。可是我們是人啊,人類自然能夠……」

    造物打斷了他的話:「為什麼人類就能夠發展出這麼奇怪的感情呢?我還是不明白啊……不過,算了,不明白的事情,我多找一些擁有『愛』這個感情的人去分析好了,你讓我接觸到了『愛』,可是你的作用也就僅此而已了,永別了,親愛的小傢伙。」

    後的那一句話,是老者的意識,造物那龐大的本體存,是不會用這樣比較幽默的口吻說話的。

    巨大的精神力量瘋狂的衝了過來,要把易塵後的那一絲元神的力量撕碎,然後填充進老者的識海中。老者已經迫不及待的回復了人形,就虛空中大聲的叫嚷起來:「快啊,快啊,這麼奇妙的感情,說不定正是我所需要的,我一定要得到他。」

    可是,造物忘記了一件事情,剛才他用了很大的精力,很長的時間去分析易塵後的這絲感情,而他的很大一部分力量都已經填充進了易塵的元神之中。他再次湧來的精神力,根本就不是易塵此刻元神所擁有的力量的對手。

    易塵本能的運起了全部的能量,開始吸收那些純粹、本源的力量,他的元神再次的膨脹起來。老者驚呆了,他驚呼:「怎麼可能?你居然吸收我的能量?這,這,這是不可能的呀,只有我吸收你的能量的道理,你怎麼能夠吸收我的能量呢?」

    易塵的元神瘋狂的膨脹,繼續的膨脹,他甚至已經恢復了元嬰體,一個高達百丈的金色元嬰散發出了萬丈光芒,死死的對抗著四周湧來的造物的力量,並且把他的能量據為己有。易塵微笑著:「你犯下了一個錯誤,你徹底的分析了我的感情,可是你分析的同時,我的精神和你的精神是聯繫一起的呀,我已經學會了如何讓能量轉化了……你的能量是所有力量的本源,把你的能量轉化為我的,比起你把我的感情轉化為你的能量,要容易得多啊。」

    老者一時間呆住了,他正思考要使用哪一種得來的感情對付易塵。他喃喃自語:「沒關係,你能吸收多少呢?唔……」

    易塵沉喝一聲:「你可以拿走我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但是,這後的感情,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交給你的啊。你明白麼?對於人類來說,對一個存的愛,是為重要的……嘿嘿,老子為了菲麗,可以命都不要的跑到魔殿;傑斯特他們為了我,可以冒險跟著我跑了出來……這種感情,你是如何都無法理解的。」

    易塵死死的守住了自己的靈智的清明,絲毫不顧造物巨大的精神能量對自己那一絲元神的衝擊,傾全力的按照剛才從造物的意識中的來的法門,開始吸收造物的能量。他此刻就好像一個小型漩渦一般,那個巨大的漩渦中,開始吸收附近的水流,並且開始威脅到了大漩渦的存。

    老者的臉上突然冒出了易塵習慣性的邪惡笑容,陰聲笑到:「真是可惜,太可惜了,親愛的,你實太讓我失望了……為什麼要給我製造麻煩呢?和平的和我融為一體,難道不是好的選擇麼?上帝啊,短短的時間,你居然吸收了我20%的能量,實是太可怕了,我必須要消滅你了……同時,我真的狠期待你剩下的後的那點感情,能夠融入我呢!」

    老者的身形加清晰了,他甚至全身都開始散發出刺目的光芒,易塵本能的覺得滅頂之災就眼前,他有點惶恐了。

    整個空間都振蕩了起來,一直沉睡的,造物的絕大部分的意識終於被老者調動了,並且毫不掩飾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展示易塵面前。易塵駭然,那是什麼樣的存啊,沒有任何感情,沒有任何的波動,龐大的能量,本能的對不知道是否存的上一個生命層次的追求,對於所有的生命絲毫沒有憐憫的冷漠……

    老者陰笑起來,得意的揚了一下眉毛:「這才是我,你害怕了麼?嘿嘿……」他的舉動,根本已經和以前的易塵沒有什麼區別了。

    易塵笑起來,他此刻所能做出的也就是笑,因為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已經被老者吸走了,他根本無法大聲的咒罵對方。他笑著:「這就是你麼?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要說你是無意識的創造萬物了,因為你是如此的自私,如此的無情,你根本不可能想到製造萬物來消耗你的能量……你能夠擁有這些感情想來也是湊巧吧?」易塵狠奇怪,自己此刻居然還能正常的思維,僅僅是缺少了憤怒等等感情,人類的思維還真是奇妙啊。

    老者歎息起來:「怎麼說呢?我的確是湊巧得到了原始的思維能力呢,一個倒霉鬼撞入了我的能量流,被我吸收了……唉,你不知道,從我擁有第一絲意識到後成立聖界,我用了多久啊……不過,你馬上就要被我吸收了,我和你解釋這些也沒有用了。」

    龐大得,無法抵抗的力量朝著易塵衝了過來,易塵突然又憑空生起了一種叫做害怕的感情。恐懼也已經被抽走了,可是他現居然會害怕,他終於明白了人自從出生後,這感情是如何慢慢的豐富起來的了。

    那巨大的能量啊,只要稍微動彈一下,易塵此刻的元神就會被粉碎,然後他後的感情也會被抽走啊。易塵自信,自己的感情應該是絕對完全的,只要造物擁有了後的『愛』,他就會成為一個完全的人,一個可怕的,擁有著無比的力量,同時又有絕對的陰險智商對付一切的人。

    易塵歎息起來,看著前面不遠處得意的狂笑的老者,猛的咬了一下牙齒,喝到:「那麼,我和你賭了吧。」易塵團身衝向了老者。

    老者歡呼起來:「你要主動的融入我麼?來吧,來吧,你早這樣就好了,為什麼要抵抗呢?歡迎融入宇宙的本源,我的孩子……親愛的上帝啊,您實太可愛了……」

    一道刺目的白光閃過,瞬息,卻彷彿已經是億萬年。

    守護聖界入口的三個聖人猛然覺得渾身抖動了一下,他們腦海中苦苦的冥思被突然的打斷了,他們駭然的睜開眼睛,互相看了看。他們的精神一直和大智者聯繫一起的,哪怕是和易塵交談的時候,他們的苦思也沒有停止過,可是現,他們根本就無法感知大智者的存,難道出了什麼事情麼?

    白色的光柱一層層的解體了,非常輕柔的,非常美麗的,一朵朵白色的能量匯聚而成的花朵飄散了開去,後變成了白色的光子消散了虛空之中。聖殿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隨後,一根柱子整體的崩潰了,石柱也緩慢的、溫柔的粉碎,無數的白色光點飄散了出來。

    三個聖人茫然的看著眼前詭異的一幕,無聲無息的,整個聖殿就這麼消失了,通往聖界的通道也隔絕了。

    易塵面帶微笑的,彷彿一個參加晚宴的帝王一樣,緩步從空中走了下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是一種純粹的、龐大的、不可抗拒的氣息,就好像他是這個宇宙的主宰一般。

    他又站了三個老頭的中間處,右邊的老頭呆呆的問他:「怎麼了?大智者呢?他的精神消失了,聖界怎麼樣了?通道怎麼崩潰了?」

    易塵邪邪的微笑起來:「這個麼,實不好意思,我給聖界的所有人出了一道題目,可是他們沒有回答出來,那些老傢伙啊,一點點修養都沒有,氣急敗壞的把我趕了下來,並且還封鎖了聖界,說是不解開那個題目,他們就再也不和下界聯繫……唉,我只能就這麼下來了……唔,他們還說如果他們不揭開那個題目,其他的人達到了飛昇聖界的標準,也要你們趕他們回去,不要再去聖界了。」

    三個老頭呆呆的點頭,齊聲問到:「那麼,我們的任務呢?」

    易塵聳聳肩膀,輕鬆的說:「你們麼,諸位守門也守了這麼久了,不如繼續你們的崗位吧,繼續思考你們的問題呢……嘻嘻,大智者說他知道你們這麼幾萬億年來辛苦了,所以要我代替他向你們表示謝意。」

    三個老頭臉上露出了笑容,連連稱呼不敢,看樣子,他們是狠高興的要繼續看守門戶了。

    易塵伸了個懶腰,歎息說:「唔,各位前輩,小子我還有事情要做,就不麻煩諸位遠送了,唉,我是個不求上進的人,所以我不想留聖界呢,我要去找我的兄弟去了,他們很快就要和其他的血族開始血拼了,作為老大的不場,那可說不過去啊。」

    看著易塵隨手的劈開了一條通往仙界的通道,三個老頭有點遲疑的問:「那麼,您提出的是什麼問題?」

    易塵古怪的笑起來:「唔,小子我是個流氓出生,還能有什麼好題目?不過是問問他們,一個場子如果要多賣一些啤酒出去,應該要用什麼手段而已了……唉,小題目啊。可惜諸位前輩都是正經人,估計這輩子都沒有去過夜總會,所以呢,沒辦法回答……這個題目,也只好求各位前輩好好的思考一下了……記住,不許作弊啊,要你們自己想出來的才行,嘿嘿,可不許偷空子去一個夜總會參觀呢。」

    說完,易塵詭笑著走進了通道,那條通往仙界的通道他身後關閉了,三個老頭目瞪口呆了一陣,苦苦的思起來:「唔,一個場子要多賣一些啤酒……可是啤酒是什麼東西?」

    易塵直接突破了一百零八重仙法禁制,偷偷摸摸的出現了正議事的天星老人的大廳內。菲麗他們一行人,全部場,而天星老人的肚子裡面,那個陰森莫測的該隱的聲音正大聲的吼叫著:「你們幾個沒用的小子,急什麼?等我突破了這個瓶頸,等我徹底的恢復了,我馬上帶著你們衝殺去神界,幹掉所有的神人,救那個易塵小子回來就是了……你們誰要報名的快,我似乎感覺到,等我突破瓶頸後,被我初擁的人,可以擁有無窮的力量啊。」

    易塵的臉上帶起了微笑,抱著雙手靠了柱子上。

    他心裡輕笑著:「誰說的愛情的力量是無窮的呢?果然如此呢,那個死老頭,他的意識和我的交織了一起,結果居然是被我吸收了他的全部意識……倒是沒想到,造物失去了這個老頭的意識,就是一團無用的能量廢物啊,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行動了……唔,嘿嘿,如果不是害怕把他整個的吸收掉也許會造成宇宙的災難,就不放過他了。」

    「聖界是他自己製造的空間,沒人能夠強闖進去,那麼這麼一團能量裡面,沒有哪個倒霉鬼會去給他送初的一絲意識了吧?想來以後不會再有那樣被吸收的事情了……我倒是造福萬民,老天爺應該給我記功的,可是老子現自己就是老天爺了,我都擁有造物60%的能量了,誰還能給我功勞呢?」

    易塵輕輕的笑起來,漸漸的越笑聲音越大,他伸出手,笑嘻嘻的問到:「各位,是不是狠想念我呢?不過,不要表現得太熱情啊,我會害羞的……」

    諸人愕然的回頭,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臉賊兮兮笑容的易塵,再也說不出話來。

    易塵大聲的歎息到:「看啊,生命真是美好。仙界的事情擺平了,神界也被我擺平了,那個莫名其妙的聖界,也被我擺平了。現就是真正的天下太平,我也可以繼續的去開場子了……唔,第一家是開賭場還是夜總會呢?想來如果有一票吸血鬼和魔龍衛幫忙看場子,想虧本都難啊……」

    瘋狂的笑聲、歡呼聲從星游宮內傳了出來,星游宮外的無數仙人、童子愕然的互相看看,搖搖頭,繼續的逍遙的駕駛著雲朵飄飛了去了,仙界生涯,本來哪裡來這麼多的煩擾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